消灭侵入她生命之海的尖脑袋,刀姐眼神转寒,觑向左右,剑妹、小蝌蚪君面如土色,显然也在和生命之海内的侵入物撕比。

    脑勺后有马桶形状佛光的厕所小王子压低声音问道:“女施主,现在的你是……”

    马桶王子不确定刀姐是否被那道魔音夺了心智。

    刀姐趋步向前,按住刀柄。也不回答厕所小王子的问题,让他去猜,猜不中就去死,猜得中也要死。刀姐打定主意劈死马桶王子。

    “嗯?”

    厕所小王子掌运斗气,向前拍出。佛气浩荡排开,直如霞岚爆璨,夺人心魄。“这小妞眼神不对,不像是被魔音洗蚀了心智。先拍晕她,再将她拖到厕所中,我才好行事。”厕所小王子下掌很重,务求一掌击倒女施主,和她同赴巫山,取她红丸。

    刀姐抓刀而来,运气于刀尖,弯刀疾颤。蓦地,刀光暴涨,流光漾炸,结成气罩护住刀姐全身。嗤嗤嗤,佛气拍打在气罩外壁上,将其挤压变形,却未轰爆。

    虚握刀柄,轻叱一声,刀姐右手松开,呼呼旋转,弯刀扭旋而出,刹那间旋爆气罩,连同外边的佛气一起绞碎。

    “厕所小王子,和你的马桶一起消失吧。”刀姐提气纵身而起,锦袍舞荡,赞出一掌,拍击在旋舞的刀柄上。

    嗤啦,戾芒飚射横甩,刀光直贯天穹。

    “女人,给你脸,你却不要脸。仗着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身手也不差,就在我面前放肆。”厕所小王阴冷道。一改先前的慈眉善目,佛气加身却是魔心不减。

    双手合十,向前缓推而出。轰的一声哗响,佛气激迸而出,化成数股急流,绞住刀姐斩来的那记光刀。如同龙蟠古树,乘势而起,异常壮观。

    脑袋一摇,厕所小王子脑勺后的马桶形状的佛光旋出,跃离他的身体,纵向刀姐。呼,马桶盖大开,桶内飘出三株白莲花,大如华盖。

    口诵咒言,厕所小王子周围百步内,气浪滚荡拍打着虚空,魔气纵舞,群魔喧嚣。只见厕所小王子左手挽出奇怪的印诀,右手三指并拢,斜指碧穹。蓦地,一串蛇骨舍利旋舞而下,挂在厕所小王子的颈项中。

    “女人,我决定了。”厕所小王子冷喝道。“为何要抓活的,死的又何妨。弄死你,我也照样在厕所中参欢喜禅,行双羞之法。”

    刀姐身如灵燕,在空中翩然摆舞,同厕所小王子祭出的马桶形状的佛光撕比。那圈佛光就像是蜜蜂一般,紧盯着刀姐这朵奇葩。

    烦不胜扰。还要听下方的马桶王子在那里大放厥词,刀姐杀气腾腾,眉心赤红一片,像是一汪血潭在向外渗血。

    “啊。”

    “尼玛!”

    刀姐、厕所小王子同时惊呼。

    原是上官小红引来了绿色的大蚕。“女禽兽,吾要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绿色的大蚕在女禽有兽身后咆哮道。它的尾部没了,向外喷洒大量的浓绿色血液。可是它也管不了许多,强压下疼痛,奋起直追女禽兽。

    上官小红无语道:“关我何事。你不要追本兽。”飞得更快了。

    “小红,你对它做了什么。”毒岛冴子悒郁道。她左眼的眼罩撤掉了,那颗血茧怦怦跳动,和女禽兽待在一起,压力很大的说。能不招惹她就不招惹。

    应上官小红的要求,青府的黑毛杀马特壮汉并未参加撕比大战,而是旁观,他也可参战另外几只杀马特贵族撕比老斯基的战斗。

    “嗨嗨,厕所小王子。”上官小红热情的同马桶王子打招呼。青光一闪,女禽兽已然跃过厕所小王子的上空,沧井兽载着毒岛冴子也飞了过去。

    气势汹汹的绿色大蚕一股脑地冲了过来,碧波荡卷,扫去厕所小王子释出的魔气、佛光。“呵呵,有只打酱油的实力派悍将,吾要吃了他。”绿蚕摇头晃脑道,咻咻咻,咻咻咻。几百根绿丝抛卷而下,缠向厕所小王子。

    “握日!”

    厕所小王子怒极恨极。正因为和女禽有兽童鞋撕比,他才丢了心爱的马桶,狼狈之极。本以为甩开了女禽兽,怎知对方引动祸水,搞来一只绿蚕。还把绿蚕丢给了他处理!马桶王子怎能不怒。

    “光明指!”

    厕所小王子怒啸道。

    光霓涌动,霞光蒸腾。一只巨大的手掌撕开云浪,直接拍下。砰!开山裂石般的雄浑一掌,直接拍懵比了绿蚕,砸得它身体蜷曲成团,形如绿球。

    “啊咧,那不是沧井兽妹妹吗,萌萌哒。”南华神蟾舍了自己的主人,蹦蹦跳跳地跑掉了,去追赶沧井兽。

    “羞涩的小蝌蚪”大神刚好解除生命之海内的那缕魔音,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契约兽愉悦地离开。“窝里有很多草。”小蝌蚪大神吼道。还是不是我的契约兽啊,有异X没人X。

    剑妹握住剑柄,口唇翕动,溢出一团彩雾,方甫冲出唇外,她挥剑削爆那团彩雾。滋的一声唳叫,一条五彩蜘蛛应声炸裂。

    “马币的厕所小王子。”剑妹咬牙切齿道。“我要将你斩成十七段,塞到化粪池中。”

    “洒家就是要日天啊。”

    有尊写手界的超级大神狂笑道。七彩神光舞动,日天神靴铮亮,手持重剑,鲁大神虚空飞渡,盎然之气蓬涌。

    绿色的大蚕撕比木吉吉同学,这可恼怒了鲁大神,鲁大神很宠溺她的妹妹木吉吉,容不得别人欺辱她。老斯基还有他召唤出来的绿蚕已是鲁大神必除的对象。而画界大神老斯基正被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们群殴,距离死亡不远矣。是以,鲁尼妹放心的对付绿蚕。

    “洒家的道路注定染满鲜血。”鲁尼妹喝道。一圈马桶形状的佛光挡住了鲁大神的去路。“哈哈,小小马桶也敢横在洒家的必经之路。谁给的你胆子!”鲁尼妹傲然道。重剑平削而出,旋向马桶。

    呛!

    佛光迸爆,流萤飞屑激迸开来,马桶再也不存。

    “呃噗!”

    厕所小王子吐出一升酱油,面如菜色,显然受伤不轻。他放出的马桶佛光已被鲁大神劈了,他自当受到牵连。

    刀姐呐呐不语。她和马桶撕比,却未能一击破之,鲁尼妹来了,大剑一挥,斩爆了马桶佛光。“什么嘛,喧宾夺主。真是没品的鲁尼妹。”刀姐不满道。

    “洒家就是要日天,你管得着吗。”鲁尼妹回头,凶巴巴望向刀姐。目光锐利如兵锋。“刀姐,你是画界大神,亦是洒家的妹妹木吉吉的前辈。洒家不愿撕比你,可你不识趣要撕比洒家,哼哼,洒家乐见画界变天。在扶持一尊新神也不是太难。”鲁尼妹剑锋微颤,风起处,冰雨霏霏。

    刀姐握剑,稍有踯躅之意。鲁尼妹转身离去,大氅挥动间,烟云无踪,碧霄如洗。“绿色的大蚕,洗干净乃之局部地区之花。洒家的剑捅过去了。”

    大神之光刷下,拂照千尺方圆,遍地生花,白鸟啁啾,以朝凤百之姿遥望鲁尼妹。重剑无锋,却可斩人斩魔斩ju花。

    “绿色的大蚕,你之某处之花可要绽放了。”

    鲁尼妹身形纵起,形如猛禽,锵,剑鸣震宇,环状的同心剑圈迸舞而出,撕裂虚空,径直捣向首尾相衔的绿色大蚕。

    绿蚕的尾巴已被女禽有兽童鞋劈去一截,负痛在身,懊恼交加。它想吃了酱油界的马桶小王子补助气血,可是日天的鲁尼妹来了。“时运不济,敌来,吾去羞她!”绿蚕的身体猛地弹起,扑扑,绿烟弥散开来,像是碧油油的湖水那般恬阔。

    鲁尼妹捅出去的剑圈,环环相扣,扑撞在绿烟上。登时,天旋地摇,日月崩碎一般,虚空巨震。而绿蚕的身体向后鼓起一堆肉瘤,积聚在断尾处,咕噜噜,咕噜噜,一颗颗绿色的肉瘤凝成一条新尾。

    “吾要先吃了女禽兽,再享用鲁大神。这只酱油界的小鲜肉好像很恶心的样子哎,他那么喜欢厕所与马桶,吾似乎嗅到了酸馊之味,莫不是发自厕所小王子?”绿蚕一摆尾,迤逦摇出,追向女禽有兽童鞋,也不再管厕所小王子、鲁大神。

    脸色阴沉的比粪坑还要酸臭。厕所小王子一拍后脑,佛气呼呼旋舞,扶摇而上,幻生成金灯贝叶,庆云彩瑞。可也洗不掉他满身的腐臭之味。

    “女禽兽,绿蚕,刀姐,还要鲁尼妹!你们都要死。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厕所小王子扯掉脖子上悬挂的蛇骨舍利,一颗颗圆溜溜的舍利飚射而出,循着女禽兽、刀姐等人的气息,如蛆附骨般遁去。

    剑妹站在刀姐一旁,柳眉一挑,剑已斩出。咔锵,细蒙蒙的剑光旋爆荡开,拂向射来的蛇骨舍利。

    蛇骨舍利溜溜打转,刮擦声绵绵不绝。剑妹手腕抖动,长剑斜斩而下,铛!绚芒枭爆,舍利无光,化为万千粉尘飘散而去。

    刀姐左手食指曲弯,弹向刀身。叮,金声骤鸣,胭脂色的弯弧荡开,平寂寂寥,悠悠划破苍空,格啦啦,脆响迭起,两颗舍利爆裂开来。

    “羞涩的小蝌蚪”大神将身一旋,气芒迸开,海潮也似飞扑向四畔。一颗大如拳头的舍利被那绵延不绝的气芒袭中,咔咔咔,裂纹横生,好似蛛网那般。又是一股气带扫来,劈中满是裂纹的舍利,将其轰碎。

    鲁尼妹大神更是眼比天高,看也不看身后射来的七颗蛇骨舍利。大氅向后拂去,送出一道灿若镜面的光河,涵纳四方云光,锁定那几颗舍利,一一捻爆。

    绿蚕的体表鼓开绿惨惨的阴雾,兜住两颗蛇骨舍利,纳入体内,“好东西,可惜吾喜欢鲜食,不喜骨头。”绿蚕恼道。

    女禽兽就在前方,绿蚕再次加速,飕,绿光卷舞,朝两边散开。“女禽兽,站住,让吾吞了你。”

    “喂,小红,你究竟对它做了什么?只是砍断了它的一截尾巴?”毒岛冴子的话格外多,忍不住好奇心。

    “本兽心地善良,不忍它拽着胖胖的躯体游弋,于是想着为它减重。”上官小红回道。

    “所以你就砍它了……”毒岛冴子道。

    “不,我给它增加重量。”上官小红道。

    “”毒岛冴子。

    艾玛,多么坑蚕的姑娘。学姐不禁在心里吐槽道。

    “你如何做到的?”毒岛冴子续道。

    “不行啊,冴子。你的关注力不够。没发现我左手中的两块铁劵没了吗,已经放进后面那只大蚕的肚中。只是它没发觉而已。我想梨子姬女神的东西总该有些分量吧。”上官小红认真道。

    传说中的大腐女梨子姬留下的铁劵,分量十足。不管是交给基老还是腐女,总会引起轰动,也许还会引发惨案。

    “哎哎?小红你为何不跑了?”毒岛冴子错愕道。

    上官小红止住脚下的契约方石,悬立于空。她拧过身来,正对着绿色的大蚕。沧井兽向前飞了一段距离,这才掉头飞回,和上官小红持平。沧井兽用脑袋轻轻撞击上官小红的腿侧。仿佛在催促她赶紧跑路。

    女禽兽不跑,毒岛学姐也不会逃走。她们一起直面绿蚕的怒火。

    “跑啊,女禽兽,继续跑。”气喘吁吁的绿蚕不悦道。怎的就停下来了,其中有诈!绿蚕顿生警觉之心。

    鲁尼妹终于追了上来,离绿蚕不足十丈。鲁大神敛去神光,踏空飞渡。嗤啦,她手中的重剑划开一道凄濛濛的剑芒,倏地斩向前方的绿蚕。

    “都说了你的某部位之花会绽放。”鲁尼妹爽朗道。

    这次是女身,而非男身。

    绿蚕摆尾,嘭!碧光扬舞,向后纵去,气光席卷迸爆,拍碎鲁大神释出的剑芒。

    “人类,汝觊觎吾之局花,实在是让吾心痛,局部地区更痛。”绿蚕怫悦道。它早已对鲁大神起了杀心。

    就在绿蚕讲话间,上官小红左手五指弹动。毒岛冴子也不明白女禽有兽童鞋在作甚,只能静观,以不变应万变,禽兽莫变。

    “呃?”

    绿蚕腹鼓如球,碧光暴涨,透出体外,向四方荡去,扫卷天宇,刹那之间,阴风惨淡,绿雾吞爆开来,弥散在天地间。

    “女禽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绿蚕惊骇道。

    “汝对吾做了什么。为何吾的肚子好大,好膨胀。”

    “这个,大概是你有喜了……”

    上官小红睁眼说瞎话,面色不变。

    “”

    毒岛冴子直接无语。

    学姐瞄到上官小红的左手五指还在弹动,伴着她的弹韵,对面的绿蚕痛苦不已,腹部膨胀的更厉害,几乎撑爆它的身体。

    也不再哼唧,因为那更痛苦。绿蚕眯缝着眼睛,扫向女禽兽那边。“哈,肯定是她对吾动了手脚,阴险的贫乃娘。吾吃亏啦。”

    上官小红的目光洞穿绿蚕的腹部,直视那两块铁劵。有五根银丝附在铁劵的棱角上,另外一端和上官小红的指尖相连。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