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界的厕所小王子无限懊恼,他的马桶也被人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的荣光也暗淡许多。他再想撕比女禽兽,却做不到。女禽兽身边站着一只高大的杀马特贵族,单从他身上散发的贵族气息就知其不好惹,是狠角色。

    啪叽。厕所小王子一掌拍碎了不长眼的酱油学姐,谁让她不知死活靠近他呢。盯着手上残留的酱油汁,厕所小王子发狠道:“人不为己,还能为谁。”他左手握拳,捅进酱油学姐的断颈中,掌背生出一张红唇,啜吸酱油学姐体内的本源酱油。

    不消片刻,酱油学姐只剩下一张枯萎的皮,头发丝枯萎像是一蓬乱草。厕所小王子一抖手,蓬!斗气枭荡,轰碎那张学姐皮。

    “啊!”

    几丈外,有一只酱油玉女也看到了骇人的这一幕,她瞠目结舌,想要躲闪厕所小王子瞥去的视线,却做不到。

    “你看到了……”

    厕所小王子咧嘴笑道,他唇红齿白,面如冠玉,在酱油玉女看来却如厉鬼。“不、不要!”

    “什么不要!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厕所小王子身形一闪,骤然窜出,他陡地拍出一掌,挥向酱油玉女的xiong脯。

    酱油玉女想跑却动不了。她勉力掉转体内的斗气,聚在双掌,和厕所小王子对了一掌。

    梆的一声,酱油玉女的双掌炸裂,皮开肉绽,手骨崩碎,甚是可怖。

    “仗着你有几分颜色,也敢反抗我。我啊,最喜欢你这种xiong大脑残的蠢女人。”厕所小王子右手扣抓住酱油玉女的雪颈,方甫用力,咔嚓,拗断了她的颈骨。一颗青春靓丽的脑袋滚了出去,厕所小王子一脚踩爆。随后吸取酱油玉体内的本源酱油。

    汩汩流动,浓郁的酱油精华钻入厕所小王子的手心,继而流遍他全身经脉、穴窍。和酱油学姐一般,酱油玉女也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心情大好,厕所小王子搜寻下一个猎物。他一扬手,酱油光束射出,贯穿一位醋界妹子的头颅。“顺手取走敌人的性命,我也算为酱油界出力了,谁能说我的不是。”

    “没了马桶,我行动多有不便。恼人。”厕所小王子不爽道。腾,他身体窜起,双臂舒展,状若大鹏,啪!啪!他两掌拍死几只酱油欧巴桑。“既已颜色不存,有何活下去的价值。”

    酱油界、醋界的部分大军正在唐腊国撕比,无有人关注厕所小王子的行踪。所以他动起手来肆无忌惮,狠辣异常。

    “马桶王子,是你!”一头酱油蛮牛哼道。“快随我撕比醋界大军。你在酱油界声名狼藉,可还是我们中的一员。在大是大非面前,你莫要使小xing子。”

    “自当如此。”厕所小王子无表情道。他睨着酱油蛮牛,“好好,吃了它,我的实力将更上一层楼。”念头方动,马桶王子电掣驰来,右腿扫向酱油蛮牛的脊背。

    “马桶王子,你,你……”酱油蛮牛还没说完,牛已死亡。厕所小王子抓着它的牛角,向后猛扯,噗的一声,他凭蛮力拉断了酱油蛮牛的颈项。

    大量的酱汁从断口处向上喷薄而出,厕所小王子贪婪地猛吸酱油汁,神情愉悦,眉宇舒展,每一个毛孔都透着酱香味。

    “我为什么要压抑自己。”厕所小王子笑道。“像狗一样活着有甚意思。谁给我套上的狗链,我以其人之道还之!”隐隐作痛,马桶王子全身被锁链穿过的地方还在灼痛,锁链虽被太鸟大神解去,可马桶王子并不知感激。

    “酱油瓶!”厕所小王子平静道。“取走那个人类小白脸的酱油瓶。宰屠酱油女王,我将君临酱油界,谁又能奈我何。”

    手里抓着两根牛角,厕所小王子飘然而去,大袖挥舞,气浪迭爆。

    飕飕飕,飕飕飕!

    一排铁翎箭射来,径向厕所小王子的要害部位招呼。

    是醋界的先遣部队。她们身手敏捷,动若脱兔,箭无虚发,每枝射出去的翎箭都经过计算。可是她们碰到的是厕所小王子,不能以常人的思考方式忖度他。

    “我可不吃醋。”

    厕所小王子讥笑道。

    他注定身形腾挪的两只醋界妹子,骤然出手,咻咻连射,厕所小王子抛出手中的两截牛角。

    听到身后风声凄厉,醋界的妹子亡魂皆冒,还未纵出多远,已被牛角刺穿后心,堕落在地。“都留下吧,我也要为酱油界做贡献。”厕所小王子大笑道。

    他一招手,酱香味飘散开来,攫住五只醋界的妹子,将她们禁锢在空中,动弹不能。“今天我要吃醋。”厕所小王子忽道。

    唰。

    他飘纵而出,像是大雁般灵巧。十指挥动,旋出十道光束,细若弦线,绕着五只醋界妹子的脖子一转,割去她们的项上之头。

    只见厕所小王子一振袖,一只马桶旋了出去,马桶盖打开,失去脑袋,醋界妹子的断颈处喷出的醋全都流进马桶中。

    “好。”

    厕所小王子赞道。

    随手拘来马桶,扬起脖子就喝马桶内的醋。他独特的品味也没谁了……

    “呸呸,真难喝!”

    厕所小王子脸色哗变,一掌拍爆那只小巧的马桶。连同剩余的醋液一起炸散开来。“我还是喝酱油好了。”马桶王子忖道。

    刀光一闪,香风拂动。玉佩叮咚作响。刀姐拦住厕所小王子,她刀指马桶王子。“你这人真恶心。”刀姐厌恶道。

    “人类小妞。”厕所小王子抹去嘴边的醋汁。“你又是哪根葱,也来数落我。”他十指勾连,甩出十道光束,像是在弹钢琴一般。

    刀姐身子一旋,刀光泼洒尽出,旋爆飞来的十道细细的光束。

    “我可不是你杀掉的那些蠢女人一样的货色。”刀姐冷哼道。发丝飞扬,刀姐冷眸一凝,瞬发一刀,唰,刀芒璀璨似雪,横扫而出。

    厕所小王子按掌xiong前,五指半屈,扣紧肌肉,向外一拔,五道酱油水柱陡然劈出,迎挡刀姐斩来的那一刀。

    “总算碰到像样的女人了。”厕所小王子狂喜道。“人类小妞,侍寝吧!”

    蓬,酱花迸爆,冲散疾斩而来的刀芒。

    “傻比。你的唧唧够大吗。我可不想和用马桶喝水的汉子待在一起。”刀姐嘲笑道。连斩数刀,刀气森然,海澜狂起,涌向厕所小王子。

    “蠢女人。我只要有这张帅气无伦的脸就可,管我的小伙伴何事。人长的帅,谁么样的女人搞不定。”

    腾!

    厕所小王子暴起,拳头攥紧,暗纳斗气。蓦地,轰了出去,拳浪滔天,恣若清洋。马桶小王子使了一阴招,挥拳的刹那,他指甲渗出一道血线,几若透明,也射向刀姐。

    命运啊,是命运牵引你我。厕所小王子暗喜道。

    刀光、拳浪碰撞,虚空颤悸,方圆百丈内,任何活人不得靠近。肉眼可见皲裂的空间碎片,轰然塌陷,让人心胆俱寒。

    无声无息,一道无色的血线刺向刀姐的心脏部位。

    “嗯?”

    刀姐何等警凛,闭了全身气孔,抱守方圆,按刀不动。乍然间,刀姐眸光冷湛,辨识四方。一道歪歪曲曲的血线像是跳动的银鱼似的,已然映入刀姐的眼帘。“哈,这等劣技也敢献丑。”刀姐一拍刀柄,呜呜旋动,弯刀斩向那道无色的血线。

    滋的一下,血线被刀刃蒸灼至尽,渣滓不留。

    厕所小王子略感遗憾。“女人,你能让我尽兴吗,吃了你也无妨。”

    污光滔天而起,旋爆开来。厕所小王子居于污光之中,十指弹舞,咻咻咻,气刀横斩倾出。

    “这厮需要去污粉。”

    又是一尊大神飞来,是剑妹。剑妹手里拎着两颗脑袋,写手界老神的脑袋。“他们不听人话,死在我之剑下。怨的了谁。”扔了出去,剑妹将手中的两颗脑袋扔向厕所小王子。

    右手按剑,神情冷漠。剑妹随影随行,刀姐出现在哪里,她就在哪里。她们如同亲姐妹。关系不可告人。

    感受到背后强大的气机,旺盛的不像话。厕所小王子喜道:“莫非我撞了桃花之运。强壮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寻上我。我不上了她们,实在是说不过去。嗯,必须把她们拉进厕所中,再行河蟹姿势。”

    唰唰。

    两道气带向后纵出,宛若长虹。嘭嘭两声,击碎剑妹抛过来的写手界老神的脑袋。

    “嗨嗨,姐姐大人。”剑妹隔着厕所小王子,向刀姐摇动她的左手。

    “齐人之福。”厕所小王子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污光抛卷,横亘空中,化成一座厕所。看到厕所,马桶小王子做出邀请的姿势,“两位姑娘,请了。”

    他足下一顿,两道黑色的酱油光束荡开,一道缠卷向刀姐,另外一道抓向剑妹。

    “我来了。”

    一声清远的声音响起,又是一尊写手界大神现身了。呱,蟾鸣如擂鼓。南华神蟾眯着小眼,注定厕所小王子。而它的主人“羞涩的小蝌蚪”大神身姿曼妙,手捧古卷,长吟道:“游动吧,我的小蝌蚪们!”

    咻咻咻,咻咻咻。

    爆破之音密密匝匝响起,数不清的小蝌蚪形的古篆旋舞射出,席卷向厕所小王子建造出来的那座厕所。

    它们一齐轰至,声势浩荡,场面壮观。由污光搭建而成的厕所瞬间坍塌,秽气扑卷扫荡,冲刷四荒六合。而小蝌蚪大神释放的汉子的蝌蚪们调转方向,射向暴跳连连的马桶小王子。

    “毁了,你毁了我好不容易建造出来的厕所。它包含着十二万分的爱,你知不知。”厕所小王子怒吼之间,声若惊雷,交相炸起。震得刀姐、剑妹、小蝌蚪三人向后退去。

    剑妹笑道:“小蝌蚪君,果然汉子的小蝌蚪才是最棒的去污粉。”

    小蝌蚪大神回道:“剑妹,为何话从你口中说出怪怪的……”

    “羞涩的小蝌蚪”大神的契约兽鼓起蟾肚,蓝光爆绽,蓦地,电芒吞舞,三团雷浆轰然扫出,飞向厕所小王子。

    刀姐、剑妹是画界大神,小蝌蚪君是写手界大神,两界的撕比大战并未影响他们的交情。反正不是贱人,何须矫情。

    厕所小王子释放的污光一扫而空,他整条汉子暴怒不息,跺脚连连。可是他身边没有马桶……

    净由秽生,光暗互换。倏地,厕所小王子神情舒展,眉宇间再无戾气,面若慈佛。“净琉璃,禅欢喜。”梵唱大作,缭绕在厕所小王子四畔。

    “光明指。”

    厕所小王子无悲喜道。

    指诀打出,琉璃宝光照曜十方,祥瑞万道。轰一声巨响,一只巨大的手掌乍然出现,玉光皎洁,质地晶莹。三指竖起,两指掐圆。

    蓬,蓬,蓬。三团雷浆轰然炸开,被那巨手竖起的三指戳爆了。

    刀姐、剑妹、小蝌蚪君齐齐望向厕所小王子,忽见他脑后生了一圈佛光,形如马桶。刀姐忍不住吐槽,“他究竟有多迷恋马桶,你们谁知道。”

    剑妹耸肩道:“看我做啥,我怎知。”

    小蝌蚪君亦道:“他这是一种病,必须得治。”

    大神的契约兽跳了回来,不愿单独面对马桶小王子。南华神蟾巡视左右,搜寻甲腾鹰兽的身影。

    一步十丈。厕所小王子迅速拉近和刀姐、剑妹之间的距离。“两位女檀越,我愿度化尔等。随我入厕所,让我来净化你们的身心。”

    地上,高城沙耶冷淡道:“麻蛋,为何听到厕所小王子那样一讲,我却想到了小红那只女禽兽。”

    女禽有兽童鞋也喜欢净化学姐还有学妹的神魂,重点是身体。

    剑妹轻挥手中之剑,嗤笑道:“马桶王子,你一脸苦比之色。去食粪吧!我送你一包强力泻药。”

    面如古井,波澜不惊。厕所小王子又是一指,神华潋滟,暴涨旋舞,弹破剑妹斩来的那一剑。

    “这位女檀越,我观你面带凶煞,若不经由我的纯情净化,你必死于乱刀之下。”

    厕所小王子脑后的马桶形状的光环一摇,清气荡开,红藕散叶,白莲生香。梵音大作,掺有异样的蛊惑之音,倒卷而去,强行撞进刀姐、剑妹、小蝌蚪君的生命之海。

    刀姐柳眉颦蹙,左手食指按在额前,瞬间分出一道纯净的念识,融入她的生命之海,迅扫海面,俯瞰四境。

    “女檀越,可愿随我神教一场。”

    厕所小王子的声音陡地响起,一颗尖尖的脑袋冒了出来,眉眼分明和厕所小王子一般无二。

    刀姐的那道念识轻轻一摇,盈盈转下,生成一女。高有一尺,简直就是刀姐的迷你版。“厕所小王子,你敢贸然闯入我的生命之海,我该夸你是狂妄还是无知呢。”樱唇轻启,语气不善。

    那颗尖脑袋嘻嘻笑道:“我本是一缕魔音,寄生在厕所小王子的穴窍内。你比他更适合我。”

    咻咻,尖脑袋怒旋,搅起四方风云,刀姐平寂的生命之海沸腾了,碧海生涛,怒浪迸卷。天旋地覆,狂飙怒舞。那只迷你刀姐几乎站不稳,她眉心隐隐放光,有一粒红色的豆子跳了出来,怒射而起。

    轰隆!海面迸爆,红光旋迸。一轮红日徐徐升起,遍照生命之海,抚平喧闹的海面。清风和畅,旭日东升。海面一片赤红,直达千里之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厉的凄嚎声响起,一颗尖尖的脑袋抱头鼠窜,不断钻入海水中,又再次飞出,可他一被旭光照拂,头皮生烟,疼痛异常。

    刀姐的念识体居于海面之上的千尺高空,俯瞰下方的尖脑袋。“女人心,海底针,没人告诉过你麽。”刀姐幽然道。

    她抬手指向海面,咻的一声破炸之音,一道清凌凌的刀气陡然劈下,融进碧海之中。

    哗哗哗!哗哗哗!

    千里海面,倏地高高抬起。只顾着逃窜的那颗尖脑袋也觉得不妙,他无暇多顾,高空上的那轮红日已经让他苦不堪言,遑论其它。

    海面三尺之下,一根根红色的细针成排堆砌,数目不下十万。针尖齐齐转向侵入的那颗尖脑袋。

    “毁灭吧。”刀姐平静道。

    嗤!嗤!嗤!嗤!嗤……

    十万根细针破空而去,宛若万千蝗虫振翅,声音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涨,嗡嗡作响。

    只是一瞬,那颗尖脑袋被刺爆了,随即有更多的尖针旋舞而来,将它彻底湮灭。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