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禽兽和绿蚕撕比时,画界的大基老果断跳开。老斯基精于世故,眼睫毛都是空的。手腕一抖,老斯基划动长剑,抖开一团绿芒,栲栳大小,荡悠悠弹开。

    咔嚓,大黑蛋裂开,从中跳出来一只浑身金闪闪的契约兽。那兽张开手臂,臂肘生膜,上下延展开来,像是长了翅膀似的。呼的一下,甲腾鹰兽飞腾而出,筋膜膨胀,荡开风漩,刮向那团绿芒。

    乍闻,嘭的一声轰响,光屑裂爆,分炸开来。甲腾鹰兽四肢纤细,几如皮包着骨头。“大基老,哪里去。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何不撕比乎?”甲腾鹰兽长啸一声,飚射而出。

    老斯基浓眉拧动,细长的丹凤眼缩起,倏地,他眼冒凶光,一不做二不休,屠了甲腾鹰兽,取走它的十根金手指,逃离唐腊国,待价而沽,等待感兴趣的人高价买走甲腾鹰兽的金手指。

    “剑宗三式,人剑。”老斯基爆喝道。长剑疾颤,咔哧,一道亮如长虹的剑芒横斩而出,削向甲腾鹰兽的腰部。

    “呵呵。”甲腾鹰兽左手抖开,筋膜膨胀,几若透明。遽地,它挥动手肘,呼哧,金色的鳞粉泼洒出去,涵纳四方,封锁老斯基斩来的剑宗三式中的人剑。

    扑扑跳动,剑光枭荡,却挣不破鳞粉围裹而成的光团。

    当是时,甲腾鹰兽脚趾勾动,划开三道金线,咻咻咻,划向老斯基的面门。

    老斯基横剑身前,衣衫鼓震,基气涤荡扫出,刷洗他的长剑。经由紫色基气的洗涤,大基老的佩剑簌簌颤动,像是兴奋又像是鼓舞。锵!剑身弯曲,呈弧形。乍然间,弯成弧的剑身抛弹而起,蓬嗤,流芒划动,迎向三道金线。将之扫爆。

    腾!腾!腾!老斯基疾走数步,人影幢幢,基气东来,加诸几身。怒发冲冠,老斯基高擎基老长剑,厉声道:“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剑宗三式,人之剑。”

    咔嚓咔嚓咔嚓,老斯基全身骨骼挤动,身形骤然拔高三尺。老斯基握剑的双手窜出一道道绿色的经脉,融入剑柄、剑身、剑脊,甚至是剑柄。

    气势自生,老斯基散发着骇人的剑气。目生紫电,觑定甲腾鹰兽。唰,平淡无奇的一剑,缓缓斩出,甲腾鹰兽可以看清楚剑的轨迹,却心生警凛。

    危险!大基老的这剑很危险。目视徐徐劈折而来的剑弧,甲腾鹰兽手肘护在身前,一圈圈金色的同心圆以它的手肘为中心,向外荡爆而出。

    锵的一声嗤响,第一圈金色的圆环炸裂开来,抵挡不住老斯基发出的剑式,人之剑。剑弧摧枯拉朽般,哗然而来,斩爆一圈圈同心圆。共计十七圈金色的圆环迸爆,金屑鼓舞,飘洒开来,去遮掩不住那道平淡的剑弧,与之相比,和腐草荧光无异。

    “奥豆豆哟!”

    一声吼啸炸开,声如冬雷,隆隆震耳。是青府的杀马特贵族灰毛汉子T,T来了,他抖动游泳圈前部的象鼻,死气纵舞,缠向老斯基斩出的人剑。

    “老斯基,你敢欺负我卡哇伊的奥豆豆,我和你没完。”灰毛汉子T纵步疾驰,灰蒙蒙的死气吞爆开来,映照得杀马特贵族面如死灰,生机全无,像是死人一般。

    掌凝死气,杀马特灰毛一拳捣出,轰,掌浪推滚涌出,碰击那道徐徐划动的剑弧。

    “死来。”

    老斯基身形一窜,人已消失在原地,再现时,大基老正对着灰毛杀马特贵族。长剑向前捅出,刺向杀马特贵族的下腹。

    剑气森然,隔着皮肉,还是浸入灰毛汉子T的体内。哧哧哧,哧哧哧!绿色的剑气在灰毛汉子体内横冲直撞,绞烂了他的脾胃肝脏,冲至那颗椰子似的心脏面前,却停滞不前。嘭咚,嘭咚,杀马特灰毛的心脏陡地疾颤,灰色的血雾喷洒而出,笼住停滞不前的绿色剑气,压缩,向回拉扯,螯爪扣在心肉中的双头虫张口嚼食血团,连同剑气一齐吞下。

    “基老,为何盯着我的象鼻。e-on,baby!”

    灰毛汉子T的脸色转寒为暖,面色红郁,很是健康的样子。T身上的兄罩、裤叉、游泳圈的本体是一颗灰色的蛋。“去吧,我的象鼻。”杀马特灰毛甩动游泳圈前部的象鼻,顶撞向老斯基的腹部。

    “汉子,你喜欢绿色的帽子吗?”

    一只英俊的绿毛汉子幽幽开口道。他手指旋转,指尖渗出翠绿色的斗气,凝成一顶绿色的帽子,充满生命的颜色啊。

    绿毛也是青府的杀马特贵族,同是上官小红的侍卫。

    脚下生风,绿毛汉子乘风而起。“我要为君戴上一顶好大的绿色帽子。”青府的绿毛杀马特淡淡道。

    呼。绿波漾炸,绿毛汉子指尖的那顶绿色帽子旋斩而出,斩向老斯基的脑袋。绿毛汉子和灰毛汉子躲在人群之中,暗中守护他们的西一欧ceo上官小红。

    头发蓬松,脑袋很大,一条黄毛汉子怒冲而来。他双臂挥舞,气浪荡炸。“老斯基,你什么东西,也敢撕比我家大小姐。”

    紫电横生,长枪横扫,紫色双马尾辫汉子也飞来了。紫毛哥哥亦是杀马特贵族中的一员悍将。“基老,吃我一枪。”

    紫毛杀马特贵族仗着手中长枪,急点向画界大神老斯基的额头。

    呼噌,白金之气卷爆,白毛汉子双臂平举,砸碎了老斯基的人之剑,“兄弟们,别忘了我啊,白毛参上。”

    “哈哈哈哈!”

    “我乃黄毛是也。”

    “在下紫毛。”

    “小生白毛。”

    “吾是绿毛。”

    “灰毛。”

    五大杀马特贵族纵声大笑,声浪滚滚炸开,恍若霹雳。他们将老斯基围在中间,合力围杀。

    老斯基面沉如水,气不打一处来。握日,一群杀马特围殴一只基老算是怎么一回事。敢不敢单挑啊单挑!

    叮叮作响,戴着耳环,身披渔网,手持鱼叉,一条黑毛汉子亦步亦趋,步伐沉重,却异常迅疾。转瞬间,黑毛汉子纵至上官小红身前,青府的最后一只杀马特贵族,也是最强杀马特。

    枣尼妹也和绿色的大蚕撕比,却撕比不过对方。严格意义上来讲,绿蚕并不是老斯基的契约兽,他们之间算是半契约关系。老斯基奉上珍贵的祭品,绿蚕才会出力相助他。

    锵的一声长吟,绿蚕口中喷出的蚕丝撞飞枣尼妹手中的姨妈刀。红光闪烁,一隐而逝。渔网汉子黑毛抬起右手中的鱼叉,叉尖吸住姨妈刀的刀柄。唰唰唰,黑毛汉子转动鱼叉,姨妈刀也随着旋转。

    黑毛扫了一眼枣尼妹,“你也这种程度吗,枉顾老爷对你的调教。”

    枣尼妹负气站在一旁,想要取回姨妈刀,却不好开口索取。自己守不住姨妈刀,怪得了谁来。技不如人还能怎样,只能忍气吞声。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还带来了上官小红的两位名义上的侍女,高城沙耶、毒岛冴子。毒岛学姐拔出木剑,纵身而起,砍斫向绿蚕的尾部。噗的一声,木剑削去蚕尾的一片皮肉,绿汁迸溅,学姐避了开来。

    高城沙耶低头瞅着自己的右手食指,“啊啊,好讨厌的手指,为何那么绿还那么长。”一只酱油正太蹑手蹑脚地靠了过来,他手中的匕首捅向高城沙耶的后颈。

    寒毛炸起,高城沙耶陡地转身,骇然地望着酱油正太,对方一脸黝黑,眼神空洞,唯有手中的匕首淬着寒毒。若是被刺中,一命呜呼,驾鹤西去,就此参禅拜佛,青灯为伴。

    高城沙耶本能地撩起右手食指,咚的一声,撞断酱油正太手里的匕首。“啊。”酱油正太低呼道。满眼难以置信,再是死鱼眼,也有讶色。

    呼。香风倒卷,馨香扑鼻而来,一位粉妆玉琢的醋界萝莉跑来了,一溜风似的。她朝着高城沙耶眨了眨眼睛,劈头盖脸打下一物,轰爆了酱油正太的脑袋。是以,酱油正太腐烂成一滩酱汁,还在流淌,想要逃离,并未死绝。

    醋界萝莉一跺脚,地面塌陷,咔咔咔!地面形成一深坑,坑底浮起一层光膜,兜住了流淌而入的酱汁。“我喜欢玩火。”小萝莉手掌一翻,拍出一道橘色的火光,烧灼黑色的酱汁。

    厉声尖叫,酱油正太咒骂醋界小萝莉。可是后者不以为意,双掌一拍,轰嗤,火浪旋起,加大火势,烘烤酱汁,不消须臾,酱汁蒸灼一空,空气中徒有燥热的烟火气。

    醋界的小萝莉还想放火烧死高城沙耶,有一只手拎起她的衣领,把她提走了。“别闹,小心死的是你。”醋界的大姐姐高声道。

    “什么嘛,她不过手指比较长而已。我一把火就能烤熟她,保证香喷喷的。”醋界的小萝莉争辩道。

    闻言,高城沙耶冷汗直流。心道,对方真不是东西,空长了一掌可爱的脸蛋,实则恶鬼!

    酱油界、醋界的撕比大战,已有数百年,双方死伤无数,已是世仇,不可能化解。两界的女王还在高空上厮杀。

    酱油女王,醋界新女王,实力相近,伯仲之间。真要分生死,还真难预测。不过她们都是心智深沉之女,不愿死在对方手下,却又想弄死对方。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上官小红的同门师兄也陷入了胶着的状态之中,他手持重宝“酱油瓶”,不管是酱油界的汉子、姑娘、大妈、叔叔、大伯、萝莉、正太、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还是醋界的妹子们,皆想得到“酱油瓶”。太鸟大神成了他们共同的目标。

    “哥有太鸟”站在酱油之河中心,浪涛起伏,拍击碧穹。“尔等打酱油之辈,也想同为太鸟争锋。殊不知你我之间的距离如同皓月与莹草之光。”

    唰!唰!唰!

    太鸟大神刷出三道大神之光,凌空渡去,照彻天宇,几十只酱油姐姐瞬间被蒸灼成灰烬,随风飘去。另有靠近的醋界御姐还未来得及躲避,也被烧成灰灰,艳魂断绝,芳魄难觅。

    依稀间,大神之光仿佛是空中悬挂的一****日,烟霞翻滚,彤云掀舞。照拂酱油界的诸多大军,当然,醋界的妹子们也不例外,同是大神之光“照料”的对象。

    哀嚎遍野,凄声迭起。人马俱惊,共同躲避“哥有太鸟”刷出的大神之光。

    酱油大姨夫袖袍振舞,冷眼斜睨,伏案疾书,唰唰唰,笔走龙蛇,诗成鬼神惊。一张油皮纸闪烁着翰墨诗香,悬空而起,荡开浩然正气。

    “嚯嚯嚯嚯,蛮侯饮,止干戈,我辈尚武,我的拳脚了得……”

    一个个古篆大字交相亮起,照曜十方。烟波浩渺,直如太湖水起波澜,卷扫苍穹,拍打“哥有太鸟”刷出来的三道大神之光。

    轰的一声巨响,碧波迸爆,涤荡虚空,吞卷大神之光,一洗漫天的灼热气浪。凉风习习,让人心旷神怡,吐纳天地之间的灵气。

    哗,哗。

    很多酱油界的食堂大叔、大妈、阿姨聚拢而来,他们簇拥着酱油大姨夫,共同释放酱油的气息,抛天卷舞,浩瀚如海,威慑醋界的妹子们。

    哒,哒,哒,哒……有人骑着“吃土马”陡然而来,是醋界的统帅吕布子。吕布子手持画戟,遥指酱油大姨夫。

    “此刻,醋界的其她统帅正在撕比酱油界的大军,侵入你们的领地,锦绣江山如画,有能者居之。酱油大姨夫,你也是高雅之辈,盛名隆裕,何不投奔我们醋界。吾辈的新王不会亏待你的。”

    “住口!”酱油大姨夫拍案而起,羽扇纶巾散去,“大江东去,毕竟风流人物。我酱油大姨夫冰骨玉心,质同兰蕙。吕布子,你焉敢辱我!我生、死皆在酱油界。”酱油大姨夫大袖挥舞,清气恣若汪洋。“流进我最后一滴血,拂曜我大好河山,酱油界永存于世,我等的酱油之心不灭!”

    “生是人杰,死亦为鬼雄!”

    “打酱油而生,打酱油而视!”

    “捍卫吾等的酱油之心。”

    “战吧,醋界的宵小之獠,何须废言。吾辈众志成城,将以碧血染琼霄,书写酱油高士的辉煌。”

    “吕布子,枉你也是醋界的统帅之一。果真婆婆妈妈,不干不脆。哈哈哈,女人啊女人,做到统帅的位置也还是女人。”

    “醋界的小辈,酱油食堂大妈在此,撕比吧!”一位腰壮膀圆的重量级大妈举着铁锅,傲然笑道。

    酱油大姨夫更是愤怒异常,心里却如明镜一般,“酱油界危矣。唉,吾辈的酱油女王,你真的要断送酱油众士的前程吗。”酱油大姨夫哀怨想道。

    吕布子观酱油界的一干腐儒之士,朽木一般,难以再塑。哼道:“撕比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