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而复返,画界的腐女木吉吉同学来了。

    木吉吉手里捧着一盏灯,烛火摇曳,散发着阴森的气息。咝咝咝!咝咝咝!寒气陡生,冻住了方圆十丈内的空间,包括身处在基气中心的老斯基。

    老斯基心中悚惧,木吉吉!怎么是她!她不是被鲁尼妹劝走了吗?画界大神发现他不能调集体内的斗气,手脚不能动弹,生命之海也被禁锢了。一层寒芒“扑扑”落下,封冻老斯基的生命之海。

    “前辈,你为何这么吃惊?”

    木吉吉同学幽咽笑道。声音柔细而又糯软,敲扣着老斯基的耳膜,并在耳蜗里回荡。

    “木吉吉!你想做什么!”老斯基色厉内荏道。他的嘴还是可以动的。

    木吉吉的身体旋转一圈,撕开老斯基周围的紫色基气,来至他面前。端着灯盏,木吉吉直视老斯基的眼睛。“前辈,你可知这是什么?”

    老斯基盯着木吉吉手中的灯盏,造型奇诡,底座是三颗羊首,羊角抵触在一起,灯芯像是窜动的铜蛇,不停扭动蛇躯,发出嘶嘶之声。

    遽地,老斯基想到一物,专克基老的秘宝,基莲灯!上古有异人,名曰李火巴,手中举着两把火,但凡碰到gao基的汉子,怒火横生,将他们抓住,捆在一起,以手中的火把烧之!并取走他们的骨灰。如是,三百载有余,异人“李火巴”终于炼制出一盏莲灯,无数的基老深以为惧,唤之曰:基莲灯!

    而木吉吉手里端着的灯盏正是基老的克敌秘宝,基莲灯。老斯基顿觉他的灵魂都在发颤,他在一定眼,骇然发现周遭的紫色基气汇凝成流,被基莲灯攫取,成为燃料。灯火裕盛,老斯基反觉身体如坠冰窖,每一个毛孔都在冒寒气,针扎似的疼痛难耐。

    画界巨擘终于知道害怕了,他急道:“木吉吉妹妹,你这是作何,我们同是画界的肱骨支柱,不可内斗。未来是你的……”

    木吉吉举着基莲灯,靠近老斯基的面庞。“前辈,你为何前倨后恭也。忘了先前对我做过什么?我如果不是鲁尼妹的亲妹妹,你是不是早就杀了我。”木吉吉脸上挂着笑容,凑近老斯基。

    老斯基想推开他的后辈,却做不到。四肢像是被铜钉打穿,钉在木桩上。生命之海也彻底冰封,更催命的是基气也被对方手中的基莲灯吸走了,作为燃液。

    坐在“吃土马”马背上的吕布子耸立一旁,坐看木吉吉、老斯基内斗。“主人,为何不上前,将他们一并刺死。”

    “不。何必那么麻烦。”吕布子笑道。提着画戟,醋界的统帅向南方瞄去,她和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相视而望,鲁尼妹虽然在和果男雕塑撕比,仍不忘关注她妹妹木吉吉。吕布子要是对木吉吉下手,鲁尼妹定会飞来,用她的日天神拳轰死吕布子。

    更让老斯基绝望的是,皇叔唐士比亚并未有帮忙的意图。皇叔遥望老斯基,眼神平静,面如紫玉。老司机也不要了,随他去吧。

    唐豆比、唐三章站在皇叔两侧,一齐望向画界大神老斯基。

    不仅如此,刀姐、剑妹、服她等大神也在观望,可没有人出面呵斥木吉吉。

    腾!

    基气迸舞,一条年轻的基老缓缓而来,他面带春风,轩峻高傲。是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基老王子也来了。抬头,基老王子的视线射向木吉吉手中的基莲灯,“有趣。”基老王子低声道。他并未收敛基气,反而外放,黑王子百步内,基气如风漩,凌厉异常,刮割空间。

    扑扑跳动,基莲灯的灯芯急遽扭摆,灯火更盛,火苗向基老王子那边偏去。蓬!一大蓬紫色的火焰迸舞开来,瞬间扑卷向远处的基老王子。

    专克基老的宝灯发现了更恐怖的基老,主动攻击对方。

    年轻的基老王子笑笑,抬起右臂,手指屈弹,咻的一声,金光迸爆,怒飚而出,撞向那蓬紫色的火焰。

    两相靠近,只听嘭嗤一声炸响,紫光荡爆,飙旋四射。基老王子拊掌道:“木吉吉,本王子可是你的麻豆,收起你手中的基莲灯,可否?”

    木吉吉并未收起。转身冲着基老王子笑道:“嗯,吉尔王子,你确实是很好的麻豆。我怎么忍心伤害你。”语罢,木吉吉左手五指并拢如刀,向基莲灯拍去。轰!寒气聚拢而来,压制基莲灯,让它不再针对基老王子。

    铜蛇灯芯很不甘心,却有无计可施,转而冲向画界大神老斯基,呼噌!呼噌!紫色的焰火扑面而去,覆盖老斯基的整张面孔。

    “啊!啊!啊!”

    老斯基吼啸道,面如刀割,异常疼痛。他张嘴吼叫,反而灌进更多的冰冷火焰。口腔内壁如同冰锥捅刺,舌头也僵住了,老斯基张口不能言,火焰沿着他的喉咙向下灌去,剧痛更甚。

    “啊,不可让老斯基前辈就这样死了。”木吉吉忽道。她以两指拈住灯芯,掐弱了灯火。老斯基如临大赦,好受许多。只是他的五官冻伤,面上覆盖着一层紫色的冰霜,像是戴着面具。

    “您的画笔挺不错,好为难啊,我也想要。可是又不能强取,老斯基前辈,送我好吗?”

    木吉吉左手去抓老斯基的那杆巨大的画笔,夺了过来。老斯基怒目而视,却无力回天。心肺都快气炸了。

    夺走老斯基的画笔,木吉吉掌运斗气,抹去老斯基的印记,“前辈,不要藏着掖着。我似乎丢掉了几幅孤本画卷,被你无意中捡走。是时候物归原主,木吉吉很感激你代为保管。”

    左手画笔抬高,笔尖对着老斯基的衣衫,嗤嗤,木吉吉割开老斯基的衣服,取走贴身藏着的三卷画集,都是无价之宝。

    “呜喵王。”

    木吉吉唤道。

    “喵呜。”

    一头黑色的大猫踱了过来,尾巴扫来,缠住老斯基的三卷画集,送进它的口中,吞下肚。算是接纳了。

    咔咔咔,咔咔咔!老斯基面庞上覆盖着的紫色冰霜迸炸,同时,他口中向外喷出一片紫光,还搀着冰冻的血块、碎肉。

    不好!

    木吉吉心惊道。

    左手抬起画笔,笔尖点向老斯基的喉咙,噗的一声,擦破一块油皮,却不能贯穿他的咽喉。一股粘力登时吸附住笔尖,木吉吉想要取走画笔,却拉不动。

    轰!

    一团斗气迸爆而出,透过老斯基的衣衫,瞬间轰扫向木吉吉。距离如此近,老斯基本以为能重创木吉吉,不曾想木吉吉也是jian猾之辈,早有准备。

    基莲灯向外撑开紫色的光膜,挡在木吉吉身前,化去老斯基轰向她的斗气。

    脸上最后一块冰块炸裂,老斯基伸手揩去脸上的冰渣子,取过画笔。他怒极反静,遍扫体内的生命之海,海面平滑如镜,海下却蕴生着毁灭性的海啸,还未爆发。

    “木吉吉,谁救不了你,你姐鲁尼妹也不行……”老斯基一只一只道,他那清秀的面庞扭曲一团,狰狞可怖,须眉皆碧,头发向上透出一蓬蓬绿色的雾气。

    抬手一扫,轰!绿波漾荡,浩瀚的能量风漩挤压着轰向木吉吉,靠近他的醋界妹子被风漩擦中,卷入其中,咔哧咔哧咔哧,绞碎为肉块碎骨,抛向风漩的上空。绿色的风漩就像是绞肉机器一般,所行之处,任何活物均被吸入其内,绞碎,抛出。

    呜喵王的尾巴也被吸进去了,大半个尾巴都秃了。木吉吉左手扣住呜喵的猫头,向外猛扯,拽了回来。“喵!喵!”呜喵王尖叫道,声音凄惨。望向老斯基的猫眼都是红色的。

    木吉吉头顶窜出一团华光,内种浮着一只小板凳,蓝汪汪的。“去!”木吉吉低声道。

    唰。

    蓝色的小板凳向前撞去,蓝光膨胀,大如光球,滚旋而出,气箭抛弹而出,咻咻咻,乱射迸舞。很多无辜的观战的酱油界射手都被射穿了,筛子一般无二。更有倒霉的醋界妹子被射瞎了眼睛,捂着左眼低哼咒骂木吉吉同学。

    轰隆!

    蓝色的光球恶狠狠地撞中碧绿色的绞肉气漩,荡射的能量乱流纷洒四溅,破空之声一时大作,漫空都是蓝绿两色光浪。

    腾。老斯基怒射而出,抬腿扫向蓝色的小板凳。斗气迸舞而出,轰在板凳腿上,铛!蓝色的小板凳旋舞着原路飞回。

    木吉吉腾身而起,身体一旋,像是翩跹的蝴蝶。她双脚一点,稳住蓝色的小板凳。调整好方向,木吉吉举起基莲灯,“前辈,为何生气,你我都是画界的支柱,中坚力量。你若死了,实是画界的一大损失。”

    基莲灯灼灼放光,琉璃之光向外蓬舞,如真似幻,诡谲瑰丽,冰封四境。

    “哼!”

    老斯基一拂袖,斗气呼啸而起,撞翻紫色的光幕。

    锵!

    老斯基从画笔中抽出一柄长剑,剑长四尺,碧光闪烁。“春蚕到死丝方尽。”老斯基吟道。

    剑光陡涨,凝炼成丝,如春蚕吐丝一般,卷扫向拥有基莲灯的木吉吉同学。

    木吉吉脚踩着蓝色的小板凳,陡地旋转起来,呜呜呜,芒辉电扫而出,扑向十七道剑丝,卷缠住,绞碎成灰灰。

    碧光暴涨,染绿天穹,唰唰唰,数百道绿色的光柱当空劈下,分列四方,围住老斯基。倏然之间,一双翠绿色的兽瞳睁开了,像是悬挂在空中的灯笼。风浪狂涌,电闪雷鸣,喀拉拉,虚空碎裂,一条巨大的绿蚕出现了,身长七十三丈,口器蠕动,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半觑着下方的老斯基。

    “老斯基,因何召唤吾,吾还在长眠之中。唤醒吾的代价……”

    巨大的绿蚕阴翳道。

    “拿去!”

    老斯基吼道。

    唰,剑华吞吐,老斯基自戕,划开腹部,生命之海内飞出一道水柱,寒光湛湛,凝实不散。

    “哦。”

    巨大的绿蚕轻笑道。口器一撮一吸,攫住那道水柱,吸入腹内。碧光盈涨,通体玉透,绿蚕像是横亘在空中的连绵山脉。

    轰隆隆!绿蚕撞碎虚空,碾轧而下,冲向木吉吉。基莲灯也没用,它发出的光幕全被绿蚕喷出的蚕丝扫爆。

    “怎会这样!”木吉吉惊道。她左手一拍,掌劲横暴而起,扫向巨大的绿蚕。还未靠近,已被蚕丝卷爆。

    木吉吉迅速封印呜喵王,踩着蓝色的小板凳奔窜而出,逃离老斯基还有他召唤出来的绿蚕。

    “主人。”

    吃土马张望空中的绿蚕,忌惮道。

    “你怕了,吃土马。”

    醋界的统帅吕布子笑问道。画戟轻颤,声音迸爆。

    正在和果男雕塑撕比的鲁尼妹一拳轰在雕塑的肩膀上,将他撞退。唰!神华暴涨,鲁大神疾驰而来,冲向她妹妹木吉吉。“木吉吉,不要害怕,还有姐姐呢。”

    剑身压着黑色的蛋壳,上官小红瞥向追赶木吉吉的绿色大蚕。咻咻咻,咻咻咻!上百道蚕丝迸射而出,旋切向前面疾奔的木吉吉。

    木吉吉向前跃出,跳离蓝色的小板凳。

    轰嗤,电芒飙舞,蓝色的光束向四面八方抛舞,木吉吉的小板凳暴涨,板凳腿宛若撑天圆柱,凳面平展,前后延生。

    可是绿蚕喷射出去的蚕丝射穿绿色的光束,继续追赶木吉吉,并未因此而停顿。

    老斯基踏在蚕头上,目送木吉吉逃奔。“我要她死!谁也不能阻止我!”老斯基咆哮道。

    “无用的基老哟,借助吾的力量,让你兴奋了?”绿色的巨蚕嗤笑道。

    它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向前一冲,嘭咚!撞爆了横在它身前的蓝色板凳,板凳腿爆裂开来,木屑迸溅,被绿蚕吞入腹内。

    上官小红掂量着左手中的两块铁劵,蓦地,收入绣袋中。青光旋爆,女禽有兽童鞋冲天而起,拦阻绿蚕还有老斯基。

    “你爹来了也没用!”

    老斯基朝着上官小红吼道。

    上官小红笑笑,也没回他。

    衣衫猎猎,青丝舞动。上官小红御青石而行,剑指老斯基。

    唰!

    老斯基长剑挥动,斩开一道绿汪汪的剑芒,削向女禽有兽童鞋的脖颈,断她项上之头。

    沧井兽盘踞在上官小红的耳垂下,身子一摆,圈住上官小红的脖颈,像是为她戴上了项圈。

    “何须如此。”上官小红也没拒绝沧井兽的善意。

    “小红,你在做什么!”木吉吉急切道。还未来得及阻止。上官小红和她擦肩而过。

    咻!咻!咻!咻!咻!

    上百道绿色的蚕丝劈砍而来,它们细若钢丝,坚固异常,可断金石。

    倏地,上官小红右臂擎起,掌心向上,托着剑柄,红色的细剑呜呜旋转,剑芒滔天起舞,形成一道红色的气柱。像是磁铁吸引铁块一般,那些绿色的蚕丝纷纷冲向高空中的红色气柱,一匝匝缠了上来。

    上百成千道蚕丝绞缠住红色的气柱,却不能将它绞烂。密密匝匝,严不透风,一点红光也未透出。

    啪。上官小红攥紧剑柄,银芒透剑而出,钻进红色的气柱内。嗤嗤嗤,嗤嗤嗤!绞缠住红色气柱的蚕丝迸爆开来,绿色的烟气向外冒散,银光爆舞,洗涤红色气柱上黏着的蚕丝。

    蓬噗!碧浪摇荡,倾扫四泄,空中唯有一道殷红泣血的气柱,砸了下来,压向绿色的巨蚕。

    啊,不妙。

    老斯基跳了开来,他可不想和脚下贪婪无度的绿蚕共生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