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英俊的基老就此香消玉殒,银重贤彻底失去了生机。皇叔唐士比亚无喜无悲,大袖挥舞,荡去漫天的酱油。

    酱油基老虽然死了,可他随身自带的大量酱油还未完全消散。

    淅淅沥沥,天空中飘着酱油雨丝,比那暮春的雨帘还要伤感。和酱油基老齐名的厕所小王子不禁悲从中来。蓬!气浪翻腾,厕所小王子一招击退女禽有兽童鞋,他要独自品读忧伤。“人生为何这般无趣。想那酱油基老银重贤也是美丽的汉子一枚,虽然比不上我的绝世容貌。哎,他已离我远去,至此,世间再无酱油基老,只有厕所小王子!”

    右臂舒卷,伸向高空。厕所小王子脸上挂着淡淡的怅然。他的朴刀已被女禽有兽童鞋摧毁,不过没有关系,厕所小王子倚重的不是外在的兵器,而是他本身的实力还有脚下的马桶。

    马桶悠然旋转,甩开片片水花。眼神微凝,厕所小王子忽道:“酱油基老银重贤,哈哈哈,不过是一个笑话。你凭什么和我厕所小王子齐名。你的一切我接手了。”衣衫鼓舞,碧波掀涌,厕所小王子双臂上扬,轰蓬!光浪迸舞,轰散漫天的酱油之雨。

    厕所小王子体内的生命之海不再沉寂,海面涌动,浪潮迭起,七根魔弦同时急转,唰唰唰,光霓迸舞,交织成云潮,同下方的生命之海交相辉映,互成绝丽之景。

    旋即,厕所小王子的生命之海向内下陷,一口深不见底的涡旋出现了。“酱油基老银重贤,我说过,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而你已是丧家之犬般的废物,已从酱油界除名,谁会记住失败者呢。”

    裂开,厕所小王子的体表裂开,浪涛轰然,海面滚爆。一股摄人心魂的吸力陡然升起,吸纳方圆百丈内的酱油雨水。

    哗啦啦,哗啦啦。酱油基老银重贤死后所化的雨水全被厕所小王子吸收。

    皇叔唐士比亚、女禽有兽童鞋站在一旁,看着厕所小王子在那吸食酱油基老的残留物。锵!皇叔手中的墨剑轻吟,剑浪荡开,轰爆一大片雨幕。

    女禽有兽童鞋想了想,暗道,必须给厕所小王子加些佐料啊。念头一转,上官小红左手虚划,一抹红色的流霞运转,哧哧哧,消散在雨水之中。

    厕所小王子也看到了,不过他傲然道:“哼,对面的贫乃娘实在是太小瞧我啦。我钟爱的马桶可排解百毒,但凡坐在马桶上,我体内的邪毒会畅通无阻,从口中喷出。我就让贫乃娘见识一下我的本事。”

    马桶小王子的生命之海中心的那口漩涡,吸力更盛,饿兽一般吞吃周遭的酱油。半晌,方圆百丈内的酱油雨水再无残留。而小王子体表的裂口也自行合拢,他面色如玉,玉容皎洁,鼻腻鹅脂,愈发的小鲜肉。

    画界大神老斯基只是多看了两眼马桶小王子,以惊为天人。“哦哦哦,多么美丽的年轻汉子。难怪那么多基老喜欢厕所小王子。即便是我,也差点动心。厕所小王子以美貌闻名于酱油界,人不欺我。”

    皇叔唐士比亚道:“老斯基,我的司机哟,你钟意厕所小王子?”

    老斯基道:“皇叔,厕所小王子实在是妙人。腮凝新荔,眉眼俊俏,这等人物,酱油界也不多产。我建议皇叔你拿下他,收为己用。”

    唐士比亚道:“不错,厕所小王子的xiong大肌很大,符合我之品味。”

    唐三章、唐豆比制止道:“皇叔,不可!对方可是爷们,是汉子!”

    老斯基笑道:“皇子们还是太年轻啊。”

    唐士比亚亦道:“嗯,年轻真好。”

    就在皇叔、老斯基赞叹厕所小王子的花容之际,当事人忽然捂着小腹,嚎叫起来。“嗷嗷,贫乃娘啊,你对我干了什么!为甚我腹内如绞!”

    厕所小王子跪在马桶盖上,瑟瑟抖动。轰隆隆!轰隆隆!他体内的生命之海也在涌荡,海面上升起一蓬红雾,馨香氤氲,却又不溶于海水。小王子的念识钻入自己的生命之海,还未凝结成形,唰!一缕红烟飞扑而至,裹住厕所小王子的念识,几十根钢针似的触须扎了下去,刺进那缕念识之内。

    “啊!啊!”厕所小王子尖声戾吼。忍痛之际,他分出三股念识,一齐钻入生命之海。它们刚一进入,海面上的红雾蓬然荡开,飚射向粗如水桶长有十丈的念识体。

    像是蚯蚓一般,三道念识体在生命之海上腾窜。唰啦唰啦唰啦!海面激起数丈高的浪潮。可是不管它们如何奔窜,身后的那片红雾如影相随。想甩都甩不掉。

    骤地,一道念识体反折身体,向后撞去。蓬!乱红无数,迸溅洒出。“贫乃娘,你对我做了什么!”厕所小王子大吼道。他赋予这道念识体一双眼睛,怒视着围裹上来的红雾。

    有一双手拨开红雾,向厕所小王子的念识体挥了挥。

    它们是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这本神书蕴生的小姑娘的手。小姑娘已被残图的灵体驯服,不敢反抗。

    而上官小红正是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的新主人。

    “哼,上官小红那个薄情的女人想奴役我,没可能的。”小女孩暗道。她躲在红雾中,也不去搞破坏。

    但厕所小王子不那么想。三道蚯蚓似的念识体同时张开眼睛,唰唰唰,唰唰唰!共有十二道视线射向低空的红雾,将其射穿,成了筛子。

    “好恶心!”

    “抹搭,为何只有一颗脑袋还有一双手!”

    “污了,我的眼睛污了!贫乃娘,你把什么东西扔进我的生命之海了!拿出去,快点拿出去。”

    三种声音接连响起,同一种音调。厕所小王子的念识体猛扑而上,左边的那只大蚯蚓一甩尾,铿锵!破空之声大作,它本身像是铜汁浇铸过似的,很是凶猛。

    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的灵体确实比较诡异,只有一颗脑袋一双手臂。不能怪她,谁让江山美人图中的女王大人相中了她的大部分身体,将之切割,留在残图中。

    “真是的,我也不想这样。可是雨桐那婆娘很凶悍,我打不过她,任由她分割我完美无瑕的躯体。别看我现在这幅德行,曾经也是花季少女一枚……”

    脑袋长在手肘上的姑娘说道。

    眼瞅着最左边的大蚯蚓冲了过来,小姑娘摇头道:“你太粗鲁了。我好歹是美少女,何不怜香惜玉。”

    啪!

    她一巴掌拍了过去。红雾惨淡,涵盖向那条蚯蚓形状的念识体。滋滋,滋滋!红彤彤的烟雾升起,厕所小王子的念识体被烧出一个个碗口大小的伤口,向外喷出大量的念头,吵吵嚷嚷着滚向高空,还没飞出多远,被剩下的两股念识体吞了。

    “看吧,我这人很友善。你不撕比我,我绝不主动招惹你。”小姑娘笑道。她拍出去的红雾吞了一股念识体。

    “管你是什么鬼东西!既然敢出现在我的生命之海内,吃了你。”厕所小王子的念识体咆哮道。海面卷起百丈高的浪涛,轰然拍下。

    “真扯淡。”小姑娘的脑袋低声道。她用两只手在海面上爬动,速度倒也挺快的。呼喇喇,她所过之处,红雾弥漫,凄声哀怨不绝于耳。

    “怎的跑不动了?”

    小姑娘的脑袋抱怨道。

    海面下,有五道透明的触足扯住了她的手腕,向下拽去。猝然间,身后两股蚯蚓形状的念识体杀了过来。“弄死你啊,恶心的大头小丫头。”

    “你身上散发着寒酸的味道。注定翻不了身,沉葬吧。我的生命之海是你的葬身之地。”

    小姑娘圆圆的脑袋上的红雾也被海水拍散,她的两条手臂也被透明的触足缠住。“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就要埋葬在这里?开什么玩笑,至少我死之前不能是处女……”

    梆的一下!一条蚯蚓念识体劈中小姑娘的圆脑袋。将她砸得迷迷糊糊,意识不甚清晰。另外一股念识体斜里杀来,长尾一旋,扫向小姑娘的面门。

    扑哧,扑哧!两道金光迸射而出,洞穿了第二股念识体。两根金色的断指飘在空中,不住震颤,催生出一团团金霞,灼烤逃窜的厕所小王子的念头。

    女禽有兽童鞋将两根甲腾鹰兽的金手指也放进马桶小王子的生命之海,它们取代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灵体的两截手指。“上官小红那魂淡绝对不会把甲腾鹰兽的手指赠与我。我晚上寂寞的时候肯定需要它们!”小姑娘的脑袋懊恼道。她似乎忘了一件事,江山美图内的女王和她待在一起,不会让她寂寞的……

    厕所小王子分出三股念识体,两股被毁。只余下最粗最长的那股,通体呈淡绿色,竖立在海水中,半截身在浸泡在海水中。在它身后,海浪滔天,酝酿着可怕的酱油风暴。

    “我忘了告诉你,雨桐那个贱人叫我小圆圆。嗯,我的脑袋确实很圆。”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的灵体自我解嘲道。

    蓬嗤!

    一道碧蓝色的水箭迸射而出,波光漾荡,浪潮迸炸。厕所小王子最后的那股念识体急于吞噬侵入的外来者。

    崩!崩!崩!崩!

    数不清水箭乱射而来,直如蝗虫过境一般。

    名为小圆的姑娘真的惊慌了。“人家可不要被你射成刺猬,我还是处女呢。”她骤然发力,挣断缠着她手腕的透明触足。

    “出来吧,黑长直!”

    小圆喝道。

    一棵小树出现了,是桂花树。小圆手抓着桂树,拼命摇动,唰唰唰,疏影摇曳,化作流萤迸射而出。

    在她周遭,升起一幢红云,盖住她全身,不受水箭的纷射。而小圆摇出去的树影也摧折了许多箭头,叮叮咚咚,坠入海中。

    甲腾鹰兽的两根金手指并不受小圆的控制,它们轻轻挥动,散开一片片金霞,斥荡开射来的水箭,云霞蒸腾,烟笼寒水。

    外面。

    厕所小王子无暇分心,不能分出更多的念识对付生命之海内的小圆。皇叔唐士比亚蹑空而来,墨剑长吟,一道十数丈长的剑潮轰卷而来,拦腰斩向厕所小王子的马桶。皇叔何等聪明,已然清楚小王子的短处。

    老斯基抱着画笔,以自身基油为颜料,泼墨作画。“吼!”一只黑虎咆哮震天,基气荡漾,滚滚炸开。老斯基翻身而上,以黑虎作为脚力。“跟着皇叔,擒走厕所小王子。”老斯基笑道。

    黑虎扑跃而出,厉风阵阵,飙舞乱窜。

    唐三章、唐豆比面面相觑,也无可奈何,他们的皇叔要gao基,他们有什么法子,能制止尽量制止。摇动局部地区的尾巴,唐豆比怒射而出,“厕所小王子,你也敢称王,把我唐豆比放在眼里了吗?”豆比皇子局部地区的尾巴急遽旋转,像是直升机的螺旋一般。

    唐三章手持两口神剑,挪鸡鸭、战斗鸡,“豆比欧巴,等等我。我来助你。”

    厕所小王子分身无术,单是女禽兽就够他应付的,现在又来了一只想gao基的皇叔,还带着两个附赠品皇子。

    “人生得意须gao基,老斯基参上!”画界巨擘大笑道。

    “我火大!”

    厕所小王子仰天吼啸。嗵!嗵!嗵!碧浪迸炸,一道酱油凝炼而成的彩带陡折劈来,被厕所小王子抓在手中。“酱油即吾命,莲花圣光。”小王子足下的马桶陡地旋转起来,荡开一抹彤云,化成一株株莲花。腾!厕所小王子电射而出,他踩着一株株莲花向前窜去,手中的彩带甩了出去。

    彩光流动,飘舞散开。杀机随至,咻的一声,裂空之音像是夜枭在哭嚎。厕所小王子挥动的彩带扫向皇叔唐士比亚。

    泼喇喇,皇叔唐士比亚外穿的三之角裤叉猎猎而舞。“小王子你的彩带怪好看的。”皇叔嘿嘿笑道。扬起墨剑,怒斩而下。轰嗤,墨浪滚荡开来,黑压压的,扑卷向高空劈下来的那道彩带。

    嗤啦!

    光屑飙舞,云潮迸爆。“啊!”厕所小王子惊呼道。他手腕麻酥,攥着的彩带也只剩下一截,前面的大部分彩带已然崩碎。

    踏步而来,皇叔散出的阴柔之气像是巨大的气泡,包裹住了厕所小王子。

    骑着黑虎的老斯基阴深深笑道:“很好,小王子,你的马桶我收下了!”按住虎头,老斯基强令它飞向兀自旋转的马桶。“我的容貌不输于厕所小王子,得到他的马桶,我老斯基将会成为第二个马桶之王。”画界大神的盘算也很精明。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