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对厕所对马桶的执着,厕所小王子半刻也离不开马桶。他刚踢开马桶,马上就后悔了。“噢,我心爱的马桶啊啊啊啊啊啊。”厕所小王子左手抓着心口,貌似很痛苦的样子。

    上官小红可不像厕所小王子那样,女禽有兽童鞋毫不犹豫地挥剑斩向那只马桶。嘭咚,红光迸舞,冲撞开马桶。

    “天啊天啊!”厕所小王子嚎叫道,丝毫不顾他小鲜肉的形象。“那只贫乃娘,你怎能这样对待我心爱的马桶,它需用心呵护,而非简单粗暴对待。”心痛肉痛的厕所小王子抄掠而出,右臂挥舞,一条气带旋出,裹住他的马桶,拖了回来。

    用脸磨蹭着马桶,厕所小王子喜笑颜开。一瞬间,他的脸蛋比阳光还要灿烂,足以融化三冬之雪。

    唰!

    女禽有兽童鞋踩着契约方石,迅驰奔来。青光浩荡,冲开拦住在空中的那条气带。“厕所小王子,本兽要割下你的脑袋。”

    “难啊。本王子生生世世以厕所为家,衣食住行皆在厕所。马桶是我的最爱,厕所是我家。谁也不能剥夺我的爱。”

    话语落,厕所小王子面若寒霜,蓬!他后背炸开一团雪浪。一柄明湛湛的朴刀倒立在空中,刀身上刻着“有天无道”四字。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厕所小王子放下他的马桶。

    他旋即跳到马桶盖上,抓过身后的朴刀。刀指女禽兽。“贫乃娘,你不但侮辱了我的马桶,还侮辱了我的眼睛。乃子不大就不要出来显摆。本王子最恨xiong小的姑娘,长成那样是你们的错,知错不改更是罪无可赦。”

    爆喝一声,厕所小王子驱使足下的马桶向前射去。

    “看呐,酱油界的禁忌般的存在。喜欢拉拢女人去厕所的小鲜肉!”酱油哈士奇惊道。

    “哈兄,厕所小王子真的长了一副好皮囊。以前,我听人说他是衣冠楚楚之辈,我不大以为然。今日一见,厕所小王子果如传闻所言,披着人皮,行事诡谲,他真的离不开马桶呢。”酱油萨摩耶笑道。

    “阿拉阿拉。”酱油阿拉斯加卖萌道。“民那,民那不要这样奚落厕所小王子。他好歹也是酱油界的小鲜肉,我们要齐心合力。不是吗!”

    酱油哈士奇、酱油萨摩耶同时无视卖萌的酱油阿拉斯加。蠢萌蠢萌的……

    “我之本体哟。”

    狗霸斯基飞了过来。

    “哦,是我的分体狗霸斯基,狗中的霸王。”灰机·鸟布斯自抬身价。

    “好大一颗黑狗头。”酱油哈士奇赞道。

    “鸟布斯先生,你真是奇男子也。分体也是那么特殊,我酱油萨摩耶甘拜下风耶。”白白胖胖的萌犬笑道。扑了上去,酱油萨摩耶决定撕比狗霸斯基。握草,简直不能忍受,怎有这么帅气的狗名字,非要杀了它,再取走它的狗名。

    唰唰!

    灰机·鸟布斯的狗眼射出两道光束,罩定酱油萨摩耶。“兄台,你这是作甚。为何对我的分体狗霸斯基动手?”

    “我之主体,和它废话什么。用你的钛合金狗眼弄死它。”狗霸斯基叫嚣道。

    呼噌,呼噌,呼噌,黑烟飚射。狗霸斯基的狗头又大了许多,约有小半个屋子那么大。酱油萨摩耶人立而起,陡地转身,前爪挠向鸟布斯先生,数道风刃迸射而出,斩向灰机。

    左眼闭上,右眼怒睁。遽然间,虚空荡晃,浩若汪洋的恐怖气息席卷开来,唰!灰机·鸟布斯的右眼射出一道射线,刺向酱油萨摩耶。

    灰机只用一只狗眼开启“钛合金狗眼”模式。可也威力了得。在它的钛合金狗眼的照射下,酱油萨摩耶颤栗不已,簌簌发抖。也顾不得卖萌,将身子一缩,滚成一团雪球,向下逃去。

    雪球滚到哪里,灰机的钛合金狗眼照耀到哪里,所照之处,祥瑞绦绦,抽丝发芽一般。并有百千头雌犬汪汪嚎叫,好似在歌颂灰机·鸟布斯的伟大之处。

    一时间,犬吠喧闹,交织成声音的海洋,差点淹死酱油萨摩耶。

    “咝!”酱油萨摩耶倒吸一口寒气。“此子竟然恐怖如斯!”酱油萨摩耶不得不避其锋芒。

    酱油三大犬一损俱损,同气连枝。酱油阿拉斯加、酱油哈士奇自然不会坐视酱油萨摩耶被别的犬欺负。“哈草!”酱油哈士奇kua间有杀气。咆哮连连,身形暴涨,大如壮牛。“萨摩耶兄弟,我来助你。”

    腾!

    酱油哈士奇飞扑而起,前肢一挥,呼喇喇,气漩荡爆,扫向看热闹的狗霸斯基。与此同时,酱油阿拉斯加也没闲着,壮实的阿拉斯加前身匍匐在地,蓬松的尾巴甩来甩去,像是炸开的钢针一般。

    偷袭!“我酱油阿拉斯加就喜欢偷袭。汪汪!”只见酱油阿拉斯加的tun部抬高,呼的一下,它蓬松的尾巴抡扫而出,直接砸向灰机·鸟布斯。

    “竖子敢尔!”

    灰机·鸟布斯睁开另外一只狗眼,当是时,钛合金狗眼睁开,一道炽烈的光束当头劈下,涵盖向酱油阿拉斯加。

    “阿拉……阿拉……阿拉阿拉!”

    酱油阿拉斯加惊骇道。

    扑哧!它的狗尾巴被灰机的狗眼发射出去的光束照中,立即燃烧起来。紫红色的火焰窜起数丈高,整条酱油阿拉斯加被火焰吞了。“阿拉阿拉阿拉!”酱油阿拉斯加怒吼道。它摇晃着肥硕的身躯,嗤嗤嗤!嗤嗤嗤!一根根狗毛荡射而出,一团团的寒气自它的毛孔透射而出,扑灭了紫红色的火焰。

    灰机·鸟布斯还有狗霸斯基忽略了一个细节,它们撕比酱油三大犬的首领,心情很愉悦。然而,它们忘了三大犬从来不是弱势群体,它们还有很多小弟!

    “汪汪汪汪!”

    “汪草,兄弟们啊啊啊,看呐,吾辈的酱油哈士奇首领被别人欺负了,我们还能忍吗,大家一起撕比敌人!”

    “酱油哈士奇们,肃静肃静!大家都是一家人,大家群殴灰机·鸟布斯啊。”

    “酱油萨摩耶们,不要再观望了,快去拯救我们可爱的首领大哥,它在天上滚来滚去还不忘卖萌,也挺辛苦的。”

    “阿拉阿拉,我们是酱油阿拉斯加。灰机的钛合金狗眼虽然厉害,可我们也不能弃大哥于不顾。兄弟情深,其利断金,不gao基就是好兄弟!”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一大群酱油哈士奇、酱油萨摩耶、酱油阿拉斯加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阵势浩荡,汪汪声不绝于耳。

    饶是灰机·鸟布斯见多识广,见惯了大场面,也不禁急了。“草!一群公的酱油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冲了上来,这是要做啥,要做啥!”

    狗霸斯基亦道:“本体,我的本体哟,快逃吧,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它们用狗海战术能淹死我们。好狗不吃眼前亏。”

    飕。一团黑烟荡开,狗霸斯基逃之夭夭。反正它不吃眼前亏,至于它的本体,呵呵,自求多福吧。

    “小灰灰,我来了!”

    危机一瞬,一颗大黑蛋从天而降。原来是甲腾鹰兽现身,它要拯救灰机·鸟布斯。等得就是现在,甲腾鹰兽要向主人证明它比灰机更优秀。“灰机虽然第一个和主人缔结契约,却不堪大用,我才是实力兼偶像派契约兽。”甲腾鹰兽得意地想道。

    蓬!

    金浪滚爆,汪洋恣意,拍飞了几十只酱油哈士奇。大黑蛋悬浮在金色的浪潮之巅,而甲腾鹰兽脚踩着蛋壳,眸子里闪着精光。

    “汪尼玛币!”一只愤怒的酱油萨摩耶张大狗嘴,一口咬下。

    “米粒之华,也敢在皓月面前放光。”甲腾鹰兽淡然道。

    黄金巨腿!

    甲腾鹰兽一蹬腿,金光灿灿的巨腿扫了出去,嘭!扫中酱油萨摩耶,将它击飞。“我还会回来的。”酱油萨摩耶不甘心道。

    “阿拉阿拉!”

    “葡萄老木!”

    “阿拉拉。”

    三只酱油阿拉斯加冲了过来,它们的块头极大,要比酱油萨摩耶大上一圈。三只酱油阿拉斯加跑动起来,空间一颤一颤的。它们同出一族,极有默契,联手打出一面酱油光幕,垂射而下,轰向大黑蛋上站着的甲腾鹰兽。

    “乱世出英雄,甲腾鹰兽才是雾腾蓝兽、沧井兽的首领,谁也奈何不得我。”

    甲腾鹰兽仰天怒嚎,轰嘭!金色的气浪轰然飚射,拍打虚空。

    duang!

    酱油光幕碎裂了,被冲天爆射的金色气浪撞碎了,难以罩下。三只酱油阿拉斯加也被迭爆的能量光晕扫中,趔踞而退,远离甲腾鹰兽。

    duang!duang!duang!

    更多的酱油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被甲腾鹰兽喷出的金色气浪冲撞开来。“啊哈哈哈,吾名甲腾鹰兽,我带来战争与撕比。”甲腾鹰兽奋力嘶吼道。通体呈金色,眸绽凶焰,金色的甲腾鹰手指耀耀放光,蓦地向前一指,咻!咻!咻!咻!十三道金色的气柱射向酱油哈士奇的首领大哥。

    “又来了一只凶兽。”酱油哈士奇畏缩道。它的战斗力本没有高,格言是:撒手没,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天大地大,哪里不是我酱油哈士奇的家。想到这里,酱油哈士奇的首领大哥撒腿狂奔,留下一道残影。

    酱油萨摩耶的首领,酱油阿拉斯加的首领,它们也是呆了。“哈兄还是那么没骨气!”

    “它刚才的表情亮了!”

    “这才哈兄啊。”

    两位首领一合计,要玩就玩狠的!杀了酱油哈士奇也无妨,先弄死灰机·鸟布斯再说。

    嗷嗷嗷嗷!

    汪汪汪汪!

    阿拉拉阿拉拉!

    酱油萨摩耶、酱油阿拉斯加的首领发起最后的冲击嚎叫,成千上万的酱油犬奔向甲腾鹰兽、灰机·鸟布斯。不知为何,狗霸斯基又回来了,和它的本体同赴生死。

    处在风暴中心的灰机·鸟布斯平静的让人感到可怕。包括它的分体狗霸斯基,也不知灰机在想什么。呼喇,灰机的肉翅张开。

    “是时候展现我的外交才能了……”

    灰机·鸟布斯淡然道。

    唰唰!

    灰机的钛合金狗眼再次迸射而出,两道光束冲天旋起,通往高空。轰嗡!碧穹颤悸,一片星云急遽旋转,恐怖的星辰之光自那漩涡中心飙窜而出,瑰丽异常,如真似幻,光怪陆离的异象纷呈而出。

    醋界之人出现了!

    为首的是一年轻女子,凤冠霞帔,手持权杖,悠然而来。醋界的新上位的女王。醋界的新王左手牵着一只金毛犬,正是灰机·鸟布斯攻略的对象之一。

    醋女王权杖一挥,星河倒卷而下,拍向王座之上安坐的酱油女王。

    “哦,这只小丫头就是醋界的新王吗。”

    酱油女王冷冰冰道。她眉头一扬,身前出现一道天堑,深不见底,吞没了滚滚冲下来的星河。

    “这就是你打招呼的方式吗?让人讨厌的小丫头。”

    酱油女王并未起身,平视着醋界新王。

    “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酱油大姨夫担忧道。“醋界之人都是好战之徒,不安本分,急着扩张领地,我们酱油界首当其中,是他们的必得之地。只是我们的酱油女王并不在意领地的丢失与否……”

    皇子唐三章、唐豆比抓住了酱油基老,唐三章抓着酱油基老的左臂,唐豆比抓着他的右臂。皇子们把酱油基老固定在空中,按住不动。“皇叔!”唐三章轻声道。

    “皇叔,你在等什么。”唐豆比亦道。

    呼!

    一条三之角裤叉外穿的中年汉子踏步而来,他带来了腥风血雨。皇叔唐士比亚觑定酱油基老,墨剑平削而去,蓬嗤,血箭怒飚而起,酱油基老的脑袋也被枭去了。

    “哈哈哈,皇叔,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我可是酱油基老银重贤!”

    脑袋身体分家,酱油基老并未死去。

    “是吗。”

    唐士比亚的墨剑刺穿酱油基老的脑袋,将他挑了起来。“如果我这样做呢。”皇叔一步纵出,来至断颈喷血的银重贤的身体前方。

    唰!

    皇叔将手中的剑递了出去,刺向酱油基老的身体。而剑尖上挑着的那颗脑袋不断缩小,小如一颗葡萄。嗵嗤!墨剑捅入酱油基老的生命之海。

    登时,剑气旋射而出,在酱油基老的生命之海内翻天搅地,切割每一寸空间。“不!你不能这样做!”酱油基老的那颗小脑袋尖叫道。

    “我不能这样做?”皇叔笑了。

    唐士比亚的右手离开剑柄,起指一弹,弹向剑柄。咻咻咻,剑柄遽地旋转起来,带动剑身一齐旋转。酱油基老的生命之海也随着墨剑旋动,天翻地覆,乾坤颠倒。

    “银重贤,感谢我吧,我将你的脑袋送入你自己的生命之海。这里的风景不错吧……”皇叔冷漠的声音传入。

    蓬噗!

    血浪翻滚,生机尽断。酱油基老的生命之海迅速枯竭,而那颗小脑袋也随之衰败,形容槁枯,宛若腐木烂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