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觑着撕比战场上的变化。画界的大神不止明面上的几尊,还有一些不愿公开身份,生怕辱没了自己的神位。盛年早夭的大神也有,像是花萝卜斯基女神,她就翘辫子了,尸骨都不知埋在哪里。

    一尊画界老牌大神心道:“年轻人总是那么暴躁。想要彰显自己的独特之处,万众瞩目未必是好事,也许成了别人的靶子也说不定。”

    另一尊画界大神也很神秘,全身裹在暗灰色的长袍中,兜帽很大,完全遮掩了她的面庞。她道:“刀姐、剑妹、服她、老斯基,呵呵,我们画界的正牌大神。”

    她话语未落,一双冷湛湛的眸子锁定了她。是刀姐,刀姐斜睨躲在下方的画界老牌大神。“过气的大神就不该出来显摆,你的荣耀属于过去。不管你愿意与否,你已被这个大世所淘汰,活在过去的荣光之中,让你难以接受残酷的现世吗?”

    锵!寒光冷湛,一缕细若絮丝的刀气电掣而出,斩向遮遮掩掩的画界老牌大神。

    “没人告诉你吗,盲目的自信是傲慢。”灰色的袍子猎猎而动,老牌大神掀开兜帽,现出一双冷若秋水的眸子,波澜不惊,似要看淡过往名利。终究还是身在名利场之中,谁又能置身事外……

    抓着一方墨玉,老牌大神砸向那缕刀气。嗤啦一声,刀气迸炸,被墨玉碾碎。

    “莫玉子。你忍不住出手了吗?”

    另外一尊老牌大神揶揄道。

    他还没讲完,唰唰,两道剑光驰来,一上一下,分别斩向他的脖子、肚脐。冷喝一声,中年汉子运气于掌,朝着两道剑光挥去,锵锵连声,轰爆两道剑光。“剑妹,你也敢对前辈出手。当自己的神格稳定?”起掌向上拍去,轰嗤,掌劲恢弘,气浪滔天,一股浩瀚的能量荡射向剑妹。

    剑妹目光深沉,嘴角扯开。“老人家,何不在家歇着,将舞台留给新人,也许大家还会记得你的好。至于现在嘛……”

    杀!

    剑妹纵步而出,面带杀机,右臂扬起,朝着下方的老牌大神挥去。呼哧!剑气凝结成一道蓝线,曲曲折折斩下,朝着老牌大神的面庞劈去。

    “潇湘子,你真是没用。别人懒得和你废话,直接拿剑斩你。”莫玉子阴恻笑道。

    “莫玉子,何必呢,你我都如丧家之犬一般。”潇湘子哈哈笑道。“说是退隐,不过是自我美化。何不自问,我们真的还能在画界掀起狂潮?”

    莫玉子眼神阴晴不定,手中抓着的那块墨玉像是跟她有仇似的,有些硌手。这块墨玉本是她的成名武器,杀伤力惊人。

    “潇湘子,你倒是看得开。既然如此坦荡,为何躲躲藏藏。”莫玉子玉手一扬,墨玉被她祭起,当即,玉光潋滟,香气氤氲,那块小巧的墨玉迅速膨胀,大如山岳,散发着墨香味。

    轰!轰!轰!

    墨玉倾轧而下,镇向下方的潇湘子。

    潇湘子双袖鼓动,荡开两团气浪,掀飞靠近他的无关之人。“莫玉子,你还是那么面嫩。一言不合就撕比别人,当你还是小姑娘?”

    将身纵起,潇湘子右掌拍出,蓬的一声激响,拍在那块巨大的墨玉上。“大家都是可怜之人,为何不能好好相处。”潇湘子笑道。

    唰!

    莫玉子腰间系着的玉带飞出,甩在墨玉之上。铛!金鸣大作,墨玉倒飞而回,再次撞向潇湘子。

    另外一尊画界新晋大神“服她”冷漠观望。新老大神之间的撕比和他无关,他不需要左右逢源,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实力。没有能力的人总是虚张声势,兼以自以为是。

    心中默念扶她真言,服她大神面无表情。“扶她大神在上,接受我等虔诚之人的膜拜吧。”

    “真是见鬼了。”老斯基喜道。小鲜肉级别的大基老再也不能开船了,他的画舫已被毁了。而且老斯基还被迫作为皇叔唐士比亚的司机,专门为皇叔开船。老斯基心里苦,可他见到两只倒霉的老牌大神潇湘子、莫玉子和刀姐、剑妹开撕,他怎能不喜!

    “都在不讨喜的家伙们,死了最后。我老斯基才能一统画界,成为至尊!”心旌澎湃,老斯基在意银的过程中得到极大的满足。嗯嗯,他不住点头。撕比撕比,你们倒是更卖力地撕比啊。老斯基真想煽风点火,添油加醋,搅起更大的风波。

    “汉子,你为何这么开心。”

    酱油大姨夫来了。他带来了灰机还有酱油。额,酱油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也来了,它们围住老斯基。

    老斯基面色哗变。“做什么,你们想做什么!警告你们,我可是画界大神老斯基,不怕尔等打酱油的砸碎!”

    “汪哈哈哈!”酱油哈士奇笑得没心没肺。

    “哈兄,你说他蠢不蠢。”酱油萨摩耶也笑了。

    “你真的是画界大神?”酱油阿拉斯加怀疑道。

    酱油界的三大犬纷纷嘲笑老斯基,酱油大姨夫笑道:“汉子,你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借过借过,你懂的。如果你不懂,酱油萨摩耶你来告诉他。”

    酱油萨摩耶眨了眨眼,道:“好狗不挡路!”

    老斯基:“”

    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老斯基气得说不上话来。他何等人物,怎可忍受被三只酱油犬欺负。“真当老斯基是佛爷吗,毫无脾气。”老斯基挥动画笔,墨汁飞溅,哧哧哧,哧哧哧!纷射向酱油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

    酱油大姨夫不悦道:“看来老斯基的脑袋有问题。酱油萨摩耶都可理解的问题,他却不能理解。智商真的被狗碾压了!”

    “你完了!我老斯基对天起誓,今日必杀酱油大姨夫,让你有来无回,葬身唐腊国!”

    怒火飙舞,老斯基一身的基气向外飘散,他要将今日受到的屈辱全部转化为愤恨,泼洒在酱油大姨夫身上,不,还有酱油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至于灰机·鸟布斯,呵呵,它是女禽兽的宠物,女禽兽还有一个更加禽兽的爹,动不得……

    “尔等让开!”

    酱油大姨夫满面儒雅,酱油三大犬不禁看呆了。果然是有风度的会打酱油的美汉子!

    儒服鼓舞,儒气浩然。酱油大姨夫风姿翩翩,较之满脸狰狞之色的老斯基,直如云泥之别。

    老斯基抬起画笔,哗啦拉!笔尖迸飞出大量的墨液,骤雨似的洒向酱油大姨夫,老斯基要先发制人。

    酱油大姨夫左掌一振,轰隆隆,气劲绵柔却不失霸道,向前荡开,将老斯基喷洒过来的墨汁斥开。

    “老斯基,你是画界大神。大姨夫我琴棋书画稍有涉猎,不甚精通,技艺粗鄙。我今日就以画技向你证道。”

    酱油大姨夫向后退出三丈,身体立定。他长袖一挥,浩然正气席卷开来,横扫方圆百丈内的空间。一张桌子陡地现出,桌上排着笔墨纸砚。酱油大姨夫席地而坐,铺开画纸,饱蘸颜料,开始作画。

    “浪奔,浪奔……”

    灰机·鸟布斯开始引吭高歌。

    “爱你恨你,问君知否……”

    听到灰机在唱歌,老斯基的内心是崩溃的。“别唱了。”老斯基决定先弄死灰机。

    这时,酱油哈士奇、酱油萨摩耶、酱油阿拉斯加等围了上来,和灰机·鸟布斯组成狗狗战队。一群酱油犬嗷嗷怪叫,场面也很壮观。犬吠之声,直达云霄,整条街道都可听到。

    酱油大姨夫的画作完成了!

    只见大姨夫收起画笔,张口喷出一口酱油,洒在画布上。刷嗤,整幅画散发出灿烂的酱油之光。

    “老斯基,你大姨夫以画会友。来吧,接受我的挑战!”酱油大姨夫右手一挥,桌上铺着的画布飞舞而起,向画界大神老斯基旋去。

    平地起风,风势浩荡,刮着酱油大姨夫的画作。

    “那是!”

    画界大基老惊道。他目有精光迸射,睨着酱油大姨夫的作品。画中,有一只基老横卧在草地上,他旁边跪着很多英俊的小鲜肉,他们或手里捧着花,或端着金瓯,或睁眼,或高歌……

    酱油大姨夫也是心机boy啊,他深知敌人是一只基老,故投其所好,画出基老就餐图。像老斯基这号人物,就好这口!

    正如酱油大姨夫所想,大基老被大姨夫的画作所吸引,视线再也移不开。

    “************,竟然基老折腰啊!”

    酱油大姨夫喟然叹道。

    身子一旋,冲了出去,“喝!”酱油大姨夫叱道。他手中抓着一口匕首,长有一尺两寸,宛若羊角。“老斯基啊老斯基,死在大姨夫手中,你不冤枉。”

    嗤!凄光漾炸,酱油大姨夫凭着羊角匕首刺向老斯基的喉咙。

    “哈哈哈哈哈!”

    画界大基老突然笑了。基气漾荡,笔直窜起,形如龙蛇。“酱油大姨夫,老斯基的深度岂是你这等贱人所能测量得了的。”

    崩!

    画界大基老向前纵出。他搅动四方风云,基气横甩三百尺,轰向酱油大姨夫。

    “收!”

    老斯基左手向前抓去,他要将酱油大姨夫的基老就餐图收走,对方虽是卑鄙小人,作品却很好。“老斯基要以艺术家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啊。”

    。

    摘走空中悬着的画布,老斯基一阵得意。酱油大姨夫也被他甩出去的基气荡飞了。

    嘭隆!

    老斯基抓着画卷爆掉了,荡炸的能量冲击波差点弄死老斯基。颤抖颤抖,老斯基瑟瑟颤抖,被耍了!他被酱油大姨夫算计了。整幅画都是阴谋,而老斯基处在阴谋的漩涡中,难以自拔。

    远处。酱油大姨夫好整以暇,悠然道:“画友,承让了。大姨夫的基老就餐图,你可满意?”

    老斯基衣衫褴褛,头发枯焦,英俊的基老之脸也没了往日的神采,任何人也不能从现在的他身上看出往日的风情。

    “酱油大姨夫!”

    “画友不要那么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法克尤!”

    老斯基身形暴起,向前飞遁而出。他身后拖着两道狼烟般的基气,“酱油大姨夫,从来都是我耍别人,你敢涮我!”

    呼喇!

    老斯基掷出他的那根巨大的画笔,朝着酱油大姨夫刺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画笔,酱油大姨夫步履轻盈,儒雅的气质尽显而出。“老斯基,你也是画界大神,修养何在。无有涵养的基老啊……”一声哀叹,酱油大姨夫翩然旋出。铛!大姨夫的羊角匕首撞开老斯基的画笔。

    “汉子的擀面杖要长,要大,要不细!当然,汉子也要有内涵。”

    酱油大姨夫笑道。

    “听你废话!”

    老斯基抓住倒飞而来的画笔,怒气填堵在xiong口,不得不发。“誓约,基老之笔!”老斯基喝道。他右手在笔杆上揩拭,唰啦,笔杆锃亮放光,灿若星光。

    呜呜呜!呜呜呜!老斯基的画笔震颤不已,笔杆上隐去的玄奥繁缛的花纹竞相显现,风漩聚在笔头,恍若稚子啼哭,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酱油大姨夫,是你逼我的!”

    老斯基双手一拍,轰在笔杆两侧。嘭!基老之笔发出清亮的颤音,四周百步内的气浪迸爆,像是翻滚的海面。

    “恼羞成怒的基老啊,开不得玩笑。无趣啊。”

    酱油大姨夫言谈间充满戏谑之色,却慎重以待。他左臂扬起,轻轻地绞旋,大量的酱油聚了过来,凝成涡旋。

    右手攥紧羊角匕首,酱油大姨夫冷眼睥睨,锁定老斯基。“陨落吧,老斯基!”

    哗啦啦,哗啦啦!纯黑色的酱油涡旋荡爆涌出,遮掩百丈方圆,轰压向下方的画界大基老。几在同时,酱油大姨夫身影一闪,飘纵射出,他手中的羊角匕首再度剜向老斯基的喉咙。

    老斯基怒喝一声,抱起解封的基老之笔,挥砸向酱油涡旋。蓬嗤、蓬嗤、蓬嗤!黑色的水柱迸爆,洋洋洒洒冲下,天降酱油之雨。

    无声无息,酱油大姨夫像是影魅一般靠近画界老斯基大神。

    唰!

    一口墨剑从下向上削去,劈向酱油大姨夫。

    “嗯?!”

    酱油大姨夫不得不改变攻势,以匕首迎击那口墨剑。锵!一声冷吟,乌光暴涨,剑华旋舞冲滚,轰开了酱油大姨夫。

    皇叔唐士比亚翩翩而立,兰花指一捏,娓娓道来:“酱油大姨夫,你比酱油基老帅气多了,本皇叔很钟意你,随我一起共剪西窗烛,畅谈人生。”

    “噢噢噢,是皇叔啊!”老斯基喜道。

    “”酱油大姨夫。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