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机·鸟布斯也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它在空中飞累了,沧井兽又不愿载着它飞行,灰机只能降落。它狗眼一瞄,哎呦不错哟,下面有一处完美的着陆点。于是,灰机·鸟布斯降落在酱油女王的王冠之上。

    收起肉翅,鸟布斯先生还在抒情。狗生得意须尽欢,莫使灰机空对月。

    沧井兽在空中翱翔,它嗅到了甲腾鹰兽的气息。多让人讨厌的家伙,沧井兽忖道。“那个啥,灰机哥哥,你为啥趴在一个女人的脑袋上?”沧井兽询问道。

    鸟布斯先生狗头抬起,怅然道:“沧井兽妹妹,憋说话,让我安静些。我在思考狗生,我在陶冶情cao。”

    沧井兽哦了一声,然后就没了下文。

    酱油界的三大犬,酱油哈士奇、酱油萨摩耶、酱油阿拉斯加,它们震怒不已,却不敢上前。那只不知死活的犬趴在女王的脑袋上,它们怎敢跳上去。蹬鼻子爬上女王的脸,想想都觉得可怕。

    沧井兽像是看傻比似的看了几眼灰机·鸟布斯,“灰机哥哥,我要去找小红啦,不跟你玩了。”咻的一下,沧井兽飞了出去,留下兀自惆怅莫名的鸟布斯先生。

    酱油女王也惊呆了。多久了,多久了啊!那只该死的犬还不下来!竟敢在老娘头上趴着,不弄死它老娘就不是女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倏然之间,酱油女王杏目含煞,玉面生嗔。这还算好的,酱油女王极力控制她的怒火,不愿在酱油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等犬面前失了风度。

    酱油萨摩耶一个劲地朝着灰机·鸟布斯抛狗眼,兀那汉子,赶快下来哇,没看到女王快要暴走了吗,你死定了,上天下地也没人救的了你。呵呵……酱油萨摩耶卖萌之余,心里有些小阴暗,有些腹黑。

    酱油哈士奇也是蠢萌蠢萌的,甚至有些盲目崇拜灰机·鸟布斯。那条好狗绝对是千年来最拉风的狗狗,胆敢在酱油女王的脑袋上发癫。

    酱油阿拉斯加一脸木然,心里则道:“我们犬族喜欢在领地上留下自己的气味,用来震慑敌人,宣告自己的主权。不知道酱油女王脑袋上趴着的犬会不会放水,浇一浇女王。”

    “尊敬的女王大人。”

    一只酱油大姨夫走了过来,他身着儒服,一字巾,足蹬青云靴。

    “哦哦哦,是酱油大姨夫!多么可靠的汉子。”酱油哈士奇喜道。酱油大姨夫在酱油姐也是一号人物,虽然比不过酱油大姨妈就是了……

    “酱油大姨夫,快快弄走女王脑袋上趴着的犬。”酱油萨摩耶使眼色道。

    “就等你出手了,酱油大姨夫。”酱油阿拉斯加同样激动。它们雪橇三犬不敢动,酱油大姨夫却敢!大姨夫一出手,谁敢不从。

    酱油女王伸出她的星杖,指向酱油大姨夫。女王也觉得脑袋有些沉重,毕竟戴着王冠,王冠上还趴着一只灰机·鸟布斯。

    “吾辈的女王哟。”

    酱油大姨夫侃侃而谈,视灰机·鸟布斯为无物,好似它不存在一般。

    “女王,新的一天开始了,太阳从东边升起。我们一族会打酱油的娃娃们又多了,他们还年轻,可早晚会成长的,成为我们一族的中坚力量。女王,你是他们的守护者,也是君临酱油界的存在。酱油界离不开你的庇护,只有打酱油的人多了,女王的权柄才会永放光明……”

    克制,忍耐。酱油女王还在听着呢。

    酱油大姨夫润了润嗓子,继续道:“女王大人,我们酱油界的敌人,醋界蠢蠢欲动,他们一族的势力不容人小觑。相信依女王您的智慧,醋界的小动作皆若儿戏。可我听说醋界有一位新王者诞生了,她以绝对的实力碾压上任醋王,成功上位。她上位的第一件事,屠尽上任王者的子嗣、忠臣、侍卫队。女王,醋界的新王野心不小,她与我们毗邻……”

    酱油女王根本没听酱油大姨夫在讲什么,她关心的是王冠上趴着的灰机·鸟布斯什么时候离开。谁也不喜欢听一只欠揍的狗狗在哪里抒情,大谈它的狗生理想,创造新的后代什么的。悲风大帝又是边个啊!

    酱油大姨夫越说越带劲,简直不能停下来。酱油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昏昏欲睡。“迂腐的中年汉子,酱油大姨夫真是无趣。”酱油哈士奇心里吐槽道。

    “汉子,你是有内涵的爷们。”灰机·鸟布斯开口道。

    “哦哦哦。”酱油大姨夫这才抬头看向女王王冠上趴着的鸟布斯先生。“这只充满灵气的狗狗,你不是我们酱油界的犬族,却身具大智慧。你也看得出我是内涵满满的爷们?”大姨夫怎能不喜,因为他老婆大姨妈总是讲他挺浪漫的,真的很浪。

    酱油女王的肺都快气炸了,滚吧,大姨夫。真的不靠谱。女王心里苦,就是不讲出来。

    她是何等人物,自然知道灰机·鸟布斯和上官小红有关。沧井兽业已飞至女禽有兽童鞋那边去了。加入到撕比酱油大爷的队伍之中。

    甲腾鹰兽让大黑蛋分为两半,吞了酱油大爷的契约蜈蚣兽的脑袋。沧井兽自然不服,她虽不是上官小红的契约兽,却胜似契约之兽。

    身形暴涨,沧井兽恢复原身。从后面咬住了大蜈蚣的身体,开始吞食。

    “哎哟,握草!”甲腾鹰兽怒了。它还在做准备工作呢,竞争对手却撒欢了,好不遵循公平公正之类的原则。

    十根手指亮出,金光灿灿,耀目之极。甲腾鹰兽挥动手指,划向大蜈蚣的身体。它用手指切割敌人固若金铁的身躯,噗呲噗呲噗呲,大量的浓绿色的液体喷溅而出。

    后面,沧井兽吞食的速度更急,大蜈蚣的小半截身躯已被沧井兽享用。生食不忌。

    酱油大爷震怒不已,怒火蹭蹭。散开一身绝世酱油的气息。“怒怒怒!女禽兽,你是何等的放肆。还我蜈蚣兽。”

    轰嗤!一道银色的光柱当头罩下,轰向女禽有兽童鞋的脑袋。酱油大爷钢牙紧锉,恨不能将上官小红挫骨扬灰。

    上官小红左手一扬,咻咻,两道金光飞起,撞入从天而降的银色光柱中。刹那间,银色的光柱溃散,从内部消融,泡沫似的散开。

    上官小红抛出的是她和甲腾鹰兽的契约之证,两截断指,黄金残指。

    眼瞅着自家的契约兽快被吃干净了,酱油大爷身化流光,风卷云掣一般冲下,银钩划动,荡开阵阵酱油之光,截杀沧井兽。

    就在这时,沧井兽扬起脑袋,眼睛一眨,旋即,一团水汽涌出。内中裹着黑色的浊流,蓦地,水汽炸裂开来,黑烟冲天而起,一只好大的狗头跳了出来。张口猛吞酱油,“哈哈哈,我乃狗霸斯基是也。我来自虚无,我将展现无上的荣耀。”狗霸斯基吞食完毕酱油,狗头一扬,撞向酱油大爷。

    猝不及防,酱油大爷被撞飞了。内脏扭曲一团,心火直冒。“狗狗,它麻的全是狗狗惹的祸。酱油界的三大犬已经够让人生厌的了,想不到来到唐腊国,还是有恼人的犬!”

    酱油大爷身体一震,长袍猎猎而舞,“酱油斩!”他大喝道。银钩一划,恐怖的能量涟漪荡开,旋斩向狗霸斯基。

    “奥义·狗不理包子!”

    狗霸斯基冷静道。狗嘴狂喷出大量的黑色包子,咻咻咻,咻咻咻!雨点似的轰出,空间颤抖,乌光闪烁。

    蓬!

    几十只黑色的包子轰中酱油大爷斩来的那道银色光弧,包子们炸裂开来,化为黑烟散去。狗霸斯基叫嚣道:“汪星人迟早制霸天下!”

    酱油大爷不服,回敬道:“吾辈酱油界之人才会君临这个世界!尔等小犬还是不要叫嚣太甚。酱油界也曾出了一头恶犬,其名小犬纯一浪。小犬纯一浪挑战酱油界的诸多高手,战无不胜,更是纠结一批狼狈之徒和他朋比为奸,企图祸害酱油界。我临危受命,前去诛杀小犬纯一浪,狗头!你知道小犬纯一浪的下场吗!”酱油大爷冷笑道。

    狗霸斯基摇晃着狗头,嗤笑道:“鬼知道,关我汪事。我是狗霸斯基,犬中霸王级别的存在。我从不对那些渣渣犬们报以关注的目光,想来小犬纯一浪也不是什么良犬。”

    话语落,狗霸斯基的狗头消散,化为黑烟,遮掩半边天空。在那浓烈的黑烟之中,有两颗倒竖的狗眼湛湛放光,注定酱油大爷。“老头,你别伪装了。你是老年汉子而不是中年汉子。强行将自己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对你来说也是重负。”

    狗霸斯基的鼻子很灵敏,已从酱油大神身上嗅到不一样的气味。

    “呵呵……”

    酱油大爷笑道。他也不管自己的契约蜈蚣兽,反正活不了了。沧井兽、甲腾鹰兽合伙吃掉了蜈蚣兽,差点因为分食不均大打出手,上官小红及时出面,制止了她的宠物们。

    梨子姬生前的雕塑,红果果的雕塑汉子,他不知为何攻击“哥有太鸟”大神。酱油基老冷哼道:“那个果男雕塑怎回事,他也想要太鸟大神手中的酱油瓶?”

    “师妹。”

    太鸟大神忽道。

    “师兄,何事?”

    上官小红的身形飘忽不定,骤然之间,窜至酱油基老身后。抓着砖头,上官小红拍了下去。砰的一声,砸中酱油基老的后脑勺,打得他无名火起,痛叫连连。

    “女禽兽,你也敢欺我。我敬你是一只不按时完成稿子的写手,有个性。我银重贤也是酱油界的写手,和你一般,从不准时交稿,爱写就写,不想写就玩消失,读者们也不能耐我何。”酱油基老取下墨镜,睨着女禽兽。

    “对面的童鞋果然散发着禽兽的气息,不会错的!”酱油基老沉思道。再次戴上墨镜,银重贤不愿和女禽有兽童鞋对视。

    “基老之剑!”

    果男雕塑突然喝道。他右手一拍,虚空晃颤,飞出一口石剑,剑气森然,像是浓雾一般。

    手持石剑,果男雕塑气势轩昂,唰的一声,划出一剑,灰蒙蒙的剑气缭绕陈铺,兜卷向“哥有太鸟”大神。

    太鸟大神不敢大意,左掌疾拍,轰在那尊红色的炉子上。轰隆!炉火滔天而起,吞掩日月。逆旋而出,红炉向前撞去。去势不急不缓,稳如重岳,以压卵之势镇压而下。

    轰蓬!剑气荡炸,被红色的巨炉撞开。

    腾!一道不羁的身影奔窜而出,太鸟大神右手高举着“酱油瓶”,左手掐诀,怒目而视,“果男雕塑,我敬你是梨子姬的遗留之作。而你却打着爱的旗号,行不轨之事。我今天就要替梨子姬毁了你。”

    口唇翕动,“哥有太鸟”颂出真言,“酱油如律令,听吾敕命。赦!”

    太鸟大神真言一出,黑压压的酱油之河席卷而来,横亘空中,惊涛迭起,天地为之失色。哗啦哗啦哗啦!河面沸滚,水面之下不知隐藏着怎样的凶兽。

    高空之上的酱油女王亦向太鸟大神投来期盼的目光。“哦。这个小白脸不简单。”女王赞道。

    酱油大姨夫道:“难道,难道他要释放老疯子……”

    酱油女王点头道:“然也。”

    灰机·鸟布斯这才从女王的王冠上飞了下来,转而趴在她的膝盖上。

    酱油哈士奇小声对酱油萨摩耶道:“女王的膝盖中了一箭!”

    酱油萨摩耶道:“傻比,分明是中了一狗!”

    酱油哈士奇道:“唔,你讲得好有道理,我无话可说。”

    酱油阿拉斯加道:“酱油基老银重贤危险了,听说老疯子又名厕所小王子,喜欢在厕所里形那不能说之事,他外表纯洁,实则龌龊不堪,专门勾搭女人,和他做那不能描述的运动。劣迹被人指出,老疯子羞于见人,躲藏在无名之地……”

    酱油大姨夫亦道:“细思极恐,细思极恐啊。厕所小王子要被持有酱油瓶的人类释放出来吗?”

    酱油女王道:“静待就是了。”

    灰机·鸟布斯道:“女王,我一直在试探你。看来你真的有女王风范!”

    酱油女王:“是女禽兽让你这样做的吗?”

    鸟布斯先生答曰:“主人才不会那么无聊,她大概会净化你的身体……”

    酱油女王讶道:“净化我的身体?”

    鸟布斯先生意味深长道:“呵呵,一言难尽,总之也不能详细描述。”

    沧井兽、甲腾鹰兽互看对方不爽,它们决定去找狗霸斯基评理,看看它们谁比较厉害。狗霸斯基正和酱油大爷撕比的正欢,没空搭理沧井兽、甲腾鹰兽。

    沧井兽不悦道:“狗霸斯基哥哥,你为何不理我。”

    甲腾鹰兽道:“狗霸斯基,不要以为你还有灰机·鸟布斯是主人的第一只契约兽,就可无视我甲腾鹰兽。我身上流淌着金色的血液,气质高贵典雅而又不凡,不是你这等劣犬所能理解的了的。速速停下来,不要再和酱油大爷撕比!”

    狗霸斯基那个气啊,不就是黄金手指了得的公兽吗,有什么了不起。“我之本体才具雄才大略,它是悲风大帝的传人,你这等会叫的兽真是目光短浅,注定被淘汰!”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