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禽有兽童鞋和酱油女王作死皇叔唐士比亚大战酱油基老。这时,一条酱油大爷走了过来,他额方颊阔,鼻若悬胆,颌下三尺长须,生的是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女王啊。”酱油大爷开口道。

    “哦,是酱油大爷。”酱油女王应道。“你有何事,没看到我忙着吗。女禽兽同学正和我探讨人生的真理,艺术的真谛。你要是识趣,那就退下吧。”

    女王星杖挥动,荡开点点星光,洒向酱油大爷。

    酱油大爷抱拳,站在女王的王座之下。他再道:“女王,请您允许我出战。”

    酱油女王讶道:“酱油大爷,在我们一族,你生xing文雅,不是好战分子。今次,为何要主动邀战?是什么让你做出撕比的决定?”

    酱油大爷道:“人老心未老。时至今日,天下是年轻人的天下。可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甘寂寞,再不活动真的要散架了。女王,请您允许我出战。”

    酱油女王以星杖指向酱油大爷的肩头,轰!星光璀璨,浩荡排开,轰入酱油大爷的肩膀内。得到了酱油女王的祝福,酱油大爷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他那双星星眼觑定前方的酱油基老。

    “女王,我要撕比酱油基老啊!”

    酱油大爷仰天怒啸。讲真,女禽有兽童鞋被吓到了。酱油大爷大吼之后,整个老爷子的气势完全不一样了。而且他不再是大爷,而是中年汉子,似乎变得更年轻,实力也恢复到巅峰时期。

    “男儿何不带蜈钩,打酱油三千里外。”

    “我的契约兽啊。现身吧。”

    酱油大爷的右臂在空中一划,撕开虚空,苍凉的酱油气息瞬间铺陈开来。遽地,一只大蜈蚣出现了,快速奔向酱油大爷。

    “啊哈哈哈。”

    酱油大爷跳上大蜈蚣,左手一招,摄来一柄蜈蚣形状的银钩。“酱油基老,吾来了。”

    呼!

    契约蜈蚣闷头向前撞去,去势若电,迅猛至极,像是一道霹雳也似。

    “那个大爷是怎回事?”

    上官小红这才问道。

    “哦,你说酱油大爷啊。”酱油女王随口道。“他是上任的王,被我拉下王座。现已是废人一个,不再具有原本的记忆,不过是一枚争强好胜之心强烈的老头子。”

    “你真淡定。不杀了他吗。王座之下,岂容前王安在。”上官小红道。

    “既有缚虎之能,焉不敢杀之。”酱油女王道。

    趣味啊,人生若失了趣味,也真是乏味之极,混同腐尸,茫然不知所措。

    大蜈蚣已经带着酱油大爷冲至酱油基老身前。他右臂一挥,银钩撕开虚空,旋出一道璀璨的星光,斩向前来撕比的皇叔唐士比亚。

    “哼,又来了一只猛而又壮的酱油汉子,不过我喜欢!”

    皇叔唐士比亚喜道。

    酱油大爷深得唐士比亚的欢心,虽不是小鲜肉级别的汉子,可曾经是啊,老腊肉也可入味。

    将剑一抬,皇叔挡下那道星光。旋即,他安然而立,静视酱油基老、酱油大爷撕比。

    大爷变成中年汉子之后,当真勇猛。他坐下的契约蜈蚣也是杀机凛然,仿佛是抹了一层黑铁之光。

    锵!

    基老铁钩、银钩碰撞在一起,银光绚芒泼洒,两只大基老怒目而视。

    “你大爷的。”

    酱油基老钢牙交迸,张口喷出大量的酱油沫子。

    “我是你大爷啊。”

    酱油大爷两颊内缩,接着向外喷出一口清气。泼喇喇,罡风凛冽,刮去那些酱油沫子,不能污了大爷的脸面。

    “酱油大爷,你这个老东西,不在家坐等老死,或者自缢,却来妨碍我。你的罪大了!我要代表酱油女王赐予你死亡。”

    酱油基老xiong口憋着一口气。袖袍一甩,基气蓬涌,如那地涌清泉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基气加身,酱油基老长叱道:“酱油大爷,我的基老铁钩可不像你的银钩那般废物。给我断!”

    呼哧!呼哧!呼哧!

    大量的基气喷向酱油大爷手中的银钩,银钩当即轻颤,光泽暗淡许多,且生满了锈斑,像是经过了岁月的腐蚀,再难恢复光洁。

    酱油大爷飒然大笑,身上的袍子猎猎而舞,隐隐有雨光闪烁。

    “骤雨降临,君不知消停,却来消遣我。”

    酱油大爷右腕一震,嗤啦、嗤啦、嗤啦,银钩上沾着的基气全被弹开,钩子再次恢复原状。“酱油基老,你天天只知道gao基,却不知大祸临头。若我们酱油界的汉子都如你一般是基老,酱油界早已不复存在!”

    “荒谬!”酱油基老叱道。“你懂什么!只有汉子之间才存在真爱。我乃酱油基老是也,就算你是酱油大爷也不能阻止我gao基。”

    蓦地,天将神物,一片雪芒,众人不能视物。

    “说得好啊!”

    传说中的大腐坏的美少女的声音响起。

    “想不到我死后竟还能遇到这般有志气的基老,我真的死不瞑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腐坏的美少女的声音充满无尽的怨气,滔天卷起,荡开漫天的雪芒,天际为之一亮。

    “……梨子姬。”

    上官小红道。

    真是阴魂不散的腐女啊,走到哪里都可看到她,死就死了吧,为何不安静地睡在地下。女禽有兽童鞋也很无语。

    “甲腾鹰兽。”

    上官小红唤道。

    腾!

    一颗大黑蛋飞了过来,蛋中有契约兽。而且还有两块铁劵,它们也是梨子姬的遗物之一。

    “主人,你要铁劵吗?”

    甲腾鹰兽问道。

    “是。”

    上官小红应道。

    大黑蛋的蛋壳裂开,从里面喷出两块铁劵,上官小红将它们抓在手里。它们发光发热,想要逃离女禽兽之手。

    “我的所有物,除非不要或者毁掉。”上官小红掌心透出一股清凉的水汽,裹住两块铁劵,浇熄了它们的热度。

    向着空中的那物望去。上官小红疑道:“那是什么!”

    酱油女王同样困惑道:“为何空中多了一只红果果的雕塑汉子!而且他木有小吉吉。”

    画界大神老斯基喜道:“噢噢噢噢,是梨子姬大人的得意之作啊,行走的果男!”

    刀姐、剑妹同样惊道:“为何梨子姬的雕塑作品会出现在这里。怪也。不管怎样,那儿红果果的雕塑男是我们画界之物,必须取到手,不容他人夺取。”

    刀姐右臂挥舞,刀吟大作,唰!一道明湛湛的刀芒朝着老斯基斩了过去,老斯基也是画界之人,他也取走梨子姬的遗作。“刀姐,你我同是画界巨擘,何分彼此。梨子姬大人的雕塑就由我接手了。”

    言罢,老斯基掉转画舫船头,陡地撞向那道刀芒。蓬!刀芒碎裂,像是碎玉一样散开。而老斯基一跃而起,宛若凫鸟一般,直向那尊红果果的雕塑男扑去。

    “哈哈哈,我的了,我的了!”老斯基喜道。他的速度最快,谁能比他还快。没时间解释了,老司机就是老司机啊。

    唰!

    一条阴柔的汉子长身而起,皇叔也动了,他现在是喜欢小鲜肉的汉子,也对大腐女梨子姬留下的红果果雕塑男感兴趣。“唔,不知为何,看到那个木有唧唧的雕塑,我心难安。有个声音一直对我讲,带走他带走他带走他……”

    眼看老斯基就要抱走那尊红果果的雕塑男,皇叔喝道:“老斯基放手,不要同我抢夺他。否则我灭了你!”

    老斯基不以为意。去势更快。“得手了!”老斯基大笑道。他的右手按住了红果果雕塑男的脑袋。

    酱油基老、酱油大爷同时望向老斯基还有木有唧唧的雕塑男。

    “蠢物。”酱油大爷冷笑道。

    “他就这样扑上去了?”酱油基老亦道。

    “怎、怎回事!”老斯基惊道。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右手拿不走了,像是被黏在了雕塑的脑袋上。

    “热、热、热!”

    老斯基痛嚎道。

    因为雕塑男像是烧红的铁人一般,老斯基的右手都快被烤熟了。“给我下去!”老斯基掌运斗气,轰向下方的雕塑男。

    嘭的一声巨响,由石头雕刻而成的果男屹立不倒,安稳如山。他竟然抬头,望向老斯基。石像汉子的双眼迸射出两道灰暗的光线,唰唰,刺中老斯基的xiong膛。

    向外直冒血,老斯基惊得无以复加。“咩啊!他活了!活了!”老斯基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为啥要去夺取梨子姬那个该死的女人的遗物啊,“啊不,梨子姬早就死翘翘了!”老斯基咒骂道。

    “汉子,你对我心存恶念。”石像雕塑男开口讲话了,分明是梨子姬的声音。

    虽然悦耳动听,可在老斯基听来,不啻于九幽之下的邪魅之音。

    夭寿啦。

    老斯基只想远离雕塑男。

    奈何老斯基的手还黏在雕塑的头皮上,像是生了根一般,移不开。刀姐、剑妹、服她三尊画界大神,冷笑着望向老斯基,毫无出手之意。刀姐更坏,之前,她先斩出一刀,正是为了激老斯基前去试探雕塑男。

    “皇叔,皇叔。”老斯基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皇叔唐士比亚。

    唐士比亚踩着坚定的步伐,飒然而来。墨剑一抖,剑华盛璨,向外喷出。皇叔目光柔和,觑定果男雕塑。“老斯基,你肯为我开船了吗,作为我的司机。”

    老斯基苦笑。皇叔分明是强人所难,他老斯基如果不答应皇叔的要求,对方根本不会出手。天下哪有平白无故的好事,傻子才信。

    “船来!!”

    老斯基喝道。

    皇叔也提醒了老斯基,他还有一艘画舫,何不招来。

    画舫劈波斩浪,仙乐纷纭,祥光普照。蓬!画舫撞中果男雕塑的左xiong,雕塑只是幌了幌,并未碎裂,反观画舫,船头撞坏了。

    巨震之下,老斯基面色灰败。“皇叔,救我,救我!”老斯基急声道。

    “记住你今日的承诺。”皇叔笑道。

    一步纵出,皇气浩荡尽出。皇叔持剑怒劈果男雕塑。“哼,没有唧唧的雕塑,也想迷惑我的意志,斩了你!”

    雄霸无伦的一剑!

    铛!

    果男雕塑爆绽出百丈高的红光,他的小半个头颅被皇叔的墨剑削去了。“果然是汉子中的汉子!这样的汉子为什么不gao基!”梨子姬的声音从雕塑内部传出,来回震荡。

    “滚开吧。”梨子姬再道。

    嗡。一圈气浪迭爆开来,轰飞了画界大神老斯基。他已经不是梨子姬的目标,梨子姬更欣赏眼前的皇叔唐士比亚。

    “汉子,gao基吧。”

    石像雕塑男笑道。他伸手在半边脑袋上一抹,脑袋恢复原状,再看不出缺口。“我一直在寻找好男人,生前就开始寻找,死后亦然。皇叔,你我不是第一次相见,彼此开诚公布吧。千般大道,万般法术,我问皇叔你愿gao基吗!”

    若是在以前皇叔肯定会严词拒绝,可现在他吃了上官小红丢给他的药蛇,已有基老之气加身,难下决定。

    呵呵,我还有机会。梨子姬心道。她的残念寄宿在雕塑之中。“皇叔,你在犹豫什么。大丈夫当有大志气。gao基吧!”

    “皇叔。”

    皇子唐三章来了。三章皇子持着神剑“挪鸡鸭”、“战斗鸡”而来。“皇叔,不要听这个变态雕塑的话。你是皇室的汉子,萌大乃!”

    “哦,是三章啊。”唐士比亚心不在焉道。

    “豆比欧巴,你也来劝劝皇叔,切不可让皇叔gao基。到时父皇为震怒的。”唐三章小声道。

    是的,唐豆比也来了。豆比皇子的局部地区放入了一根尾巴,摇晃,摇晃,唐豆比的尾巴在摇晃。“皇叔啊,我们三人一起斩了梨子姬的雕塑。”唐豆比道。

    “大力金刚猿。”

    唐豆比默念道。

    “我是豆比请来的猴子!”

    腾!一道黑影疾驰而来,它手中的大黑铁棒抡下,气浪掀爆,声震百里之遥,极是壮观。大力金刚猿来了!

    果男雕塑冷哼一声,嗤之以鼻。他肩膀向后一抬,轰隆!腐女的气息席卷而出,瞬间溺卷飙舞而出,迎向大力金刚猿的铁棒。

    铿的一声,金刚猿的黑铁棒被荡开了。大力金刚猿也向高空倒跌而去。它不是果男石像的对手。

    唐三章、唐豆比相视而笑,同时出手,共享梨子姬的雕塑。

    “梨子姬,死来!”

    “你怎敢带坏我们的皇叔,弄死你啊。你喜欢看汉子gao基,我们的皇叔可不喜欢。”

    “哦呵呵,谁又能看清汉子的本质……”

    石像中梨子姬的声音似幻是真,不是那么真切。

    锵锵!

    唐三章两剑捅进石像的双眼,却只剜出来一些石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