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地,一条酱油基老迎风而起,直上云霄。他衮服星冠,面如重枣,短髯稀疏,抬手间,基气涌荡。

    “诸君,何不gao基!”

    酱油基老大声道。

    丝竹管乐响起,百鸟奏鸣。酱油基老双臂舒展,作陶醉状。“我出自酱油一族,却身兼基老属性。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是悲剧,我一直在寻找,油腻的基老在哪里……”

    唰唰!

    酱油基老的双眸绽放出无尽的神华,射向下方的皇叔唐士比亚。

    皇叔拈起兰花指,忖道:“唔,空中的装比酱油基老还算帅气,可不是我的菜。入不了我的法眼。可恼,杀了他!”

    腾!皇叔鹞子翻身而上,墨剑长吟,陡地撕开一道漆黑的弧迹,弯转射向酱油基老。

    “啊啊啊,皇叔,你来了。我终于成功地引起你的注意了麽。”酱油基老神情端庄,眉眼含笑。面庞坚毅的线条简直就是艺术品,“在酱油基界,基老们都说我是行走的雕塑。我名银重贤,声誉隆重,享有无上荣耀。”

    名为“银重贤”的基老扬指一弹,咻的一声,酱油光线迸射,撞向皇叔唐士比亚斩来的那道黑色的弧迹。

    蓬!光屑炸舞,酱油光线、黑色的弧迹同时湮灭。当是时,酱油的香味传遍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无数人顶礼膜拜,“啊,美味的酱油!”、“我要打酱油!”、“必须打酱油。”、“何不打酱油呼?”、“咩啊!”

    “头好疼。”皇叔唐士比亚轻声道。他亦被酱油基老影响了,“无妨,我迟早也是要gao基的皇叔。”唐士比亚笑了。袖袍振舞间,皇气横贯云霄,大气磅礴,震压向高空的酱油基老“银重贤”。

    “噢噢噢噢噢,就是这种感觉!”酱油基老激动道。“我那冰封已久的芳心再次悸动。是了,吾之心情被皇叔影响了。来吧,皇叔,与我共舞。”

    酱油基老衣衫猎猎,翩跹若孤鹤,独立空中。“基老铁钩。”酱油基老忽道。他右手在虚空一抓,金铁交鸣之声大作,寒光照彻千万里。

    锵!一柄古朴无华的铁钩显现,长有三尺,钩柄篆刻着繁缛的花纹,闪烁着幽暗的光泽。酱油基老执定铁钩,斜指下方冲上来的皇叔唐士比亚。

    “不知我的基老铁钩能否勾走皇叔的垂青……”

    酱油基老怅然道。

    “遗憾呐。吾心有所属,酱油基老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之打扮,实在是让我厌恶。为何你的三之角裤叉要穿在里面!”唐士比亚喝道。

    “纳尼哟!”

    酱油基老震惊了。

    “怎、怎会这样!我引以为傲的服装品味被皇叔轻视了。皇叔用轻蔑的视线洞穿了我萌萌的芳心,我心悲焉。”

    酱油基老身形不稳,一个趔踞,几乎坠空。

    “哼。”唐士比亚提高声音,“酱油基老,俗啊,你俗不可耐。自以为时尚达人也,岂不知在我辈真正的达人看来,你就是那跳梁小丑,上不得台面。”

    皇叔声音尖锐,对酱油基老的批评也是苛刻毒辣。

    轰!轰!轰!

    酱油基老脑海一片混乱,如遭雷霆狂劈。

    “天哪天哪,兄弟们快看,酱油基老恼羞成怒了!”酱油哈士奇又来打酱油了。

    “尼桑,不要用狗爪子指向酱油基老,他会弄死你的。他一向爱惜面子,如今脸上无光,定会找人出气。我们可是高智商的酱油哈士奇,怎能被他揍呢!”

    “言之有理,小弟你实在是太聪明了。汪汪汪!”

    “汪哈哈哈,我们可是酱油哈士奇呀。”

    一群酱油哈士奇在领头犬的带领下,朝着酱油基老那边指点连番,语带戏弄之意。

    “愚蠢啊,酱油哈士奇!”一只酱油猫踱步而来,它圆滚滚的,让人怀疑它还能拽动身体吗……

    “喵星人,大胆!敢蔑视吾辈酱油哈士奇吗!”

    “吾乃酱油萨摩耶。”

    “吾乃酱油阿拉斯加。”

    其时之间,酱油犬界的三大犬同时现身了。它们包围住酱油猫,眼神不善。语带轻蔑,叱道:“喵星人,你好胆。孤身一喵而来,实在是视吾辈酱油犬为无物,我们要削你!”

    “揍它,必须滴。”酱油萨摩耶不忘卖萌,眼睛一眨一眨的。酱油阿拉斯加当时就看不下去了。“麻麻,这里有人恶意卖萌,我要撕比它!”酱油阿拉斯加冲了上去,和酱油萨摩耶撕比在一起。

    “兄弟们,大家都是酱油犬,不可自乱,不要乱撕比!”酱油哈士奇的首领劝架道。

    “一群渣渣。”酱油猫踩着小碎步离开,留下满地打滚撕比的酱油三大犬族。

    酱油犬们的撕比完全不影响空中厮杀的酱油基老、皇叔唐士比亚。皇叔虽然在精神上打压酱油基老,可对方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酱油基老挥动手中的铁钩,寒光冷湛,照耀皇叔。

    “皇叔,我很受伤,只有和你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才能安慰我的灵魂与身体。”酱油基老滑出一步,虚影幢幢,仿佛有十几只酱油基老一齐撕比皇叔唐士比亚。

    唐士比亚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基老哟,吃我一剑!”皇叔横划开手中的墨剑,剑气迸荡,席卷向十几只基老虚影。

    “哈哈哈哈,好棒,皇叔,我要吃你的大宝剑啊!”

    “必须要啊。”

    “皇叔,再来。”

    酱油基老分出的虚影同时喝道,乱音不胜烦扰。皇叔左手也按在剑柄上,冷声道:“三心两意剑。”唰唰唰,三道剑芒同时迸出,剑芒两长一短,一深一浅,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崩!崩!崩!崩!崩!

    爆音迭起,五只基老虚影纷呈炸裂开来,被皇叔挥出去的剑芒斩爆。

    这时,两道虚影回归酱油基老身体中,轰嗡,酱油基老绽放出沛然的基气,抽芽发叶般向外喷薄。“皇叔,你好狠的心肠。我不过是钟意你,你却对我痛下杀手。你不仁,休怪我不义。”酱油基老眸光大盛,攥紧手中的铁钩,斜举于空。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基老人物,还看今朝!”酱油基老挥砍铁钩,奋力劈下,锵锵锵,十七道镰刀形状的钩影乱射穿空而去,泼射向下空的皇叔唐士比亚。

    皇叔御气而行,皇气浩荡三千丈。将手一抬,左掌纳集澎湃汹涌的皇气,聚缩成一团,昊光璀璨,皇气浩淼。“注定gao基的皇叔,谁也拦不住。皇派气功!”唐士比亚哼道。

    轰嗡!皇气凝成的光团向前飙窜而出,撕开百丈虚空,好似海堤决口,怒涛海浪直向前扑卷排洩。

    裂炸之声如惊雷似的响起,酱油基老斩出的十七道镰刀钩影均被浩荡的皇气光团冲爆,渣滓不留,有形之质皆化为虚无。

    上空的酱油基老嘿然道:“这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皇叔嘛。”

    身影晃动,酱油基老一闪而逝,悄无声息,像是鬼魅似的。他再现时,已在皇叔左侧。唰嗤,基老铁钩力劈而下,斩向皇叔的肩膀。

    “想斩我?难啊。”皇叔唐士比亚笑道。肩膀巨震,斗气扬起,凝结成气罩,护住他半边身体。

    嘭咚!酱油基老的铁钩只是斩中了唐士比亚张开的气罩。

    皇叔的手臂像是水蛇一样灵动,倏然间,向酱油基老游弋过去。五指忿张,指尖迸窜出浓郁的皇气,几如实质。

    “皇叔,你想和我玩束缚游戏吗?我喜欢。可现在不是时候。”

    酱油基老的秀发飞舞,根根绷直,像是倒竖而起的钢针。蓦地,他猛甩头,唰啦啦,满头秀发甩向皇叔伸过来的大手。

    哧、哧、哧……

    酱油基老的头发丝末梢划割皇叔唐士比亚保养的很好的大手,如割钢板,也未造成任何伤害。

    “抓住你了。”

    皇叔掌劲虚发,顿生一股吸力,吸来酱油基老的头发,牢牢钳在手中。“酱油基老,何不剃度乎。皇叔还要超度你呢。”

    扯动,皇叔扯动酱油基老的头发。雄浑的气劲透过酱油基老的头发,传向他的头皮。蓬!酱油基老如遭锤击,xiong闷气短,极是难受。

    “痛啊!”

    酱油基老哀呼道。

    “头痛,心更痛。皇叔,你当真如此绝情?”

    酱油基老阴恻恻道。唰,他挥动基老铁钩,割断秀发。当舍则舍,酱油基老也是非常之人,要行那非常之事。

    “昔年,有基老断袖分桃。我心心向往之,奈何我生在今朝。”

    自断秀发的酱油基老傲然而立,铁钩划动,开金鳞,吞日月。“皇叔,你我之间没可能了!相杀吧。”

    酱油基老长喝一声,身形骤起。呼蓬,基气荡炸,昭示着酱油基老的决绝。

    皇叔唐士比亚左手抓着一把头发,酱油基老的头发。“哼!”皇叔嗤道。掌起斗气,向上一拂,火焰熊熊燃起,将酱油基老的断发付之一炬。

    尘烬散去,皇叔唐士比亚纵身而上。他之三之角裤叉迎风而舞,“超人与我同在。”皇叔冷酷道。掐剑诀,墨剑斩出。

    铛!

    墨剑、基老铁钩对砍在一起。接着,酱油基老、皇叔唐士比亚又对了几十拳,砰砰砰,砰砰砰!拳浪劲爆,切割周遭的气流。

    二人同时出脚。他们的脚尖碰撞,“啊!”先尖叫的是酱油基老,他的脚趾甲涂抹了指甲油,注重保养。然而此刻,酱油基老的大拇指脚趾甲外折,几乎脱离脚趾,鲜血直向外喷洒。

    铿锵!

    皇叔手按墨剑,顶着铁钩,向着酱油基老压去。

    酱油基老身形促起,倒拖着基老铁钩,先避开再说。唐士比亚可不会放过他,冷眼微凝,皇叔注定奔逃的酱油基老,“你已经死了……”

    呀打!

    皇叔大吼一声,仗剑追去。皇气浩荡而发,涤清漫天基气。唯有清圣不朽的皇气才是唯一的主旋律。

    皇叔有裤叉三倍速啊!

    唐士比亚的速度陡地加快,身后拖曳着一条红色的光带,极其绚丽。叮,皇叔以指叩击剑脊,墨剑欢呼着,似要择人而噬。

    前面逃奔的酱油基老,亡魂俱冒,“我之局部地区感受到了可怕的杀气!皇叔是认真的。”

    仓促间,酱油基老拔身而上,翩若蛟龙,他左臂挥舞,立时,基气喷薄而出,交织成网。酱油基老抓着基气凝成的黑网,向下撒去。

    “你又不是蜘蛛,我也不是你的猎物。前面的黑黝黝的基老,让皇叔超度你。”唐士比亚挥剑,黑色的剑气漫空飚射。哧啦、哧啦、哧啦,凿穿黑色的细网。

    有鸡还有鸭。

    它们在高空飞舞,原是皇子唐三章释放的剑气凝成之物。唐三章踩着剑鞘,双手各持一口神剑,一者“挪鸡鸭”,一者“战斗鸡”。

    冷眼电扫,唐三章身形暴起,跃离足下的剑鞘。呼的一下,唐三章皇子向下抄掠驰去,好似那扑食的苍鹰,目光锐利,身负利爪。

    唐三章的利爪是他手中的神兵,挪鸡鸭、战斗鸡。

    “哼。”唐三章冷然道。“我之神剑挪鸡鸭,无坚不摧,锋锐至极。酱油基老,你想逃到哪里去。皇叔,小侄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速度再次加快。

    “啊!”

    酱油基老也察觉到危险将至,他颈上的寒毛乍起,冷汗凝成酱油,紧附着皮肤表层。

    上有皇子唐三章,下有皇叔唐士比亚。酱油基老被推到绝路上了。“我银重贤也是美丽的基老,竟被追破到两难之地。荒诞啊,是时候装比了……”

    酱油基老“银重贤”的身体停驻在空中,外放的基气也收回体内。遽地,他头顶贯出一道黑褐色的酱油光柱,摩天而去。轰隆!基老银重贤的驱壳剧烈晃动起来,他头发的颜色变了,染成了金色。

    “装比道具之一,围巾。”酱油基老喝道。

    唰!

    一条洁白的围巾飞了过来,围在银重贤的脖子上。

    “装比道具之二,眼镜。”酱油基老又道。

    哗哗哗,一碗酱油旋转而来,倒了下去,随后冻结成墨镜,扣在银重贤的脸上。

    “装备道具之三,举世无敌的英俊的帅气的脸蛋!”酱油基老大声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