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界大神鲁尼妹稳住了局势,“哥有太鸟”悍然抱住了鲁大神的大腿。“谁不抱谁是傻子。”太鸟大神心道。

    刀姐、剑妹,颇为忌惮鲁大神。然则,刀姐笑道:“木吉吉,过来。”鲁大神的亲妹妹木吉吉,她亦是画界之人。

    木吉吉同学虽然小有名气,实力不弱,可还未封神。面对大神的召唤,腐坏的美少女走了过去,丝毫不顾她姐姐的脸色。

    鲁尼妹也有弱点的,木吉吉正是其中之一。

    面对两尊画界大神,木吉吉表现出应有的敬意。“两位姐姐。”声音甜细。听得对面的鲁尼妹心头火起,握日!自己的妹妹可不曾细声细语叫自己姐姐。是以,鲁尼妹怒目相视,瞪着刀姐、剑妹。

    剑妹笑道:“鲁大神,注意风度,风度。”

    鲁尼妹哼道:“风度你妹啊!你们抢走了洒家的妹妹,还在洒家面前嘚瑟。有这样便宜的事?太鸟,你吖给我起来,随洒家撕比画界之人。”

    啪!鲁尼妹一掌拍在“哥有太鸟”的左肩上,将他拎了起来。拎小G似的。

    “大姐,不可。对方挟有木吉吉同学,我们不宜动手。大家还是和睦相处为好,吾辈身份尊崇,岂能像是寻常之人那般一言不合就撕比。”

    “无用的汉子。”

    鲁尼妹扬手一抛,掷出“哥有太鸟”,砸向画界大神剑妹。

    剑妹冷眼斜睨,右手按剑,唰!骤发一剑,斩向太鸟大神的汉子擀面杖。

    “哥有太鸟”早有计算,“哈哈哈,出来吧,我的宝贝。”他打出一道印记,毫芒大盛,陡地,一高有两尺的墨绿色瓶子出现了,瓶口封着,也不知瓶内盛放着何种液体,黑黢黢的。

    双手捧着瓶子,“哥有太鸟”得意道:“哼,剑妹,不要欺人太甚。我这件宝贝一祭出,天地失色,万物同泣。此乃酱油瓶!”

    嗤的一声,贴在墨绿色瓶子上的紫色敕封之箓,自行揭去。“诸君,岂不闻酱油大军的可怕之处。我之酱油瓶一出,谁敢撄其锋!”

    拔掉瓶塞,“哥有太鸟”将瓶口对着剑妹。哗啦,瓶中向外喷出一道黑色的细流,方甫离开酱油瓶,水势浩荡,化作滚滚奔流,直朝着剑妹斩来的那道剑芒撞去。

    蓬!

    水光吞掩天地,浪花翻滚。酱油浪头扑灭了横斩而来的剑芒。波涛汹涌,太鸟大神宛若神人,悬浮在酱油水面上。任雨打风吹,屹立不动。

    “哼,原来异宝‘酱油瓶’被你得到了。”剑妹冷声道。唰唰,她又斩出两剑,剑光暴起,照亮了黑不拉几的酱油河面上的太鸟大神。

    实在是太黑了,太鸟大神完美的和酱油融为一体,剑妹找不到他之所在,故发两剑,用作启明灯。

    陡见“哥有太鸟”右手持着酱油瓶,左手掐诀,口诵咒诀,“酱油党是让人闻风色变的可怕存在。我以太鸟之名,奉上吾之敬仰,诸君,现身吧!”

    轰蓬!蓬!

    黑色的水面窜起一道道水柱,高达十几丈,蔚为壮观。一群身着黑色夜行衣的酱油汉子、妹子、阿姨、大妈、萝莉、大叔出现了。他们高举着“酱油”的旗帜,簇拥着“哥有太鸟”大神。

    “吾辈一出,英姿飘逸,群雄鄙夷。奈何,奈何啊!”

    一位酱油大妈悲声道。

    这时,酱油姐姐扬手一招,拘来一玉瓢,瓢内盛着半碗酱油。酱油姐姐仰头干了半碗酱油,大声叱道:“哼,谁敢不服,直接撕比。法克尤!”

    酱油大叔卯足力气,猛一跺脚,嘭!他脚下的酱油河面荡震,水花迸溅。大叔道:“酱油姐姐说的不错,直接撕比敌人,没什么可说的。”

    酱油萝莉亦道:“吾辈不死,精神永垂不朽!后来者连绵不绝,继承吾辈的志向,终能登上巅峰,屹立于大世之中,照亮千万人前进的方向。诸君,喝酱油吧!”

    “哦哦哦,酱油萝莉威武!”

    “真特么的爽利,合当如此。喝酱油,喝酱油,什么也甭说了!”

    “麻蛋,一言不合就喝酱油,也没谁了!”

    “可不是吗!”

    众多酱油大军无视召唤他们的“哥有太鸟”大神,自顾自的畅饮酱油,醉卧美人膝,人生岂不快哉。

    “我们要喝最贵的酱油,玩最漂亮的女人!”

    “喝酱油!”

    “喝酱油!”

    “喝喝喝!”

    酱油大军继续喝酱油。而“哥有太鸟”大神相当尴尬,实力尴尬。喔特热法克!肿么酱紫,他们为何不听命于我,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鲁大神也很郁闷,酱油大军太吵闹了,声势浩大,完全不顾及他人的颜色。只想着如何打酱油喝酱油,似乎什么都不关他们逼rd事。

    日天神靴绽放寒华,鲁尼妹动了!她向前纵去,双手一分,气浪迭爆,轰开前方的酱油之河,轰飞几十只酱油大妈、阿姨、萝莉。“太烦了,你们!不要挡住洒家的撕比之路。洒家鲁尼妹是也。”暴然一喝,鲁大神如入无人之境,分波斩浪,御风而行。

    “大姐,别酱紫,他们都是我的小伙伴!”太鸟大神急道。他看鲁大神动手清理酱油大军,怎能不急。可是鲁大神根本不听太鸟大神的劝诫,一意孤行。

    嘭!嘭!嘭!

    日天神拳再出,鲁尼妹又轰飞十几枚酱油姐姐。她们惊呼连连,惨叫不绝于耳,然后掉进酱油之河中,一个个钻出脑袋,怒斥鲁大神。

    “哎哟,握草加握日!你麻痹谁啊!为何揍我们,大家一起上,揍她!”

    “必须的,她无视吾辈。吾辈还能忍气吞声?简直不可理喻,撕比她!”

    “她就一个人,而吾辈千千万,如那过江之鲫,源源不绝,兄弟姐妹们,冲啊,上上上!敌人就在前方。”

    “召唤酱油大爷!”

    “召唤酱油舅爷!”

    “打酱油了,打酱油了,大家快来打酱油!”

    “一个铜板就能打酱油啦!”

    此起彼伏,酱油之河响起上万道声音,炸的河面颠簸晃荡。“哥有太鸟”也再难维持风度,左右摇摆,几乎落水。

    局面恶化,很难控制。

    刀姐、剑妹、木吉吉,她们三人面面相觑,也傻眼了。哇擦咧,什么情况,对面好热闹。

    刀姐道:“剑妹,木吉吉,我们也去打酱油吧。”

    剑妹道:“好哇好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木吉吉道:“正有此意,出发!”

    于是,画界的三尊实力派妹子长身而起,向前冲去,三道泓芒直贯云霄。刀姐一旋身,刀气掣开,拦腰劈向一位酱油汉子,对方哀呼一声,身裂两半,坠入酱油河中,涂黑了一片。

    剑妹弹剑而吼,“诸君,我响应你们的号召,来打酱油啦!”

    语落,剑妹挥剑冲进酱油妹子、大姐、阿姨之中,霎时间,惨叫、哀呼、撕比、狂吼不绝,化为声浪,轰爆开来。剑妹杀得兴起,大开大阖,一往无前,直取敌人的项上之头。

    木吉吉唤出她的小板凳,抡扫出去。砰砰砰!扫开一片酱油正太,纷纷落水。接着,他们张口就问候木吉吉同学的全家外加直系亲人。

    鲁尼妹怒了,酱油正太诅咒木吉吉就是诅咒她。“好胆!”鲁大神向前掣去,日天神靴横扫,神华灿灿,遍彻酱油之河。照亮了一颗颗酱油正太的脑袋。“谁给你们的勇气,竟然咒骂洒家!”

    嘭!嘭!嘭!嘭!

    鲁大神的日天神拳接连轰出,砸向下方冒头的酱油正太们。瞬间,尖叫之声暴起,声音刺耳已极。

    腐女画手木吉吉顺便换来了她的契约兽,呜喵王。

    “喵呜!”

    呜喵王一怒,伏尸三四个。脚踩着敌人的尸体,呜喵王也和主人一道撕比酱油大汉。

    于风中凌乱,尽显颓败之色。哥有太鸟大神怎么也想不通,为喵事情向着崩坏的方向发展。酱油大妈们甚至出手攻击召唤她们的太鸟大神。

    “我擦,怎么这样!”

    “哥有太鸟”劈手一击,斩爆一只酱油壮汉的脑袋,他化为酱油泡沫,消失了。

    “管他呢,揍他!他不帮我们,为何召唤我辈。”

    一位酱油玛丽苏喝道。

    她耿直脖子,怒视太鸟大神。陡地,扬手洒出一片水光,波光粼粼,百千点碧光罩向“哥有太鸟”。

    “哟哟哟,切克闹,切克闹!”

    一位酱油大哥唱道。双手连挥,投射出去大量的铁饼,砸向太鸟大神。

    “真当我没脾气啊。”太鸟大神也怒了。

    他脚下一动,河面沸滚,乌云涌来,天降酱油,淅淅沥沥飘洒。“杀,杀,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无尽的杀伐之声从那乌云中传出。

    噗通!噗通!噗通!

    河面溅起三道水花,旋踵,三颗脑袋冒了出来,正是女禽有兽童鞋,羞涩的小蝌蚪大神,还有皇叔唐士比亚。

    三人落水时,饮了好多酱油。

    上官小红的脸都黑了。“再也不喝酱油啦!”她怒道。

    “我也有同感,小红童鞋。”小蝌蚪君苦比道。

    “噗噗噗!”皇叔唐士比亚向上喷出大量的酱油,“你们俩个魂淡,想要淹死我吗。”吐了好多酱油,唐士比亚心情明朗了些。

    “唐士比亚老师,是您主动撕比我们的。我们出于自保的目的,只得出手撕比您。”上官小红应道。

    “唐士比亚先生,您为何要撕比小生,我虽然玉树临风,可不细化汉子呐。不gao基的说。”小蝌蚪君也表明他的态度以及取向。“我喜欢萌妹子,xiong大不大不要紧,只要长得可爱,人很萌就行。”

    哗。酱油飞溅,皇叔唐士比亚蹦出水面,如那蜻蜓点水一般,双足点着水面。右手腕一抖,墨剑轻颤,震开黏附的酱油汁。“小红同学,小蝌蚪君。你们误会我了。我不但要撕比你们,还要狠狠地撕比!小蝌蚪君,逃吧逃吧,看你能逃到几时。”皇叔眼神阴郁,一身酱油气,再无半点大学者的风采。

    哗啦哗啦,酱油之河荡开水花,两条酱油鳄鱼摇动着长尾,扑向皇叔。鱼未至,腥风已到。闻之欲呕,着实恶心。

    皇叔唐士比亚面色阴沉,和酱油一个颜色。他趋步向前,水花迸溅。嗵的一声,皇叔左脚踩中一只酱油鳄鱼的脑袋,将之踩爆。另外一条酱油鳄鱼怔了怔,旋即鳄鱼短吻张开,咬向皇叔。

    “不知死活。”皇叔挥动墨剑,力劈而下。扑的一声,剑芒斩过,宛如黑色的闪电划开,将酱油鳄鱼劈裂为两半,脏腑肠子流了出来。

    “中年汉子,我们跟你有仇吗,你们贸然闯入我们的领地,还大肆宰戮我辈之人。”一只酱油美人喝道。她手指屈弹,咻咻咻,一串串气泡连珠射出,靠近皇叔时,气泡涨大,大如栲栳,一个接一个。

    唐士比亚左手掐ju花指,右臂一挥,墨剑再逞凶威,咔哧,黑色的剑气荡开,涵盖住最前面的气泡,将之绞烂。余下的气泡也没能靠近皇叔就被绞碎。

    “一个接一个,你们当自己是边个啊。”皇叔讥笑道。Ju花指高高挽起,越过头顶。皇叔潸然而立,语气忽带伤感之意。

    “为什么要阻挠我,我只是想gao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哗啦,哗啦,哗啦!皇叔唐士比亚身前,酱油之河分开,黑色的酱油荡滚,而皇叔语带不耐之意,墨剑抖开,剑花荡散。“死来!阻止我gao基的人都要死!”

    嘭!一团团酱油海浪炸开,波光漾炸。皇叔唐士比亚踏浪而行,宛若苦海中虔诚而行的尊者,一脸释然。他似乎想明白了……

    “啊,不好!中年汉子身上的基气更浓了!”

    酱油美人惊惧道。她刚要转身,却来不及了。唰,一道黑色的戾芒割开虚空,裂分酱油之河,飙窜向酱油美人的后背。

    扑哧!酱油美人的后背炸开一团黑色的血沫,她的半截身体向前旋了出去,飞出十几米远才掉进水中。

    转瞬而至,皇叔用膝盖顶向前方站立的半截美人的身体,蓬!肉泥迸溅,血水飞洒。

    “你要如何妨碍我gao基……”皇叔嫣然笑道。他陡地转身,大袖挥舞,弹开靠近他的黑色酱油。

    “小蝌蚪君。我来了。”

    唐士比亚笑道。

    “小红童鞋,你也看到了!”

    羞涩的小蝌蚪大神悚然道。

    “本兽看到了……”

    上官小红应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