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巨Ru部落的姑娘们内乱之际,贫乃联盟的护法熊娘蛮横杀来。

    以长枪做棍棒用,熊娘当头劈下。而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拎起牛四,挡在身前。不管是熊娘还是亲卫队队长,均无视牛大、牛二等人的焦呼。

    牛四的喉咙被亲卫队队长掐住,已然昏厥当场。浑然不知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厄运。联盟的护法熊娘也不是纯善之女,呼噌,霸烈的斗气钻出她手臂,直入长枪之中。整杆长枪像是在燃烧。

    抡了下去!

    梆的一声震响。血肉飞溅,乱骨迸射。牛四的半边肩膀塌陷,被熊娘的长枪砸烂了。抡势不减的长枪继续下坠,枪尖剖划向亲卫队队长的腹部,要将之剖腹划肚。

    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腹部鼓动,隆隆而鸣,如春雷初绽。她体内的生命之海向外涌出浓郁的生命气机,透发体外,抛弹向长枪的枪尖。铿!枪尖颤巍,向后折去,枪头以下三寸,分明弯折。

    浓煞之力沿着枪身传向熊娘,熊娘掌运斗气,哧哧哧,与之抵触,相互化销。一枪双杀没能达成,熊娘也不意外,身体向后退去。

    她再一抖动手腕,长枪颤荡,光晕洒开。蓦地,弯折的枪身绷直,回归原样。

    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瞅着只有半边肩膀的牛四妹子,牛四业已醒来,脸蛋抽搐,五官扭曲在一起,可她眼中的恨意却不减。亲卫队队长森森寒笑,将她抛了出去,像是丢死人一般。牛四几同死人,已无多大利用价值,唐麻花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对待她。

    牛大、牛三接住了她们的妹妹。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老七牛比也挪了过来,盯着牛大、牛三怀中的牛四。心生悲戚,本是血脉相连之人,言语甚至肢体上的绊斗,无关痛痒,可牛四几成废人,活下去都成问题。牛比一言不发,右手五指并在一起,作刀状,蓦然之间,她以手刀切向牛四的脖子。

    牛大、牛三、牛六等人错愕异常,阻止不及。噗、噗、噗!牛四的断颈血喷如泉,喷在牛三脸上。牛三呈痴癫状态,好似什么都不知道。

    “收起你们那恶心的眼神。”牛比道。“我只是帮四姐解脱。我问你,牛大,你会照顾半残似死的四姐一辈子?还是你来照顾她,牛三,你呢,你又如何,牛二。”牛比的眼神冷冷扫过牛大诸女,她的姐妹们默然不语。

    牛比抹去手刀上温热的血液,冷然凝扫熊娘、亲卫队队长。“只有活人能离开此地了……”

    她忽地抓向牛三、牛大抱着的牛四的脑袋,提了起来。咔嚓咔嚓两声,拗断她的双角,断角处喷出紫红色的血丝,融入牛比的五指,和她融为一体。两支断角就像是牛比双手的一部分,再难分离。

    腾!

    牛比拧身而上,戾气横扫而出,旋切向唐麻花亲卫队队长的肩胛骨附近。姐姐的断角和她的手共融,牛比的五指扣住断角,接着骨头、肉、皮、膜融化。炼化、同化。牛比的双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口弯曲的骨刀。

    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左掌抬高,向前劈出一掌,罡风凛冽,荡爆了横扫而来的力戾气。“不识抬举,上不了台面的废物,一并清理掉算了……”亲卫队队长拔出腰上悬着的狮头宝刀,陡地挥去,铛!金铁交鸣之声大作,狮头宝刀与牛比的骨刀对砍在一处。

    牛大扬手一抛,牛四的残躯高高飞起,“既成事实,伤心已无用。”牛大长袖挥荡,煞气涌出,裹住牛四的残躯,黑焰滚滚燃烧。

    牛二、牛五、牛六扭头冲向贫乃联盟的护法熊娘。“你们还在犹豫什么。”熊娘朝着联盟的半花、笑花、狗尾巴花、牵牛花等人喝道。

    半花道:“杀!”

    遽地,起掌砍向牛六,和她杀在一起。笑花、牵牛花也冲了上去,和牛二、牛五厮杀。

    “就是你了。”狗尾巴花盯着牛大。

    “你喜欢就好。”牛大漫不经心道。咔咔咔,咔咔咔!她全身的骨骼窜动,嘭的一声,衣服炸舞。毫无美感,牛大的骨头穿出体外,覆盖全身,凝成骨铠甲。就连牛角也被白骨涵盖,皎洁光莹,像是白玉雕成的画角。

    呼!牛大左臂一扬,劲风鼓荡而出,呜咽着卷向狗尾巴花姑娘。

    狗尾巴花将头一歪,发髻里斜插着的一株狗尾巴草倒飞而出,撞向那道劲风。

    崩!

    碎裂之声陡地响起,狗尾巴草四分五裂,抛撒开来。

    腾!牛大向前奔出,势若奔雷。她右臂一挥,顿起劲风,呼啸着涌向联盟的狗尾巴花姑娘。

    “不幸的姑娘。”

    狗尾巴花嗤笑道。她摘下发髻上插着的一根狗尾巴草,摇了摇,狗尾巴草瞬间膨胀,像是软棒一般。

    “和你妹妹一起相聚吧。”联盟的“狗尾巴花”姑娘冷道。

    呼,她抡起手中的狗尾巴草,向前掣去,登时,数百点草籽破空而去,疾若雨点,钉射向牛大。

    牛大左手肘横在身前,化为骨盾。叮叮叮,叮叮叮!狗尾草荡开的草籽悉数打在骨盾的盾面之上,砸出一个个小圆坑。牛大喝道:“给我滚出去。”骨盾一震,那些嵌在圆坑里的草籽倒飞而回。

    联盟的“狗尾巴花”姑娘凌空而上,避开倒射而来的草籽。她俯瞰下方的牛大,“你的速度变慢了。”轰!她手中的狗尾巴草砸了下去,烈风横卷,舐舔虚空。

    牛大略一抬头,白骨覆盖的牛角向上刺去。嗤嗤连响,牛角不断延长,长达丈余,扎破轰压下的烈风,角尖扎向联盟的“狗尾巴花”少女。

    牛大全身可拉长的地方很多,唐麻花曾说过,牛大若是汉子,她的消声消声肯定能满足很多姑娘……

    “烈日销金。”狗尾巴花少女沉声道。她手中的狗尾巴草像是镀上了一层金粉,金光璀璨。弹抛而出,扫向牛大顶上来的两根牛角。砰砰两声,两轮金色的圆弧弹开牛角,甚至销熔了牛角上覆盖的白骨。

    熊娘也和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厮杀在一起了,牛比也在。她们三人撕比,各据一方。熊娘、亲卫队队长都是牛比妹子要斩杀之人,她以一对二,左右支绌,力不能从心。好在熊娘、亲卫队队长相互掣肘,牵制对方,才使得牛比妹子杀进杀出。

    上官小红、羞涩的小蝌蚪大神,他们对上了皇叔唐士比亚。一位女大学者走了出来,她亦出自鱼锅学园,和雄大学者唐士比亚交好。女大学者一人对付南华神蟾、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还有灰毛杀马特T。

    “愚蠢的女人啊,我知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灰毛汉子T眼神何等犀利,已知女大学者暗恋雄大学者唐士比亚。“既然伤害我的奥豆豆,你就是我的敌人。”灰毛汉子T扬手一挥,死气漾荡,恣若汪洋,排空而去。

    南华神蟾呱了一声,用后蛙腿人立而起,呱呱怪叫道:“女人啊,何不搞姬呼。汉子都没什么好东西,皇叔也不是好人呐。还有,他开启了新的取向,对你毫无兴趣。”

    来自鱼锅学园的女大学者心道:“怪哉,为何唐士比亚那厮阴阳怪气的。平时,他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可还是和我调情,今次,他完全无视我,并用热情热烈的眼神扫向皇冠书坊的当家写手小蝌蚪大神。难道真像那只大蛤蟆说的,唐士比亚要gao基?”

    女大学者左手一掀,荡开一抹流霞,撞向浩浩荡荡涌来的死气。蓬嗤,霞光乱窜,分绞死气,使之不能汇聚成流。

    这时,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出手了,蛋壳裂开,“我的黄金手掌啊!”甲腾鹰兽喝道。陡地拍出一掌,扬风起浪,金光万丈,直扑女大学者。

    面对一变态两兽的攻击,女大学者游刃有余。她双掌虚化,掀动周遭的空气,聚成三堵气墙,高有三十丈,宽十丈。“墙头生草,两边摇摆。”女大学者嗔道。

    唰唰唰,唰唰唰!六株碧草扶摇而生,长势迅疾,碧光摇舞。一堵墙上长着两株草,共计六株。“草泥之马!”女大学者颤声道。她额头分出六道碧光,分别融入六株草。刹那之间,六匹玉马奔出,张口大嚼,吞吃了碧草。

    昂,昂,昂!

    吃了碧草的草泥之马放声长啸,声彻九天十地。

    甲腾鹰兽、灰毛汉子T、南华神蟾哗然变色,“握草,是草泥之马!”

    “是哒,是草泥之马!”

    “等等,大家淡定些,那不是真正的草泥之马,而是虚生而成的草泥之马,它们与正品有着云泥之别。我等切不可乱了阵脚。”南华神蟾朗声道。

    当是时,六匹虚生的“草泥之马”昂头奔出,雷声滚滚,震碎了六堵气墙,彩浪飙涌,冲入“草泥之马”体内,充实了它们的马躯。

    鱼锅学园的女大学者一脸讳莫如深,瞥向雄大学长唐士比亚。而她放出的六匹“草泥之马”撒开蹄子,滚滚而去,银光万道,灿若星河。

    南华神蟾、甲腾鹰兽、灰毛汉子T,每人要撕比两匹“草泥之马”。

    隔着蛋壳,甲腾鹰兽面带狂喜之色,“好好好,即便不是真正的草泥之马,也很大补。”它反掌拍在蛋壳内侧,掣开大黑蛋,向前驰去,像是飞旋的流星一般,去势如电。

    昂!一匹格外高大的“草泥之马”觉得它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它嘶吼一声,前马蹄高高扬起,向下砸去。要砸破大黑蛋,弄死蛋内的甲腾鹰兽。

    “桀桀桀!”甲腾鹰兽吼啸三声,黄金之手探出蛋壳,抓向“草泥之马”的马蹄。金雾翻滚,瞬息之间裹住了整条马腿,滋滋滋,金焰遍生,灼烧“草泥之马”。

    这匹“草泥之马”痛苦莫名,背脊上的鬃毛竖起,威风堂堂。“昂!昂!”它长叫道,扭动庞大的马躯,碰撞金色的烈焰,可是越挣扎,火焰越盛,很快,它就被火河吞噬了。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张口一啜,灼烤“草泥之马”的金色火河倒飞而回,凝成涓涓细流,回到它口中。甲腾鹰兽嘴巴紧闭,吞咽而下。

    看到同伴被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吃了,另外一头“草泥之马”狂躁不已,把头一低,蛮横地撞了过来,在它身前,气浪吞舞,血光滔天。

    “黄金手指!”甲腾鹰兽喝道。咻咻咻,三道金色的气芒迸出,凝成手指模样,射向奔来的“草泥之马”。

    扑哧、扑哧、扑哧!

    金色的气芒贯入“草泥之马”的颈项,三道血柱向外喷发,疾如利箭。

    “不能浪费!”甲腾鹰兽喜道。招手一掬,血柱向它流来。冻结成三颗珠子,被它囫囵吞咽。三颗珠子可是“草泥之马”的精纯之力,失了一身jing华,它面色灰败,黯淡无光,瘫倒在地,再不能挣扎起来。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吞了两匹“草泥之马”,还不觉满意。转身飞向第三匹,它正在和灰毛杀马特贵族T奋杀。“真是碍事的人类。”甲腾鹰兽心道。

    灰毛杀马特贵族也注意到他的奥豆豆奔来,也知它的意图。“我当助我之兄弟一把。”灰毛汉子T双臂扬抛,呼喇喇,死气铺开,像是一层地毯似的。而第三匹“草泥之马”刚好踏上地毯,遽地,它马蹄打滑,向后滑出,极为狼狈。

    死气铺成的地毯延向大黑蛋,蛋内的甲腾鹰兽虽不喜灰毛杀马特贵族,却不拒送到口的美食。蛋壳两分,甲腾鹰兽头大如斗,巨口张开,立时,一股磅礴的吸力拖着挣扎不起的“草泥之马”划向甲腾鹰兽。

    临近的过程之中,虚生的“草泥之马”迅速枯萎,像是得了一场大病,奄奄无力。不消片刻,它已被甲腾鹰兽吞了。

    羞涩的小蝌蚪大神,它的契约兽也极是了得,南华神蟾以一己之力撕比三匹“草泥之马”,蛙声响起,如鼓点般震响。震得伪草泥之马头昏脑涨,不辨南北。

    咻、咻、咻!

    南华神蟾长舌电射而出,带刺的舌头刺爆了伪草泥之马的脑袋,白红之物流淌而出。

    还没等甲腾鹰兽靠近,南华神蟾先它一瞬,嚼食了伪兽。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无名火起,要不是考虑它们是一伙的,它已冲上前,和大蛤蟆撕比。最好吃了对方……

    “哇擦,人咧?”

    南华神蟾打着饱嗝,怪声道。

    鱼锅学园的女大学者不见了,人去哪里了?神蟾巡扫左右,不见女大学者。

    “喂,大蛤蟆,她在你头上!”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急道。

    “!!”

    南华神蟾心里悚然,危险的气息攫取了它的身心,动弹不能,就像是被一条恐怖的巨蛇盯住了。

    忽然,上官小红、小蝌蚪君联手推出一掌,砰!皇叔唐士比亚中招,他如冠玉的面庞也铁青一片,闷哼一声,皇叔向后跌退。

    “呀。”女大学者关切道。长身而起,向前窜去。呼哧,光霓荡舞,她向前甩去一道气带,卷住了皇叔唐士比亚,将他稳了下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