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战的小蝌蚪大神喜道:“小红童鞋,吾道不孤,鲁大神来了。她定会扭转乾坤,以安吾心。”

    说这话时,小蝌蚪君不忘向老斯基那边瞄去。汉子会开船,会开好船,相当可怕的说。更何况船上还有乘客,一枚皇叔。

    “是谁抛给我一枝ju花。”皇叔唱道。他左手中多了一株局部地区开放的花朵。唐豆比、大力金刚猿撕比画界大神“服她”。皇叔暗道,不能再等鸟,必须马上出手。

    腾!

    皇叔虚空凌度,迈出老斯基开的船。皇气浩荡,隐有基气袅袅,皇叔向上官小红身后站着的小蝌蚪大神奔来。他左手拈花而笑,右手虚抓,当是时,五道气劲飚射,驰向小蝌蚪君。

    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五道气劲避开女禽有兽童鞋。不伤害无关之人。“握草,握日。”羞涩的小蝌蚪大神袖袍一振,隔着上官小红,向前荡去。

    呼噌、呼噌、呼噌……

    小蝌蚪君挥洒出去的柔劲化销了皇叔射来的五道气劲。“唐士比亚先生,您为何攻击某家。”

    “唔哈哈哈。吾相中你了,小蝌蚪君,随吾离开。吾让你体验无上的愉悦,我们共赴巫之山,接受云之雨的洗刷。”

    皇叔唐士比亚畅然笑道。他眼神锐利,冷若刀锋。阴柔之中不乏皇室大气。

    别玩了!你家主人局部地区也许会有蚕。小蝌蚪君张手一抓,撷取过来南华神蟾,置于前方。用作阻挡皇叔的第一道战线。

    咕咕,咕咕咕!南华神蟾肚腹圆涨,声如擂鼓,甚是密集。相应的,它的身体也在膨大圆滑,当然,仅限于肚皮,背上依旧长满五彩斑斓的疙瘩肉瘤。

    南华神蟾巨大的身体挡住了女禽兽、小蝌蚪君的视线。“小红童鞋,皇叔肿么啦。他以前不酱紫的,我和他也曾秉烛夜谈,也曾西窗剪烛,一夜只谈学术上的话题,不疑有它。哎,想来是我太天真,皇叔他也觊觎我那美好的消声体,罪孽啊罪孽。”小蝌蚪大神痴痴道。

    女汉子系统不合时宜地蹦出来,告诉上官小红,“寄体哟,你身后的汉子,xing别,雄。汉子浓度1.97,魅力值2.388……”

    上官小红握断了很多根草。真想回头,一掌拍死小蝌蚪大神。一条汉子而已,魅力值那么高,不去gao基还能做什么!速速行动,机遇掌握在又准备的汉子手里。

    嘭!

    皇叔击出一掌,浩然正气鼓荡,掀飞南华神蟾庞大的身躯。“呱?”神蟾还在懵比。“为呱被揍飞了?”

    “碍事的蛤蟆不见了。小蝌蚪君,随皇叔去谈谈人生吧。”唐士比亚翻掌间,基气喷薄而出,盖过皇气,呈上升之势。

    女汉子系统的声音又想起:“汉子,唐士比亚。xing别,雄。汉子浓度0.67,魅力值1.21,攻值2.293,守值1.86。结论,唐士比亚是强悍的隐xing基老。”

    “”上官小红。

    艾玛,我修习的药经残篇有那么大的威力?培育出来的药蛇被皇叔吃了,他变成了基老?上官小红已经无法直视自己。

    “寄体呐,你踏马的是天才!”女汉子系统沉默后,再道。

    “是吗?”上官小红没甚感觉。

    南华神蟾被皇叔掀掌击飞,可它强势回归。呱!蛙鸣骤起,撼掣虚空。雷光滚爆,旋向皇叔。

    皇叔眼神一凝,左手拈着的局部地区之花投出。唰,花香四溢,杳杳散开。“一枝Ju花压神蟾。时也命也,运也。”皇叔嘿然笑道。

    嗵嗤!

    ju话崩裂四散,暗香铺开。雷光也黯淡下来。

    唐士比亚凌空一抓,摄来一口纯黑色的墨剑。按剑而歌,皇叔道:“小蝌蚪,反抗吧,吾喜欢有挑战的鲜肉级别的汉子呐。你像是消声气消声娃一样,任吾摆布,吾反而失了兴致。”

    张狂一笑,皇叔踏步而出,龙行虎步,气贯长虹。“吾之剑,充满仁义、公正、正气。”唐士比亚森然道。语气阴森。

    南华神蟾悚然,也不敢托大。它腹背上的彩色疙瘩向外喷出大量的毒雨,烟霞蒸腾,瑰丽异常。呱呱呱,神蟾又吐出几十团雷浆,护住它周遭。

    画舫之上,老斯基怅然若失。“哎,都走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皇子唐三章手握双剑,挪鸡鸭、战斗鸡。十字交斩,横在身前。唐三章道:“老斯基,我还在你的船上,没有下船。你为咩伤感?”

    老斯基拱手道:“三章皇子,听说你有黄金三掌,极负盛名。可愿让我一观,也遂了长久以来的痴心。”

    唐三章笑曰:“不可呐。我的黄金三掌,乃是绝技,岂容他人旁觑。我的欧巴、欧尼酱、奥豆豆、姐姐、妹妹们都说黄金三掌坚不可摧,妙到巅毫。”

    画界巨擘老斯基尖声道:“哦,皇子真是谨慎小心。老斯基服了,请让我为你开船。”话语落,老斯基撑开画舫,调头,向后方驶去。

    老斯基要助唐豆比,一道撕比画界大神“服她”。

    唐三章也正有此意,他们不谋而合。

    再观鲁尼妹,鲁大神。大神一出,神光遍照,谁敢不服,直接撕比!鲁大神的日天神靴,华光绽放,差点弄瞎刀姐的美目。

    刀姐双眸微阖,目运旭华,掩去鲁大神的日天神靴带来的三万点伤害。“真是消声了哈士奇啦。”

    哈士奇:关我汪事!

    然辄,天真姐也不领情。鲁尼妹化解了天真姐的危机,头戴小“傻帽”的天真姐冷哼一声,不愿道谢。

    鲁尼妹也不着恼,淡然一笑。举手投足间,大神之光普照大地,润泽还未开化的粉丝。

    辣么爽书坊的大神“哥有太鸟”不再犹豫,身形暴起,向后电掣而出,几个起落,来至鲁大神身边。“大姐啊!”太鸟大神抱住鲁尼妹的大腿。真特么的壮啊!哥有太鸟吐槽道。实际上,鲁大神的腿很纤细,只是太鸟大神产生了错觉而已。

    “滚粗!”鲁尼妹抬腿,抹搭!没能踢出去“哥有太鸟”。太鸟大神黏住了鲁大神的腿,像是牛皮糖,又像是小广告,眼见为烦,心生不快。

    剑妹也无可奈何。她掂量自己的实力,似乎不大可能弄死鲁大神。大神与大神之间也是也差距的。

    刀姐、剑妹并肩站在一起。剑妹瞄了一眼开船的老斯基,“果然靠不住啊,老斯基。自己人还坑自己人。虽然我并不怎么喜欢‘服她’,可他毕竟是我们画界的大神。”

    刀姐道:“管他们呢,都是泥巴糊的汉子。让他们去玩泥巴或者gao基或者玩比利,不管我们的事。”

    刀妹点头道:“嗯,我Bian长莫及。够不到他们。”

    混战,完全的混战。巨Ru部落,贫乃联盟,鱼锅学园,写手界,画界。原本还有团战的,撕比着撕比着,大家的火气都上来了。一个眼神就能挑起撕比的战火,不服那就干吧。

    巨Ru部落的牛大、牛二、牛三、牛四、牛五、牛六、牛比七姐妹,甚至和己方的大乃娘们撕比。“牛比,你搞咩啊!我也是部落之人,大家是同伙!”

    “啊哈哈哈,谁和你是同伙啊,我的同伙只有唐麻花姐姐大人,你们这些渣渣,也敢聚在姐姐大人身边,我现在就修理你们,这叫清君侧。”

    牛比妹子下手很快,素手一翻,拍中一只巨Ru娘。直接拍飞,毫不怜惜。“哼哼,叫你整天缠着姐姐大人,甚是碍眼。我很久之前就想弄死你,只是找不到机会而已。麻花姐姐果然米有欺骗我,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大乃娘啊!”牛比妹子喜道。

    她幌了幌小脑袋,两支牛角向前刺去。

    “牛比!你这魂淡。”

    有一位大乃娘怒喝道。她身腰一沉,抓住牛比妹子的两支牛角。“给我安静些!我们都是部落之人。”大乃娘发火道。

    “哦哦,是麻花姐姐的亲卫队队长啊。队长姐姐,放手,不要抓着我的牛角。我要去撕比贫乃联盟的小妞们。”牛比马上换了脸色,和颜悦色的。

    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怒道:“你吖当我和你一样是傻缺吗!你搞定的巨Ru娘的人数要比贫乃娘还要多!再这样下去,部落就完了。我不能因私废公,处罚,我要重重地处罚你!”

    亲卫队队长话还没说完,牛大、牛三、牛五冲了过来,她们一起围着队长。牛三阴笑道:“撕比战场,刀剑不长眼睛,误伤己方之妞,只要人数不是太夸张,麻花姐姐会原谅我们的。”

    牛五亦道:“可不是吗,技不如人,被我们误伤,怪得了谁。”

    牛三最诚实,什么也不说,直接踹向亲卫队队长的Tun部。真是操淡啊,一看她的Tun部就知道会生娃!牛三火大异常。

    牛四、牛六、牛二本来在和牵牛花、狗尾巴花、半花、笑花等人撕比,她们一看到姐妹们在制造内部矛盾,啥也不说了,舍了敌人,加入到姐妹们的队伍之中。一家人,撕比敌人也要群殴呐。

    人多力量大,撕比也更愉悦。

    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满脸黑线,她虽然知道牛家七姐妹很不靠谱,没想到不靠谱值那么高。

    胸膺如堵,亲卫队队长死死按住牛比妹子的牛角,“给我滚!”她扭着那双牛角,向上抛去。

    呼!牛比妹子被丢了出去。“姐妹们不要担心我,我还会回来的!”牛比妹子大声道。

    事实上,剩下的牛家六姐妹,跟们无有人搭理牛比妹子。被人丢了出去就丢了吧,反正像她一样迪奥的妹子还有六个呢……

    狗尾巴花、牵牛花、半花、笑花等人全程懵比,握草,什么情况啊。她们也乐见巨Ru部落自相撕比。

    “嗨嗨,姑娘们,我们陪你们撕比撕比。”

    鱼锅学园的几条汉子踱步而来,趋近半花、笑花等人。

    “不要酱紫,她们是,她们是……”

    大基老清谷的儿子清守为难道。

    “清守,你让开,否则大家一起撕比你。”

    “不错。清守,你想成为我们的敌人还是朋友?快快让开,半花、笑花都跑了。她们的xiong部虽然小了点,可毕竟还有啊,哪像我们,xiong大肌都无有,实在是贫瘠。”

    “你丫心里真阴暗,居然和贫乃联盟的妹子们比试谁的米米更大。我耻与你为伍,起开,不要告诉别人我跟你很熟。”

    鱼锅学园的汉子们吵吵嚷嚷,摩拳擦掌。

    唰唰唰!枪影幢幢,密密匝匝抡扫而下,砸向那些吵闹的汉子们。“快跑路咯,是熊娘,熊娘来了!”一条汉子跑得最快,也不管他的小伙伴们。

    嘭的一声闷响,李东被一道棍影劈中,笔直躺下,坠入尘泥。李西、李南、李北拖着李东的手脚向前奔去。“欧巴,起来,别酱紫,你再不起来,我们不管你了!”

    “孔甲,召唤孔甲!”

    “是哒,只有孔甲兄弟才能降服熊娘,他们可是情侣关系!”

    “孔甲哥哥在哪里?怎么不见了?”

    “一群智障,孔甲小哥早就溜了,他敢跟熊娘撕比?这不是瞎扯淡吗。”

    哗!

    鱼锅学园的汉子们作鸟兽散状,都混入了人群。

    “几朵花们,跟上姐姐。”熊娘左手一招,唤来半花、笑花、狗尾巴花、牵牛花,冲进巨Ru部落,左冲右撞,长枪抖荡,也不知道打飞多少巨Ru娘。

    正在和牛家六姐妹撕比的亲卫队队长急红了眼。敌人就在眼前,自己人还要撕比。成何体统。

    “最难搞的牛比我都可以搞定,还需在意剩下的姑娘吗。”亲卫队队长抓狂道。凶性大开,运转斗气,聚在双掌上。砰砰砰!队长连拍出三掌,印在牛大、牛二、牛三身上,将她们摒退。

    牛四半觑着她的姐姐们飞出,也不生气。“唉,强者总要最后出头。”牛四向前纵出一步,牛五也出手了,啪!牛五和牛四击掌,姐妹同时攻向亲卫队队长。

    咔嚓!牛四掰断自己的牛角,她的这一举动吓坏了亲卫队队长。“喔特热发棵!”队长懵比道。她们头上的牛角不是原生的吗,不疼吗?反正她看着都觉得挺疼的。

    “画角声残,四爷来了!”牛四翻转手中的断角,角尖向下。欺身而上,牛四攥着断角,扎向亲卫队队长的左侧颈项。

    唰唰,牛五手中多了两柄解牛刀,刀柄缠着细麻布。压低重心,牛五身体向前倾,骤起发难,解牛双刀削向亲卫队队长的膝盖。

    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怒极反笑,收腹,气息陡沉,收敛凶性。待牛四靠近她之时,队长青灰色的长袖舞起,蓬嗤一声,甩向牛四的面庞,也不顾她手中的断角。

    牛四也是狠辣之女,承接住亲卫队队长甩来的长袖,嘭!她的左面颊如遭巨锤轰击,登时肿起,张口喷出一蓬血雾,连带着掉了七颗牙齿。

    噗呲!牛四手中的断角捅了下去,刺中亲卫队队长的侧颈。可是她想象中的血水喷溅如水柱的情景并未发生,队长肩窝内陷,闪出一片空隙,禁锢了断角的尖端,使其进退两难。

    牛五也杀来了,砰砰两声,解牛刀削中亲卫队队长的膝盖,却未砍断队长的腿。“闹够了没?”队长脸色阴翳,修长的腿绷紧,蓦地,右腿向前一抬,锋锐的鞋尖踢向牛五的脑袋。若被击中,定能枭去她的半颗脑袋,掀去上半层颅骨。

    “啊!”牛五丢了解牛刀,双臂护在面庞前。嘭!亲卫队队长踢中了牛五的双手肘。霎时之间,牛五腹内脏器绞缠在一起,气血翻滚,生命之海差点崩破。

    向后跌飞,滚了几十米远,牛五才止住身形。双臂几乎废了,耷拉下来,骨头碎成渣了。

    牛四骇的说不出话来。她只觉亲卫队队长那双灰色的眸子像是昏暗的潭底,看不到任何波动。啪!队长右手按在牛四的脑袋上,五指下扣,扣紧牛四的头皮,几乎捏爆了她的头皮。牛四张口,刚想大骂,又有一只手掐住了她的喉咙。

    牛四双眼发黑,呼吸如堵,当场昏厥。

    牛比、牛大、牛三等人冲了过来,“放了牛四!”、“放开她!”、“放了我们妹妹!”牛家的姐妹们不敢再向前,生怕亲卫队队长捏碎牛四的咽喉。

    就在这时,一记狠厉的棍影陡地抡下,爆音连亘响起,听之,使人头皮发麻。

    贫乃联盟的熊娘以泰山压顶之势攻来,她双手握着枪柄,抡向唐麻花亲卫队队长的项上之头。

    “哼!”

    亲卫队队长右手按着牛四的头皮,左手掐着她的喉咙,将她提了起来,迎向熊娘劈下来的那记闷棍。

    “不要!”

    “不!”

    “牛四!”

    牛家姐妹们惊叫道。

    她们不愿眼睁睁看着牛四被熊娘一棍劈死,却又不能上前。不管是唐麻花的亲卫队队长还是熊娘,都可轻松戮抹掉牛四,让她皮开肉烂,不复存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