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好船的老斯基追得急了,前面的小蝌蚪君咒骂不已。“赶着去投胎吗!”他转过身去,面朝老斯基,展开手中的古籍,吟道:“汉子的蝌蚪啊,散开吧!”

    遽然间,古朴而又雄浑的气劲横冲而出,扫斥四荒六合。面容严峻,“羞涩的小蝌蚪”大神再抖手中摊开的古籍,书页中的古字飞洒了出去,形如蝌蚪,扭动着涌向后面的老斯基、皇叔。

    画舫上站着的老斯基怒了,“太浪费了,你好歹也是大神。竟然这样挥霍汉子的小蝌蚪,何不自挂东南枝!汉子需要酝酿感觉,若是无有伴侣,十指姑娘也可用的,感觉若到了,数不清的小蝌蚪们就如那开闸的急流,奔向新世界,终结的世界!它们的生命如此短暂,却如烟花般灿烂……”

    皇叔唐士比亚动容,“老斯基就是老斯基,你身在画界,已是一方巨无霸。要不要考虑跨行,成为写手。相信以你的才干,定会有一番大作为。哎哟,握草,数不清的小蝌蚪来了,搞定它们,老斯基。”

    “好的,皇叔。”

    老斯基挥舞手中那杆巨大的画笔,“老司机的觉悟!”只听他喝道。

    嘭轰!

    墨汁荡炸,覆盖十丈方圆。泼溅飚射的墨点,密密匝匝钉向数千只小蝌蚪。噗唧,第一只小蝌蚪化为一滩肉泥,噗唧噗唧噗唧,更多的小蝌蚪炸了。场面极其骇然,只是并无腥气,那些炸开的小蝌蚪散发着芹泥的芬芳气味。

    “羞涩的小蝌蚪”大神释放了一大波蝌蚪文,暂缓了老斯基、皇叔的攻势,为他争取更多的逃奔时间。

    放在平常,小蝌蚪君自然不怵画界大神老斯基,可今次不同,老斯基的船上站着阴柔的唐士比亚。

    “啊!”

    羞涩的小蝌蚪大神只顾着向前奔逃,却撞到了拦路的“哥有太鸟”、“服她”。两只汉子,都是小鲜肉级别的汉子。

    “噢噢噢,将老斯基、皇叔引向太鸟兄弟、服她兄弟,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小蝌蚪君喜道。

    “南华神蟾,轮到你表演了。”

    “呱。”

    巨蟾虽然无奈,可也只能遂主人的心意。它发白的肚皮鼓胀,腹内有一团雷光涌动。“呱!”南华神蟾尖叫道。嗤啦!一团浆蓝色的雷光划破天空,自巨蟾的胃中反刍而出。

    “小蝌蚪君,你在搞咩!”

    来自辣么爽书坊的大神写手“哥有太鸟”怒道。他正在和画界大神“服她”撕比,忽觉背后有杀气袭来,局部地区陡地发凉。回头一看,一团雷光打了过来。

    “呱!”

    “呱!”

    南华神蟾又吐出两团雷光,击向“服她”、“哥有太鸟”。

    两尊大神手忙脚乱,节奏乱了。他们先暂停撕比,一致对外。“服她”大神眉目含嗔,唇若涂朱,檀口轻启,神秘而又玄奥的扶她真言吟出。“叽里呱啦,呱啦吉力,呱啦呱啦……”

    有一团雷光距离“服她”大神还有九尺距离,却突然炸开了。画界大神的扶她真言着实恐怖,凝成无形气波,旋爆南华神蟾喷出的雷光。

    另一尊写手大神“哥有太鸟”面临两团雷光,他不怒不威,眉宇间尽是恬淡之意。猝然间,太鸟大神腾地窜起,右毛腿踢出,挟起阵阵劲风,嘭咚!他的侧踢,踢爆了一团雷光。

    荡炸的余波四方奔涌开来,掀高了第二团雷光。“哼!”哥有太鸟大神鼻翼扇动,炙热的浊息喷出。他因势导利,踏空渡去,左掌斜切向颠簸的那团雷光,滋啦一声,太鸟大神的手掌划过雷光,将其削成两半。

    两尊大神成功地搞定了三团雷光,他们还未来得及向卑鄙的小蝌蚪大神炫耀,老斯基已然开船而来。而小蝌蚪大神早就逃之夭夭,留下两脸懵比的“服她”、“哥有太鸟”。

    喔特热发棵!

    发棵小蝌蚪!

    两尊大神在背后诅咒“羞涩的小蝌蚪”大神。

    然辄,并无蛋用。小蝌蚪大神仰天大笑离去了,极其潇洒,好不得意。画舫之上,皇叔唐士比亚马上转移目标了,他吃了女禽有兽童鞋丢出去的药蛇,已经对大乃姑娘木有兴趣了。唐士比亚现在最爱的是小鲜肉,质量很高的小鲜肉。

    眼前就有两尊大神汉子满足唐士比亚的品味。皇叔捏着兰花指,柔笑道:“哦,是太鸟还有服她。仔细一看,你们真是好汉子。”

    别说“哥有太鸟”、“服她”了,就是皇叔身边站着的老斯基也不寒而栗。“唐士比亚先生肿么啦!”老斯基困惑地想道。

    不管了,反正我只是开船的。老斯基笑了,笑的很纯洁。他似乎忘了自己也是鲜肉级别的大基老。

    写手大神“哥有太鸟”,画手大神“服她”,他们相视而呆比。还能做什么,只能跑路咯。太鸟大神,服她大神,飕飕!担星赶月般奔射而出,像西、北两个方向遁去。

    大学者唐士比亚一下子迷茫了,哎呀,要去追赶哪个好汉子,太鸟还是服她?唐士比亚很难下定决心。

    驾驶画舫的老斯基进言道:“皇叔啊,你何不乘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唐士比亚淡淡地瞥了一眼老斯基,“你懂个啥子哟。不过是开船的,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快快开船,我们去追赶‘服她’小哥。”

    老斯基不禁苦笑,“服她”好歹也是画界大神,他老斯基也是,还是“服她”的前辈。如今却要开船载着皇叔去搞定“服她”,“无奈啊,为难啊。”老斯基叹道。可他还是开船了。反正唐士比亚感兴趣的又不是他老斯基。呵呵……

    是时候给后辈一点点教训了。

    呼!

    画舫向前驰去,分开气浪,无往不前。瞬间驶出十数丈。老斯基嘛,技术很好很强大,画舫在行进的过程中四平八稳,皇叔很满意,“很好很好。老斯基你是个人才,以后就跟着我混了,作为的司机,为我保驾护航。”唐士比亚道。

    伐开心。老斯基伐开心。不行啊,皇叔,我还要去找比利呢!怎能陪你。老斯基心里苦。却又不好发作。

    开船!

    老斯基以手中那枝巨大的画笔作为船桨,拨动气浪,向前驶去。

    “服她,站住!皇叔要和你相谈人生呐。”

    老斯基喝道。

    “握草。前辈你太不是东西了!”前面奔跑的汉子“服她”心道。“我们都是画界的风云人物,巨无霸般的存在,理当相互帮助,你倒好,帮着外人打压我!”心中百般愁结,“服她”飞得更快了。

    “是小蝌蚪那厮!”

    “服她”大神马上瞅到了前面洋洋洒洒滑翔的“羞涩的小蝌蚪”。

    “敢暗算我,我自然百倍还之。”

    “服她”冷笑几声,指诀一捏,打出一道华光,唰,一只纸鹤飞了出来,身形暴涨,好似真的仙鹤一般。“服她”大神跳了上去,“追,去追前面的小蝌蚪那倒霉孩子!”

    咻!

    纸鹤窜射而去,留下两道气带,迤逦转动。

    “老斯基,你行不行啊!服她跑了,驾鹤西去了!”皇叔唐士比亚急道。

    “”老斯基。

    别催啊,我不是卖命地开船吗。还能怎样,像我这样技术娴熟的老司机简直没谁了!你个魂淡,还敢挑三拣四,一百块钱给不给!老斯基怒想道。

    肘腋生变!

    两位皇子唐豆比、唐三章一边撕比一边后退,居然拦住了老斯基的画舫,眼中阻碍交通正常通行。老斯基挥动画笔,“皇子哟,两位皇子,让开,让开!皇叔的船来了。”

    唐三章抓着神剑“挪鸡鸭”,冷眼睥睨,不理睬老斯基。“不要乱叫。没看到我正在撕比唐豆比欧巴吗。”

    “三章,豆比。”

    画舫上的唐士比亚喝道。

    皇子们马上停止了撕比大战,恭敬地站在画舫两旁。唐三章道:“皇叔,唤我何事?”

    唐豆比亦道:“皇叔,您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大力金刚猿道:“啊哈,我也有相同的感觉。”

    唐士比亚道:“哼,我就是我,鱼锅学园的大学者,被帝国的智慧之光拂照的唐士比亚。三章,豆比,不要再撕比。跟着皇叔去抓画界大神‘服她’。你们,明白?”

    唐豆比、唐三章面面相觑,可也不好忤逆唐士比亚。齐齐道:“听皇叔的。”

    跳了上来,唐豆比、唐三章也跳上了画舫。老斯基的心都在滴血,麻的,三条尊贵高端上档次的汉子来到我的船上,为啥我不开心!老斯基欲哭无泪。

    那边,大力金刚猿抖擞着身体,也要跳过来,老斯基凶眼一横,你吖要是敢跳上来,弄死你!

    大力金刚猿一只脚抬了起来,它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金刚猿块头极大,单是手中的那杆大黑铁棒就够重的了。还不压坏老斯基的画舫。

    这一耽搁,前面驾鹤西去的“服她”大神早已遥遥无踪。前去撕比写手界大神“羞涩的小蝌蚪”。

    大学者唐士比亚怒道:“快开船,没时间了!”

    老斯基苦笑道:“……好。”

    他向画舫灌入斗气,呼哗,老斯基的船又开动了。只是穿上多了俩皇子。大力金刚猿拍拍翅膀,跟了上去。提着一根好大的棒紫。

    “服她”大神驾鹤向西,“哥有太鸟”向北逃去。

    看着老斯基、皇叔、服她等人远去,哥有太鸟长呼了一口气,“他们总算离开了,我这噗通噗通乱跳的小心脏也开始消停。”

    才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剑光凝实,长达七丈,直射向太鸟大神。是剑妹,画界大神“剑妹”发出的那道剑光。大神写手“哥有太鸟”大意了,剑妹在暗处锁定了他,一剑削出,差点斩了太鸟大神的雀儿。

    不愧是大神。“哥有太鸟”御风而起,堪堪避过剑妹发出的那道剑光。纵是这般,太鸟大神也怒从中来。“剑妹,你不是和刀姐撕比天真姐吗,为何偷袭我!”

    “哥有太鸟”手心向上,默运斗气,哧啦,一道金瓯粗的气柱打了出去,抡向剑妹。

    剑妹身体一晃,化作流光避开。遽地,她斜扬起手中之剑,运起无上剑式,“光阴似水,名剑无情。”剑妹吟道。哧哧哧,剑芒吞舞,迤逦窜上,如那倒流的雪水,溺飙旋摆。

    “剑妹,我和你有仇吗,上来就要弄死我!”

    “哥有太鸟”惊道。他起掌一拍,斗气洩舞,向高空荡去,拍散积云。唰!一抹流光射下,太鸟大神大袖振舞,裹住那抹流光,纳于掌中。原是一尊红炉。

    太鸟大神方甫揭开炉盖,剑妹引动剑芒,力斩而下。高空之上,雪水奔荡,照亮了天宇,其势不可阻挡。

    “哥有太鸟”扬手一抛,掷起那尊红炉。刹那之间,红霞凛绽,喷荡漾开,陈铺在空中,挡住了太鸟大神。

    蓬轰!

    奔泻而下的雪水轰中铺陈开的红霞屏障,雪光荡舞,乱红如雨,瑰丽异常。

    而下方的太鸟大神早已遁出。百丈之外,“哥有太鸟”三指虚抓,摄来颤舞的那尊红炉。“剑妹,剑妹哪去了!”

    “在你头上。”

    冰冷的声音荡开,灌入太鸟大神的脑中。

    原来,剑妹悬立在“哥有太鸟”上空,离他不过七尺的距离。

    双手紧扣剑柄,剑妹向下刺了过去。剑尖疾颤,甩开冰屑,寒气沁人心脾,仿佛能冻住人的神魂。

    “哥有太鸟”抓着红炉,托了上去。炉盖震开,扑哧、扑哧,一蓬蓬的火星子迸射而出,忽闪忽灭,像是千万只萤火虫齐齐飞舞。

    剑妹坠势不减。发丝飞扬,发梢裹着寒气,宛若寒冰雕成的玉人一般。铛!颤音乍起,剑尖刺中红炉的炉檐。

    剑妹呼气成冰,冻熄沸滚的火星子,而她运转斗气,凝于双手,长剑顶着红炉向下坠去。

    眼看着剑妹、长剑、红炉一同坠下,“哥有太鸟”吼啸一声,体内的生命之海卷起千尺高的浊浪。嗡!哥有太鸟周身皮膜鼓震,向外荡开一层气漩,掀飞飘坠而下的冰渣。

    衣袍猎猎,“哥有太鸟”右臂抬起,掌心向上,嘭!他按住了下坠的红炉底部。硬生生拦下了剑妹。

    咔嚓咔嚓咔嚓!剑妹刺向红炉的长剑折弯,几成半圆。“哥有太鸟”左掌陡地拍出,按在红炉的左侧。炉中之火升起,炎浪冲天而起,擦着剑妹的半边身体拂荡而过。

    可剑妹的侧身凝了一层冰霜,是以,炉中冲滚而出的炎气并未灼伤她。

    “哦。”

    剑妹向左侧划出三丈,翩然而立。冰剑一抖,甩去剑身上燃烧的火焰。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