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啊!”

    大学者唐士比亚喝道。

    “吾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甲腾鹰。”

    大学者的腿上缠着金黄色的气带,是甲腾鹰兽搞的鬼。“主人啊,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甲腾鹰兽传声于女禽有兽童鞋。

    唰!

    一道剑芒撕裂空间,径直劈下,倏忽间,已来至大学者唐士比亚的背后。既有枣尼妹耽耽虎视,又有女禽兽持利器而来,下面更有大黑蛋裂开,蹦出来一只甲腾鹰兽,大学者感概连番,“大丈夫,萌大乃!”

    嘭嗤,嘭嗤。光沫荡爆,大学者腿上缠着的气带被他踢爆了。甲腾鹰兽奈何不得皇叔,皇叔右肩向后一拱,一身正气涌出,宛若汪洋恣肆,缠绞女禽兽劈开的那道剑芒。咔咔咔,绞动一番,已将之化消。

    “剑来。”

    唐士比亚横跨出五丈,袖袍振舞,劲风猎猎,吹动他的三之角裤叉。此刻,大学者忽觉超人和他同在。

    黑云摧城,连亘扑卷。一口纯黑色的墨剑疾驰而来,剑鸣清越,响彻天地间。

    唐士比亚右臂舒卷,五指戟张,扣抓住剑柄。墨剑在手,三之角裤叉已穿,皇叔嘿然笑道:“阿瑟王以为她打败我了,欣然离去。我可是唐士比亚,怎会败于她之手。”

    按剑,皇叔眸光炽盛,电扫四境。“世人只知唐士比亚学富五车,为人古板。却不知我也是xing情中人,也有洒脱的时候。”

    谁没荒唐过呢。

    “皇叔,这就是你三之角裤叉外穿的原因吗?”

    枣尼妹朗声道。

    她脚踩着两颗蓝枣,笑吟吟而来。姨妈刀横在身前,紧盯着唐士比亚。

    上官小红一弹指,咻的一声,一抹青光划开。契约方石现形,女禽有兽童鞋跳到方石上,迤逦而行,向皇叔奔去。

    “唐士比亚老师,本兽再向你请招。躺尸之剑……”

    吟罢,一片红色的碎光震开,像是碎玉一般,罩向大学者唐士比亚。

    皇叔左掌擎天,右手执剑。“小红同学,我不会躺尸的。”大学者唐士比亚运气于左掌,嗤嗤嗤,斗气窜舞,形如龙蛇。

    轰!

    唐士比亚大手一挥,掌劲迸射,斗气像是激流般涌出,朝着天空中红色的碎光扑去。

    几在同时,女禽有兽童鞋纵至皇叔身前不足三丈处。“我修得药美人药经中的残卷三篇,略有小成,已在鲍鱼妹妹身上小试一番。只是不知道对汉子是否起作用……”

    女禽有兽童鞋长剑急点,扑扑扑,三团红色的光球旋出,光球内裹着三条小蛇,一红,一百,一黑。

    光球一闪而逝,投向皇叔。

    “那是什么?”

    唐士比亚暗道。

    他抓着墨剑,横斩而出。呼哧,黑色的剑芒荡开,刺破红色的光球。内中的三条小蛇游了出来,红的居中,黑的白的分列左右。

    红色的药蛇,头上长着冠子,簌簌抖动,散开大量的粉末。咝咝咝,咝咝咝!黑白二蛇吞吐蛇信,遥望皇叔。

    唐士比亚左手张开,将黑色的小蛇摄拿过来,“药美人?”皇叔怪道。手腕一转,掌心喷出炽热的斗气,蒸灼那条黑色的小蛇。

    黑色的小蛇不住翻腾,却逃不出皇叔的手心。

    遽地,红、白二蛇身体暴涨,长及七丈,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

    皇叔冷眼一凝,两道虚电射出,洞穿红色药蛇的下腹,击碎内中的那颗红色丹丸。红蛇吃痛,血溅三丈。

    唐士比亚抓爆黑色的小蛇。淡笑道:“小红同学,你什么时候成了药美人的徒弟了?”

    上官小红回道:“自学。”

    唐士比亚也不言语。左掌拍向白色的药蛇,嘭的一下,扇碎它的脑袋。噗、噗……一道羊脂似的水柱从白蛇的断颈喷出,异香氤氲,飘散而出。

    皇叔袖袍一展,荡去扩散而来的异香。“小红同学,你父亲也告诫过你吧,不要和药美人走得太近。”唐士比亚道。

    红色的药蛇一匝匝勒住了皇叔的身体。

    唐士比亚调转体内的斗气,匀称的散在周身,撑开药蛇,不至呼吸堵塞。

    倏地,皇叔左手掐住了药蛇的蛇颈,他的指关节嵌入蛇肉之中,用力之大,让人生畏。“药蛇,药蛇。”皇叔笑道。

    唐士比亚张口啜吸,一股绵力自他的生命之海升起,黏住挣扎的药蛇,向内拖去。哧哧哧,红色的药蛇化为汁液,透入皇叔体内,融进他的生命之海。

    “唐士比亚老师,你有咩感觉?可以告诉本兽吗?”上官小红问道。她想不到大学者直接吞了药蛇,他可是小白鼠,实验中的小白鼠,还是自愿的那种。

    皇叔按下一缕念识,悬挂在他的生命之海上方,扫视下方的海面。有一滩红色的液体浮碧波上,可以融进却不能完全吞噬。

    哗。水浪滔天而起,那片红色的药液扑向皇叔的念识。“哦。”皇叔的念识附在魔弦上,嗤笑几声。“既有缚虎之术,当能屠之。”那根魔弦颤了颤,旋即,豪光大作,照亮了生命之海。有形之质皆笼罩在毫光之下,那片红色的药液爆裂为数千滴液滴,向四面八方逃去。每一滴液体中蕴养着一条小蛇。

    皇叔的念识役使魔弦,唰!掣开虚空,风驰电掣般劈去,剿杀最大的那滴红液。咻咻咻,又飞来七根魔弦,撒开一片密不透风的光网,圈住大量的液滴,将它们蒸发至尽。

    叮咚,叮咚,叮咚。大学者唐士比亚的生命之海溅起淅淅沥沥的水花,旋踵间,海水的中心出现了一口泉眼,那是皇叔修炼的一道异术,大成之时,有一枚眼瞳坐镇无尽的生命之海。

    皇叔的异术还未大成,海眼只有雏形,还需以秘法炼制。

    纵是半成品,海眼也可发挥强大的威力。砰砰砰,砰砰砰。海面如沸,向上掀起百丈高的水柱,抨击逃窜的红色液滴,将其炸碎。而那滴最大的药液急遽变形,不再是球形,下端沉坠,看上去就像是尖锥。被皇叔的念识附着的魔弦追了上来,魔弦的尾端向上一挑,挑破液滴,啵的一声,红色的液滴破裂开来,其内的红蛇逃窜。

    还未逃出多远,海眼向上喷出一道湛蓝的水线,缠住了小蛇,将它拉了下来,殁入海眼之中。

    皇叔生命之海上空霞霓涌颤,烟雨迷蒙,水汽氤氲,如梦似幻,如那阆苑仙源,似真似假。最后一滴药液炸裂,化为沉灰,被海水拍击,彻底湮灭。

    唐士比亚附在魔弦上的那分念识,遥遥觑了一眼海眼,舍了魔弦,遁出生命之海。再度回归本体之中。

    服食炼化药蛇之后,皇叔那如冠玉般的、中年汉子的鞋拔子脸透发着红气,身心俱放松,得到了极大的药补。

    上官小红鼓掌道:“噢噢,唐士比亚老师好厉害。你真的吸收了我的药蛇,它只是半成品啊……”

    唐士比亚屈指弹了一下墨剑,笑道:“小红同学,还要谢谢你。啊,对了。你说是半成品?半成品是什么意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皇叔大叫道。

    上官小红为难道:“半成品的意思就是有些副作用……”

    唐士比亚惊道:“啥副作用?”

    上官小红道:“也许您会xing情大变。比如说……”

    唐士比亚悚然,问曰:“比如说?”

    上官小红续道:“比如说您对大乃姑娘再无兴趣。看着眉清目秀的汉子会有特别心动的感觉。”

    唐士比亚:“”

    小红同学,你的良心巨巨的坏了!果然不是好孩子。大学者脸色哗变,分化出几十缕念识,彻查他的生命之海、五脏六腑、各大穴窍等。

    好像没什么问题。

    皇叔困惑了。

    枣尼妹扛着姨妈刀,走到上官小红身前。问她:“西一欧,你喂食中年汉子吃了啥东东?给我一条大蛇尝尝,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皇叔面如春花皎月,吐气如兰,整条汉子的气质都变了。你看呐,皇叔拈起了兰花指!”

    “”上官小红。

    喂,枣尼妹,别再我身上乱翻,没有药蛇了。还未孵化的蛇卵全被皇叔吃干净了,再培育还要等一段时间。到时,你若喜欢,送你几十条也没问题。上官小红拿掉枣尼妹的手。

    “西一欧啊,皇叔真的变了!”枣尼妹摇晃着上官小红。“走了,皇叔走了!他向画界大神老斯基飞去了,速度好快!皇叔像个少女一样可爱。”枣尼妹认真道。

    “再乱摇晃我,收走你的姨妈刀。”上官小红冷道。

    “啊,别。西一欧,我听你的话就是了。”枣尼妹抱着姨妈刀,安静下来。

    那边。

    画界大神老斯基正在和写手界巨无霸汉子“羞涩的小蝌蚪”捉杀撕比。小蝌蚪君召唤出来他之契约兽,南华神蟾。神蟾一出,吞了老斯基画出来的几百只墨兽。它那疙疙瘩瘩的彩色瘤状物都快染黑了。

    “小蝌蚪君,你真狠呐。”老斯基身姿凌乱,站在画舫之上。画舫不是他画出来的,而是一件宝物,和他的画笔一样,是远古大神画手留下来的器物,老斯基和它们有缘,摘得在手。

    “羞涩的小蝌蚪”不冷不热道:“我能不狠吗,你吖像个痴汉一样跟踪我,害我不能去寻找漂亮的妹子,不能和她们大和谐运动,还被她们误会是基老。这踏马的都是你的错啊,老斯基!你个变态。”

    小蝌蚪君怒火中烧,口鼻喷烟。饶是如此,他看上去还是那么漂亮。老斯基不住点头道:“真是好汉子。”

    大学者唐士比亚不知何时站在了老斯基的船上。他道:“不错,我也赞成。老斯基,没时间了,快开船!”皇叔喝道。

    他本是来追寻老斯基的,忽然发现“羞涩的小蝌蚪君”颜美气质更美,就连生气都是那么美,正是他欣赏的汉子。唐士比亚兰花指一捏,望向小蝌蚪君的眼神多了几分柔和之意。

    女禽有兽童鞋喂食唐士比亚的药蛇真的起作用了,他已经不再萌大乃,改攻貌美的年轻的有气质的汉子。

    老斯基还在风中凌乱,皇叔,你怎么上船了,这可是好船。

    上官小红不远处点头道:“是的,好船,Nice-boat。”

    来自皇冠书坊的当家写手,羞涩的小蝌蚪君,他全身寒毛竖起。“啊,唐士比亚大人怎用热忱莫名的眼神注视着我?”

    皇冠书坊的背后是皇室。小蝌蚪君和皇叔唐士比亚的关系很好,熟人嘛。唐士比亚又是大学者,名动盛京,文人相聚在一起,岂不美哉。

    美哉……

    唐士比亚墨剑抬起,剑尖震颤。吟,一道清泠之音乍起。敲击“羞涩的小蝌蚪”的心弦。小蝌蚪君的脊梁升起一股寒气。一步踏在南华神蟾的背上,“快跑,没时间了,老斯基要开船了!”

    “呱?”

    南华神蟾显然没搞懂主人在讲什么。它也不需要听明白,能跑就行。腾!巨蟾高高跳起,飞离十数丈远,在它身后彩雾缭绕,毒瘴蒸腾。

    “你踏马的是不是老斯基,都说了没时间了,还不开船!”唐士比亚在老斯基的耳边吼啸道。

    蓬!老斯基只觉耳膜嗡嗡作响,脑袋蒙蒙哒。他当然是大神,画界大神,可吼他的是皇叔。老斯基迷迷糊糊地开船,“马上开船,马上就走。”老斯基郁闷道。

    老斯基双足一顿,沛然的斗气灌入画舫。旋即,画舫向前驶去,分云斩浪,直挂云帆济沧海。

    南华神蟾上站着的小蝌蚪君骇道:“快跳,快跳!老斯基还有唐士比亚追上来了。”

    麻的,智商呢,催什么催!神蟾心道。你吖一个爷们站在我身上,我能蹦跶多快捏。南华神蟾后腿一蹬,呼啦一下,驰射而出,又蹦哒出十几丈。

    “哈哈哈,小蝌蚪君,不要逃!”

    唐士比亚的阴柔的声音穿透了啸动的气流,灌进“羞涩的小蝌蚪”大神的脑袋中。小蝌蚪君当时就怒了,我它麻的敢站住吗,必须逃啊!

    不但逃,还有大逃!羞涩的小蝌蚪极力催促脚下的神蟾。“跳跳跳!老斯基他们追上来了。”

    “呱!”

    尼玛,当我不累吗,南华神蟾心里苦叫道,还是继续逃奔。

    似乎,形势真的不容乐观。

    陡地,小蝌蚪君瞄向前方撕比中的刀姐、剑妹、天真姐。“呵呵,我要将老斯基、唐士比亚引到你们那边,大家说好的一起撕比,咋能只让我一人面对开船的老斯基还有大学者唐士比亚先生。”

    心生诡计,小蝌蚪同学不再犹豫,左足一辗,改变了南华神蟾蹦跶的方向,促使它跳向刀姐、剑妹、天真姐那边。

    “人多力量大,撕比更健康。”

    羞涩的小蝌蚪喜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