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撕比招亲大赛。

    女禽有兽童鞋、忧郁的鲍鱼妹妹还在撕比。上官荣、忘爱哥也厮杀的忘我忘情,忘天忘地。

    “女禽有兽大大,你知道鲍鱼的味道吗?”

    妹子羞涩道。

    “姑娘,你想告诉本兽什么?”

    上官小红一掌拍在大黑蛋上,嗡,蛋光暴涨,怒旋而去,斩向鲍鱼妹妹。

    忧郁的鲍鱼妹妹掷出手中抓着的彩扇贝壳。五彩神光飘忽不定,笼罩半亩方圆。嘭!大黑蛋、彩扇贝壳碰撞在一起。蛋内的甲腾鹰兽叫道:“寄居鲍鱼,我知道你躲在贝壳内!”

    大黑蛋的壳表裂开一道道缝隙,像是蜘蛛网一般。甲腾鹰兽的目光深邃而又阴鸷,透发而出,照进彩扇贝壳内部。探析契约兽“寄居鲍鱼”的目的。

    唰!唰!

    一红一白两道神光刷出,斩中大黑蛋。蛋内的甲腾鹰兽眼瞳骤缩,“还敢挑战我。谁给的你勇气,不知道死活的蠢兽。”腹鼓如球,甲腾鹰兽朝着蛋壳裂缝喷出一道黄金色的瘴气,蓬噗!将两道神光击碎。

    “寄居鲍鱼”躲在比金磐还要坚固的彩扇贝壳内,冷笑不已。“什么嘛,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也是雏兽,我可是成年契约兽。”

    “回来。”

    “忧郁的鲍鱼”妹妹召回她的契约兽。

    她对甲腾鹰兽不感兴趣,她想要的是女禽有兽童鞋的沧井兽……

    可是沧井兽不出。

    上官小红既没带上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也没带来沧井兽。只身随带一颗大黑蛋。“主人,我要吃了寄居鲍鱼。”甲腾鹰兽传念给它的主人。

    “生吃?”上官小红问道。那日,沧井兽吃了斯巴达兽,还是烤着吃呢。

    “主人啊,我也不想老是呆在蛋内。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走走。”甲腾鹰兽再道。谁愿被困在小天地里,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有黄金手指,可满足很多雌兽,她们都在等待我之慰藉。”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上官小红道。你和灰机也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灰机亦是以广播种为己任,创造新的物种……

    五指搭在贝壳的边沿上,忧郁的鲍鱼妹妹身形虚晃,消失在原地。

    嗤嗤嗤,三色光漪朦胧荡开,似梦如幻。鲍鱼妹妹以贝壳作为利刃,划向上官小红的细颈。

    “姨妈刀。”

    上官小红道。

    她右手按向大黑蛋,掌心产生一股绵厚的吸力,摄来蛋内封存着的姨妈刀。

    血气蓬涌,透过蛋壳向上漾出,交织成一片血海。上官小红置身于血海内,拎起薄若纸张的姨妈刀。

    女禽兽、鲍鱼妹妹眼神交互之间,铿!金戈交鸣之声裂炸开来。姨妈刀的刃口、彩扇贝壳锋利的边沿叠斩在一处。

    她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彼此的呼吸可触碰的到。“忧郁的鲍鱼”妹妹呼出的气体,甜甜的,掺有一丝催情的奇香。只因她舌下藏着一枚“花情丹”,以自身玉液化开,随呼吸而出,可蛊人心智,堕入情妄,做出种种不堪姿势。

    盯盯盯。鲍鱼妹妹略显紧张,她用“花情丹”诱迷过很多妹子、大姐姐、美妇,颇见功效。她屡屡可以得手,遂其心意。

    你盯盯盯,我也看看看。女禽兽、鲍鱼妹妹就那么互盯着。谁也不动,谁也不懂对方的心意。

    “为、为啥女禽兽的眼神澄净,她应该陷入发乎于情的狂躁状态才对呀。”鲍鱼妹妹心道,隐隐中,有一丝不安攀上她的心头。

    贵宾席。上官丫丫转身,问毒岛冴子:“nai牛冴子,我侄女小红在做什么。”

    毒岛冴子瞥了一眼上官小红、鲍鱼妹妹,“丫丫,她们在相互视奸。”

    “啥啊?”丫丫显然没听懂毒岛学姐在讲什么。

    旁边的大乃眼镜娘小声道:“冴子学姐,喂喂,你不要教坏了丫丫……”

    “忧郁的鲍鱼”妹子不知道的是,女禽有兽童鞋经常为毒岛冴子做净化疗程,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巨细无靡。人道是学以致用,上官小红也将同样的手段用在高城沙耶身上。她从药美人那里获得了很多秘制配方,更使得她对别人的净化身体疗程愈发的妙极,已参上乘。

    相比女禽兽,鲍鱼妹妹的“花情丹”简直是不入流的小把戏……

    叮。上官小红的小拇指敲叩了一下姨妈刀,声音悦耳。敲震鲍鱼妹妹的心弦,与之附和。叮叮,叮叮叮……上官小红叩击姨妈刀的速度越来越快,其声靡靡,如摧冰化水,冬雪尽融。鲍鱼妹妹体内的生命之海蒙上了一层红雾,妍媸已极,悬在上空的四根魔弦像是醉酒了那般,摇摇欲坠。

    “啊呜……”鲍鱼妹妹张口道,竟然咽下“花情丹”。她自己却浑然不觉。

    在她眼中,女禽兽的身影愈发模糊,像是飘到了海的尽头,触之不及。“不妙!”彩扇贝壳内的寄居鲍鱼尖叫道,它是契约兽,要比自己的主人更清醒。两扇彩贝掀开,寄居鲍鱼怒冲冲地望向上官小红。“你想对我的主人做什么!”

    啵,一缕水晕泅散开来,自上官小红左眼漾出,涌向寄居鲍鱼。袅袅红芝,淡雅初绽,映得寄居鲍鱼通体发赤。它的眼睛也染红了,仿佛涂上了一层胭脂。

    渗出,姨妈刀的刀尖渗出一滴红液,内中裹着一条小蛇,比游丝还细。上官小红朝着那滴红液轻呼一口气。

    那滴红色的液体迅速膨胀,大如香瓜。其内的小蛇也在生长,咝咝,蛇信吞吐,小蛇吞云吐雾,包裹它的红色液体球被它吸入腹内。

    冲破桎梏,红色的蛇摇动着,长有一尺,它向鲍鱼妹妹游了过去。噗的一声,钻入她的左眼,湮没不见。

    从头至尾,“忧郁的鲍鱼”妹妹未有任何抵触,任凭上官小红摆置。

    看着没入鲍鱼左眼中的红蛇,贵宾席处的高城沙耶像是想到了什么,身体簌簌发颤。她忆起前几天做的梦,有人掀开她的颅顶,将红色的蛇投了进去,蛇尾在她的左眼窝,蛇的前半截身体钻出她的右眼。

    高城沙耶的左手放在丫丫的肩头上,“嗯?”上官丫丫也感受到了身后之人的变化。“眼镜娘,你怎么了?为什么发抖?”丫丫奇怪道。

    毒岛冴子心中一动,“学妹发现了吗?小红暗中净化过她的身体。”学姐抹去眼中的异色,旋即释然。不洁的当被净化,污秽的应被抹除,不该存在的予以屠之。

    砰砰砰!毒岛学姐左眼内的血茧不安地跳动,茧壳发散出数百丝血线,拍打学姐的眼膜,有的贯穿而出,拉扯眼眶、眼角,拧出血水,沁红了她的眼罩。

    毒岛冴子伸手去按左眼覆盖着的眼罩,大拇指下压,向内挤叩,她的眼球变形,向左右拉长,像是红肠。眼球中的血茧也被压缩,茧内的双头虫嘶叫着,两颗脑袋一齐啃噬茧壳,似要破茧而出,再吃掉学姐的整颗眼珠子。

    腐女画手木吉吉同学,森工豹姐姐,年轻的基老王子等人则在关注战场,也没注意身后之人的异变。对他们来说,毒岛冴子、高城沙耶都是小角色。

    “汉子忘了爱,那就去gao基吧!”

    忘爱哥吼道。

    他手中的那枝红杏也现了原形,是一口奇怪的兵器,长四尺两寸,似剑非剑,材质不明。

    上官荣迪奥炸天的发型也乱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两边的两颗金色的球形物炸了一颗,只剩下右边的那颗。

    当当当!上官荣依次抛起手中的三颗铜球,铜球相撞,交迸出铜绿色的光霓。

    “你,你毁了我的发型!”

    上官荣气贯头顶,本来歪斜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的发型再次直立起来,散发着贤者的气息。旁边,仅存的金色球形物也爆发出刺目的绚光。

    呼哧!炎热的斗气透掌而出,宛如岩浆迸射,浇灌在三颗铜球的表层上,为其镀上暗红色的光膜。

    当啷!当啷!当啷!三颗铜球迅速膨胀,像是三轮暗红色的小太阳,当空悬立。

    “喝!”

    上官荣弹跳而起,他左右两足分别踏上一颗巨大化的铜球,同时,他双臂上扬,抱着最大的那颗铜球。

    “头可断,发型不可乱!汉子流血不流泪。忘爱哥,我要揍趴下你!”

    脚踏着两颗大铜球,上官荣电掣一般,迸射而出。荡开两道滚滚气浪,四下炸开。他整条汉子像是一尊铜汁浇铸的神祇,须眉皆赤。

    忘爱哥向上拢了拢他的秀发,轩眉一蹙,“很好,我终于激怒了荣小哥。”唰!他手中握着的神兵划开一道腥红色的电芒,斜斩向脚踏铜球的上官荣。

    “破!”

    上官荣大声叱道。右腿向前屈出,足下的铜球急遽转动,铜锈荡开,嗤嗤嗤,数不清的红点、绿斑乱射而出,轰向那道腥红色的电芒,将其挤碎。

    腾!

    上官荣怒奔而去,荡破身前的能量残漪。“无有人可挡住我的复仇之路。”上官荣来至忘爱哥前方十丈之处。他xiong腹涌动,斗气鼔涌,像是在积聚可怕的风暴。

    喀拉拉,上官荣全身的骨骼暴涨,他面目狰狞,双臂爬满虬结的青筋,目呲近裂,钢牙交迸。“我的铜蛋啊,去吧!”上官荣长声喝道。他双臂举着的铜球砸了出去,轰隆隆,虚空振晃,气流连绵起伏前百丈,叠涌而起,一颗巨大的铜球分波斩浪,逆旋而出。

    忘爱哥神情凛然,弹了一下他的xiong部的尖端。“小哥真是爷们!”忘爱哥双目有厉电迸窜,他迥然挥舞,御风而行,身姿轻曼。

    因势导利,忘爱哥在奔涌的气浪中穿梭起伏。蓦地,他身化流光,双手握定神兵,回旋劈下。嗤啦!一道杏红色的戾芒撕开虚空,向前冲去。

    蓬!乱红无数,斜阳如玉。铜球、戾芒两相叠撞,炸为上万块碎片,飙窜乱射,漫空洒扬,像烟花那样灿烂。

    临风玉立,两条汉子杳杳而望。

    荣小哥、忘爱哥各自震撼,生出惺惺相惜之感。荣小哥并不因他的铜蛋毁了而生气,因为像那样迪奥的铜蛋还有七颗!

    集齐七颗铜蛋就能召唤神龙……

    忘爱哥手捻着鬓角,神情洒然。唰,他挥动手中的神兵,气流滚啸分开,在他和上官荣之间铺开一条大路,落英缤纷,“把酒东篱后,悠然采ju花。”忘爱哥悠然道。

    身形寂寞,面有苦比之色。忘爱哥就那样捻着鬓角,拉近他和上官荣的距离。

    上官荣单腿而立,右腿悬空,右足下的那颗铜球腾的迸射出去,像是滚动的火球,像是烧尽天下情侣那般熊熊燃烧。火光炽盛,映照得荣小哥神情狂狷、风采绝伦,对面的忘爱哥竟有些痴了。

    当然,痴了的还有下面贵宾席上安坐的基老王子。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霍然而起,拊掌道:“荣小哥,盛京的绝色也。”

    腐女画手木吉吉同学亦同意,“此间的小哥容光焕发,倜傥无伦,举手投足间只有春花秋月之气质。麻豆,我要收了他作为我的麻豆!”

    森工豹、“尼玛炸了”、“宝宝心里苦”等优胜者,笑容恬淡,对着空中的上官荣指点连番,好似小哥已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可把玩焉。

    面对滚滚而来的燃烧的铜球,忘爱哥撩起秀发,贝齿生香。“枝头红杏,紫陌生香。千里江堤,染绿了谁的帽子……”

    话语方落,忘爱哥将身旋起,划开一拨拨紫芒,他按下手中的神兵,力压而下,按向那颗燃烧的铜球。

    伴着忘爱的声调,旋起无尽基气。忘爱哥按爆了铜球,噼啪劈啪劈啪!裂炸的碎块飚射纷呈,而忘爱哥大袖挥舞,基气纵扬,荡开靠近他的赤红色碎铜。

    上官荣的脚下只剩下一颗铜球。

    再观上官小红、鲍鱼妹妹之间的撕比大战,已经毫无悬念。小巫见大巫,鲍鱼妹妹栽在了女禽兽手上。掌握了更多的姿势,不,掌握了更多的知识才能沉淀一个人的气质。

    唰。上官小红手中的姨妈刀平削而出,旋切开两扇彩贝。其内的寄居鲍鱼也没了安身之所。

    “甲腾鹰兽。”上官小红道。

    “知了,主人。”咔嚓,蛋内的甲腾鹰兽撕开了蛋壳,一只黄金色的手掌探了出来,抓向寄居鲍鱼。取到手猎物,甲腾鹰兽的黄金手缩了回来,蛋壳阖上。

    “忧郁的鲍鱼妹妹。”上官小红用刀背抬起双眼失焦的鲍鱼妹妹的下巴。

    “本兽如何处置你呢……”上官小红轻声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