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Ru部落的首领不愿一味地逃避。皇姐好像得了一种不撕比不舒服的病,“女人的武器有很多种,大到她们的xiong部,小到她们的心眼,都可作为武器。”唐麻花道。

    泼喇喇,贫乃联盟的姑娘们围住了皇姐。虽然围住了,可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对方可是皇室之人,冠以帝王之姓。

    皇姐的妹妹唐豆芽再向前一步,拉近她们姐妹之间的距离,可她们的心却离得很远。明明身体里留着一半相同的血液。

    涌动,涌动。皇姐唐麻花身前有怒涛奔涌的不能描述的部位。晃瞎了贫乃联盟姑娘们的眼睛,她们无一不酸溜溜的瞅着皇姐的大xiong。

    “跑啊,皇姐你怎么不跑啦?”唐豆芽冷酷道。“既然停了下来,就代表你有了相当的觉悟。麻花皇姐,你的同伴舍弃了你,你作为巨Ru部落的首领还真是失败。你看”唐豆芽右手抬起,指着周围的贫Ru姑娘们,“联盟中的姑娘们同仇敌忾,万众成城。大家都要撕比你。”

    别看我,别看我。麻花皇姐,我可不要撕比你。唐豆比躲避着唐麻花的目光,不与之对视。

    “豆比皇弟。”

    唐麻花的声音响起。唰,她的一条马尾辫劈了出去,柔韧却不失凶威,绕了两圈,缠住唐豆比的脖子。

    “噢噢噢噢,是麻花皇姐的辫子啊。好美妙的感觉,皇姐哟,勒紧,勒紧!”唐豆比的某种嗜好再次觉醒。

    “”唐豆芽。豆芽也是太阳了灰机。

    搞毛线啊,为何现在觉醒!

    唐麻花伸手,抓住自己的辫子的一端,向后一扯,将唐豆比拉了过来。豆比皇子的双脚离地三寸三分,他脸带陶醉的笑容,汉子之眼迷离而又凄楚。

    唐豆芽想要阻止豆比皇子,没来得及。豆比被麻花皇姐掳走了。只是一个照面就叛变了!“所以说啊,汉子都是靠不住的。”唐豆芽摇头道。

    亲弟弟也不行,一样靠不住。唐豆芽忍痛舍弃了她的亲弟弟。

    “让开,让开!”

    “不要挡路,大乃娘来了。”

    清花瓷、李小仙的声音遽地响起,她们站在人群的最外圈。也不知道为什么折了回来,看到没人让路,李小仙、清花瓷直接撕比挡路的贫乃娘,硬生生踏出一条路来。

    一左一右,清花瓷、李小仙站在唐麻花身旁。皇姐也很诧异,怎的,她们又回来了?有何目的?我和她们之间并无深厚的感情与纯洁的友谊。唐麻花随意地瞄了两眼清花瓷、李小仙,也未有表示。她们来是来了,却不代表皇姐心中的芥蒂已消。

    成见已生,短时间内很难消除。皇子唐豆比接受皇姐辫子的勒紧锁缠,豆比很愉悦啊,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毕竟是个M。

    大力金刚猿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我的主人怎能这样,太没爷们气概了。他不但屈服于唐豆芽的yin威之下,还跪在唐麻花的脚下,接受她辫子的抽斥。虽说如此,金刚猿还是想和唐豆比汇合,可它偷觑了一眼唐豆芽,后者面如寒霜,金刚猿也就乖乖地站在原地,和联盟中的贫乃娘待在一起。

    “你们只有三个人。”唐豆芽大声道,脸色稍霁。唰的一下,豆芽拔出身后背着的旗杆,来来回回晃了三下,五彩神光漾荡,照彻方圆百丈内的空间。贫乃联盟的姑娘们沐浴着圣洁的贫Ru之光,脸上透着狂热的神采,撕比的战意轰然而生,向上空抽甩而去,击碎碧空上飘动的积云。

    “xiong大必垂下”、“贫乃即荣耀”。唐豆芽取出背负的两杆旗帜。旗面上写着的十个烫金大字分外引人注目。它们由大学者唐士比亚亲手所题,更增添了它们的神妙之处。

    “联盟必胜!”

    “为了联盟!”

    “撕比巨Ru部落!”

    “抓住部落的首领,蒙上脑袋,挂在城墙下!”

    “好主意,这样就没人知道她是皇姐唐麻花,嗯,就这么干。”

    “贫乃联盟的荣耀之光永不泯灭,胜利女神为我们加冕,我们将扫除巨Ru部落,再塑不朽的辉煌。来吧,贫乃姑娘们。”

    唐豆芽左右两手,分别挥舞着旗帜。“xiong大必垂下”、“贫乃即荣耀”,十个大字,遒劲苍茫,铁钩银划,让人一望,不禁荡气回肠。

    “拔剑吧……”

    腹黑的李家大小姐道。她也照做了,铿的一声,长剑出鞘,剑华清冷,如冬雪,似春水,极寒极冷。

    清花瓷暗道,无退路了,只能撕比。清花瓷左手扣着一盏鱼灯,青芒芒的,鱼灯隐隐绽放着寒光。

    “熊娘、狗尾巴花,你们撕比李小仙;半花、笑花、牵牛花,你们撕比清花瓷;巨Ru部落的首领由我亲自撕比。”

    副盟主唐豆芽有条不紊,排下撕比大计。围观的一干贫乃姑娘们则负责守护外圈,不让人离开,也不让人靠近。

    “没问题的说。”

    熊娘笑道。近来,强壮的姑娘得到了爱情的膏润,心灵与身体得到升华,熊娘还沉浸在和孔甲小哥的甜蜜运动中。

    “是该运动一下啦,否则我又要长肉,孔甲欧巴会不开心的。他喜欢腰肢纤细的姑娘,我现在肥瘦合虞,正适合孔甲欧巴。”熊娘窃喜道。

    甲胄在身,战意昂扬,熊娘快走几步,蹬蹬蹬,路面颠荡,难以承受强壮姑娘的体重。“来吧,李小仙,接受我爱的拳头。喝!”熊娘低吼一声,双拳一左一右轰出,立时,斗气迸爆,滚滚涤荡开来。

    人未至,拳劲已到。熊娘也未小觑李小仙,“她那么阴险腹黑,我还是小心的好。”

    李小仙剑指一扬,嗤啦,一道清光迭爆,剖开熊娘挥来的拳浪。

    “小红为什么和你玩的那么好。”李小仙不解道。衣袂翻飞间,李小仙纵步而出,“湘女有泪,腐蚀青竹。”

    李小仙长剑扬舞,剑气泼洒开来,化作点点泪光,洗刷天穹,罩向熊娘。

    熊娘双臂交叉,撑在头颅上方。蓬的一声,斗气头颅而出,凝结成半球形的气障,护住熊娘全身。

    而李小仙挥剑洒下的剑雨浇淋在熊娘的撑开的气障上,嗤嗤嗤,嗤嗤嗤……绿烟升起,厚重的气障被那剑雨销蚀,生出一个个小洞,像是蜂巢似的。

    熊娘护住耳朵,不愿听李小仙的剑鸣,那更可怕,听者,全身有洞口的地方都会流水。“李小仙,你个单身女,怎比得上经由爱情的玉津浇铸的我。”熊娘手肘扬起,捣向上方破破烂烂的气障,咔嚓一声,气障炸裂,荡射开来,将纷洒的剑雨一扫而空。

    李小仙迎风踏浪,执剑斩下。

    “我的长枪,出来吧!”

    熊娘卸下肩甲上的一块方玉,抓在手中,“开!”她喝道。玉光漾溢,一柄长枪陡地延展开来。

    锵!

    李小仙斩下的长剑和熊娘的长枪交撞在一处。

    熊娘的力气要比腹黑小仙的大,她的腿、腰、臂肘、肩膀齐用力,一股狠劲冲荡而出,经由李小仙的剑透进她掌心。李小仙右臂一阵麻酥,向后跳开。

    “比蛮力,我远逊于她。”李小仙亦知。何必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一人蹑空而来,头上插满了狗尾巴花,“巨Ru部落的李小仙哟,我是贫乃联盟的核心成员‘狗尾巴花’,奉命而来,打压你的气焰。”

    贫乃娘“狗尾巴花”将头一摇,咻咻咻,头发里插着的狗尾巴花们全都射出,洒向李小仙的后背。

    李小仙正对着熊娘,她的后背放空。“狗尾巴花”姑娘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我也来撕比你。”

    熊娘抡起长枪,向前跨出一步,跃开三丈有余。熊娘默运斗气,灌入长枪之中,枪尖疾颤,催生出一圈圈光晕。“杀,杀!”熊娘手中的长枪劈下,蓬嗤,气浪吞舞,电芒游弋,扫向李小仙。

    前有强壮的大姑娘熊娘,后有偷袭的贫乃娘“狗尾巴花”。李小仙恬然一笑,左掌张开,纳集四方气流,聚锁于掌心。骤然之间,李小仙左手反拍而出,嗤啦!一团气漩扯开虚空,轰向几十根狗尾巴花,挥掌的瞬间,李小仙仗剑而上,迎向熊娘的长枪。

    咔嚓!金铁崩裂之声响起,熊娘劈下的那道枪影已被李小仙的剑斩断。

    另外一边的撕比战场,笑花、半花、牵牛花三个贫乃娘撕比清花瓷。清花瓷祭起鱼灯,悬在她左前方,灯光摇曳,荡开一层层光沫,如泡沫一般涌开。笑花、半花、牵牛花三只贫乃娘不能近身,只能在清花瓷周围十五步外远攻。

    “笑花”姑娘拎着一杆烂银枪,枪头系着红缨。“烦人啊。”贫乃娘抡动烂银枪,轰砸向鱼灯荡开的光沫。

    扑哧!笑花的烂银枪被那团光沫黏住了,抽又抽不回来,扫又扫不出去。“怎会这样。”笑花怒道。

    半花、牵牛花联手而出,只见“半花”姑娘两袖挥舞,送出绵柔的气劲,涌扑向清花瓷。“牵牛花”姑娘脚踩着一柄巨剑,忖道:“不能再胶着下去了。我来破了清花瓷的鱼灯。”念头一转,“牵牛花”姑娘役使巨剑,向前劈去。

    “啊!”

    “笑花”姑娘急忙倒拖着她的烂银枪躲开,不愿受到波及。

    蓬噗!

    “牵牛花”的巨剑斩下,剑芒璀璨,照彻九天十地,无物不摧。清花瓷祭出的鱼灯释放的层层光沫,已被巨剑斩爆,再不能汇聚。而鱼灯也剧烈地晃颤,灯芯暗淡,似乎要熄灭了。

    “笑花”、“半花”相视而笑,同时出手,“笑花”手中的烂银枪向前递去,枪头急点向清花瓷的玉颈,“半花”挥动兔儿刀,唰唰唰,劈出三道光刀,斩向清花瓷的眉骨、左肋、右腿。

    “牵牛花”毕其功于一役,眼下还未恢复气力,她站在巨剑上,俯瞰下方的清花瓷,锁定她的气机,牵制住她,为“半花”、“笑花”掠阵。

    还有一处撕比战场,那可是姐妹杀。皇女唐豆芽、唐麻花奋起厮杀。唐豆比瘫坐在地上,他的脖子上系着两根头发,皇姐的头发。

    唐麻花只用两根头发就搞定了她的皇弟,实在是划算而又经济。皇姐可控制头发的长势、长度以及生长速度,断发再生对她来说易如呼吸,不值一哂。

    自从唐豆比被皇姐掳走后,唐豆芽基本上无视豆比皇子。

    砰!

    唐豆芽如遭巨锤轰击,整个姑娘向后跌飞而出。她虽然用旗帜护住上身,却还是被唐麻花抡甩出去的麻花辫子击飞了。

    “哼!”

    唐豆芽在半空中调整身形,坠落在地,她的左足先着地,鞋后跟蹬在地上,咔咔咔,地皮皲裂,她的退势终于止住了。

    额,似乎有什么蠢东西抱着自己的小腿?唐豆芽瞥向那只蠢物,是唐豆比,不知为何,豆比皇子就抱住了她姐姐的小腿。“麻花皇姐,快来,快来。我替你拦下了豆芽皇姐。搞定她,然后再用你的辫子抽我!”唐豆比吼道。

    “”唐豆芽。

    豆芽也是瞎了她的皇女之眼。抹搭,这胳膊肘向外拐的,都断了啊。唐豆芽无比愤怒,她的亲弟弟豆比皇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竟敢这样对她。

    唰!

    唐豆芽抡动手中的那杆旗帜,劈向唐豆比的脑袋。“不争气的奥豆豆,你还是安静地睡一会吧。”

    “雅、蠛、蝶哟!”

    唐豆比喝道。

    “护法,放开副盟主。”

    “豆比护法,你这是吃里扒外,是要放进猪笼的!”

    “护法,快快放了副盟主,巨Ru部落的首领杀来了。副盟主不让我们撕比她,要和她单对单的撕比……”

    “好急躁啊,我真的想冲上去帮助副盟主。可是,可是……”

    不知道如何处置唐豆比护法,他可是皇室之人,又不能揍他。贫乃联盟的姑娘们很为难。

    “漂亮啊!”

    皇姐唐麻花赞道。

    她以手刀斩断自己的麻花辫子。接着,抓着辫子的末梢,向前抽去,啪叽一声,整条辫子脱手而出,像是一条黑色的毒蛇,勒缠向唐豆芽的细颈。

    危急之瞬,一道金光划破长空,倏然而至。

    阿瑟王挡在副盟主唐豆芽身前,横剑削出,嘣嗤!黑光荡爆,阿瑟王的剑斩碎了皇姐唐麻花抽过来的辫子。

    “巨Ru部落的首领哟,你相对我们贫乃联盟的副盟主做什么?”

    阿瑟·潘多拉贡寒声道。

    “皇叔呢,我的皇叔唐士比亚何在?”

    唐麻花急道。

    “呵呵。”

    阿瑟王轻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