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和联盟之间的撕比也在继续。巨Ru部落的首领被贫乃联盟的大军追杀,“真是太阳了哈士奇。”唐麻花怒道。

    骄傲如她,自然受不了被一群小xiong姑娘追赶。李小仙无视部落的首领,她可那么多愁善感。能跑路就跑呗。

    “哼,再敢追我,我就让你们好看。”唐麻花停了下来。回身,凝望浩浩荡荡的大军,抹搭,好多贫乃娘……

    皇姐的麻花辫子浮了起来,像是触手似的。奔跑在联盟大军最前面的是熊娘还有唐豆芽。唐豆比磨磨蹭蹭,不愿尽全力,两边都不想得罪,豆芽、麻花都是他的皇姐,而且很强势。大力金刚猿背后长出了一对翅膀,它拍动双翅,跟着主人唐豆比。

    “豆比,形势不容乐观,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大力金刚猿极目远望,只见前方怨气滔天,全是贫乃娘的幽怨、妒火,以撩云之势直冲天穹,煞是壮观。

    联盟的副盟主唐豆芽,背着两杆旗帜,一面旗帜上写着“xiong大必垂下”,另外一面旗帜上写着“贫乃即荣耀”。大力金刚猿也是醉了,它低头,瞅着自己两块xiong大肌,心里不禁呵呵两声。“本猿的nai大肌也很圆硕呐。难怪唐豆芽看我不顺眼。可爱的孩子们,我不会然你们垂下的。“大力金刚猿拍打自己的胸之大肌。

    在联盟的后方,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正在和大学者唐士比亚撕比。大学者的战斗力虽然不行,可他的信念坚定,思想不朽。因浩然正气加身,大学者整条中年汉子看上去无比的威严。他往哪里一站,愈发的高端大气而又上档次。“只要九块八,九块八!”大学者喝道。“只要九块八,姑娘你就能将我带回家,我为你讲解人生至理。”唐士比亚傲然道。

    “”贫乃王的心情是崩溃的。

    “我伟大的前尾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瑟王怒道。

    噌噌噌,前方有高能。阿瑟王裙子下飘出来一根好长的尾巴,还带拐弯的。“去死吧,唐士比亚大学者。”

    飕的一声,音裂之声陡地响起,阿瑟王伟大的前尾巴蜿蜒曲折,沿着S形劈向大学者唐士比亚。金霞绚芒,遽然间炸开,刺得中年汉子睁不开眼睛。可他还在坚持,“只要九块八,你就能将我带回家!九块八哟!”

    阿瑟王无动于衷,唯有搞定唐士比亚,她才能继续前进。为了联盟,贫乃就是正义!

    就在大学者即将遭受无妄之灾时,他之衣衫鼓舞,贴在里衣中的护身符飞了出来。顷刻之间,大儒的吟诵之声响起,“大胆!退下吧,小姑娘。汝之xiong甚小,有什么资格撕比大学者唐士比亚。”

    羽扇纶巾,儒雅轩峻,护身符竟然幻化出一尊大儒。他甫一开口,墨香氤氲,升腾盘绕,凝显出石燕、狻猊、麒麟、白猿等兽形之物。

    “哀呼,世风日下,贫乃娘大行其道,妄论天下。吾代表月亮撕比你!”那尊大儒冷道。他手中的羽扇挥动,烟云滚荡,电闪雷鸣,万物颤栗,伏地不起。

    然,贫乃王淡定无伦。静静道:“你吖哪位啊,为何cos美少女战士!”

    大儒喝道:“小丫头,怎敢顶嘴。接受吾的惩罚!”

    他眼神开阖间,紫芒飙舞,化龙走蛇,咔嚓咔嚓,一道龙形闪电,一道蛇形闪电,分左右劈向贫乃王。空气中弥漫着圣洁的气息,恐怖的能量风暴慢慢成型。虽说不知者无罪,可是对大儒来说,xiong小就是罪。一言不合就代表月亮消灭对方。

    阿瑟王步履沉缓,她之伟大的前尾巴咻的一声,竖了起来,长十三丈,粗如小孩手臂。“王之征途,不容人置喙。碾碎它们。”阿瑟王叱道。

    她那伟大的前尾巴当即爆发出惊人的光芒,遍彻十方天地。那两道闪电的亮度也被遮掩下去了。喀拉、喀拉,两声炸响,音浪轰爆,虚空破碎。大儒释放的龙蛇之形闪电,已被阿瑟王伟大的前尾巴抡碎了,焚炸开来。

    “好大一条!”

    大儒赞道。

    “小丫头,汝有灵根。何不拜吾为师,汝之xiong渺小,可亦无妨。吾破例收汝为徒,授予汝人生哲理,领悟天地间的玄奥至理。”

    阿瑟王冷冰冰道:“抱歉,我有师傅了。不会拜在你的门下。”

    扭动身体,阿瑟王伟大的前尾巴当空劈下,斫砍向大儒的纶巾。还未落下,只听啪的一声,大儒的纶巾裂炸纷飞,化为碎屑。

    “残暴的贫乃娘,行走的幼王啊。接受吾的教诲吧。”

    大儒披头散发,羽扇连连挥动,其时,风云涌动,天降霹雳,轰杀下方的贫乃王。

    阿瑟王驭使她伟大的前尾巴,逆空劈去,唰唰唰,一道道金色的气芒荡射而出,空间晃动,似乎承受不住王的前尾巴的逼an笞。

    大儒引来的霹雳,声势浩大,覆盖百丈方圆,却奈何不得贫乃之王。王的前尾巴无往不前,甩开的金色气芒斩爆一道道紫色的霹雳,照亮了苍穹。

    大学者唐士比亚站在安全的地方,双目微阖。“我的护身符是一位大儒赠予我的,他游历天下时,路过盛京,投身于红颜阁,身上没钱,差点走不出红颜阁,还有去势的危机。碰巧,我也在红颜阁和大xiong姑娘讨论阴阳之理,我观他器宇不凡,有大器,故而出手资助他,大家一起愉悦。他离开时,郑重其事地交予我一张护身符,说贴身藏好,可保我不遭无妄,毒害不侵……”

    前辈果然不欺我!大学者唐士比亚笑了。

    大丈夫,萌大乃!

    “嘎?”

    大学者的笑容僵固了,因为他看到贫乃王伟大的长又不细的尾巴,竟然卷住了空中的大儒。

    “贫Ru之辈,也敢欺吾!”

    大儒长喝一声。周身爆散出炽热的光芒,如烈日高悬,蒸煮碧海。滋滋滋,阿瑟王缠着大儒的尾巴开始燃烧,火焰腾腾窜高,热浪滔天。仅是开始,很快,火光向下奔泻而去,扑向阿瑟王。

    “真遗憾。”

    阿瑟王也是果敢之辈,挥剑斩去她的“前尾巴”。

    空中的大儒,陡地挥动羽扇,清气滋生,呼喇,一片亮芒炸开,大儒手中的羽扇衍生为一枝魔法杖,而且卖相卡哇伊。右足踮起,左腿盘在右腿上,大儒左手做剪刀状,横在眼前,比划着。“变身,美少女!吾真的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唐士比亚。

    “”阿瑟·潘多拉贡。

    中年汉子,乃贫姑娘,均用看傻比的眼神看着天空中的恶心的萌萌的大儒。

    “怎么酱紫!”大儒直冒冷汗。现在的他也不是真正的“他”,而是他的本体寄存在护身符上的一缕神识,也可说是执念。

    “噢,吾明白了!”大儒马上发现了问题的所在。是xiong大肌啊,他之xiong大肌不够圆滚,难入下方的大学者、贫乃王的尊贵之眼。

    容易容易啊。大儒双肩抖动。膨胀,膨胀,他的xiong大肌蓦地壮大!“完美,现在的吾很完美啦。吾的xiong够大!”

    “”唐士比亚。

    “”贫乃王。

    天上的果然是变态吧!

    “别酱紫,别用这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吾,吾超萌的!”大儒吼道。“快快拿出汝等的诚意,向吾投来敬畏的目光。啊哈哈哈,膜拜吧,膜拜化身美少女战士的吾!”放声畅笑,声撼方圆百步内的空间。

    大学者唐士比亚以手加额,拍了几下。“我就知道前辈他不是正常的汉子。我一直欺骗自己,他是学识渊博的殿堂大家,一身儒气。奈何,奈何,我之一厢情愿又有什么用。”

    唐士比亚很快释然。

    他解开革囊,大手一抖,抓出一物,且在空中幌了幌。是三角之裤叉!高仿超人的三角之裤叉。“前辈,吾等当以真xing情自在于世,何惧他人的眼光。”

    语罢,大学者唐士比亚当着贫乃王、大儒的面,在他的长裤外穿上了红色的三角之裤叉。蓬嗤!大学者身上闪烁着智慧与哲理的光辉,与日月相应,同天地共鸣。

    空中,cos美少女战士的大儒赞道:“哈哈哈,好一条不羁的中年汉子,真是好汉子,深得吾心,有大抱负,不枉吾在你身上留下一道护身符。”

    天上,地下,两条大汉尽兴的摆扭身子,竞相争妍,各逞奇葩。一时间,贫乃王的脑袋转不过来,眼睛不知道该瞅着哪条汉子更合适。

    “超人与我同在!”唐士比亚大笑道。愉悦,愉悦啊,他之心情如流水潺潺流淌,发出叮咚叮咚的悦耳之音。

    “美少女就是吾,吾就是美少女哟。”空中的大儒嫣然笑道。他挥舞手中的“魔法杖”,咻咻咻,五道气箭迸射而出,驰向下方的贫乃王。大儒不但烧了贫乃王伟大的前尾巴,还要收她为徒。

    “我真蠢,真的。”贫乃王道。她凌空而上,金发挥扬,眼神陡地犀利起来。剑诀一引,阿瑟王冷道:“我先解决掉你,再踢飞地上嘚瑟的中年汉子。”

    阿瑟王右腕抖动,斗气迸出,贴着剑柄、剑脊、剑尖,拂荡奔涌。绞缠,金色的斗气绞住大儒射来的五道气箭,嗤啦啦,一番缠碾,拧碎气箭。

    “你不但毁了我的前尾巴,还无道歉的意思。不可理喻,我才要代表月亮消灭你。”阿瑟王右臂抬起,自右向左虚划一剑,铛嗤,剑光迸爆而出,像是一弯金色的镰刀,横切向大儒的脖子,大有“洗干净脖子等着我用刀来抹”的意图。

    “上古之人,汉子多是xiong肌凶悍之辈,姑娘也不遑多让,头发长见识长,xiong脯美好而又引人遐思。时至今日,姑娘的见识短了也就算了,哎,xiong也缩水了,伤心,吾很伤心!”

    cos美少女战士的大儒,腾的向前踏出一步,一步三丈,他才气灌顶,他才高八斗,他才貌双全,他才思敏捷,他抬手间,气动山河!

    “来吧,吾的徒儿。”

    大儒左袖扬起,向前掣开。呼噌,清气爆漾,墨香涤荡开来。镰刀形状的剑芒被那团清气裹住了,停驻不前,在原地旋转。

    “吾弹指间,笑尽天下贫乃娘啊。”

    大儒手中的“魔法阵”劈下,轰在那团清气上。轰隆一声,清光迸爆,金色的镰刀形状的剑芒也随之裂散,消弭一空。

    “前辈,小心!”

    地面上的大学者急声道。

    大儒只顾着陶醉,仿佛他已经搞定贫乃王,收她为徒。可是阿瑟王怎会甘愿拜在她门下,虚晃一剑,阿瑟王人已不见,气息全匿。

    “死吧!”

    阿瑟王陡地出现在大儒的左侧,金色的长剑递出,剑光一闪而逝,捅进大儒的脖颈。

    “嗯?”

    阿瑟王道。

    没有刺中的感觉。她再定目一看,哪里还有大儒,他已然消失,剑尖上挑着一张护身符,艳光灼灼,还在燃烧。

    “徒儿,吾等着你,等着你。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是吗。”

    阿瑟王骈起左手两指,在剑脊上轻抹,唰啦,一片金霞荡起,涌向剑尖上挑着的护身符,将之轰碎。

    “于是。”

    阿瑟王回身,俯视下方的大学者唐士比亚。

    “于是?”

    唐士比亚抬头,回望贫乃王。

    “拔剑吧,中年汉子。”

    阿瑟王道。身体一纵,凌空旋下,疾若电芒。唰,她手中的金色细剑斫向中年汉子的头顶。

    “我的剑在这里。”

    大学者唐士比亚指着他长裤外的三角之裤叉。

    拉起!

    他向上拉起红色的三角之裤叉,套在双肩上。绷直,绷直。嗡!一圈斗气荡开,大学者眼神冷厉,像是换了一个人。

    锵嗤,阿瑟王的金剑被那圈斗气撞开。

    啪哒,啪哒!大学者唐士比亚拉起“肩带”,又放下。

    “很好,你不差。”

    阿瑟王双足落地,凝望着两丈外的中年汉子。“你隐瞒了自己的实力。终于肯接受王的挑战吗。”阿瑟王冷声道。她体内的生命之海开始晃荡,引来上空的魔弦,两相碰撞。

    贫乃王的碧眸升起一团金雾,有种说不出的美,不属于人类的美。

    “解封吧,我的长剑。”

    唐士比亚右手抓着一本书,向上托着。掌心透出浩瀚的能量波动,嘭嗤,整本书炸了,一柄墨色的长剑横亘而出。

    大学者抓住墨色长剑,斜指贫乃王。“当你的眼界不足以支撑野心,请先学会卑微……”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