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乃联盟的姑娘们追杀巨Ru部落的首领以、李小仙、唐士比亚、清花瓷,而女禽有兽童鞋不在现场,不能锦上添花。上官小红还有其它事要做。

    “基霸”小分队的主战场已在眼前。“人还是那么多。看来本兽的兄长大人很受欢迎。”上官小红道。

    “别瞎扯淡了。”森工豹姐姐直接拆穿女禽有兽童鞋的谎言。“还不是你搞的鬼。你能瞒得了别人,却骗不过我。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小红,你欧巴的蛋是不是黑色的?”森工豹再道。

    嗯,那也是噱头之一。基霸小分队举办的撕比招亲大会,最大的胜利品是小哥上官荣。此刻,小哥安坐贵宾席,发型迪奥炸天。丫丫也在,小萝莉坐在她侄子右边。

    前几轮的赢家像是木吉吉同学、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尼玛炸了”、“宝宝心里苦”等人也笑看风云,指点台上撕比的汉子们。

    森工豹牵着她的契约兽,走向贵宾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作为基霸小分队的队长,上官小红没有登台,她站在台下,不言不动。她已经很低调,可是贵宾席上的优胜者们还是找到了她,因为她脑袋上悬了一颗好大的蛋。蛋光光照九州,女汉子凌风而立。

    “小红,小红。”上官丫丫喜道。噌的一下,丫丫跳了起来,急着奔向女禽有兽童鞋。毒岛冴子、高城沙耶按住了丫丫,不让她乱动。

    “放手,Ru妞们,你们放开我,我要去小红那里。”丫丫不悦道。

    “丫丫,坐好。你也是基霸小分队的重要成员,你知道我们为什么站在你后面?”毒岛冴子问道。学姐今天穿着水手服,头上戴着小恶魔的尖角装饰品,左眼戴着眼罩。cos气息很纯正。

    丫丫瞄了一眼毒岛冴子左手拎着的剑袋,“哼,你的剑也是兄长大人赠与你的,你忘了兄长大人交付你的任务了吗?”

    大乃眼镜娘高城沙耶道:“嗯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学姐手中有剑,我手里可什么都没有。她才能保护你哦,你要好好听她的话。”眼镜娘随后瞥了一眼上官小红,又道:“你侄女小红,她很忙。看到她身边站着的蒲节了吗,不好好工作,努力刷存在感,可蒲节始终是蒲节。你懂我的意思?”

    “抱歉,完全不懂。”上官丫丫郁闷地坐了回去。嘟着小脸,眼里写满了不爽。

    画界奇葩木吉吉同学的契约兽在桌子上溜达呢,“黑喵,过来。”上官丫丫抓抓手,呼唤呜喵王。

    喵个米的,本喵对萝莉不感兴趣。面对丫丫的殷勤唤声,呜喵王无视于睹。

    “洒家就是要日天啊!”

    轰嘭!

    气浪迸舞,绚光荡爆。一只潇洒而又英俊的大神出现了,是鲁尼妹。鲁大神是基霸小分队请来的司仪兼主持人。

    大神就是大神,她一出现,镇住了场面。临时主持人将麦克风交给鲁大神。“大神,您终于来啦。我差点就搞砸了今天的撕比招亲大赛。您也知道的,我的气场还没强到可以震慑全场。”

    “洒家明白。”鲁尼妹安慰那枚临时主持人道。“交给洒家吧。洒家卡哇伊的妹妹坐在贵宾席上,她耍小性子,跟洒家闹别扭,很难搞的。洒家期待用一场热情的表演挽回我们的姐妹之情。”

    临时主持人退下。鲁大神接手接下来的赛程。

    “是谁,接下来是谁要上台撕比。哦,已经上来了,是一只妹子和一条汉子。女士优先,姑娘,告诉洒家你的名字以及参加撕比招亲大赛的目的?”

    “忧郁的鲍鱼。”妹子答道。

    “噢,忧郁的鲍鱼妹妹,你的目的呢,可否告诉洒家以及现场的观众朋友们?”鲁尼妹笑道。

    名为“忧郁的鲍鱼”的妹子害羞道:“我的目的很单纯。”她偷觑上官荣小哥英俊的面庞,“我想刮了上官荣欧巴的消声毛。”

    姑娘说罢,全场寂静。

    贵宾席坐着的荣小哥呆了,他的小伙伴也呆了,可不能失去那茂密的黑色森林呐。

    上官荣站了起来,对另外一只挑战的汉子道:“台上未知名的汉子哟,你一定要搞定‘忧郁的鲍鱼’,我看好你!”

    能不看好你吗,你若是失败,我的那啥可危险了。荣小哥想想也是醉了。

    森工豹、木吉吉、基老王子等人不住点头,均道:“忧郁的鲍鱼果然是吾辈中人,品味超尘绝轶。小妹妹可教也,有前途。”

    鲁尼妹将麦克风递向挑战的汉子。“这位大哥,你又是谁,你前来撕比的目的为何?”

    面容轩峻,气度洒脱,那汉子道:“本公子就是忘爱哥。本公子的名言:如果忘了爱,那就去搞基吧。哈哈哈哈,我要和上官荣小哥探讨人生哲学!”

    好吧,“忘爱哥”的目的已经讲出来。贵宾席上安坐的基老王子冷然道:“又是一只想和我抢汉子的汉子。本王子不会坐视不管,抬头看看天,苍天放过谁。本王可是基老王子,和诸多大基老保持纯洁的友谊与精神上的融会贯通。”

    腐女画手木吉吉双目放光,“好一条潜在的基老。我喜欢。”

    森工豹等人笑而不语。

    “忘爱哥,忧郁的鲍鱼,你们是今天的第三对挑战者。你们有什么想对主办方、观众朋友们说的吗,洒家可以代替主办方满足你们一个要求。当然,你们的要求不可违背人类道德行为规范。”鲁尼妹笑着说道。

    上官荣不乐意了,喂,谁给鲁尼妹的权力,她怎可随便更改撕比招亲大会的规则。荣小哥还想说些什么,丫丫先开口道:“好啊好啊,反正各种秀就是为了愉悦观众、讨好评委。”

    “丫丫。”上官荣小声道。

    “侄子,不要忘了我也是基霸小分队的重要成员。”上官丫丫随口道。

    鲁尼妹望向台下的上官小红,“女禽兽似乎也不反对。”鲁大神忖道。那就这样办吧。“忘爱哥,忧郁的鲍鱼。说吧,说出你们的小要求,洒家还有主办方尽量满足你们。机会只有一次,今天只有一次,你们可要考虑好。”

    “忧郁的鲍鱼”妹子左手四指半屈着,撑住她的下巴。她真的在思考要提出来什么样的要求。

    “忘爱哥”气质忧伤,上唇遍生细密的茸毛,两侧鬓发很长,就算他沉默不语,旁人也难以扼杀他那不属于尘世间的帅气。

    唰!

    “忘爱哥”右手曲抓,摄来一枝杏花。

    登时,“忘爱哥”与杏花人面相映红,相得益彰,风华绝伦!

    “本公子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忘爱哥盯着鲁尼妹大神。

    “忘爱哥,大声的说出来你的想法。”鲁尼妹鼓励道。

    “本公子想和忧郁的鲍鱼组队,一道撕比主办方派出的代表。”忘爱哥笑道。他嗅了嗅杏花。“红杏要伸出墙头,有谁阻止的了。本公子也花儿一样美丽的汉子,追求者甚众。可是本公子好忧伤,好寂寞。妹子们已经不能阻止我爬出墙头。这红杏就是我,我就是红杏。”

    忘爱哥将手一抖,杏花香气飘散开来。他面颊生霞,两缕鬓发迎风飞扬,整条汉子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气息。

    这时,“忧郁的鲍鱼”妹子也道:“我同意忘爱哥的提议,也愿和他组队,一同撕比主办方派出的代表。主持人,你能代表主办方满足我们的要求吗?”

    忘爱哥、忧郁的鲍鱼盯着鲁尼妹,目光坚毅。

    本已坐下的上官荣再次站起,大声道:“为什么不同意呢,主持人,满足他们的愿望,我愿亲自上台撕比他们。”

    忧郁的鲍鱼忽然朝上官小红望去,“大大,上来吧,和我相杀。”她点名女禽有兽童鞋。

    “哦。”上官小红乐意之极。因为她终于能甩掉蒲节妹子了。“蒲节姑娘,让开,本兽要登场和人撕比。你不要再抱着本兽的大腿,本兽也很为难。”

    “不管不管我不管。大大你码字三万,我绝不放过你。做鬼也不放过你。”蒲节妹子冷静道。

    “额。”上官小红无语。

    她纵身跃起,带着蒲节妹子一起射向撕比台。“蛋来。”上官小红左臂扬起,拘来大黑蛋。

    女汉子、蒲节、大黑蛋一起落在撕比台的中心位置。上官荣也上台了,站在他妹妹身边。“吾妹,我们一定要搞定他们。”

    “自然。”上官小红道。

    “小红,你同意了?”鲁尼妹问她。

    “不是上来了么。”上官小红道。

    “可是她?”鲁尼妹指着蒲节妹子问道。

    “站在撕比台上,拳脚无情,如果伤到她,也是没法子的事。我相信蒲节姑娘也有自知之明。不是吗?”上官小红冷道。

    紧张紧张。听到女禽有兽童鞋那样一说,蒲节妹子不淡定了。“我又不是战斗力爆表的女汉子,撕比不过‘忘爱哥’、‘忧郁的鲍鱼’,不如退一步,待到小红离开撕比台,我再缠她。”直起身来,蒲节妹子的手离开上官小红的腿。

    上官小红向高城沙耶使眼色,大乃眼镜娘走上台来,搂着蒲节妹子,笑道:“来吧,跟我去贵宾席,你在这里很碍事,难道你也要加入小红、荣少爷的队伍?”

    “自是不要。”蒲节小声道。

    “那你们还等什么。洒家先退下了。”鲁尼妹想后台飘去,径直走向木吉吉同学。“洒家的妹妹还是那么迪奥,洒家好心安。”

    忘爱哥、忧郁的鲍鱼临时拼凑成了队伍,他们之间并不熟悉。可他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女禽有兽、上官荣。

    咔哧咔哧咔哧,上官荣手里攥着几丸金属球。而上官小红双手空空,她眉头一挑,地上的大黑蛋纵舞而起,挡在主人前面。

    “鲍鱼妹妹,你选择了上官小红。”忘爱哥笑道。

    “嗯,你的对手是上官荣。”忧郁的鲍鱼说。“忘爱哥,不要死的太难看。好歹你也是有两颗蛋的爷们。”

    “鲍鱼妹妹,你也是,自求多福。女禽有兽童鞋很犀利的。”忘爱哥甩了甩满头的秀发,蓦地,他掌运斗气,手中的那枝杏花祭了起来。“红杏有墙!”忘爱哥喝道。

    轰隆隆!一堵石墙乍然而现,镇压向上官荣,烟尘播扬,方圆百丈内黄烟滚滚,尘沙蔽天。

    上官荣肃穆而待,右臂挥动,掌中攥着的金属球撒了出去,咻咻咻,一丸丸颜色各异的铁球、铜球、金球、银球飚射窜出,拖着一道道光柱,轰射向“忘爱哥”祭出的那堵石墙。

    “荣小哥。本公子在这里。”忘爱哥站在墙头上,口中衔着一枝含苞待放的杏花。他十指曲弹,一枝枝气箭电射而出,迎向上官荣撒出去的金属球。

    当、当、当!

    迭爆之音响起,撼震虚空。共有三颗金属球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可还是有两丸铁球狠狠地击中石墙,砸出两个深坑。

    嘭。忘爱哥猛跺墙头,石墙抖颤,墙体中嵌着的两丸铁球反弹射出,沿着原路返回。

    “荣小哥,真让本公子意外,你一上来就给我一蓬金属蛋。本公子只想观摩你的巧克力豆啊。”

    忘爱哥叹气道。

    上官荣纵身飞起,右手五指戟张,夹住反弹而来的两丸铁球。“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上官荣冷道。人若炮弹,他整条汉子向前迸射出去,气浪掀爆,轰开漫天烟尘,视线顿时开阔。

    “啊……”

    忘爱哥有些傻眼。

    嘭嗵!上官荣已经撞在石墙上,将墙撞出一个大窟窿,碎石迸窜,石屑簌簌撒播。身子向后一仰,上官荣觑定危墙上站着的“忘爱哥”。“吃我铁丸。”他右手三指夹着两丸铁球,抡甩出去。

    崩!崩!

    两丸铁球电掠而出,刮擦着气流,生出两溜火光。

    忘爱哥的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他左臂反撩,斗气激迸,凝聚成一面圆镜,竖立当空,挡下两丸铁球。

    再看“忧郁的鲍鱼”妹妹和女禽有兽之间的撕比。她们不温不火,边撕比边闲聊。“大大,你为什么写小说?”鲍鱼妹妹问上官小红。

    “初衷,已忘了……”上官小红道。

    “是吗,大大真是有够诚实的。”

    鲍鱼妹妹笑道。上官小红这般真诚,她反而不知如何接口。“忧郁的鲍鱼”手中抓着彩扇贝壳,大如团扇,挡住自己的面庞。

    上官小红右手食指射出一道红线,击中大黑蛋,呼噌,大黑蛋荡爆而起,抡向“忧郁的鲍鱼”妹妹。

    “好麻烦的黑蛋。”鲍鱼妹妹暗道。扇贝壳挥动,斥开大黑蛋,不让它近身。

    蛋内的甲腾鹰兽冷漠地睁开眼睛,“和主人撕比的小姑娘,她的契约兽很有意思,我要不要吃了它。”蛋壳裂开一狭缝,甲腾鹰兽注定鲍鱼妹妹手中的彩扇贝壳。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