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

    尊贵,典雅,华奢。

    当今唐腊国皇帝,帝国的主人,唐吉坷德。唐吉坷德坐在象征权柄的皇座之上。蓦地,一条同样尊贵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他手捧着金漆长盒。“陛下。”中年汉子言语中透着激动。

    “唐士比亚,你来了。”皇座之上的威严汉子道。

    “陛下,我终于寻来了大腐之女梨子姬的得意之作浮世山gao基图。哈哈哈,那些愚昧的基老、腐坏之女只知道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却不知浮世山g搞基图才是梨子姬的画龙点睛之作。”

    饶是大学者唐士比亚学富五车,腹中藏有诗书万卷,此刻,他也不禁动容。他翻阅前人手稿,各种基作,诸多腐女之画……终于,他寻得蛛丝马迹,再耗七载岁月,终于找到浮世山搞基图。

    金漆长盒内封着的就是浮世山gao基图!

    “皇弟辛苦了!”

    帝国的主人大步流星,走下皇座,接过他之皇弟进献的长盒。“就在里面吗,就在里面吗!”皇弟擦拭着盒面。

    骤然间,他大手一挥,呼喇喇,一抹金光荡起,长盒的封泥炸开,盒盖飞出。堂吉诃德、唐士比亚一同望向盒内的画作。

    金光万道,祥瑞绦绦。仙音普降,地涌基莲。“是谁,是谁动了我的封印?我乃梨子姬是也。我来自腐女之界,我之大志向尚未完成,人已逝去。诸天不公,基老尚存。世间之女,多呷醋之辈,心xiong狭隘,不知腐女之乐也。”

    香雾氤氲,仙鹤展翅,一只大腐之女茕茕孑立,悬在半空,她的模样似真切似朦胧,唐士比亚、唐吉坷德冷笑连连,指点连番。

    “两条尊贵的汉子哟。”半空中的梨子姬的幻象开口道。她声音冷淡,“汝等似乎不大开心。何也?难道我之腐女之光辉,没能照耀汝等的心灵。?”

    “你已经死了。大腐女。”唐士比亚道。“死去的人就该安息,不要再妖言惑众。”大学者一身正气,恢弘贯空,荡开空中的腐女光辉。

    “哎。”梨子姬的虚像叹息道。“世间的汉子也不懂我的心。何其悲哉,我心戚戚焉。”梨子姬素手一招,拘来长盒内的画作。

    “啊!”唐吉坷德一惊。可他也没去和梨子姬的幻象争夺。正如他的皇弟所言,已死之人,还能带走什么。

    “你已蒙灰。”梨子姬伸手一抹,荧光撒开,拂去画作上的沉灰,登时,毫光万丈,浮世山gao基图再现尘寰。

    “我看到了。”大学者唐士比亚大声道。

    “哦,你看到了什么。中年汉子。”梨子姬问道。

    “世间本无基老,心不爱了,对女人木有感觉了,受到女人的伤害了,心灵大彻大悟了,汉子自然走向基老之路。”唐士比亚恍然道。

    “有慧根。”梨子姬赞道。“本腐女观你贵不可言,灵慧异常,自是大富贵之人。”

    “可我不是基老,我喜欢大乃之女。”唐士比亚笑了。“食,色,xing也。”

    “皇弟的心灵真是清澄。”唐腊国的无上掌权者笑道。他伸出他那高贵典雅又上档次的手,拍了拍他皇弟的肩膀。他们并肩而立,同时望向梨子姬。

    “”梨子姬沉默了。

    “握草!”梨子姬说话了。

    “这可真是,真是太棒了!本腐女眼前竟有那么棒的素材,不枉我此生。”梨子姬自说自话。

    “陛下,我寒毛都炸了。天上的大腐女似乎在意银我们。”大学者唐士比亚道。

    “皇弟,我也有同感。你出手吧,用你之浩然正气弄死她!”唐吉坷德点头道。实在是可恶至极。

    然,梨子姬的幻象抓走浮世山gao基图,袖袍舞动,遽地,月色昏沉,暗香浮动。唯有大腐之女冷眼彻观下方的皇兄皇弟。

    “汝等想毁了本腐女的最高杰作否?”梨子姬冷道。倏地,月光掣开,旋切向下方的大学者、皇帝。

    唐吉坷德头戴黑色的平天冠,手执权杖,龙袍滚动,“梨子姬,你敢对我动手?”只见唐吉坷德挥动权杖,斩爆扑向他们的月光。

    “我xiong藏诗书万卷,身具浩然正气。”大学者唐士比亚将手一抬,五指虚摊,咻咻咻,数十道气柱凌空旋起,轰向大腐坏的美少女。

    梨子姬的幻象旋动,隐灭,再生,数次之后,她在北方凝成形体。“两条华贵高端的汉子哟。请住手吧。”梨子姬淡淡道。她呼气成冰,方圆百丈内的温度迅速降下。

    唐腊国的皇帝冷眼环睨,冷哼一声。龙袍震开,呼噌,斗气扬舞,向四面八方拂荡开来,销熔地上的铺陈的冰晶。

    “梨子姬,你本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妄想激起璀璨的浪花,荒谬。”唐吉坷德叱道。“皇临九天。”皇者的权杖高高举起,斗气浩浩荡荡剖开梨子姬面前的朦胧月光,唐吉坷德的斗气蓦地凝成九天之龙,“吼!吼!”龙吟长荡,几乎撞爆梨子姬的幻象。

    “威武的汉子哟。”梨子姬的幻象接连闪灭,向后退出二十三丈。“开。”梨子姬手腕抖动,展开浮世山gao基图。顷时,基气荡斩开来,威震琼海,和唐吉坷德释出的斗气凝聚的九天之龙对撞在一处。

    轰隆隆!空间荡裂,大殿颠簸,九道龙柱裂开三道。“陛下!”大学者唐士比亚进言道。“不可继续下去。我们无需和那只大腐女玉石俱焚。非是你我的初衷。”

    “皇弟所言极是。”唐吉坷德撩起权杖,空间又是一阵晃荡,“昂!”那道龙形斗气散开,回归皇者体内。

    空中,梨子姬的幻象也看不出喜怒。只是,浮世山gao基图绽放着腐女之光,销蚀大殿,又有两道龙柱裂开。

    见好就收,梨子姬的幻象不再执着。抬指一点,咻的一声,一道滢光没入画卷之中。浮世山gao基图沉寂下来,不再放光。画面上的基老们虔诚地望向梨子姬,或跪,或站,或笑,或哭,聆听大腐女的训示。

    冰香涌起,冷辉拂动。帝国的皇后悄然而至。她和唐吉坷德、唐士比亚站在一起。她方甫出现,空中基老们的吟唱登时止住,像是被冰冻了一般。

    唐豆比、唐豆芽的母亲,唐吉坷德的女人,凤仪天下的女宰。

    唐士比亚自觉地挪了挪位置,站在他皇兄皇嫂身后。“她怎地出来了……”唐士比亚心惊道。别人不敢说,大学者可是知道的,他之皇兄患上了一种病,妻管严,怕老婆怕得要死。这不,皇嫂一出来,“皇兄在偷瞄他老婆啊!”唐士比亚无语地发现了一个事实。

    哎,真想总是让人伤心。“不美,这样不美呐。”大学者心道。他可不怕老婆,哪像他的皇兄。

    空中,大腐女的幻象也怔了怔。“好强势的女人。”梨子姬暗道。“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如果成了腐女,她在帝国一推广,整个帝国的汉子都gao基。画面不要太唯美!”梨子姬心中有了蓝图,却难实现。

    凤冠霞帔,面如寒玉,皇后只是站在那里,气场就够强大的了,大腐女梨子姬的幻象也难与之争辉。梨子姬如果没死,那就不好说了。

    “皇后哟,你想看吗,本腐女的最高杰作。”梨子姬忽道。

    “不。”皇后冷道。

    “不要这样嘛,看看而已,又不会少一块肉。”梨子姬再道。

    “不。”皇后还是只说一个字。

    “你这个女人,真是难搞。我梨子姬也是大神级画手,观摩我的画作,于你无害。既能陶冶你的情操,又能提高你的审美观,说不定还会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梨子姬絮絮叨叨,仍不死心。腐女什么的,完全可以培养嘛。

    “不。”帝国的女主再道。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字,酷毙了。

    口若悬河的大腐女反倒是不知道如何说下去。“没有腐女智慧的女人,都是脑袋简单,xiong部也不够大的女子,不值得我栽培。”梨子姬叹息道。

    “啊……”

    她愕然发现浮世山gao基图不再受她控制,飞了出去。

    皇后右臂挥动,将梨子姬的生平大作摄拿在手。帝国的两条高端上档次的汉子安静着,不说话。

    “看吧看吧。”梨子姬得意道。

    什么嘛,嘴里那样说,你的身体还是那么的老实嘛。大腐女很开心。

    长盒悬起,盒盖也浮了起来。皇后看也不看,抛开手中的浮世山gao基图,掷进长盒内。咔的一声,盒盖封上了。

    “”梨子姬。

    “”唐士比亚。

    “”唐吉坷德。

    大家都沉默了,这还怎么愉快地玩耍。

    皇后五指扣在木盒上,凤袖一挥,香风浮涌,她人已离去。

    “”梨子姬。

    “”唐士比亚。

    “”唐吉坷德。

    别走啊!留下的两条上档次的汉子还有大腐女瞠目结舌。

    梨子姬的幻象颤了颤,变得稀薄,不再凝实。原来,皇后切断了梨子姬和浮世山gao基图之间的纽带。梨子姬的虚像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陛下,这可如何是好?”大学者唐士比亚这才张口问道。gao基图被皇后取走了,我们还没看到藏经阁的路线!“皇兄,你有经世之才,御女之术更是上乘,你懂的。”

    “”皇帝。不懂啊,弄不懂你皇嫂在想啥。皇弟你不要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压力好大。唐吉坷德陷入沉思之中。

    梨子姬的幻象在大殿中飘来浮去,像是那无根的浮萍。她口中乱嚷嚷着:“我可是大腐女,超大的腐女。唐腊国的皇帝哟,你老婆怎能这样对我!尊重呢,起码的尊重呢?再说,我的xiong部比她的还要巨大,欧派很巨哦!”

    帝国的两条汉子无视空中怪叫的大腐女,她马上就安静了,谁管她。

    “父皇。”

    “父皇,还有皇叔。”

    两只年轻的帝国汉子走了进来。他们是唐豆比、唐三章。唐三章手中抓着一块玉石。梨子姬马尖叫道:“啊,我生前用过的玉石。”她冲向唐三章,阴风一卷,夺走了玉石。

    随之,梨子姬的虚像清晰了几分,不再黯淡。“嗯嗯,我之腐女光辉,永照帝国,千年不朽,与日月争辉。”

    “豆比、三章,你们来了。”大学者唐士比亚道。

    “皇叔,为何父皇郁郁不乐?”唐豆比问道。

    “父皇,你每个月都来一次……”唐三章试探着问道。

    “嗯?”唐吉坷德睨了一眼唐三章,后者乖乖闭嘴。

    “梨子姬,你坏我大事。”唐腊国的皇者张手去抓摄空中的大腐女。皇气浩荡,席卷六合,裹住大腐女,将她拖了下来。

    梨子姬挣扎着,却无有蛋用。

    唐吉坷德取走了大腐女抱着的玉石,丢给唐三章。“不要再丢了。”他吩咐道。

    “我知。”唐三章小声道。

    “啊,好萌的中年汉子。你要是基老,那该多美。”梨子姬赞道。

    “哼!”唐吉坷德捏爆了梨子姬的幻象。

    “陛下!”大学者唐士比亚为难道。

    还是先想想怎么从你老婆手里取回浮世山gao基图才是正理。不要把怒火发到梨子姬身上。

    “我和你皇叔还有事商量,你们先出去。”唐吉坷德道。

    “是。”

    “父皇,你还要玉石吗?”

    “你留着吧。”

    “啊,好。”

    两脸懵比的年轻汉子讪讪退下。

    “豆比欧尼酱,父皇脸色不好,是不是大姨夫来了?”

    “三章皇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讲。父皇的大姨夫日期早就过去了,难道是中年汉子更年期到了?”

    “我们要不去去查阅资料?”

    “查阅毛线。”

    唐豆比不悦道。直接去问皇姐们就好了。

    “额,这块石头怎么办?”唐三章向上抛着玉石。“父皇不要,我也不要。”

    “走吧,三章皇弟,我们去见一见黑王子,他对梨子姬的东西感兴趣,卖给他。”唐豆比道。

    “欧尼酱,你真聪明。”唐三章羡慕道。

    “你知道就好。学着点。”唐豆比喜道。

    “走路不长眼吗,你们想去哪里?”有只姑娘拦下年轻的汉子们。

    “麻花皇姐。”

    “皇姐在此干甚?”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