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霸斯基、露西亚、鱼锅学园的园长共同见证老头上官霸的契约兽出世了。它盘踞在狼烟的上端,凶眼睥睨,甚是骁狂。

    “那是”

    露西亚的手指轻颤。指着那头凶兽。

    “居然是它!”狗霸斯基慎重道。“我的本体灰机要是在这里,它会很开心。也许……”

    “老爷子,它就是你隐藏的契约兽吗?你什么时候和它缔结契约的?”鱼锅学园的园长笑道。凌空飞渡,中年汉子翩若蛟龙,右手抓着彩练,朝上官霸的契约兽抡了过去。泼喇喇,彩光滚荡,扫开狼烟,直冲着契约兽的脑袋砸去。

    “我可是白眼狼啊,白眼狼!”

    盘踞在狼烟上部的狼形之兽咆哮道。它站了起来,硕大的头颅摇晃着,白烟滚滚,从它的颈毛中散出去。“嗷嗷!”白眼狼长啸,扑了上去。嘭嗤!它的前肢狠狠地挥荡在中年汉子抡过来的彩练上,将它打回去。

    “多么糟糕的白眼之狼。”老爷子上官霸无表情道。安之若素,收回他心爱的琵琶。“少年不知jing珍贵,到头来空悲切。”老头坐看中年汉子和白眼之狼撕比。

    狗霸斯基降落在地,待在老头上官霸身边。“老爷子哟,你怎么召唤出来白眼狼啦,它可是我和灰机的克星。对了,你的契约兽是公的还是雌的?”狗霸斯基念念不忘道。“我的本体哟,我要为你扯一道红线,白眼之狼若是雌的,汪汪汪……”狗霸斯基心中有了好几种姻缘。

    “狗霸斯基,老夫的契约之狼无有xing别。它一生中会经历多次转变,有时是雄的,转变之后就成了雌的。”上官霸拨动他的琵琶,只是琵琶声中少了杀伐之音。

    “我明白了。”狗霸斯基不住点头。“老爷子你的意思是说,白眼之狼的唧唧如果割了就会变成雌的,它厌倦了之后又会接上自己的唧唧,然后就变成雄的了。真是神奇的契约兽,唧唧割了还能长出来。汪真是大开眼界!”狗霸斯基由衷地赞道。

    “”上官霸。喂,狗霸斯基,你的狗头开的脑洞太大了!

    露西亚在下面,静观她偷之于情的汉子和一只不知xing别的白眼之狼撕比。“现在,那只白眼之狼是公的还是雌的?”露西亚不禁想道,却也无可奈何,她又不是兽医,怎知它有没有xiong部的尖端,如果有,铁定是雌的。“啊不,也许还是公的,雄的白眼之狼也有Nai子啊。”露西亚暗暗道。困惑也。

    鱼锅学园的园长当真了得,出手并不尽全力,留有三分。白眼之狼不能近身,围着中年汉子暴躁不已,低吼连连。“撕比啊,中年汉子。为何不相杀。宰了你之后,我再去弄死自己的主人上官霸。它欺骗了我,将我封在他的琵琶中。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我当年发誓,方甫逃出封印,定要血戮上官霸。”

    呼哧,呼哧,呼哧。白眼之狼口鼻喷烟,热气蒸腾。它那双银白色的眼珠子像是两丸冰珠,只有眼白,无有眼黑。“中年汉子。”白眼之狼喉中咕噜咕噜翻滚着。蓦然间,它张口喷出一道酸液,白练一般,刺向鱼锅学园园长的左肋。

    “我的xiong大肌只有露西亚才能抚mo啊。”鱼锅学园的园长喝道。砰砰砰,他的左xiong大肌弹跃着,斗气升起,凝成气团,光华灿灿。

    白烟之狼喷出的那道酸液甫一碰触中年汉子xiong大肌释放的斗气之团,烟消雪融似的,湮灭其中。

    “老爷子,为何你现在放出白眼之狼?”露西亚扭头问道。“还有,不要再跟着我和我的汉子。”

    “露西亚,请听老夫一言,公开场合,公众人物最好不要随便发乎于情,就算情发不止,也要找到清幽之处,再行那和谐之事。”

    上官霸严肃道。一板一眼。他之紧身皮裤更紧张了,勒在皮下,勾勒出肌肉线条。

    老头啊,你真的没什么资格去教育对面的美人。狗霸斯基心道。

    “瞳术·真白眼!”

    遽然间,白眼之狼喝道。

    咚,咚,咚!鱼锅学园园长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中年汉子也不再翩翩起舞。他甚至放下了彩练,双手向前伸直,像是无意识的木偶那般。

    白眼之狼的双眼浮起一圈圈白色的涟漪,渐渐旋转起来,由慢渐快,越来越快。鱼锅学园的园长被那双白眼所吸引,难以自拔。

    “啊,不好!”露西亚道。“我的汉子被白眼之狼算计了!他有些奇怪,喂,醒来,不要发痴!”露西亚叱道。她屈指弹射,咻咻,两点寒星没入中年汉子的后肩。奇怪的是,鱼锅学园的园长并未醒来。

    “xiong部注定会垂下来的女人哟,你死心吧!你的汉子中了我的瞳术,他已经不是他了。”白眼之狼狂笑道。

    “你对他做了什么!”露西亚怒道。

    “我只是稍稍点拨,让他以为他是一只基老。而且,我制造出来的幻象中有五只基老哟。”白眼之狼得意道。还是很吃力,它阖上了左眼,只有右眼睁开。“哼,我还未恢复巅峰实力。”它心道。

    “”露西亚。

    麻蛋,弄死你啊,白眼之狼,我明白了,你一定是一只会gao基的狼。露西亚长袖一甩,人已驰射而出。“看剑!”露西亚不由分说,挥剑斩向白眼之狼的背脊。

    “女人,你太天真了。和中年汉子一起去gao基吧。瞳术·真白眼!”白眼狼闭上的左眼再次睁开。一轮银色的月亮直接映入露西亚的意识深处。“女人,听我说,你外表上是女的,其实不然,你是一只基老哦。虽然平常伪装的很好,可我能看透你的本质。恢复你本来的面貌吧,和那只中年汉子愉悦地生活下去吧,你们都是基老!”白眼狼的念识钻入露西亚的脑袋中,配合那轮银色的月亮,击碎她最后的意识防线。

    鱼锅学园的园长,露西亚,他还有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基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向彼此靠近。他们的心从来没有那么激动过。“gao基,gao基,gao基……”鱼锅学园的园长念叨着。

    “基友何处不相逢,人生得一基老足以。”露西亚走向中年汉子。在幻境中,她亦是风华绝代的大基老,只是平常伪装成大美人。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来自遥远国度的年轻汉子,情难自制,很想和他gao基……

    “嗯嗯,就该这样。”白眼狼喜道。它阖上了白眼。太吃力了,同时控制两只猎物。

    上官霸、狗霸斯基还未有所行动。狗霸斯基道:“白眼狼好可怕,它对我发动瞳术,我是不是会和我的本体gao基。”

    闻言,上官霸回道:“狗霸斯基,你想多了,你们倘若真的在一起了,那也不叫gao基。而是……”

    抓住!

    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白眼之狼的狼头。是中年汉子,鱼锅学园的园长。“如何,我的表现,你可满意?”中年汉子笑呵呵问道。

    露西亚提剑而来,目光不善。“哼,我可是真的女人,才不是基老!”

    白眼之狼震惊了,“八可能,你们中了我的瞳术,你们都变成基老啦。这不科学,我没解除幻象,你们怎的恢复了原状?”

    “你现在是公的还是雌的?”鱼锅学园的园长没来由地问了一句。很是期待。

    白眼狼愣了愣,咩意思?公的如何,雌的又如何?它的脑袋被中年汉子按着,抬不起来。中年汉子向它颅骨内灌入三股柔和的斗气。“哦,中年汉子似乎在帮助我?”白眼狼不解。他为什么要帮我?我明明想把他变成基老来着。

    “我问你是公的还是母的?”中年汉子再道。

    “……现阶段是雌的。”白眼狼不好意思道。还是公狼的身体比较霸气,可她也没法子,还不到变身的阶段。

    “太遗憾了。”中年汉子道,很失望。

    “为什么不是公的,可按次数收费。”鱼锅学园的园长郁闷道。

    “按次数收费?”白眼狼不解道。

    “配种啊。”中年汉子理直气壮道。“我大鱼锅学园也开设了畜牧专业,种马什么的,愈多愈好。你现在是雌的,毫无用处。”

    咔咔咔,中年汉子五指用力,扣紧白眼狼的脑袋,小拇指甚至刺入它颅腔内。

    嗥!

    白眼狼怒吼道,四肢挣扎,脊背上的毛发倒竖而起,根根直立,仿佛是雪亮的银针,异常扎手。

    鱼锅学园的园长左手按住白眼狼的脑袋,右手抓扣着它的粗颈。“不要动,你的主人似乎并不在乎你。也是呢,谁会喜欢白眼狼。”中年汉子语气淡漠。

    唰。露西亚一剑削去,削向白眼狼背脊上绷直的银色长毛,叮叮叮,断音清冽,像是冰碎玉裂之声。“都说了我不是基老,是女的,是女人!”露西亚还在记恨。

    “主人的爷爷哟,你真的什么都不做吗。”狗霸斯基向上张望。

    上官霸置若网闻,弹动他心爱的琵琶。就像鱼锅学园的园长讲的,谁会喜欢白眼狼,养不熟,吃里扒外。

    “老爷子什么意思?”鱼锅学园的园长也吃不透上官霸的意图。他压制着白眼狼,降落在地。“跪下。”中年汉子轻声道。一股无形之力镇压向白眼狼,重若千钧,“吼!”白眼狼嘶嚎,四肢弯折,伏倒在地。

    中年汉子半屈着身体,双手也未离开白眼之狼。“你的尾巴敢碰我,有人会切了它。”鱼锅学园的园长善意提醒道。

    听到中年汉子这样一说,白眼狼直立起来的尾巴放了下来,蓬松的尾毛收束在一起。

    这时,上官霸走向他的契约兽。“让人失望,你一直没有成长。”上官霸盯着他的契约兽。“封印你多时,老夫本以为你会知羞而后进。你却自大傲慢,时至今日,毫无可取之处。老夫还需要留下你吗?白眼狼。”

    上官霸伸手去抓他的契约兽,鱼锅学园的园长竟不能阻止。倒跌而回,白眼狼被一股宏力吸摄到主人身前。它还想站起,上官霸踩了下去。咔嚓!白眼狼的的前肢折了,跪在地上,断骨撑破它的皮毛,Lu在外面。

    “老头!你骗我!当日诈我与你缔结契约,许我诸多好处,可你将我封印在琵琶中。每日以蜘蛛、蟾蜍、蜈蚣等喂我,渴了,与我腌臜的烂菜汁,可恶至极。我可是白眼狼,身体里流淌着高贵血液的神兽后代。”白眼之狼暴怒道,数落上官霸的不实之处。人类果然没有好东西,都是虚与委蛇之獠。

    上官霸听着,却无动于衷。足下之力加大,喀拉喀拉喀拉,他碾碎了白眼狼的脊背。断骨之声爆豆似的响起,听得狗霸斯战战兢兢。“这个老头真的不是善类。”狗霸斯基心道。

    鱼锅学园的园长和他的发情之侣走了过来,“老爷子,我为什么要替你管教契约兽。”他张手收了隐形之帐,纳于掌心。

    “我要和露西亚离开了,请不要再跟着我们。”中年汉子又道。“额,如果你带上新纳的小妾,我们可以……”

    “你说什么!”露西亚从后面掐住了学园园长的脖子。“你真的想被我弄死吗!”

    “住、住手,我不能呼吸了!好难过!”鱼锅学园的园长痛苦道。“露西亚,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和上官家的家主共同讨论大和谐的心得!”

    露西亚无表情地掐着中年汉子的脖子,带他离开。

    “啊呀,这么会玩。”灰机·鸟布斯让路,不挡露西亚、中年汉子的去路。

    鸟布斯先生一眼看到了上官霸脚下的白眼狼。“哦哦哦,是白眼狼啊。公的还是雌的?听说它们可雄可雌。真让汪喜悦啊。”灰机奔驰而来,凝视着翻白眼的狼。

    “灰机,你还小……”上官霸道。特么的不要打它的主意。

    狗霸斯基觉得也是,我的本体哟,劝你不要染指主人她爷爷的契约兽,要是白眼狼的狼肚真的圆了大了,那可真的会要你狗命。

    摄于上官霸的yin威,白眼之狼哼哼唧唧,闭上眼睛,不愿和灰机·鸟布斯对视。哪来的野狗,也想打我的主意,可能吗,白眼之狼冷哼道。

    “呀呀,咩咩,喋喋。”晃头晃脑,沧井兽飞了过来,“可以吃吗,可以吃吗?”沧井兽围着白眼狼打转。它模仿上官小红的声音。

    “小红呢?”上官霸问。他抛出琵琶,唰,一缕华光刷下,覆盖住白眼之狼,将它收走。灰机、沧井兽大呼遗憾。

    “主人回家去净化毒岛冴子的身体与灵魂。”沧井兽字正腔圆回道,这次是它自己的强调,也没模仿谁。

    “”上官霸。

    青府难道真的要绝后了!老爷子有些木然。上官青,你还没改变你女儿的取向?上官霸抱着琵琶,腾身而上,从棚子的缺口处飞出。

    沧井兽、狗霸斯基、灰机聚在一起。“那个啥,我们要做些什么?”狗霸斯基问。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