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们聚在一起。伊藤诚、戈比·劳王、大基老,他们已身死基消。

    不过,还有一个异类。她既不是杀马特汉子,也不是基老。白菜妹妹忽觉自己的处境很不妙,相当不妙。

    “大家,大家为什么这样看我?”白菜妹妹心寒道。黄毛汉子、紫毛汉子、绿毛汉子、白毛汉子、灰毛汉子、黑毛汉子,六大杀马特贵族将萌妹子围在中间。

    贵族们什么也没讲,用眼神就可吓呆白菜妹妹。尤其是渔网汉子黑毛,他刚刚用鱼叉刺破了大基老的生命之海,彻底断绝他的生机与生基。

    “那个,我是不是应该继续装死?”白菜妹妹惨兮兮问道。撕比杀马特贵族?没可能的吧,黑毛哥哥一个人都可将会弄死,何况和他一样强悍的还有五只。白菜妹妹想不出如何说服贵族们。

    紫色双马尾大汉道:“这位小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我家西一欧要带走你?”

    白毛汉子亦道:“甭跟她废话,先剥了她的……”

    白菜妹妹惊道:“先去掉我的衣服吗?来吧,来吧!哥哥们,我等这一天很久啦!”

    闻言,青府的六大杀马特同时无语。握草,姑娘你不要酱紫,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可是有理想有节草有贞草有抱负大好青年,不会因为你一只贫乃娘而误了自己的品行。鄙夷,杀马特汉子们很鄙夷白菜妹妹。

    灰毛汉子道:“姑娘,我长相俊美,骨骼清奇,你就算相中我,也不能这样直白。含蓄,你要含蓄些。”

    绿毛汉子道:“我有很多顶绿色的帽子,姑娘要吗?”

    黄毛汉子道:“虽然很残忍,可我还是想告诉你,你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紫毛汉子道:“跟我们回青府。西一欧不会亏待你的。”

    黑毛汉子闭口不言。

    白菜妹妹心中有了计较,她很鄙视六条杀马特汉子。一群脑袋里都是肌肉的蠢物。“女禽有兽是不会放我离开的。没法子,师姐翘辫子,无有人替我去死。我只能听女禽兽的,以安我命。”白菜妹妹随后躺在地上,对黑毛汉子道:“兀那汉子,用你的鱼叉挑我。带我会青府。”

    黑毛汉子道:“其实,你可以用走的。还有,你的体重让我吃惊。”

    白菜妹妹:“”

    怎么不去死!

    妹子诅咒渔网汉子黑毛。

    灰毛汉子甩动游泳圈前端的象鼻,缠住地上像尸体一样躺着的白菜妹妹。“……黑毛,我承认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她真的挺沉的。”灰毛汉子直言道。

    白菜妹妹啊呜啊呜地抓狂,撕扯着灰毛汉子的游泳圈上的象鼻。

    绿毛汉子道:“我们要去和西一欧汇合。”

    紫毛汉子道:“正是。”

    绿毛汉子道:“那还等什么。”

    黄毛汉子道:“走起。”

    四大杀马特贵族风驰电掣,速离黑毛、灰毛等人。

    灰毛汉子道:“我弟弟甲腾鹰兽还在大黑蛋内,人家也想去看它。”

    黑毛汉子道:“你去吧。”

    唰,他右腕运动,鱼叉挑起白菜妹妹的后领,将她拎了起来。“我一个人就可。不需要你们,各种不需要。”黑毛汉子离开。

    灰毛汉子转身,离开。心道,谁又需要你呢。不就是个大变态吗。

    “哎,又和我弟弟分开,不知道它乖不乖,上官小红那只女禽兽有没有善待我弟弟。”灰毛汉子T绝尘而去。

    “萌娘”小分队的卖萌撕比大会还在继续。老爷子上官霸坐镇后台,独自哀伤。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蓦地,一条中年汉子从顶棚落下,掉了下来,落在老爷子前方。中年汉子怒道:“上面的露西亚,你太过分了。怎么能将我踹下。我的汉子的擀面杖着地,要是拗断了可怎生是好。”中年汉子还在吼叫。

    “哼。”

    一位美妇飘然降下,花兰西王国的大美人,银冠皇女的师傅,露西亚。

    “两位,何事?”上官霸问道。

    “上官家主,我们去哪里,你跟到哪里。真是用心良苦。”露西亚道。她说的是实话。“这老头想做咩,总是打扰别人的rou与灵的大和谐,烦啊。”露西亚忖道。

    是这样的,露西亚和鱼锅学园的园长先来一步,躲在临时搭建的后天的顶层。苍天何其大,大地又是那么的宽广无垠,一双情到深处的汉子、美妇,还能做什么……鱼锅学园的园长当即祭出一件法宝,将他和露西亚隐了去,要行那上上下下的进出游戏。

    鱼锅学园的这件法宝,可从内部看到外面的一切,外面的却看不穿里面的男女,就连声音也被隔绝。中年汉子、露西亚,正要烈火与干燥的柴,老爷子上官霸出现了。坐在下面,弹起他心爱的琵琶。“少年不知jing珍贵……”

    然后就木有然后了,露西亚、鱼锅学园的园长主动掉下来,大声叱问老爷子想做咩。这不是第一次了,老爷子是第三次打扰他们。中年汉子眼里也有邪火。“老爷子,您老想做啥。”鱼锅学园的园长文质彬彬道。

    上官霸淡定莫名,斗气涌奔,衣衫振舞。嗤啦嗤啦,他的上衫被斗气震裂了,现出其下的美少女图案。

    “俩位,不可啊。”老爷子严肃道。

    一言不合就向人展示他的纹身。

    “汝等也是公众人物,也是有身份的汉子、大姑娘。怎可在光天化日下,抒发身体上的情怀。实在是不雅,不美。老夫看不下去了,只得出面制止你们。小鱼鱼,你祭出了隐身之帐,虽可阻去别人的目光,却拦不住老夫的这里。”上官霸指着自己的耳朵。

    “人啊,还是要知羞耻,明礼仪,敬圣人。”上官霸站了起来,左手一拍,蓬嗤,他的束腿皮裤迸炸开来,皮裤灭,紧身裤现,而且还是玄色的。

    鱼锅学园的园长默默不能语,美人露西亚也是三缄其口,喂,那边的老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自己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老者。他与她还是没能讲出来,老人家嘛,还是要给他面子的。

    铮铮铮。上官霸拨动弦线,满室生辉,音浪滚爆开来。炸得人耳膜生疼。鱼锅学园的园长当即祭出他的隐身之帐,笼住三人。隔绝了内外之声。这下,只有他们三人可以尽情撕比啦。

    露西亚取下发髻上的簪子,素手一晃,簪子化剑而出,明湛湛的一口长剑。“老爷子,像您请教了。”

    直接撕比上官霸。

    鱼锅学园的园长亦开口道:“不撕比不痛快,那还等什么。撕吧!”他之右手在左袖中翻找一番,顷刻之间,抓出一匹彩练,手腕运转,抖动手中的彩练。唰啦,彩练疾振而出,长虹一般,振向上官霸。

    崩!上官霸左足踏在绣墩上,霸气无伦。他秀发挥甩,嗤嗤嗤,发丝旋出,轰开露西亚刺来的长剑。与此同时,老爷子拨动琵琶,速度极快,铮铮铮,二十三道音弧啸滚而出,乱斩向鱼锅学园的园长。

    但见,鱼锅学园的园长足尖蹬地,溜溜旋舞,像极了陀螺。他向右手挥出去的彩练注入斗气,登时,彩练迸发出炫目的霞芒,煞是好看。再经由中年汉子挥舞,更是赏心悦目,难以描述。

    虞美的妇人露西亚,连挥七剑,削向老爷子上官霸。

    “jian夫,yin妇。”

    上官霸长啸道。当是时,隐形之帐簌簌发颤,仿佛要炸开。嘭!上官霸左掌拍出,反撞开鱼锅学园园长掣来的彩练。

    铮!铮!铮!上官霸又拨动弦线三次,三道锋锐的音刀劈斩旋出,斩爆露西亚挥出的光剑。

    “老头!”露西亚心中讶道。身体向左飘出两尺,避开第三记音刀。

    砰。上官霸踢出绣墩,砸向鱼锅学园的园长。

    园长左足点地,旋转,右腿猛地踢出,咔嚓一声,踢碎了砸向他的绣墩。

    “小鱼鱼,我来了。”

    上官霸啸吼道。

    蹬,蹬,蹬……老爷子没踏出一步,震得地板晃荡,隐形之帐颠簸不已。

    “来啊,老爷子!”

    鱼锅学园的园长飒然道。右手中的彩练荡射而出,泼喇喇,彩光飙窜,斗气扬荡。像是有生命一般,彩练陡地缠住上官霸老爷子,足足裹了七圈,束住他的双臂、身体。“哈哈哈哈。老爷子,我抓住你了。”鱼锅学园的园长开怀大笑。

    向后扯动,园长将彩练拉回。老爷子上官霸随着彩练一起滚向园长。

    “有诈,老头刚才笑得好yin!”露西亚惊道。她腾挪飞出,将剑递向前面的上官霸,剑尖戳向老爷子的后脑勺。

    上官霸双臂被束在身体两侧,动弹不得。“我用的是‘瓢柔’啊,就是辣么自信!”上官霸脖颈拧甩,满头秀发舞开,像是一根根钢丝,噼啪噼啪,抡砸向鱼锅学园的园长。

    “纳尼!”

    鱼锅学园的园长怪叫道。怎会这样,可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中年汉子,临危不乱,“哼,老爷子。我洗头发用的是‘海非死’,战吧!”

    撕比,撕比,撕比!

    就你吖的老头一只,你会甩头发我就不会了吗。鱼锅学园的园长也甩动满头秀发,咻嗤咻嗤咻嗤……一根根固若金属丝的头发迎风而上,和老爷子上官霸的头发对撞。

    叮叮当当!火花飞溅,中年汉子、老年汉子的头发碰撞出刺目的火星子。

    “我它麻的蠢透了……”

    露西亚痛苦道。她退了下去,不愿和鱼锅学园的园长、老头子上官霸继续撕比。看着他们撕比,露西亚只觉得胃疼、脑仁疼,智商也被碾轧了。

    噌噌噌,一股智商上的优越感蓬然而生。露西亚睥睨两条汉子。“这种感觉真好,在智商上我能碾轧他们!”美妇喜道。

    “来吧,美人。这个时候你需要抚mo我的狗头笑而不语。”

    狗霸斯基钻了出来,脑袋蹭到露西亚的手掌下。只等着她来抚。

    “”露西亚。

    啊哟,哪里钻出来的大狗头!

    “美人,不要客气,请抚mo我的狗头。”

    狗霸斯基得意道。

    灰机·鸟布斯在隐形之帐外,而它则在里面。事实证明它要比它的本体更优秀。“汪汪,狗霸斯基我也是狗生赢家啊。”

    “黑汪,你钻进来做啥?”

    “自然是为了激怒老头。”

    狗霸斯基回道。

    它和灰机·鸟布斯的任务之一,激怒老爷子上官霸。

    “哦。”露西亚应道。继续,你继续,去招惹老头子,不要在这里烦我。“黑汪,听说你的主人女禽兽得到了甲腾鹰兽。她现在拥有沧井兽,又坐拥甲腾鹰兽,只差雾腾蓝兽啦。黑汪,你想讨得主人的欢心吗?”露西亚神秘兮兮问它。

    “你知道雾腾蓝兽的下落?”狗霸斯基也不蠢,张口问道。

    “我如果说知道呢。”露西亚的目光变得高深起来。她也关注撕比中的老年汉子、中年汉子。老年汉子很萌很强大,中年汉子见招拆招,不居下风。

    “出来吧,我的契约兽。”上官霸遽地喝道。

    “纳尼?”中年汉子惊道。老头还有契约兽?“我怎不知。”鱼锅学园的园长诧异地望着上官霸。

    “哈哈哈,小鱼鱼。老夫也是有三把刷子的爷们哟。”

    上官霸抛起他的琵琶。同时,左掌拍出。梆的一声,一道光掌按在琵琶面上。“老爷子,你终于肯放在下出来了吗!”低沉而又雄浑的声音从琵琶里迸出。登时,隐形之帐下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狗霸斯基、露西亚、鱼锅学园的园长齐刷刷地盯着老头的琵琶。“喂,里面封印的是什么玩意?”露西亚问狗霸斯基。

    “汪怎么知道!”狗霸斯基回道。“那声音好熟悉的样子。我似乎在哪听过。”狗霸斯基飘了出去。只是一颗狗头,围着琵琶转圈。

    “哈哈哈哈哈,在下终于要重见天日了!老爷子,不,老头,你敢将我封在你的琵琶中,哼,你的罪孽大了。谁也救不了你,在下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弄死你。”

    琵琶里的契约兽冷酷道。声音透着残忍之意。

    狗霸斯基和那琵琶拉开距离。“里面封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狗头瞥向老爷子上官霸。

    “你还不出来,要等到何时!”上官霸大袖挥舞,蓬、蓬、蓬,荡开三团气漩,轰向空中的琵琶。

    “老头,你就那么着急驾鹤西归?”

    嘭!

    狼烟向上冲滚,长达十丈,捅撞向隐形之帐的顶部,差点将它捅破。

    “出来了,在下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绽戾芒,一只契约兽盘踞在狼烟上端,向下俯视着众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