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的杀马特贵族黑毛冷目以待。他的鱼叉挑着一只萌妹子。白菜妹妹心里有苦将不出来,“为啥咩,为啥我要被很壮的哥哥用鱼叉挑着,我不是应该待在他怀里吗?我梦寐以求的小三身份手到擒来,本应是这样的……”

    人生不如意事不胜烦扰,妹子再萌也没用。

    黑毛汉子半觑着前方发生的激励人心的基老之战。手拈ju花的未知的大基老,和服少年伊藤诚,风头很盛的戈比·劳王。

    三条基老迸发出耀眼的基气,尤以拈花的大基老最盛。戈比·劳王,伊藤诚,难以望其项背。只有瞻仰的份。

    白菜妹妹早已醒来,黑毛汉子也知,却未点破。白菜妹妹亲眼目睹大基老弄死了她的师姐蓝蝴蝶,她不免兔死狐悲,可也几分钟的疼痛。白菜妹妹还在怨恨师姐弃她而去。只是一别已成天人永隔之境,不胜唏嘘。

    “黑毛哥哥在想什么。”白菜妹妹胡乱猜道。她和黑毛待在一起,无声无息。黑毛张开的气罡,微微旋颤,敛去二人的气机。是以,三条基老并未发现五丈之内的男女。

    白菜妹妹也不再装死。挺无趣的。“那个。”白菜妹妹跳了下来,轻手轻脚,不敢制造太大的动静。她偷觑着前面的渔网汉子。“哥哥的肩膀好宽,能为我挡风雨。”白菜妹妹哂道。

    “你师姐死的不能再死。”黑毛汉子忽道。铮的一声,他向上抬了抬手中的鱼叉。

    气罡散开。

    三条基老同时望向渔网汉子黑毛。

    拈着ju花的大基老不动声色道:“朋友,你非是吾辈之人。”他嗅了嗅那枝ju花。

    戈比·劳王,和服汉子伊藤诚,他们也安静下来,不再争执。他们联手都不是ju花大基老的对手,何况新来了一条强壮的杀马特汉子。

    “嗨。”白菜妹妹躲在黑毛汉子身后,向前面的三只基老问好。

    可是无有基老搭理她。

    白菜妹妹顿觉尴尬,心道:“xiong小果然不该先开口。麻麻的,基老都无视我!”

    黑毛汉子斜睨ju花大基老,“我在你身上留下了一件小玩意。”黑毛勾动左手,攫来大基老秀发里隐匿着的鱼鳞。

    透明的鱼鳞,只有小拇指指甲的十七分之一大小。

    ju之花大基老骇然。有只壮汉在在他秀发里埋下鱼鳞,他全然不知,可见对方的可怕之处。猛嗅一口气,大基老手中的ju花迅速枯萎,被他丢掉。

    戈比·劳王识得黑毛汉子,伊藤诚也是。

    大基老道:“你从什么时候跟着我的,本基不胜荣幸。你散发着炽烈的阳刚气息,本基远远地望着你,已是芳心摇曳。”

    青府的杀马特贵族道:“我懂,我懂你的感受。我跟在老爷身后,远远地望着他,小心肝乱跳,像小鹿似的。老爷却狠狠地无视我,斥责我是大变态。顺便一说,我是正常的汉子,不是基老。”

    大基老:“”

    比少女还少女的心死了。

    嗡。黑毛汉子抡动手中的鱼叉,一圈黑色的风暴迸飙开来,他周遭百步内杀气凛然。刚烈的爷们气息笼住了大基老。

    不可避免的撕比。

    真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卖萌。可大基老知道杀马特贵族汉子不会放过他,对方的目的已达成,接下来发生的就是余兴节目。

    大基老右肩耸动,蓬!一团牛毛似的斗气散开,拍打着黑色的风暴。大基老不敢掉以轻心,剑指一扬,剑芒绽放,螺旋迸射而出,轰开杀马特汉子释放的杀气,穿射向他的咽喉。

    “哥哥哟,你还没收我做小三,切不可死在此地。”白菜妹妹退开了,不愿成为黑毛汉子的累赘。

    黑毛汉子无视白菜妹妹,不是他的菜。

    泼喇喇,杀马特汉子黑毛甩动身上披着的渔网,轻巧地拨开射向他的剑芒。

    “还未告诉我的基名。”

    “本基,基德·大吉斯基。”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难啊。”

    大基老冷道。

    骤然间,基德·大吉斯基爆掉他上身的衣裳,Lu出白瓷般的肌肉。他的xiong大肌的尖端竟然挂着金色的秤砣,很小巧的秤砣。

    叮当,基德·大吉斯基弹了一下xiong部尖端上挂着的金色小秤砣,金声悦耳。“对面的大汉,你有幸见到本基的美好dong体。”

    蓦地,大基老xiong部尖端下的金色小秤砣衍化为一抹金光,璨然流淌。基德·大吉斯基张开右臂,猛地一抓,那抹金光现了原形。

    黄金长链,链子的尽头是金秤砣。

    呜呜呜,呜呜呜。基德·大吉斯基挥动黄金长链,金芒荡爆,基气迸舞。

    和服汉子伊藤诚惊道:“基德大人取出了他的独门兵器。”

    戈比·劳王疑道:“伊藤诚,你是如何和他搭上线的,黑王子知道吗?”

    伊藤诚冷然道:“讶异吗。戈比·劳王,我也有自己的生存方式。”

    死亡的阴影投射下来,一条穿着兄罩的汉子携手黄毛汉子、白毛汉子、绿毛汉子、紫毛汉子,一道而来。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

    灰毛,白毛,黄毛,紫毛,绿毛。

    灰毛汉子抖动他游泳圈前端的象鼻,飕飕飕,象鼻生风,死气呜咽着散开。“我,灰毛是也。女禽有兽大大是我的饲主。”

    绿毛汉子从他的树叶裙摘下一片绿叶,“我,绿毛是也。西一欧是我的偶像。”话落,他射出手中的树叶,咻嗤,绿烟旋舞,薄若利刃的树叶削向戈比·劳王的腹部。

    黄毛汉子、白毛汉子、紫毛汉子还未动手,他们围住了和服汉子伊藤诚、劳王。

    戈比·劳王的腹部向内缩陷,鼻孔向外喷出两道基气,洒在绿叶上。蓬嗤,绿叶轰然裂炸,绿沫扬舞,就此散去。

    “小生只是路过的劳王啊,什么也没做。”戈比·劳王急着解释道。“不要撕比我,我天然无公害。”

    “哼!”和服汉子伊藤诚眼冒凶光,唰,他横挥一刀,劈向戈比·劳王。

    伊藤诚和戈比·劳王有仇,不斩此基老,他心难安。

    “哦。”

    “有趣了。”

    “基老之间的撕比吗?”

    “怎么办?”

    “看着他们撕比。”

    来自青府的五大杀马特贵族并未松懈,他们笑谈间,封锁劳王、伊藤诚的去路。两条基老如果相爱相杀,他们不动手,如果他们生有二心,灰毛等人将会轰杀他们。

    戈比·劳王暗道不好。他的新衣柜被大基老基德·大吉斯基拍碎了,眼下,他没有趁手的兵器。可和服汉子伊藤诚,整条基老像是开锋的刀刃,刀刀切割向劳王。

    “打酱油也那么危险。”戈比·劳王无比郁闷。他右臂挥动,掣开一道斗气,匹练一般,抽向伊藤诚的xiong膛。

    伊藤诚双膝跪在地上,膝盖沁出一层柔和的斗气,擦着地皮,伊藤诚向前滑去。堪堪躲过劳王抽射下来的那道斗气。

    双膝抬起,伊藤诚轻松写意地站了起来,好似古松那般苍劲。他举起大太刀,向前挥去,同时喝道:“斗破基老!”唰唰,两圈圆轮怒斩而出,分上下,同取戈比·劳王的脖子、下腹。

    “少年。”戈比·劳王袖袍鼓舞,斗气透体而出,形成一堵气墙。“少年人,不要小觑劳王。”

    蓬、蓬。两圈圆轮扫在气墙上,刀芒崩碎,泼了一墙。

    而和服汉子伊藤诚高高跳起,跃过劳王张开的那堵气墙。他脚踩着气墙,下望戈比·劳王。“记起来了,我记得桂言叶,也记得世界,错的不是我,错的都是世界!”

    伊藤诚像猛虎一样扑下,厉风呼啸。“我没有错,我是伊藤诚,来到这个世界,我终于明白了,我原来喜欢的不是可爱的女孩子,而是可爱的男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伊藤诚兴奋道。

    “哦哦。”戈比·劳王恍然道。他纵身而起,翩若惊鸿。右手连拍出数掌,掌劲柔和,却暗藏杀机。

    伊藤诚悍然迎接戈比·劳王。他左手取出两支苦无,电射而出。

    砰砰。伊藤诚射出去的苦无撞爆劳王拍出的掌劲,两相抵消。“少年,你太嚣张了。”戈比·劳王怒道。他左手拍额,五指扣抓向自己的前额,抓下一片带皮的肉。“疼痛,唯有疼痛才会让我兴奋。”

    劳王身体一旋,右肩向后撞去,嘭的一声,击中伊藤诚的面庞。

    伊藤诚满面是血,鼻梁都撞碎了。戈比·劳王的速度陡然变快了,骤然而来的一击,事起仓促,伊藤诚应付不来。

    “拿来吧!”

    戈比·劳王狰狞道。他左手抓着自己的额肉,右手一捞,强取伊藤诚的大太刀。

    “啊!”伊藤诚心里一沉。一股浩瀚如江河的基气碾压而下,伊藤诚呼吸如堵,嘴张开,像是缺氧的鱼。而他手中的大太刀也被戈比·劳王取走了。

    “我钟意的小鲜肉基老,从未有人敢对我无礼。”戈比·劳王左手拍下,携着罡风,啪的一声,劳王拍懵了伊藤诚。

    伊藤诚体内的生命之海被封锁了,他再难调动体内的斗气。

    觑着下坠的伊藤诚,戈比·劳王心中升起莫名的快意。锵!他右手紧握的大太刀爆出一团银光。“杀,杀!”他头朝下,腿朝上,以更快的速度坠下。

    嗤啦,戈比·劳王手中的大太刀向下扎去,捅向伊藤诚的心脏。

    而伊藤诚四肢摊开,四平八稳,简直像是待屠的羊羔。眼泪都流出来了,伊藤诚并不想死。他穿越到异世,开启了真正的嗜好,还未做真实的自己,“不,不该这样,我不该死在这里。”伊藤诚咆哮道。

    噼啪、噼啪、噼啪。伊藤诚全身的骨骼、肌肉、筋膜都在弹跳。而封禁他生命之海的那层禁制也破了。如龙入海,若虎归山。伊藤诚咧嘴,痛,说不出的痛,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

    盯着捅下来的大太刀,伊藤诚双手骤起,梆!他双手合十,黏住了下刺而来的大太刀。“是我的,终究是我的……”

    伊藤诚的身体暴起,在空中翻滚,如那螭龙搅动银河九天。取走了,伊藤诚再次取走了属于他的大太刀。

    戈比·劳王愕然。

    “怎,怎会?!”

    唰!

    一道刺目的亮光向下坠去,疾如流星。

    猝不及防。戈比·劳王本能地伸出手肘,护住面部。扑哧,血水迸溅。伊藤诚向下扎来的大太刀刺进劳王的臂肉,刀尖从另一侧钻出,停在劳王的左眼上方,嗒,一滴血滴落,坠在劳王的眼眶上,泅散开来。

    “去死。”伊藤诚决然道。臂力猛增,向下压去。咔哧!大太刀贯穿戈比·劳王的手肘,钉在他的眉骨上。

    “我帮你。”

    青府的灰毛汉子突兀地出现。他膝盖上顶,撞向戈比·劳王的后心。经由他这么一撞,戈比·劳王的身体向上升起,咔哧!伊藤诚的大太刀彻底贯穿劳王的颅骨。

    灰毛汉子朝着伊藤诚挤了挤眼,旋踵间,死气喷薄而出,吞噬了戈比·劳王。

    “啊!”伊藤诚弃刀。因为死气攀延着大太刀向上窜去,伊藤诚不得已,只能弃刀。

    “我的象鼻哟!”

    灰毛汉子T大吼道。轰隆隆,在他上方,死气迸爆,内中裹着的戈比·劳王的身体裂为成千上万碎片,纷洒荡开。

    呼喇!一条长长的象鼻凌空劈去,扫向和服汉子伊藤诚的面门。

    伊藤诚悚然。还未来得及反应,蓬的一声裂响,他的面骨炸开了,灰毛汉子T甩出去的象鼻摧裂了伊藤诚的生机。

    紫色双马尾汉子长枪一挑,枪尖切开了伊藤诚的和服,连同和服下的基肉一同切开。紫光飙卷,将伊藤诚的脏器烧灼成灰渣。

    另外一边。

    杀马特汉子中最强壮的黑毛还在捉弄大基老基德·大吉斯基。黑毛游刃有余,用鱼叉挑开基德·大吉斯基的皮肉,血肉外翻,有些恐怖。更可怕的是,被鱼叉挑开的伤口不能愈合,黑烟滋生,炙烤着大基老。

    “也该结束了。”渔网汉子黑毛道。他诡异地一笑,手中的鱼叉竟然凭空消失。

    大基老惊悚莫名,打出数十道掌印,轰向黑毛汉子。

    同时,他的生命之海旋出一株ju花,银色的。

    Ju花方甫飘出,暴涨数十倍,铺裹住他全身。大基老同时释放斗气,护住他的重要部位。

    噗哧!一杆鱼叉从大基老的后颈穿来,斜向下贯去,刺破他的生命之海,断绝他的生机。“都说了,已经结束。”黑毛汉子暗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