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吞了蓝蝴蝶姐姐丢了的陶器。

    “有禁制。”甲腾鹰兽笑道。却难不倒它,甲腾鹰兽左手抓着陶器,右手食指伸长,在陶器上接连划割。

    “是谁在破坏本腐女留下的禁制。”梨子姬的声音响起,陶器上甚至浮出她的面庞。

    “死而不僵的腐坏的美少女。”甲腾鹰兽用它金色的指甲点向陶器上浮出来的面孔。刺不进去,甲腾鹰兽的手指被一股基油挡住了。

    “嗯?竟然是甲腾鹰兽,我生前想得到你的金手指,用来安慰晚上的自己。”梨子姬叹息道。死了之后反而见到了她心心念的契约之兽。

    “我听闻过你的荒诞生平事迹。你很强势,也很腐。我当庆幸吗,没落到你手中。以你的性格,你会如何处理我?让我猜猜,剁几根我的手指?”

    “你错了。我会剁掉你全部的手指,包括脚趾。”梨子姬笑道。“现在的我只是一缕残念。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哦。”

    基油像是清水一样涌动,斥开甲腾鹰兽的金色指甲。

    “腐朽的人啊,享受永世的安息吧。”

    铛嗤,甲腾鹰兽的指甲遽地延长,仿佛是一柄利剑,贯穿了那片基油,插向梨子姬似笑非笑的腐女之脸。

    “那要看你的能耐了。”

    陶器晃动。陶釉上的腐女之脸像是水纹一样波动,几息后,消失不见。

    叮。甲腾鹰兽的指尖顶了一下陶器。

    “哼,你自己解开禁制,说吧,你有何目的?”甲腾鹰兽好奇道。

    “目的?死人能有什么目的?”梨子姬的声音从陶器深处传来,婉转清冷。

    “狡猾的女人。”甲腾鹰兽叹道。它用金手掬起基油,向蛋壳的缝隙洒去。哗哗哗,基油喷薄而出,远离大黑蛋。甫一离开蛋,基油被空中还未熄灭的残火点燃。

    一块铁劵,一樽陶器。

    甲腾鹰兽盯着它们。“上面沾着死去的腐女的味道,让我心生不快。”

    要不是上官小红让它保存,甲腾鹰兽早已毁了铁劵、陶器。“有一条英俊的基老在觊觎我的容颜。”隔着蛋壳,甲腾鹰兽亦可感受到基老基姆灼热的视线。

    “被女禽有兽童鞋抢先一步了。大黑蛋也是她的。”基老基姆暗道。

    “汉子,你也想做小三吗?”大黑蛋上站着的枣尼妹忽然问道。“那只吐血的姐姐,告诉我,你为什么活着?”

    蓝蝴蝶姐姐袖袍一振,飘然而去,离开枣尼妹。

    “经不起玩笑的女人啊。”枣尼妹的脖子转回原本的位置,脸蛋也不再朝上,可她的眼球还在眼眶外吊着。

    毒岛冴子终于行动了,学姐踩着契约方石,来至枣尼妹身前。她拈着枣尼妹的眼球,塞了回去。

    “谢了。冴子姑娘。”枣尼妹笑道。

    “我,我已经认输了。”白菜妹妹畏缩道。她有些怕枣尼妹。

    “好孩子好孩子。”枣尼妹提起姨妈刀,瞄了一眼脚下的大黑蛋。“姨妈刀暂时用不到了。”向下刺去,姨妈刀顺着蛋壳的裂缝融进蛋内。

    “姨妈刀,铁劵,陶器。”

    甲腾鹰兽头疼道。

    它左手一挥,金光点点,铺在裂缝处,堵住了蛋缝。

    “姐不做小三”组合中的姐姐直接飞走了,算是弃权。白菜妹妹见识到枣尼妹的过人之处,也不敢同她撕比卖萌。

    “完败,我们败了呢。”白菜妹妹轻声道。

    上官小红目送蓝蝴蝶姐姐离开。“来的突然,去的也仓促。就像是……”

    “就像是特意给你送礼物的使者。”银冠的皇女冷道。“不觉得奇怪吗,小红。你先是遇到了基老基姆,他赠你一块铁劵。再来就是蓝蝴蝶,她又送你一樽陶器。”

    善财童子一样先后出现,没问题那就怪了。

    听到贞得那样一说,女禽有兽童鞋望向白菜妹妹。姐姐走了还有妹妹。“撬开她的嘴,只是不知她了解多少内幕。”

    向下坠去。不管是大黑蛋还是契约方石,它们均降落在地。上官小红将它们摄拿过来,“请等一下。”

    “哎,哎?你在说我吗?”白菜妹妹指着自己问道。

    “除了你还有谁。”银冠的皇女嗤声道。

    舞台。主持人司空燕、上官琳宣布“姐不做小三”组合落败,“百撕不得其姐”组合欢迎新的挑战者,毕竟,不会卖萌的姑娘只有掌握了撕比的技能,才能笑傲江湖。

    上官小红、贞得走向白菜妹妹,围住她。

    “做什么,我已经认输了。”白菜妹妹惊疑道,她向后退去。

    “白菜妹妹,你姐姐怎么不要你了。”大乃眼镜娘高城沙耶出现在白菜妹妹身后。戳,戳戳。高城沙耶用她的手指戳着惊疑不定的白菜妹妹。

    枣尼妹和毒岛冴子也走了过来。枣尼妹扑向高城沙耶,“眼镜娘,让我抓一抓你的大乃。”

    “滚。”高城沙耶怒道。她一闪身,枣尼妹扑空了。却遂了她的意,枣尼妹抬头,凝视着白菜妹妹。

    盯盯盯。枣尼妹深情款款,目光柔和,散发着母xing的光芒。

    白菜妹妹冷汗淋漓,“不,不要看我。”

    “我说啊。”枣尼妹的左眼眨了眨,“你长得那么萌,为什么想做小三。干脆从了我家西一欧,她会好好疼你的。”

    扑哧,血水喷了出去,和那道血水一齐喷出的还有枣尼妹的眼睛。

    呆呆的,白菜妹妹吓呆了。因为枣尼妹的眼睛黏在她的琼鼻上。随即,这位很萌的妹妹栽倒在地,是正面向下趴,将枣尼妹的眼睛压在地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枣尼妹急道。

    “沙耶。”上官小红还未说完。

    “我知道如何做。真是的,为啥我要拖着一个昏死过去的贫乃娘。”高城沙耶拉起地上的白菜妹妹,向人群外走去。

    青府的杀马特汉子黑毛闪了出来,“要帮忙吗?”黑毛汉子问。他右手握着鱼叉,身上披着渔网。

    “你眼睛瞎了吗?”高城沙耶不悦道。真是没风度的汉子。

    “放手。”黑毛汉子道。

    “哦。”高城沙耶照做。

    大乃眼镜娘一松手,她拖着的白菜妹妹瘫软在地上。“嘿。”渔网汉子黑毛手腕一抖,他的鱼叉挑起了地上的萌妹子。黑毛汉子已经很小心了,鱼叉并未刺进萌妹子的肉中。

    “交给你了。小红要的妹子。”高城沙耶拍拍手。可以不用回青府。反正有人代步。

    杀马特贵族中的黑毛汉子一坑不坑地离开,白菜妹妹苦恼道:“麻蛋,我为啥要装死。现在怎么办。”偷偷撑开左眼眼皮,萌妹子觑了一眼黑毛大汉。“真是雄壮的汉子。不知道擀面杖坚强吗。”妹子喜道。被一只嘿嘿的汉子抗走,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再说蓝蝴蝶姐姐,她丢了装满基油的陶器,妹子也不要了。“还好,到最后我依旧保持优雅的身姿。”这位姐姐笑道。

    一心想做小三的姑娘。

    “没用的女人。你的能力和你的xiong一样小吗?”

    暗处,缓缓走来一条汉子。他拈花而笑,是的,汉子手里拈着一枝ju花。

    “嗯?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蓝蝴蝶姐姐哼道。从对方的衣着上来看,他不具备贵族汉子的气质与品位。既然不是贵族,蓝蝴蝶也不会和他灵与肉大和谐。

    拈着ju话的汉子打了一响指。蓦地,樱花散舞,又是一条汉子走了出来,他穿着昂贵的和服,脸蛋不忍卒视,腮红很特别,唇膏也涂得很重。是伊藤诚啊,汉子伊藤诚。

    伊藤诚缓缓抽出大太刀,“蓝蝴蝶,和你的小xiong一起葬在此地吧。”

    唰!

    穿着和服的伊藤诚消失了,速度快得让人惊诧。他再出现时,已和蓝蝴蝶姐姐面对面,额头贴着额头。

    “你!”

    蓝蝴蝶姐姐骇道。

    她掌运斗气,拍向伊藤诚。

    汉子伊藤诚安然不动,只有他的和服飒飒而舞,现出俩条有弯曲消音毛的腿。

    “你尽力了,女人。”

    伊藤诚一掌推开蓝蝴蝶姐姐,同时,他挥动手中的大太刀,刀光一闪而逝。蓝蝴蝶姐姐的一条手臂飞了出去,断肢处向外喷出大量的鲜血。

    蓝蝴蝶嘴唇张了张,还是没能讲出话来。因为她的口中有一株ju花。

    在她身后,那只长相平淡的汉子拈着花枝,向前递去,ju花贯穿了蓝蝴蝶姐姐的后颈,在她口中绽放。

    “多么漂亮的花啊。”蓝蝴蝶身后的汉子赞道,他捏着蓝蝴蝶口中的ju花,向外抽了出去。

    “咳咳咳!”蓝蝴蝶这才喷吐血沫。前后颈漏风,状态可怜。

    “喂喂,别向我这边趴过来。”伊藤诚再次回刀,咔噗,卸掉蓝蝴蝶姐姐的另外一条手臂。“我身上的和服很贵的。被你身上肮脏的血弄污了可不好。”

    “诚君,你真是优美的汉子。”拈着ju花的汉子微笑道。他的左手捂住蓝蝴蝶姐姐的面庞。运转斗气,浅橘色的电弧钻进蓝蝴蝶的面肉内,后者的面颊炸裂,血肉外翻。“没有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你有什么资格活下去。”

    咔嚓咔嚓,蓝蝴蝶姐姐的颅骨崩裂,骨消肉解,整颗脑袋融化了。可是右手拈花的汉子笑容不减。他摆了摆左手,荡开掌心中黏着的肉沫骨渣。

    穿木屐和服的伊藤诚漠然道:“接下来呢,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我们什么也不做。”

    拈花的汉子抬起左腿,踢在蓝蝴蝶没了脑袋、双臂的残躯上。蓬嗤,那具骨架上黏附着的肉全都炸开了,只剩下发白的骨骼。

    啪啪啪,有人拍掌。

    带着戏谑的笑面。

    戈比·劳王缓缓走来。他肩上扛着一个衣柜,红梨木的衣柜,柜面上雕刻着花鸟虫鱼还有基老。劳王本人也是基老。

    “我只是路过的劳王。”戈比·劳王笑道。

    “我什么都没看到。”劳王说。

    他的眼睛却像刀子一样雕刻着身穿和服的伊藤诚汉子。

    “几日不见,诚君更艳丽了。”戈比·劳王站在原地,没有离开,也不再挪近。

    踏!踏踏!汉子伊藤诚暴蹿而出,“戈比·劳王,我要弄死你!”伊藤诚吼道。他脸上的浓妆都花了。“雷动风斩。”伊藤诚挥舞大太刀。

    铿!刀芒迸舞,接着,一道惊雷劈下,轰向戈比·劳王的脑袋。

    “啊咧咧?诚君为何要劈了我?”戈比·劳王嘿然道。肩膀一耸,他扛着的衣柜向上飞了出去。

    锵当!空中劈下的那道惊雷击中戈比·劳王的衣柜,却未能将衣柜炸烂。

    眼神疯狂的伊藤诚汉子已经杀红了眼。“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唰唰唰,他劈出十几刀,分别砍向劳王的脸、脖子、肋部、腹部、腿部。

    “诚君,不要被仇恨遮住你美丽的基老之眼。”

    戈比·老万右臂挥动,在空中划了一圈。斗气冲滚,一面兽形的六角盾浮了出来。挡住伊藤诚劈来的一记记光刀。

    右手握盾,左手抓着衣柜的一角。戈比·劳王向前跨出,腾!基气纵扬,劳王风姿飒爽。“诚君,回来吧,回到我身边。虽然黑王子殿下把你遗忘了,可你还有我啊。”

    举起衣柜,戈比·劳王轰砸向汉子伊藤诚。

    伊藤诚跳起,旋踢向劳王的衣柜。砰!一声闷响。劳王的衣柜不住颤动。而伊藤诚趴在柜面上,左手抓着柜角,右手握刀。“戈比·劳王,你死定了!”

    刀尖向下,捅了下来。

    当!戈比·劳王挥动六角盾,弹开伊藤诚的太刀。

    “到我的柜子里来吧!”

    戈比·劳王笑道。他的衣柜自行打开,将伊藤诚吞了。“劳王看中基老,跑的了吗。”

    “得见传说中的基老挚友,名动天下的戈比·劳王,本基惶恐。”

    和伊藤诚一起来的汉子说话了。他亦是基老,大基老。

    唰!

    大基老射出他右手中的ju花。

    “喝!”

    戈比·劳王爆喝道。右臂猛挥,六角兽盾拍向大基老射来的那枝ju花。“真是危险的基老。一言不合就发射ju花吗?”戈比·劳王惊道。

    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他以斗气凝显的六角盾拦不下那枝ju花。崩!盾牌碎了,斗气散溢而去。

    “采ju东篱下。”

    大基老吟道,他身如影魅,出现在戈比·劳王身前。右手抓着他射出去的那枝ju花,而左手拍向劳王的衣柜。

    梆!

    戈比·劳王的衣柜炸开了。里面的和服基老伊藤诚跳了出来,刚出来就要灭了戈比·劳王。

    “慢。”

    大基老夺走了伊藤诚的太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