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黑就黑的妹子也挺可怕的。姨妈刀在手,枣尼妹立刻黑化了。轰隆!她的生命之海掀起百丈高的浊浪,斗气奔涌,拂荡着她的筋骨、脏腑、穴窍,恍若万千只毒蚁啃噬她的血肉。

    破坏掉,毁掉,杀掉,撕烂,捏碎,砍爆……十七种暴戾的念头凝成一团,互相碰撞,撕扯着枣尼妹的神魂。咕噜咕噜咕噜,她的眼珠子像是两颗玻璃球弹撞眼眶,让人不禁怀疑它们是否坏掉了,就像它们的主人那般。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也可感觉到枣尼妹的异常变化,鲜红色的戾气凝结成水,沿着蛋壳缝隙透进大黑蛋内,滴在甲腾鹰兽的颅顶上。“这可真是美味的培养液。”甲腾鹰兽脑壳破裂,它的脑浆吸食了那些渗进来的红水。

    呼呼,蓝蝴蝶姐姐拍打着蝶翼,在枣尼妹上方盘旋。这位一心想做贵族汉子小三的姐姐,心生警凛,她四周的气流有些浑浊,吸入鼻腔内很不舒服。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仿佛有一柄重锤轰击枣尼妹的脑袋,她既痛苦又欢愉,面庞上的五官时而扭曲,时而舒展。

    咔嚓嚓,颈骨向上折起,枣尼妹抬头看到了蓝蝴蝶姐姐。“姐姐不是想做小三吗。”枣尼妹的脑袋旋转了起来,肯定超过三百六十度,七百二十度也有了!

    小三,小三,小三,小三……

    枣尼妹满脑袋都是“小三”俩字。当啷当啷当啷!姨妈刀颤动着,邪气攀延而上,衍化出一只黑色的大手,陡地拍向蓝蝴蝶姐姐。

    邪氛盈滚,遮蔽苍穹,铺洒开来。咔嚓咔嚓咔嚓,只有枣尼妹颈骨与颅骨摩擦的声音响个不停。“姐姐想做小三,小三,小三,小三。”枣尼妹的唇部翕动,低吟着,笑着,哭着,音调时高时低,像是一个人在说话,又像是很多人同时开口。

    蓝蝴蝶姐姐左翼扑动,扇出一团蓝色的光焰,轰向邪气凝成的黑手。下黑手的人最可怕,是人都知道,姐姐也不例外,她也怕。

    蓬嗤!

    蓝色的光焰附着在黑手的五指上,熊熊燃烧,黑烟滚啸,直捣天穹,像是一根根黑色的柱子。

    和毒岛冴子站在一起的白菜妹妹哆嗦着,难以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正常人的脑袋不能随便旋转吧。白菜妹妹甚至怀疑枣尼妹的脑袋能够脱离她的身体,想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

    “她,她怎么了……”白菜妹妹问毒岛冴子。

    毒岛学姐左眼紧闭,右眸注定疯狂的枣尼妹。“大概,她的压力太大,得不到宣泄,逮到机会不顾一切。”学姐回答道。

    怎样才能取走枣尼妹手中的姨妈刀,毒岛冴子咬着自己的左手大拇指指甲,咔哧咔哧,啃着指甲。指甲刀都不用了,还好学姐不啃脚趾甲。

    好好的姑娘突然狂躁起来,姨妈刀影响她的心神了?毒岛冴子心道。

    噼啪!

    一道蓝色的光绳凌空甩下,劈向脑袋不停旋转的枣尼妹。

    “啊,小三在害怕我。”

    枣尼妹笑了。脑袋也不再旋转。

    现在,她的脑袋还安在脖子上,面部朝上。如果放下来,面庞对着背后。可这并不影响枣尼妹使用姨妈刀。

    那道蓝色的光绳长有十几丈,杯口粗。携卷雷霆声势,抡荡而下。

    “嗨,小三。”

    枣尼妹冲着蓝蝴蝶姐姐眨眨眼。几在同时,她右臂向上抬起,姨妈刀还在轻颤。“像姨妈之巾一样散开吧。”枣尼妹开怀大笑。

    呼噌。血红色的刀焰向上窜起,火海生莲,邪气喷涌。方圆三十丈内血光爆卷横亘,“啊哈哈哈,小三,小三。”、“姑娘,你要做小三?”、“姐姐,为啥做小三咩?”、“小三可以吃吗?”、“姐姐好不爽利,来呀,撕比!”、“为何不卖萌?”、“姐姐的米米小,还是不要说话了。”十九种声音同时响起,嗡嗡滚动,冲进蓝蝴蝶姐姐的耳中。

    “啊,啊!”蓝蝴蝶姐姐双耳渗血,凄声尖叫。却被下方的呼喊声遮掩下去。

    脑袋就那么仰着,枣尼妹踩着大黑蛋飘然而去,血气翻滚,环绕在她四周。“小三,小三,小三,小三。”枣尼妹哼唱着。右手提刀,左手胡乱挥舞。

    蓝蝴蝶姐姐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诡谲之事她见到的也不少,可像枣尼妹这样可怕的妹子,姐姐还是第一次见到。

    “终于你做了别人的小三。”

    枣尼妹低声唱道。

    她仰面朝上的脸蛋写满了平静。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开、开什么玩笑啊!

    蓝蝴蝶姐姐惊骇道。扑扑扑,她拍动蝶翼,迅疾飞走。不愿和枣尼妹待在一起,也不想听到她的声音,太可怕了,晚上会做噩梦。

    “上官小红家的枣尼妹怎么了?”

    “麻花皇姐,你见多识广,你乃子大,你知道枣尼妹身上发生什么了吗?”唐豆芽充满期待地问道。

    “关我乃子何事。就算她们很大,也不能增长我的见识。”唐麻花答道。她的xiong部当然大,比皇妹的大多了。

    “上官琳,你是小红的姐姐,你知道吗?”

    “我又不是她的全天候的侍女,怎可能知道。你不要乱瞄,我的xiong比你的大。你知道的。”上官琳毫不客气地打击唐豆芽。

    “脑袋真帅啊。我的脑袋能像她那样旋转吗?”唐三章问唐豆比。

    “把你的‘挪鸡鸭’、‘战斗鸡’收好,不要乱比划。”唐豆比叱道。

    “小红,你家的枣尼妹为何黑了?”银冠的皇女仰头,问道。贞得也想知道妹子暴走的原因。

    “你飞上去亲自和她交流不就好了吗。”上官小红回道。

    “基老,你又怎么了?”上官小红瞥向基老基姆。

    “女禽有兽大大,我的香炉不听使唤,它要飞出去……”基老基姆急道。

    封在他生命之海内的香炉嗡嗡颤动,大肆喧躁。一开始,基姆不动声色地压制梨子姬的香炉,可它越来越不受控制。

    空中。

    蓝蝴蝶姐姐四处乱蹿,留下她美丽的身影,洒下大量的汗水。“别再追了,为何盯着我不放。”蓝蝴蝶姐姐激动道。

    面庞始终上仰的枣尼妹如蚁附膻,循着姐姐的芳香,紧紧跟着她。时不时地嚎叫几嗓子,劈几下手中的姨妈刀,吓得蓝蝴蝶姐姐方寸大乱,小三之心也消停了。

    站在契约方石上的毒岛冴子相当之淡定。旁边的白菜妹妹急道:“冴子姐姐,帮帮我姐,你家的枣尼妹太可怕了。你没看到我的蓝蝴蝶姐姐都快下niao了吗。”

    “镇定。”毒岛冴子道。“不可自乱阵脚。”毒岛学姐终于不再啃自己的指甲,大拇指、中指、食指的都被啃干净了。“哦,真是整洁呢。”学姐盯着自己修长的手指。

    “”白菜妹妹。

    妹妹的内心是崩溃的。冴子姐姐,你敢不敢再淡定些,快去诅咒枣尼妹!

    “别、别追了!”

    蓝蝴蝶背后的那对蝶翼的颜色变淡了,是她的斗气再难维持翅膀的形态。蝶翼和她身上的软甲是一体的,只要穿上的人源源不断地提供斗气,翅膀就能飞动。

    几个呼吸后,枣尼妹像幽灵似的出现了。“你快回来,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枣尼妹哼道。

    “我,我跟你拼了!”

    蓝蝴蝶姐姐不再跑路。凝气定神,她双手合十,接着分开。“我不打算用它的,是你逼我的!”蓝蝴蝶姐姐冷冰冰道。

    左掌掌纹旋动,升起一团漩涡,蓝光涌窜,遽地,一个用黄泥封住坛口的陶器出现了。

    “那是!”

    “那是什么!”

    “我体内的香炉就是因为那个陶器才躁动不安。”

    “这么说,蓝蝴蝶姐姐解封的陶器也是梨子姬的遗物?”上官小红问道。

    “错不了!”基老基姆郑重其事道。

    语落,基老生命之海上漂浮着的香炉攒射而起,去势极快。“嗯?压制不住了?”基老基姆骇然道。他大手一翻,蓬,一团斗气散爆开来,内种裹着一座精美的香炉,麝兰馨香,嗅之让人心平气和,可感受到腐坏的美少女的气息。

    基姆还想抓住梨子姬的香炉,迟了。香炉摇晃着旋出,奔向蓝蝴蝶姐姐解封的陶器。它们同是梨子姬的遗留之物,冥冥之中,相互吸引。等待着基老或者腐女将它们集齐,也许还能召唤神龙也说不定。

    “哎,哎?”面孔朝天的枣尼妹的眼珠子掉了出来,由一撮血皮连着眼珠子还有眼眶。圆瞪,那颗滚出眼眶的眼珠子瞪着蓝蝴蝶姐姐。

    姐姐吓得差点丢掉手中的陶器。胆都快骇破了。

    只见枣尼妹的眼珠子晃啊晃,可是始终瞄着蓝蝴蝶姐姐。姐姐倍感压力。“神啊,我做错了什么。我不过是想做个美丽的小三。”

    啪。蓝蝴蝶姐姐左掌拍在陶器坛口的黄泥上。黄泥散开,陶器彻底解封。

    “我不一定控制得了。”蓝蝴蝶姐姐忖道。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嗯哼?怎么有一座香炉飞了过来!它向我撞来了。”蓝蝴蝶姐姐惊道。她左掌再次拍出,轰咔,一团蓝色的斗气荡射开来,打偏了香炉。

    可是香炉一个急转弯,再度飞来。砰砰砰,蓝蝴蝶姐姐右手中的陶器急遽荡颤着,似要脱手飞出。姐姐两下为难,手到用时方恨少。

    蓝蝴蝶姐姐左手要对付香炉,右手还要掌控陶器,要命的是诡异的枣尼妹笑呵呵地走了过来,她的眼球还在荡阿荡,像是在荡秋千。

    满脸都是冷汗,蓝蝴蝶姐姐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

    麻蛋,都是不按套路出牌的魂淡们。

    “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三。”枣尼妹唱道,声音阴恻恻,像是女鬼在哭泣。

    “散开吧,姨妈们!”枣尼妹冷道。

    唰啦,姨妈刀劈出。一蓬血雨飚射开来,洒向蓝蝴蝶姐姐身后的蝴蝶翅膀。滋滋滋,滋滋滋。蓝色的蝶翼几被溶解。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蓝蝴蝶姐姐唳叫道。

    她张口喷出一道血水,撒向梨子姬的香炉。血滴点点散开,像是梅花绽放。

    趁着香炉不再猛撞的空当儿,蓝蝴蝶姐姐抓着陶器,让坛口对着枣尼妹。“陶器中贮存着的基油哟,给我出去!”

    哗哗哗。一大片无色无味的基油泼洒而出,劈头盖脸罩向枣尼妹。

    “啊……”

    枣尼妹皱了皱鼻子。

    她太熟悉那种味道了。之前,她是大基老清谷饲养的三千食客中的一位,食量比较大很听话的妹子而已。大基老清谷身上就散发着那种味道。

    “哈哈哈哈。”蓝蝴蝶姐姐突然笑道。

    就问你怕不怕。那种可怕的基油只要洒出去,如果再添一把火的话,那还了得。

    说到做到。蓝蝴蝶姐姐破烂的蝶翼扇动,呼喇喇,蓝色的火舌冲了出去,彻底点燃陶器泼洒出去的基油。

    基油添火,热情迸爆,火势难以遏制。烫滚的气浪四下涤荡,可以把人烤熟。

    陶器中贮存的基油是蓝蝴蝶姐姐的杀手锏,骤出不意地使出,效果撑杆立见,枣尼妹傻了,呆呆地站在大黑蛋上,像是在回忆又像是茫然不知所措。

    “枣尼妹,看你如何再追赶我!这还弄不死你。”蓝蝴蝶姐姐封住坛口,不让基油挥发。

    人生得意时也不要那么嚣张才是。嘭!梨子姬的香炉撞在蓝蝴蝶姐姐的后腰上,“啊呀!”她张口痛呼。右手中的陶器抛了出去。

    哗啦啦,哗啦啦。陶器内的基油倒洒了出去,满天都是。蓝色的火星子飘进基油之中,点爆醇厚的基油。“我的基油,我的陶器!”蓝蝴蝶姐姐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火势太盛,她不能靠近。

    “可怜的姐姐。”白菜妹妹伤感道。她还和毒岛冴子待在一起。一同站在契约方石上。

    “终于,我的指甲都被我啃得很平整。”毒岛学姐很满意。

    “”白菜妹妹。

    哎呦喂,握草。冴子姐姐,你真的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同伴吗,你和枣尼妹不是组成了“百撕不得其姐”组合吗。白菜妹妹彻底服气了,一点脾气都没了,全被毒岛学姐消磨干净。

    呼腾。一条基老凌空虚度,他衣衫猎猎,眉清目秀,一看就是正经的基老。“回来。”基老基姆召回他的香炉。基姆的兰花指掐起,打出一道掌印,按在香炉的炉耳上。两者产生了联系,基老通过基气拽回香炉。

    才召回来香炉,基姆觑定向外泼洒基油的陶器。“它也是我的。”

    基老还没出手,有蛋抢先一步,大黑蛋裂开,吞了陶器。而枣尼妹泪流满面,挥动姨妈刀,扫开漫天的蓝色火焰。

    “宝宝心里苦啊。”枣尼妹抽泣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