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惊呼之声此起彼伏,“噢噢噢,蓝蝴蝶姐姐,抓烂毒岛冴子的木剑!”

    “我们都是你的后援团啊!”

    “太嚣张了,毒岛冴子的巨Ru太嚣张啦。蓝蝴蝶姐姐,你还在忍耐什么。可恶啊,我都想替代你。”

    “喂,你边个啊。滚开。”

    一只异常强壮的姑娘踢飞了刚才那只开口叫嚷的姑娘。是熊娘,熊娘出现了。她怀里勒住一条英俊的小生,孔甲。

    熊娘很崇拜上官小红。连带着,她也喜欢小红的侍女毒岛冴子。“哼,不努力丰xiong,居然嫉妒别人的。来啊,抓我的。”熊娘不爽道。可是被她踢飞的姑娘已经听到她的话。

    “天啊天啊,我命苦。”熊娘怀里的孔甲小哥暗道。

    “啊呀,是孔甲。”上官荣惊道。荣小哥抱着上官丫丫。丫丫用手指猛戳孔甲的脑门。“我戳,我戳,我戳啊啊啊。”咚,咚,咚咚咚!孔甲的脑门生疼。

    “丫丫,不要欺负我的欧巴。”熊娘笑道。

    “哦哦,是荣哥!”孔甲像是在黑暗中行走的孤寂汉子看到了美人一般,“荣哥,我们好久不见。”孔甲朝着上官荣使眼色,快快救我,兄弟,我们不是好兄弟吗。

    上官荣头顶着迪奥炸天的发型,眼高手低,无视孔甲。“真是幸福的汉子哟,有个jing心呵护他的萌妹子。”上官荣羡慕道。

    听到上官荣那么一说,孔甲的内心是崩溃的。太阳,有喵好羡慕的。

    熊娘搂着孔甲,不,是勒着。上官荣则抱着丫丫,他们一起走向上官小红。要问为什么,因为女禽有兽就站在那里哟。

    就像唐豆比、唐三章、唐豆芽等人是“萌娘”小分队的强大外援,熊娘连带着孔甲是“基霸”小分队的外援。盖因上官小红是基霸小分队的队长。

    “哟。”上官小红向她的哥哥们、朋友们打招呼。

    “小红!”丫丫扑了过去,跳离上官荣,投向女禽有兽童鞋的怀抱。

    上官小红稳稳地接住了丫丫。

    “小红,你去哪里啦,我都找不到你。”丫丫抱怨道。再见到小红,她很开心。

    “小萝莉,让我捏捏你的脸。”贞得·罗兰右手伸了过去,她的左手按着额头,手中还有一块铁劵,拿开的话,她满脸长胡须。

    “哼哼,消声毛女,不要碰我!”上官丫丫尖叫道。

    “啊。”贞得很尴尬。不受萝莉待见。

    无视无视。

    丫丫无视银冠的皇女,自顾自的和小红聊天。明明分开不久,却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她越来越依赖上官小红。

    不是好事。

    咔咔咔。毒岛冴子的木剑在蓝蝴蝶姐姐手中绞动,挣扎不出来。那位姐姐双手蓝汪汪的,像是镀上了一层蓝漆。

    “近看之下,你果然是大美人。皮肤也很好,脸蛋又小,最重要的是乃子够大!”蓝蝴蝶切齿道。恨得牙痒痒的。“喂,我问你,你想不想当小三。”

    “这个,从未想过。”毒岛冴子如实回答道。

    为啥要当小三,当原配,做正宫啊。

    “可恶的大乃妞。”

    蓝蝴蝶银牙紧咬。

    同时,她双掌放光,黏住毒岛冴子的木剑。

    毒岛学姐顿觉她之木剑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好似羚角触藩,进退维谷。

    “明明有大乃,明明有做小三的资本,却什么都不做。毒岛冴子,我问你哟,你的志向呢,你的xiong部存在的意义呢!”

    蓝蝴蝶姐姐双手翻动,争夺毒岛学姐的木剑。

    毒岛冴子岿然不动,手中之剑怎容她人夺走。“我的志向?”学姐有些恍惚,她远离自己原本居住的城市,和上官小红一起来到陌生的异世。而学姐原本的家乡,在那丧尸横行的床主市,丧失了生机与信仰的无主之地,谈何志向……

    回去?回到床主市,然后呢?毒岛冴子再次回归原地,思考脑中挥之不去的问题。

    没可能的。

    回去又能做什么,像是救世主一样改变床主市的一切?

    趁着毒岛冴子眼神有些涣散之际,蓝蝴蝶姐姐抓住机会,长发甩动,像是黑色的绸缎一般甩向毒岛冴子那张清丽的脸蛋。

    骤然间,毒岛冴子眼中迸出一片寒芒,电扫向蓝蝴蝶姐姐。“你去做你的小三,我只做毒岛冴子。”

    学姐左眼的眼罩裂开,眼中寄宿的那颗血茧砰砰直跳,撑开她的眼眶。咝咝咝,红色的寒气向外冒出,喷向蓝蝴蝶姐姐漆黑的头发。

    寒气方甫粘上那些保养的很好的头发,将其冻住。

    “毒岛冴子,你对我的头发做了什么!”

    蓝蝴蝶震怒道。

    嗡,她颅顶向外贯出一团蓝色的斗气,沿着头发丝向外散开。咔咔咔咔,震裂冰冻的红色冰霜。

    蝶翼掀动,向前鼓送出炽热的炎浪,罩向毒岛冴子。

    热浪袭人,学姐奋力抽出她的木剑,同时阖上左眼。血茧内的双头虫饥饿莫名,需要进食。嗤嗤嗤,学姐闭上的左眼向上撒开一大片红线,像是经验丰富的渔民撒网捕鱼那般。

    危险!

    蓝蝴蝶姐姐向上跳起,连连扇动背后的蝶翼,飞出数十丈远。毒岛冴子左眼喷洒出去的红色血线落空了,并未捕获到蓝蝴蝶姐姐。

    蠕动着,那些血线不愿回归血茧,尽可能地向上延展,窜出十几米远。毒岛冴子左眼中的血茧向外突出,甚是可怖。

    “都来烦我。我怎么就招惹你们了。”

    毒岛冴子右手握紧木剑,蓦地,她挥剑斩向左眼向外喷出的血线,扑哧!血雾弥漫,学姐斩断了那些红线,断裂的红线终于缩了回去,融入血茧外壁。而飘出去的就舍弃了,毒岛冴子脚下的契约方石向上一荡,青光旋舞,将那些断裂的红线碾碎。

    唰。毒岛冴子竖起木剑,剑身和她的左眼几乎贴在一起。“寄生在我眼中,还妄想控制我。我现在就毁了你!”毒岛冴子吐出胸膺中的恶气。

    血茧内缩,不再鼓动。甚至有十几根比头发丝还细的血线主动黏着学姐的眼皮,合拢。

    毒岛学姐的左眼闭上了。

    觑着高空上的一心想做小三的姑娘,毒岛冴子死心了,也不再劝说她。人各有志,就是有想做小三的姑娘,学姐也爱莫能助。

    腾,腾。两只妹子急冲而上,是白菜妹妹还有枣尼妹。白菜妹妹拉满长弓,朝着枣尼妹射出三箭。“枣尼妹,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食用我之大迪奥。”

    枣尼妹撒手就是一片青枣,咻咻咻,兜向前上方的白菜妹妹。“麻蛋,让我再后面吃吐。灭了你哟。”

    姨妈刀在上官小红手中,它本是由枣尼妹保管的,易主了。新刀虽也锋利,却不合手。就像唐腊国某个渣渣天王说的:“抹搭,鞋子不合脚了,老子要换鞋,谁管得着啊。老子有钱,小伙伴功能强劲,速来。”

    再次加速,枣尼妹奋起直追。“跑,你能跑到哪里去。巨Ru冴子,拦住白菜妹妹。”

    “哦。”

    毒岛冴子也注意到了白菜妹妹。

    “这也是想做小三的妹子。不知道她是否能迷途知返。”

    毒岛冴子掉转方向,役使脚下的契约方石,旋斩而下,拦阻白菜妹妹。木剑横挥,呼喇,一抹霞光似的剑芒迸射而出,涵盖向白菜妹妹。

    “姐姐哟,看我的大迪奥。”

    白菜妹妹狰狞道。抡动弯弓,向上扫去。蓬嗤,乌光扬荡,冲开学姐横扫下来的剑芒。左手肘向后退去,食指、大拇指拈着一支羽箭,银光灿灿,像是琼玉崩碎一般。

    白菜妹妹真是好创意,斗气凝成的羽箭的箭头真的是汉子的擀面杖之头的形状,还没打马赛克。

    “污了,好污的白菜妹妹!”

    “想不到白菜妹妹是这样的姑娘。不过啊,我喜欢!”

    “你吖傻比,没看到白菜妹妹制造的羽箭的长度超过两尺了吗,你的擀面杖能有多长!”

    “求别说,我真的比不上白菜妹妹手中的羽箭。人艰不拆。”

    “哼,毒岛冴子那只巨Ru姑娘,她能接住白菜妹妹的羽箭吗。我看不行。”

    “谁知道呢,也许能接下来。”

    下面有很多人不看好毒岛学姐。她们就是嫉妒学姐的大xiong。真是可怕的姑娘们。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Ru量不足才能做朋友咩!

    枣尼妹喝道:“冴子,还不出手。我和你可是一个组合。我们是‘百撕不得其姐’中的精英。你是领队,我是副领队,虽然只有我们俩个人。”

    毒岛冴子的身体向后倾斜,她的脚底像是生根了似的,附着在契约方石的石面上。方石倒竖而起,像是一面石盾。

    梆的一声,白菜妹妹射出的羽箭击中“石盾”。不能详细描述的箭头也炸了,下方的很多汉子们的局部地区的花朵都萎了。

    学姐出手真是干净利落,好狠。

    枣尼妹趁机冲上去,长刀劈出,呼哧,刀光溺卷,像是卷起了千堆雪。

    白菜妹妹身体旋转,正对向枣尼妹。右腿前屈,左腿后拉,弯弓拉满,崩,崩,崩!三支羽箭射下。

    每一支羽箭的箭头都是不能描述的形状。还向外喷出淅淅沥沥的未知液。可是枣尼妹劈出的那记刀光,泼水不进,疾风骤雨一般,冲撞开白菜妹妹射下来的三支羽箭。

    “哎,想做小三也那么难啊。”

    白菜妹妹长裙飘舞,发丝滚动,眼眸微阖。她左手摊开,在弯弓的长弦上轻轻抹动,弓弦割开她的掌心皮肤,渗出的血液涂红了弓弦。呜呜呜,弯弓发出凄鸣之声。

    右腿扫下,砰!白菜妹妹扫爆了枣尼妹斩来的那记刀光。当是时,白菜妹妹抛起弯弓,左臂后拉,五指向前喷出道道凄红色的光焰。

    唰唰唰唰唰,五道光焰搭在弓弦上,向后撑开。遽然间,五支红色的羽箭成型,箭头所指,分明是枣尼妹。

    “这是充满妒怨的伤心之箭。”白菜妹妹幽咽述说着。

    气机一动,像是有一双看不到的手拉弓射箭。

    肃杀哀穆,顿起秋风,萧瑟的阴影笼罩大地,唯有空中的那柄弯弓怵目惊心。

    崩!崩!崩!崩!崩!

    五支伤心之箭同时射出,红色的弓弦崩断了,弯弓寸寸皲裂,随风散去。而迸射而出的红箭,锁定枣尼妹的方向,刮擦着空气,沸滚而下,宛若红流迸爆。

    枣尼妹猛地甩动她的小脑袋,咻咻咻,头发上缠着的颜色不一的枣,悉数洒出去。而枣尼妹本人则向下方遁去,去势如电。

    轰蓬!蓬……

    枣尼妹洒出去的数百颗枣全被五支红色的伤心之箭冲开,红色的焰火卷住枣粒,将它们勒爆。“太阳了,白菜妹妹变得那么勇猛。”枣尼妹既心疼她洒出去的枣粒,又急着避开五支伤心之箭。

    遁出百丈,枣尼妹身形方定。向前极目远眺,只见火云迸滚,燃烧半边天,五支血红色的抽噎的长箭,凄厉而鸣,听得人头皮都炸了。

    下方。

    上官小红抓着大黑蛋的蛋壳尖端,陡地抛出。嗖,大黑蛋化成一抹黑色的闪电,掣向枣尼妹。几在同时,蛋壳裂开,向外喷出一溜红光,姨妈刀姨妈刀!

    姨妈刀欢呼着驰射向枣尼妹。她们待在一起的时间更久些。上官青、上官小红只是姨妈刀的新主人而已。

    “姨妈刀!”

    枣尼妹狂喜道。

    将臂一抬,伸手抓住了刀柄。轰!血光冲卷而上,凶气横生。脚踩着大黑蛋,枣尼妹刀指前方。“姨妈刀在手,我无惧也。”

    飕!

    大黑蛋奔射而出,枣尼妹飒然而立。脊背绷紧,像是一柄标枪。她微微颤抖着,还沉浸在获得姨妈刀的狂躁喜悦之中。

    “真奥义,姨妈乱舞!”

    枣尼妹冷冰冰道。

    唰唰唰……

    枣尼妹瞬间劈出三十七记刀芒,漫天纵舞,一片片姨妈巾形状的刀光乱射而出,轰杀向前方的五支伤心之箭。

    彤云爆滚,气流枭荡。两方不一样的红色凶焰碰撞在一处,激起百丈高的气浪,四方荡爆。而上百片姨妈巾形状的刀芒旋斩而出,削、劈、砍、撞、裹……轰爆了五支伤心之箭。

    “呃噗!”

    远处,白菜妹妹口呕鲜血,面色惨淡,几乎坠地。她强压下体内荡滚的斗气,抚平喧躁的生命之海。“对上枣尼妹,我是做不成小三啦。”白菜妹妹黯然道。

    人影乍分,几如电掠。枣尼妹踩着大黑蛋,冲至白菜妹妹身前。她扛着姨妈刀,眸子充血,血丝遍布眼球。“喂,喂,白菜妹妹,继续撕比呀。你在害怕什么,什么什么,你在害怕我吗?”

    啪。枣尼妹左手按在白菜妹妹的肩膀上,右手握着的姨妈刀力劈而下,斩向白菜妹妹的面门。

    轰!刀光旋爆,方圆三丈内内血光充盈,凶焰遍生。可是枣尼妹并未劈中白菜姑娘。

    是毒岛冴子,学姐拽着白菜妹妹,带走了她。百步之外,毒岛学姐、枣尼妹站在契约方石上。

    “认输吧。”学姐说。

    “已经输了。”白菜妹妹回道。

    “喂喂,我有说过承认你输了?”枣尼妹咧嘴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