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贫乃王走出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年轻的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脸色很不好,相当不好。“喂,吾妹还有小红同学,你们对我的百美图做了什么。为何我在外面听到里面惨声阵阵,似乎死了好多只基老。可本王又进不去,只能在百美图外干着急。”

    唰唰唰,几道人影钻入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他们也是百美图内的基老,终于可以回家了。基老同心,携手同行,他们知道死了好多只兄弟。

    小鲜肉级别的画界大神,老斯基来了。老斯基围观百美图、女禽有兽童鞋。“同学,我……”老斯基还没讲完,上官小红已知他要说什么。

    “老斯基,不要再烦本兽。”上官小红道。

    “小红,你出来啦。”

    木吉吉同学笑道。

    骤然间,基老王子、老斯基、木吉吉同学全都盯着贫乃王手中的海螺。传奇大腐女梨子姬的海螺。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弹了弹海螺,嗡,一圈蓝色的光弧荡开。接着,海螺飘出梨子姬悦耳动听的诅咒之音,额,也能说是她的遗言,毕生的追求。

    “恨天下的汉子不gao基,抱憾终身。只有汉子与汉子之间才存在真爱。我,梨子姬,死不瞑目,再恨不能从坟头中爬出来,撮合天下帅哥哥成双入对。奈何我之生平过往,如那过眼烟云,流逝于无尽的时间长河之中。我之夙愿,死亦难割舍,故留下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浮世山gao基图、背断山下站着的帅哥哥、群汉子共舞、此间的基老由少年长成了大汉等珍贵手绘。愿有缘人得之,继承我之夙愿,毕生致力于撮合汉子与汉子走向婚姻的神圣殿堂。愿腐女之神赐予你大智慧大毅力大操行……”

    “人生苦短,汉子何其累。颠簸一生,所谓为何?力量,财富。权力,女人,健康,名誉。子嗣……倒头来一场游戏一场空,虽千万人,吾往矣,无趣也。我,梨子姬。生有艳容,终其一生,憾也一生。基基腹肌肌,汉子要gao基。”

    “得我海螺者,你若是腐坏的美少女,传我大志向,引导帅哥哥们去gao基。你若是基老,更得我心。我传你几种不能详说的姿势。”

    “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中的百只基老,经过淘汰,剩下的皆是精英。有能力的基老哟。向他们展示你的力量、基气、风采,然后折服他们,从此走向人生巅峰,何不gao基乎,悲乎哀哉。”

    “几里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又哇啦。”

    “继续几里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又哇啦。”

    海螺里,梨子姬绵延不绝的心得教诲、夙愿、大志向、诅咒、怨恨。足足有三万七千字。听得老斯基、年轻的基老王子、木吉吉同学如痴如醉,产生极大的共鸣,基老王子、老斯基放出小清新的基气,缠住海螺。木吉吉同学恨不能膜拜之。

    “呀呀。咩咩,喋喋?”沧井兽很是困惑,它身躯缩小,形如水蛇,盘在上官小红的手腕上。迷你沧井兽抬头盯着主人,忽地。沧井兽模仿梨子姬的声音:“童鞋,gao基不?”

    “”上官小红。

    不好,小沧沧被梨子姬带坏了。上官小红心道。

    雨桐、大黑蛋中的甲腾鹰兽还在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这本书中。上官小红也没将她们唤出。

    半觑着舞台上斗舞撕比的参赛组合们,上官小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之欧巴上官妖和三位姐姐,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坐在主办方的台席上。

    腾!

    基气扬舞,一条基老带着春风而来。他是戈比·劳王。

    戈比·劳王自然也听到了海螺内梨子姬的传诲。“真是神人,神人啊!梨子姬大人不愧是基老的知音,吾辈的女神。”戈比·劳王泪目连连,不禁流下基老的眼泪。

    “啊哦,是劳王啊。”年轻的基老王子笑道。他伸出手,去抢他妹妹手中的海螺。“吾妹,快快将梨子姬大人的海螺交给你的欧尼酱。我会善待它的。再说,你又不是腐坏的美少女,要它何用,梨子姬大人会诅咒你的。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来吧,有什么诅咒冲着我来。”黑王子异常慷慨,声音带着激动的颤音。

    老斯基、木吉吉同学也加入抢夺海螺的队伍之中去了。木吉吉同学驳斥黑王子,“黑王子殿下,你是我的麻豆,我命令你不要和画手抢夺梨子姬大人的海螺。你妹妹不是腐坏的美少女,我是啊!我是大腐坏,大美女,大腐坏的美少女!”

    画界大神,同时也兼具基老身份的老斯基笑呵呵道:“木吉吉同学,让开。我可是传奇画界大神,老斯基是也。天下谁人不知老司机。”

    老斯基左手向下拍去,蓬!一团斗气炸开,轰中木吉吉同学的修长手指。木吉吉虽然是老斯基的后辈,可老斯基作为前辈,出手毫不留情。

    “谁敢动洒家的亲妹妹!日天神拳!”

    轰的一声,一道炽热的拳浪崩了过来,轰砸向画界大神老斯基。

    不好!

    老斯基眼睛骤缩,不再抢夺海螺,身形霍然而起,离地而去。原是写手界大神鲁尼妹来了,鲁尼妹远远瞥到她妹妹木吉吉被人欺负,怒火攻心,上来就撕比画界大神老斯基。

    “老斯基,你腆着老脸,也想欺负洒家的妹妹。哼!”鲁尼妹踏空而上,日天神靴爆绽出一簇簇神华,刺得老斯基睁不开眼睛。

    “草。是鲁尼妹!鲁尼妹一言不合就要跨界撕比我。”老斯基暗道。“她可真是鲁莽,大家好歹都是大神,也要顾及脸面。不要动不动就撕比。”心里有了计较,老斯基的身体却很顺从撕比的本意。

    老斯基起手一扬,唰!一杆画笔飞了上来,被他抓在手中。“鲁尼妹,老斯基可不怕你。大家都是大神,谁比谁厉害,何必逞口舌之利。看笔!”老斯基挥动画笔。唰唰唰,在空中画出一道金桥,接引天地,自高空划下。桥头撞向鲁尼妹大神。

    鲁尼妹手中抓了一把黑白棋子,掌运斗气,洗刷手中的棋子,咔咔咔,咔咔咔!鲁尼妹手中的棋子相互磨擦、碰撞。镀上了一层大神之光,璨烂已极。“老斯基,洒家今天就要灭了你。”

    撒将出去,鲁尼妹把手中的棋子洒向那座金桥。嗵,嗵,嗵!破空之音刺耳异常,打入金桥的桥头,像是石头击中了豆腐块,将整座金桥轰成了渣。金粉弥漫,爆漾飙舞。

    “鲁尼妹。老斯基来了!”

    只见风姿偏偏的大基老乘着一叶小船,从高空驶来。小船自然是老斯基画出来的,他站在桥头,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抓着一杆很长的画笔,几乎能当成是一杆枪。

    “洒家踢死你个臭不要脸的。”鲁尼妹身形旋起,留下一幢幢剪影,右腿扫下,日天神靴蹬向船头站着的老斯基的脸蛋。

    老斯基拨转笔杆,抡向写手界大神鲁尼妹。“当老斯基是死人吗。站着等你踹!”

    当!

    金戈铁鸣,鲁尼妹的日天神靴和老斯基的笔杆撞在一起,撞出大量的火花。大神就是大神,撕比起来也是那么高大上。看得下方的汉子、姑娘心神向往。

    鲁尼妹也不意外。她之日天神靴不可谓不坚实,可在老斯基的笔杆面前,不分轩轾,各领春秋。

    砰砰砰,砰砰砰……

    鲁尼妹旋身踢出几十下,每一次都踢向老斯基的英俊脸蛋。“发型不可乱。脸蛋必须要有胶原蛋白。”老斯基沉着道。他双手抓着画笔的笔杆,耍了起来,化解鲁尼妹的腿踢。

    天空中,大神们在撕比,地下,基老和腐女也在撕比。木吉吉少了竞争对象,只剩下基老王子和她抢夺梨子姬留下来的海螺。

    “诸君,我梨子姬喜欢基老哟……”

    海螺中飘出梨子姬销骨蚀魂的魔xing声音。那位死翘翘了好多年的大腐坏的美少女画手,唯恐天下不乱。

    “噢噢噢,梨子姬女神!”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大叫道。“木吉吉,海螺是吾妹的,吾妹的东西自然是我的。包裹她都是我的!”基老王子振袍扬袖,基气激荡,撞开了木吉吉同学。

    “我的伪娘王子。”木吉吉向后退出四部,身心稳定下来。她自怀中取出一卷画集,抛了出去。“王子殿下,看啊,上面画的都是基老!”木吉吉随手一抹,斗气旋出,摊张开那卷画集。

    诧然间,那卷画集灼灼放光,五彩缤纷,原来是彩画。木吉吉在珍贵的帛书上画出了十七只基老,每一只基老栩栩如生,几能从画中走出来。

    “欧!”

    基老王子双目放电,被那卷彩色的基老画卷所吸引。“木吉吉啊,你真是好胆,竟然在光天化日下放出基图,本王子,本王子守不住心猿。”

    腾嗤。黑王子电抹般地投而出,伸出他高贵的基老之手,抓向木吉吉同学释放的画卷。

    “啊哈哈哈。”

    木吉吉开怀长啸。

    “我就知道你淡定不能。”

    一个急转身,木吉吉抄空而起,宛若白鹤展翅,她和基老王子擦肩而过。

    “贫乃王,将梨子姬大人的海螺交给在下。”

    “你想要吗?”

    贫乃王抓着海螺,举了起来,在木吉吉同学面前晃动。“gao基吧,gao基吧!”海螺里存贮着的梨子姬的声音还在飘荡。

    传入木吉吉同学的腐女之耳,愈发动听。

    “拿来!”

    木吉吉双臂抱圆,箍向贫乃王。要将贫乃王举着的海螺取走。

    上官小红安静地看着贫乃王、腐坏的美少女蹦跶来蹦跶去,还有那边的基老王子取走了基图,回转身,眼神像是贪狼锁定了猎物,“海螺,梨子姬大人的海螺我也不能放弃。我的我的,全是我的。”

    斗气掀舞,涤清了方圆十丈内的鼎沸人声。唯有年轻的基老王子仰天怒啸:“戈比·劳王,动手。”

    “我知。”

    一直被忽视的基老,戈比·劳王,他亦动了。猝见劳王祭起衣柜,新衣柜,他原先的衣柜被人毁掉了。“收了,梨子姬女神的海螺我收了。阿瑟王殿下,暂时委屈你了。”

    嘭咚,一股宏力从里面推开了衣柜的木门,熏香缭绕,扑面而去。紧接着,衣柜内现出一团漩涡,呜呜转动着,产生了浩荡的吸力,“啊。”贫乃王倒飞而去,被戈比·劳王的衣柜收了。

    嘭的一声,衣柜的门阖上了。因为收了贫乃王,也不需要再收木吉吉同学。

    “握草啊!”

    木吉吉怒上心头,双手扒着木门,向左右拼命地拉扯。“给我打开,打开!贫乃王,你拿走了属于在下的海螺。你又不是腐坏的美少女,要它无用。”

    “本王要它有用。”

    年轻的基老王子翩跹而来,降落在衣柜上。他左手握着画卷,右手放下。俯视着拉扯木门的腐坏的美少女。

    “放弃吧,木吉吉同学。戈比·劳王的衣柜是本王送给他的。你是打不开的。要说为什么,只有基老才能打开啊……”

    “”木吉吉。

    麻吉的,果然够狠。木吉吉也不再坚持。谁让她是女孩子,木有唧唧。

    空中热情热烈撕比的大神引起下方观众的强势关注,舞台上斗舞的一双组合也很无奈,他们有什么法子,突然蹦出来的两尊大神稍稍释放他们的大神之光,普耀天地,诸君共参之。

    老斯基眼神一沉,斗气下坠,注入脚下的小船。“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老斯基吟道。

    挥洒激情间,呼的一声,他脚下的小船迸射而出,疾逾电光火石。

    写手界的超级大神鲁尼妹并不慌乱,淡定之余,文采飞扬。她于虚空中摄来一团清辉,挥手抹开,撒成一片云海。“老斯基童鞋,你有船,我送你的船出海。”

    袖袍震荡,鲁尼妹撒手轰出一股遒劲的气浪,蓬嗤,云海沸滚,掩卷半边天空,轰压向下方的那叶小船。

    咔嚓一声巨响,老斯基驶出的小船说翻就翻,在鲁尼妹掣开的云海面前,不能扬帆起航,沉入海底。

    “鲁尼妹!”

    老斯基怒了。

    “你我之间的友谊小船,说翻也翻了!”

    老斯基气贯泥丸宫,直射斗牛。

    “基老,在洒家面前,你不算什么。”

    鲁尼妹大神也怒了。她的声音也变了,有些中xing化。于此,鲁尼妹大神慢慢由妹子的身体转换为汉子的驱壳。她可男可女,既是汉子又是妹子。

    上官荣来到他妹妹小红身前。“我妹,看,天上有大神在撕比。”

    上官小红点头道:“嗯。”

    上官荣道:“我妹,你消失的这段时间,斗舞撕比决出了三组赢家。”

    上官小红道:“哦。”

    上官荣道:“我妹,要不我们去看看‘萌娘’组合。”

    上官小红道:“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