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大基老、五花猪撕比之际,女禽有兽童鞋果断出手。她右手按着五花猪的猪头,左手握着刀柄,捉了起来。

    “女禽兽,你!”

    “本兽如何。”

    噗嗤!姨妈刀捅进五花猪断裂的脊椎中,直入内里。下压,上官小红压着刀柄,继续向下刺去。姨妈刀在五花猪的腹内笔直窜下,捅到了最下层的肚皮。

    不能再进,贯穿不能。即是如此,也够五花猪光火的。“女禽兽,偷袭算什么!”它还想挣扎开来,奈何它之猪头被银色的光团覆裹,它像是被人抓着脑袋按进水中,气息如堵。

    哧哧哧,银色的芒针贯穿它的皮、肉、骨,透进颅腔内,直达那片铁劵。冷冰冰的铁劵化开一层层薄光,抵抗透腔而来的银芒。

    “找到了。”

    上官小红道。

    她左手抓着刀柄,姨妈刀开始在五花猪的腹内绞动,刀刃割开它脏腑外裹着的透明膜状物,进而伤害到五花猪的脏器。

    “女禽兽,你怎知道的!”

    五花猪瓮声瓮气道,獠牙上刺,戳向银色的光团,急着将光团捅穿。

    “告诉你没什么。”上官小红道。她的右手已从银色的光团中取出,三指伸张,摄来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这本奇书。

    “是她告诉本兽的。”

    书卷摊开,沉香馥郁,铺洒在女禽有兽童鞋的掌心。一粒红蛋居于正中心,七七四十九道红线分割书卷。书内蕴育的少女也被上官小红制服,听候她的指示。少女抬头,仰望书外的那粒红蛋。在她眼中,那粒小豆大小的红蛋,不啻于一轮烈日,烧撩书中的天地。

    而上官小红从江山美人图取来的一块山石,研磨成灰。像是过境风沙一般席卷书内的世界。至此,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这卷奇书已和江山美人图产生了勾连。上官小红可通过残图湮灭书内的生机,包括书中蕴养的人形之女。

    “女禽兽,死心吧。梨子姬留下的铁劵已和我融为一体。不能取出。我若死掉,它也会消失。”

    五花猪局部地区的猪尾巴抡扫了过来,劈向女禽有兽童鞋的面庞。书中心的那粒红蛋旋出,化为一根苦瓜,竖立当空。挡下那条猪尾巴。

    “姨妈刀让你吃的苦不够呢。”上官小红握紧刀柄,一路切下,从背脊最外端划割到最前端,骨翻肉裂,血沫掀腾。五花猪嗷嗷乱叫,四蹄跳动,却不敢踢女禽有兽童鞋,担心她真的割了它的脑袋,拼着不要铁劵,也要劈死它。

    “女禽兽。别,还有更温和的方式可取出铁劵!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五花猪吃痛道。前肢塌陷,半跪着。

    “杀了它!”

    一条基老携盛火而来,右臂举高,长刀轻颤,怒视着半跪的五花猪。这头猪杀了他的太多兄弟,他不能放过它。

    这条基老怒极,却也打量一番上官小红,欲知女禽有兽童鞋是否同意他下手砍猪蹄。上官小红未有表示。基老欣喜。锵!刀光若流水,斜斩而下,劈斫五花猪的左后猪蹄。

    “马格唧的!”五花猪当时就火了,基老你竟然还砍我之高贵的猪蹄。我不弄死你就不是猪。是以,五花猪后后腿向后猛地蹬出,击中身后那条基老的大蛮腰。

    瞬间,基老向后暴退。那是他生命中所不能承受的猪蹄。

    大基老身形骤起,长袖挥舞,接住了跌退的基老小弟。“退下吧。让我来。”大基老放开他之基老小弟,向前迈出,很快来至五花猪身后。他的长剑也被猪的脊梁给崩碎了。“我真正的剑在这里……”大基老左手抓向他自己的心脏,噗嗤!他的五指刺入肉里,自他的心脏中剥离出一支小剑,那剑虽然细小,却散发着赫赫凶威。

    刚一离开心脏,来至外面的世界,那支小剑急遽增长,血芒冲荡,剑长五尺两寸,四指宽,剑柄缠着蓝色的手帕,原是梨子姬丢弃的,被大基老偷偷捡走,缠在他的爱剑剑柄上。先前那口崩碎的长剑并不是大基老的真正的武器,温养在他心脏中的这口阔剑才是。

    斗气自撕裂的伤口向外喷发,伤口渐渐愈合。大基老面色如玉,容颜比梨花还要婉约。此刻,他之花颜,却被手中的那口剑掩盖。凶剑透着凄厉的血芒,隔着皮、肉,已经渗透到五花猪的体内。

    “大基老!”五花猪想要回头,却不能。它脑袋上的那团银光禁锢着它,让它脖子以上的部位动弹不能。

    叮叮叮!上官小红左手抓着的姨妈刀不住颤舞,似要脱手而出,劈了大基老的凶剑。

    “女禽有兽童鞋,你要阻止我吗?”大基老问曰。

    “请随意。”上官小红答道。

    为什么要阻止,我和你之间并无利害关系,也无实质xing的冲突。你爱做什么就去做,即便你当众gao基,我也不在乎。上官小红觑着猪头,思量着怎样破颅取铁劵。

    攥着剑柄,大基老睨了一眼五花猪。“你,完,了。”他一字一字道。

    唰,唰。大基老连劈两剑,分别斩向五花猪的两只后猪蹄。

    五花猪如临大敌,局部地区内缩,后腿窜出大量的彩雾,裹住它之猪蹄、猪腿,像是防御彩甲。

    可是无蛋用,大基老的剑还是削去五花猪的两只猪蹄,一阵血光卷起,携着两只猪蹄迸飞。两条基老奋起而追,各自抓住一只蹄子,张口就啃,将之生吞,尚不足以平息他们的愤愆。

    “女禽兽,大基老,你们放过我吧。我告诉你们一个关于梨子姬的秘密!其实,其实她的xiong部的尖芽是黑色的!”五花猪没头没脑地说道。

    大基老冷笑几声,挥动那口凶剑,再次削向五花猪的猪腿。蹄子已去,再来就是腿了。削肉见骨,大基老片肉似的片去五花猪的腿肉,很快,它只剩下腿骨悬着。

    “女禽兽。阻止大基老,阻止他。我要自我毁灭了啊!我不骗你,我真的要毁灭了啊。我死了,铁劵也不复存在。”

    五花猪猛甩脑袋。啵的一声,它之獠牙刺破那团银色的光芒,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了。眼神殷切,五花猪诚恳地盯着女禽有兽童鞋。

    咔咔咔,几声下去。大基老完全斩断了五花猪的腿骨。这头无主之兽只剩下前腿。它的尾巴甩出,掼向大基老,却被大基老一把抓了过去。

    嘭!大基老一脚踢在五花猪的局部地区,向上一勒,扯断五花猪的尾巴。

    上官小红的手则按住猪头,不让它向前乱撞。大基老很意外,适才,他那脚很用力,却没撞开女禽有兽童鞋。

    “我只要猪头,其余部位。你随便挑。”上官小红将姨妈刀压在五花猪的后颈上。没急着下刀。还在等待。

    也许这头猪真的知道许多关于梨子姬的秘密。

    毕竟,它是梨子姬生前的契约兽。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忽地向下飘去,她瞥到一处异常之地,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前去发掘。

    基老们也没拦贫乃王,他们已被仇恨蒙蔽了基老之眼,唯有杀掉五花猪,方能稍稍化解他们的怨恨。

    雨桐坐了下来,梨子姬的草屋爆掉了,空出一大片土地,雨桐凭空摄取一方石头。削去粗糙的棱角,作为石凳。坐了下来,雨桐欣赏着天空中的猪、基老、女禽有兽。她双手合十,撑在颌下。

    “快结束了吗。”

    雨桐百无聊赖道。她现在也可沟通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书中的女孩子。她们有着相似的身份。不过雨桐更强势。一直以来以女王自居。

    “可怜的小姑娘,看你灰头土脸的。小红对你做了什么?”雨桐的声音传下。

    “哼,你就是江山美人图中蕴养的泼妇吗!”女孩冷声道。

    “”雨桐。

    泼妇是怎回事啊!女王怒火上撩。唰,她的身体消失了,化为一抹清光,融进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直接和桂树下的女孩子会晤。

    “你。你怎么进来了,泼妇!”女孩惊诧道。

    “呵呵。我是泼妇,哪里不能去。”雨桐水袖轻挥,一片水光荡开,冲洗净灰蒙蒙的天空。那些灰烬本取自江山美人图。

    “你也要像女禽兽那样对我吗!”女孩色厉内荏道。

    “小红对你做了什么,小姑娘。”雨桐靠近女孩。她瞅到那棵桂花树枯死了,不禁蹙眉。“有枯有荣,万物当以欣欣向荣。”

    哗啦,哗啦。天降芳霖,泼洒在枯死多年的桂花树上。

    病树逢春,再次唤起生机。

    “哦!”女孩惊道。“你是如何做到的!好厉害的样子。”她感激地盯着雨桐。

    “不要太感激我。”雨桐笑道。

    “哼,收下本姑娘的谢意吧。”女孩道。

    “我爱憎分明,报仇从不过夜。”雨桐道。

    “你,你想作甚!”女孩恐慌道。

    “你叫我泼妇,我本不是。可在你面前,我愿化作泼妇。像猴子一样倒挂在桂花树下吧。”雨桐命令女孩道。

    “”女孩。

    她也是太阳了哈士奇。

    由残图诞生的女人果真泼妇。

    “你若不照着我说的去做。”雨桐顿了顿,目光灼灼,好似能盯死对面的女孩。

    “不、不照你说的做,你又能对我做什么!”女孩小心翼翼问道。

    “我会扒了你的衣服,把你丢在烈阳下,我站在一边,喝着清泉,尽情嘚瑟。”雨桐道。

    “”女孩。

    我还是去做猴子吧,于是她真的跳到桂花树上,腿盘着桂枝,身体倒竖了下来。

    “很好。不要动。让我捏几下你的xiong部。”雨桐走了过去。

    “喂!你这是要做什么!”女孩大惊。

    “惩罚啊惩罚。”雨桐道。

    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书外。

    大基老,女禽有兽童鞋,还真的分割了五花猪。上官小红说话算数,真的只要猪头。大基老取走猪脖子向后的部位,他使出精湛纯熟的剑技,将五花猪削成七百八十五片,下面的基老纷纷夺取肉片,啖食之。大为痛快。

    上官小红右手抓着猪耳朵,并用姨妈刀拍打猪头。啪,啪,啪。“五花猪,现在可以告诉我如何取出铁劵。”

    “我虽然是一头契约兽,可我也有尊严。怎会畏惧你的yin威。”瞅着自己失去了猪的躯体,五花猪忽然变得强硬起来,死不放口,闭口不谈铁劵之事。

    只要猪头长得好,白菜照样拱。五花猪目光凶狠,盯着下面的基老,想着如何咬掉其中一只基老的脑袋,将它自家的脑袋换上,取而代之。

    “甲腾鹰兽。”上官小红忽道。

    “桀桀桀,主人,让我来搞定这只猪头。”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笑道。

    大黑蛋的蛋壳裂开,甲腾鹰兽目光凶狠,凝视着无主之兽的猪头。“我一个人玩egg,也很寂寞啊。来吧,小子,大家一起玩egg。”

    咝咝,甲腾鹰兽吐出它的金色长舌,缠住了猪头,拖了下来。蛋壳又合拢了。

    “女禽兽!你不能这样对我!”大黑蛋内传出五花猪的尖叫声。

    “小子,我的黄金手指会好好关爱你。”甲腾鹰兽笑的很纯洁。

    踏上契约方石,上官小红带着沧井兽、大黑蛋、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向贫乃王消失的方向电掣而去。

    大基老手中的凶剑再次缩小,被他按进心脏中。大基老清点了一下百美图内还剩下的基老数量,“死了不少只呢,百美图内资源本来就不够,这下好了……”大基老轻声道,没人听到他在说什么。

    “凝。”大基老陡地喝道。

    呼哧,呼哧,呼哧。飞沙积聚,碎石飞舞而,破空之声大作。聚沙成塔,积石成山,二基老的宝塔,大基老的背断山,重新显现,全部归于大基老。

    左手托着七层宝塔,右手按着背断山的峭壁。大基老目光温润,可是下面的基老触及他的视线,纷纷避开,好似看到了可怕的凶兽……

    世人言之:清洗。也可称之血洗。

    “盟主,你看。”贫乃王向女禽有兽童鞋展示她挖出来的海螺。“里面有声音。”贫乃王将海螺附在上官小红左耳。

    “世间的汉子不去gao基,简直无有天理!我,梨子姬,终其一生,也不能撮合尽汉子们成双入对,实为憾事。腐坏的美少女哟,接受我的传承……”

    上官小红对贫乃王说:“阿瑟酱,你还是把这个海螺卖给木吉吉同学,她会出好价钱的。我保证。”

    贫乃王点头道:“正有此意。话说,小红,我能把海螺卖给我兄长吗?”

    上官小红道:“似乎也可以。”

    贫乃王道:“真让人为难呢。”

    上官小红道:“让黑王子和木吉吉同学竞拍,谁出的价钱高,你把海螺买给谁,他们都会稀罕它。”

    贫乃王道:“盟主你的真知灼见,我知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