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划动,镜面蒸腾。

    梨子姬留下的菱面镜缓缓旋转,镜中封印的无主之兽即将破镜而出。

    嗡。

    一道巨大的涟漪荡漾开来,百美图上方的空间像是堆叠的豆腐块,澎然炸碎,成了豆腐渣。菱面镜向四方延展,迅速扩大。长有五十丈,宽三十丈。镜光耀舞,向外喷出。囚锁了女禽有兽童鞋的那颗大黑蛋。

    蛋内的甲腾鹰兽霍然而起,砰砰砰!它的金巨腿、躯干、脖颈、脑袋向上昂着,撞击蛋壳内壁。蛋壳的缝隙钻出丝丝缕缕的金霞,和那蓬射而来的镜光对撞。

    抓着姨妈刀,上官小红朝着那面巨大的镜子劈了过去。哗啦,刀芒像是红色的流霞,卷荡着涌起,喷薄而下。重逾千钧,声势澎湃,嘭的一声,直接轰盖在巨大的菱面镜上。

    被锁囚的大黑蛋乘势挣脱,不再受镜光的束缚。蛋内的甲腾鹰兽脊背隆起,咔咔咔咔,咔咔咔咔!一块块甲壳状的肉块耸立而起,猛撞蛋壳内壁,似要破蛋而去。

    菱面镜扩大了,大黑蛋也在膨胀。它们像是在竞争谁更大更强壮。上官小红一刀得手,不再劈砍镜子。她对梨子姬封印在镜中的无主之兽也很好奇。传说中的大腐坏的美少女的契约兽,究竟长什么样呢。

    腾!

    基气喷涌,一条高一丈三尺的基老踏浪而来,他右手托着一口宝塔,塔分七层,檐角挂着铜铃。那基老极目远眺,忽然之间,天空降下一道燃烧的火柱,轰砸向女禽有兽童鞋。

    上官小红不避不躲,役使足下的契约方石,青光荡爆,啸卷六合。锵锵!姨妈刀发出让人颤栗的吟鸣。

    青府的主人将姨妈刀送给他女儿,至于如何使用。全凭上官小红的心意。左手握着姨妈刀,遥指天空坠下的火柱,“姨妈刀啊姨妈刀。”上官小红轻声道。

    嗤啦!

    裂帛之音蓦地响起,上官小红劈出一道十三丈长的刀芒。刺空扬起,拧甩向那道燃烧的火柱。

    蓬。火光迸爆,火星乱射,自姨妈刀纵出的刀芒劈碎了基老召唤来的火柱。

    炎流卷摆,像是沸滚的火河。托着宝塔的基老站立在一团团的热浪上,眉发皆红,目有血光。叮叮叮!七层宝塔檐角挂着的铜铃被那热气一激,叮叮作响,极是动听。

    基老傲然道:“女禽兽,吾不能再忍受了,吾辈邀你进入百美图,共参遏梨子姬大人封锁的草屋。你不承吾辈的恩情,擅自出手,毁了梨子姬大人的草屋!吾要撕比你!”

    轰!基老前方荡起滚滚热浪。拍向若有所思的女禽有兽童鞋。

    “基老,告诉本兽你的名字。”

    上官小红劈砍喷向她的热浪,将之轰爆。“百美图内那么多只基老,本兽虽然可以分辨出你们的基气的高低,却不知你们的名讳。”

    托着宝塔的基老哂然一笑,秀发蓬舞,点点火星黏附其中。“女禽兽,告诉你又何妨。吾名拉西。除了梨子姬大人与吾的欧巴,吾谁也不服。”

    名为“拉西”的基老一步踏出,崩!炎浪爆开。炙热的气漩呼啸着逆卷而去。

    “炎鸟!”

    基老“拉西”喝道。

    爆滚的气漩开始凝聚,蓦然间,一只全身燃烧的火红色的炎鸟成型,它扑动双翼。掣开一排排的火团,爆豆似的射向女禽有兽童鞋。

    旋即。炎鸟昂起燃烧的脖子,嘶声呖鸣,嗤嗤嗤,嗤嗤嗤!火焰荡滚,铺天盖地散开。炎鸟生有三足四翼。腾飞之间,炎气蒸腾,几乎扭曲了空间。

    上官小红分出一缕念识,附在甲腾鹰兽切割出来的两根金手指上,它们也是小红和甲腾鹰兽之间的契约证明。

    两根金手指分开,一长一短,金芒吞舞,向下洒落。

    砰砰砰!砰砰砰!

    两根金手指贯穿了迸射向上官小红的火团,留下漫天的红色灰烬,热浪穿空,烤炙着大地。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也感受到了它留给女禽有兽童鞋的金手指,血脉牵引,甲腾鹰兽不由自主地勾动自己的手指,它现在的手指完整,可还是比不上切割出去的两根金手指。“希望主人善待吾的金手指,用处妙不可言。”

    嗵!甲腾鹰兽的脑袋撞向蛋壳前侧内壁,蛋壳向外鼓出,几乎炸裂开来。可有一股宏大的柔劲铺陈在蛋壳外面,化销甲腾鹰兽的蛮力。还不到出世的时机,大黑蛋不会放出甲腾鹰兽。

    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中的基老一哥,大基老。他正和贫乃王阿瑟·潘多拉激战。大基老祭出了“背断山”。

    背断山势不可挡,把贫乃王镇在山下,烟尘簸动,方圆数亩内不见天日。大基老一拂袖,基气迸涌,环绕背断山。立有无数清唱响起。“赞美基老”、“基老米呀”、“基基又基基”、“思米马赛”、“哈奇嘛”……

    大基老横剑身前,向前纵去,轰隆一声,基气迸爆,簸动的烟尘被轰向高空,背断山附近的空间为之澄净。

    大基老一部纵出十几米远,缓缓降落在背断山的山巅之上,迎风而立,花容雨色,小鲜肉程度极佳。

    “嗯?”

    大基老默运斗气,却发现断背山下的贫乃王不见了!

    为何不见了,明明将她镇住了!大基老惊道。他之基老的眸子凝气寒光,遍照四方,寻访贫乃王的踪迹。“躲到哪里去了!百美图可是我辈基老的天地,看你能躲到几时。”大基老沟通百美图内的气机,运转念识,忽然之间,他心头狂跳,危险!

    大基老撩起手中长剑,护住面庞。

    锵当!

    贫乃王一剑斩来,本是削向大基老的头颅,却被他的长剑挡住。

    “你是如何挣脱出去的!”大基老怒道。

    “背断山又如何。我可是和贞得·罗兰其名的帝国之花,英格鲁王国的皇女。”贫乃王碧翠色的眸子中闪烁着碧玉般的光泽,纯净而又无暇。

    “真想挖出来它们……”大基老挥动长剑,撞出去贫乃王。

    下方观战的基老们也不敢相信他们的基老之眼。

    “为何,为何贫乃王飞出去了。她不是被欧巴镇在背断山下吗。”

    “适才,烟尘滚滚,我也没看清楚贫乃王是如何摆脱背断山的。这个女孩子果然不简单,大哥祭出的背断山也困她不住。”

    “你们看。大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并不因为贫乃王逃掉而老羞成怒。”

    “是呀,好久没看到那么喜悦的欧巴。”

    “因为贫乃王证明了她的实力,她可同吾辈的欧尼酱一战。”

    “是的,欧尼酱要发威了!喂喂,你们看。吾辈的二哥‘拉西’汉子也和女禽兽撕比的异常激烈。”

    “拉西少年,加油。搞定女禽兽,将她驱逐出百美图。”

    “拉西欧巴,快快把女禽兽从天上弄下来!”

    基老们分成两伙,一伙为大基老加油,另外一伙为“拉西”基老打气。雨桐站在基老们中间,好像无事可做。安静地看着他们撕比。

    “女禽兽,你不是我的对手!”

    基老“拉西”大笑道。他左手一挥,岩浆迸出,漫空飚射。洒向女禽有兽童鞋。

    上官小红右手拍向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哗啦,这本奇书展开,遽然间,妹子的声音响起:“谁言妹子不能有唧唧。谁说汉子不能有大米米。”

    “”上官小红。

    麻蛋,现在是抒情的时候吗,好歹看一下气氛。

    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中传出的妹子的声音还在继续,只是变了强调。很不和谐。

    噗噗连爆,那些挥洒而来的岩浆还未靠近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就被弹开。

    “上官小红。既然你得到了我的身体。”奇书中传出妹子的哀叹。

    “我得到的只是一本书……”上官小红强调。说什么身体啊。

    “我不会让你得到我的心。”书中的妹子继续道。

    “放心,我会玩弄你的心。”上官小红保证道。

    嗯?女禽有兽童鞋瞥到那只炎鸟又冲了过来,它的四只翅膀已被小红斩断两只,还剩下一双较小的火翼。

    这只炎鸟是基老“拉西”的契约之兽。

    “还来。”上官小红道。她握紧姨妈刀。“炎鸟,不要再三挑衅本兽。”

    “女禽兽,死心吧,它只是契约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只有吾能命令它。炎鸟,烤了女禽兽!”

    基老“拉西”放声笑道。他左手虚抓。摄拿过来一柄火刀。“女禽兽,看刀。”

    这条基老直接轰出一刀,艳火炽盛,流光涌动,恍若火龙咆哮而出。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怒吼连连。它由小及大,恢复了原型。虽然收服了沧井兽,可它并不是上官小红的契约之兽。

    此兽一出,水浪滔天,碧波连顷,浇熄了那条火龙。

    “哼,原来是和吾其名的沧井兽啊。”

    大黑蛋的甲腾鹰兽不爽道。

    “主人为何不和沧井兽缔结契约?灰机·鸟布斯先我之前成了主人的第一只契约兽,我也不是久居它兽之下的存在,早晚弄死灰机。”甲腾鹰兽在大黑蛋内滚动,崩崩崩!大黑蛋向前滚出,像是裹成团的黑色穿山甲。

    菱面镜停止了跳动,也不再向外发射光线。就连那镜中的人脸亦隐去不见。

    大黑蛋气势汹汹地撞来,黑烟翻滚。可菱面镜躲也不躲,反而迎了上去。且镜面向外突出,像是倒扣的瓷碗一般。

    “握草,镜子里封印的无主之兽在想什么?”甲腾鹰兽困惑道。可它还是驱使大黑蛋撞击菱面镜。

    咔嚓咔嚓咔嚓!向外突出的坟头似的晶体爆裂了,数不清的碎片迸射飙窜。

    “哈哈哈哈,本帅哥出来了,出来了!甲腾鹰兽,我还要感谢你!”

    菱面镜完全爆掉了,里面飘出一阵光雨,覆耀扬洒。而后凝成一头猪,花斑色的。“梨子姬死了,她竟然还要继续封印我的存在。实在是愚蠢!本帅哥伟岸无边,怎可屈居百美图内。世界那么大,我要出去走走!”

    花斑色的猪嚎叫道。它獠牙外翻,鼻中喷雾。一身膘肉,可换千金裘。

    “不好!梨子姬大人封印的五花猪跑出来了!”

    地上的基老惊道。

    五花猪曾经是梨子姬的契约兽,凶性难以遏制,梨子姬担心她死后,百美图内的基老们不能降服五花猪,故将它封在菱面镜中。

    五花猪除了喜欢拱好白菜外,它还有预知未来的玄奥本领,当然,它预知的未来都是短时间内发生的。上官小红、贫乃王、雨桐、基老们在菱面镜中看到的异象,全部归功于五花猪,是它从中作祟。

    可也非是蛊惑,而是广而告之。

    “甲腾鹰兽,沧井兽。”

    五花猪喜道。

    “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方甫出世,就看到拥有黄金手指的甲腾鹰兽以及神秘的沧井兽。跪下吧,跪在我五花猪的猪腿下,我指引你们走向充满希望与光明的未来。”

    五花猪的身体陡地膨胀,四条猪腿比参天古树还要粗,高有二十丈,猪头雄伟,獠牙尖尖的,像是两柄弯刀。

    沧井兽舍了基老“拉西”,拧身冲向五花猪。“呀呀,咩咩,喋喋!”沧井兽向五花猪示威,它才不会屈服于一头没了主人的契约猪。

    和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的心思一样,沧井兽也想吃了五花猪。

    五花猪一出,下面撕比的大基老、贫乃王同时收手。大基老仰天吼啸:“起!”轰嘭!断背山拔地而起,登时,基气迸舞,而大基老注定五花猪,“为何不听从梨子姬大人的安排。五花猪,你要背叛梨子姬大人吗?”大基老喝道。

    “背叛?”五花猪嗤之以鼻。“我只遵循自己的自由之心。梨子姬生前还能约束我,死了?我就能当她死了?笑话,我要拱开她的坟墓,让她曝尸荒郊,以惩她对我所做之事。五花猪从来都是恩怨分明的无主之兽,谁也不能降服我。”

    面对携带着背断山飞来的大基老,五花猪的猪腿刨动着气流,“大基老,猪来了!”

    轰隆隆!

    五花猪竟然向下撞去,五彩神光荡爆。沧井兽、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无不悚然。它们和五花猪之间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你敢!”

    大基老暴怒道。

    他全身的骨骼暴涨,喀拉喀拉喀拉,清脆的骨头拉长之声响起。大基老生生拔高了两丈。可在五花猪面前还是显得很迷你。

    咔嚓!咔嚓!身高两丈的大基老双手扣入背断山,将它抱起。“五花猪,我要将你永久镇住!”大基老冷酷道。

    他全身的斗气灌入背断山。嗡嗡嗡!背断山颤抖着,山石簌簌落下,隐隐放光,不再死寂。

    而五花猪撞了下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