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几只基老盯着女禽有兽、贫乃王。

    好在两位少女都不是常人,丝毫不介意。“你们看着本兽作甚。”上官小红不悦道。“是你们释出友好的讯息,本兽应邀而来。你们却不言不语,打哑谜?你们不说,本兽怎知你们的来意。”

    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旷世大作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出现在基老的头目手中。

    大基老左手此书,右手执剑。麻的,智障!大基老怒道。因为他完全看不懂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正因为理解不能,所以大基老怒斥这本奇书的写手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

    恐怖的基老气息瞬间笼罩全场,在场的基老们心有余悸,他们也知轻重,该玩闹时会和他们的头目打打闹闹,也算是调节百美图枯燥的生活。可到了严肃场合,基老们亦听从大哥的命令,因为他最强,唧唧最大。

    大基老从草叶上跳下,俯视着女禽有兽童鞋还有她的姬友贫乃王。

    因为身段很高,大基老看上去很是清俊苗条。不怒自威,眉目间自有凛然之气,普通的汉子望之,会被他折服。基老望之,自然希望成受。

    可大基老面对的是女禽有兽,贫乃王。且不说女禽有兽的女汉子浓度值还在增长,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也很正经。目不转睛,仰视着大基老,她们与他之间是对等关系,而非上位与下位之间的对视。

    大基老腰间悬着一柄长剑,风采照人,上官小红不用调出女汉子系统就知道他的魅力值很高而且汉子浓度极低,“本兽认为他是攻。”上官小红暗道。

    叮的一声,女汉子系统启动。应道:“寄体,有好多基老围着你。尤其是对面的这只强壮基老,魅力3.98,汉子浓度0.18,攻值2.21。好一条基老!”女汉子系统也不禁赞道。

    “喂喂,女汉子系统,你吖闭嘴。不要打扰我思考问题。”上官小红不悦道。

    “寄体,你什么时候行动,我预先给了你奖励。甲腾鹰兽被黑蛋吞了,它一孵化,就会认你为主。”女汉子系统再道。

    “等着吧。我自有主张。”上官小红道。她的念识顿起,凝成一柄光刀,斩断她和女汉子系统之间的联系。

    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内的百只基老的老大还是承受不住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内的精辟奥义,他将书卷还给女禽有兽童鞋。

    上官小红接过书卷,本想放回生命之海,可雨桐拒绝接收。小红只好自己拿着。

    腾腾,贫乃王向上窜起,不是因为她的身高拔高,而是因为她脚下有两道金色的泉水,托着贫乃之王向上拔起。“你为啥选择我的欧巴。”贫乃王问道。

    阿瑟王的欧巴是黑王子,年轻的基老王子,基气漾荡,才华横溢,青年才俊。

    大基老认真道:“并非选择认他做主,而是合作。”

    贫乃王道:“合作?”

    大基老道:“然,合作。吾辈和你的欧巴吉尔·潘多拉贡有很多共同话语。比之木吉吉同学,黑王子更能理解我们。你和女禽有兽童鞋的关系很亲密,是吧。如果我让你和大乃妞做朋友,你会开心吗。”

    贫乃王摇头道:“我的嫉妒之心会烧了对方。”

    大基老道:“正是这个道理。木吉吉同学她能理解吾辈,却不是吾辈中人。阿瑟王,你也不是吾辈中人。”

    贫乃王指着贫乃联盟的盟主上官小红问道:“盟主是你们中的人吗?”

    大基老道:“不是,却胜似。”

    上官小红道:“基老,你不要乱讲话。本兽是写手界的新晋之星。”

    大基老道:“女禽有兽童鞋,正因为你是写手,吾辈才为你打开一扇门,让你进入百美图。梨子姬大人是画手,也是写手。你和她之间也学有某种联系。”

    话语既落,大基老望向一处草屋。看似破旧,却蕴含无尽的古香古色。

    上官小红左眼微阖,眸中有花瓣飞散。唰,一瓣桃花飞出,射向不远处的草屋。

    大基老还有九十多只基老齐刷刷向草屋望去。

    只见

    轰!绚光迸舞,空间摇曳。草屋被一团光膜覆盖着,荡炸了上官小红左眼射出的那瓣桃花。

    隐而不见的光膜也因此得见天日。

    大基老遥指着那处草屋,“女禽有兽童鞋,请。”

    “童鞋,请!”

    “童鞋,你在等什么。梨子姬大人建造的草屋,藏有她的雅作,你可得之。”

    “女禽有兽大大,难道你不动心。梨子姬大人可是超级大神。”

    “童鞋,愣住做咩。还不动手。梨子姬大人在召唤你。”

    “女禽有兽童鞋,吾辈基老可是很期待哦。”

    那么多只基老开口议论,声如鼎沸,在上官小红双耳外滚荡。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动了。

    她脚下的两道金色泉水降落,在草地上流淌。贫乃王足不沾地,立在水面之上。金发飞舞,明艳无伦。

    基老们不禁看呆了。暗道,好一只漂亮的贫乃娘!

    右臂抬起,手中之剑指向草屋外的光膜。

    哗哗哗,哗哗哗!

    贫乃王脚下的两道金色泉水纵离而出,像是两条金色的长蛇,昂立而起,轰撞向光膜。

    光膜流光溢彩,五彩神光向外崩散,迎向两道金色的泉水。

    嘭隆!嘭隆!巨大的撞击声震耳欲聋,光膜遽地膨胀,向外分出一圈圈涟漪,斩爆了贫乃王释放的两道金色泉水。

    光影交错之际,贫乃王身形骤起,翩若惊鸿,唰唰,她斩出两剑,一道耀目的金色剑芒横劈向光膜上层,另有一道剑光竖劈而去,亦狠狠地冲出。

    两道剑光呈十字形斩中草屋外的光膜。大基老还有他的同胞们注目以待,也许贫乃王可以破掉光膜也说不定。

    嗵,嗵。两声嗡响,光膜像是荡动的鼓面,弹开贫乃王斩来的两道剑光,将其崩碎。

    咻咻咻,咻咻咻!

    数百道光箭爆射而出,空气震颤。嘣蹦蹦!那些被射中的巨木剥了一层皮,木屑翻扬。

    大基老左手挥扬,遽然间,一团团斗气滚荡而出,冲撞开乱射而来的光箭、碎木、石块。地面隆隆而动,原来护住草屋的光膜迅速向外扩展,片刻间,方圆数亩之地皆被光膜覆拢。而大基老还有九十多只基老分分散开,躲过轰卷而来的光膜的冲击。

    上官小红、贫乃王亦然。也没被光膜吞噬。

    上官小红踏着契约方石,悬立于空,向下俯瞰。绿草如茵,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罗棋布,像是镶嵌在大地上的蔚蓝色明珠。

    嗡,嗡,嗡!覆盖着草屋的光膜向上荡开数十圈光漪,好似有一双手伸进沸水之中,不住搅动,激起层层热浪。

    上官小红注定下方迸射而上的光漪,手中之剑握紧,陡地向下劈去,唰!一道红色的剑弧迸射而出,红艳已极,像是美人皮肤上划了一道血痕。

    嘭嘭嘭,嘭嘭嘭!那道红色的剑弧斩断十三圈光漪,旋踵间,消弭至尽。余下的光漪迸爆而上,碾轧滚沸的气流,直接席卷向上官小红。

    上官小红左袖拂荡,锵,刀鸣之声直达天际,贯彻穹宇。姨妈刀!

    女禽有兽童鞋祭出姨妈刀。

    鲜红色的姨妈刀方甫祭出,飒飒飒,血光吞卷四方,压制滚上来的光漪。踩着星步,上官小红纵出,左手拍在姨妈刀的刀身上。蓬!一团银浪啸卷迸开,姨妈刀绽放出无尽的血芒,磨去了残存的光漪。

    左手五指张开,陡地扣在姨妈刀的刀柄上。右手握剑,红剑长鸣。女禽有兽童鞋刀剑在手,踏着一方青石,呼啸着旋冲而下。

    “嗯?姨妈刀?”

    贫乃王暗道。

    阿瑟·潘多拉贡避开,为上官小红让路。

    大基老连着九十几只基老,同时凝眺向上官小红。女禽有兽童鞋手中的刀与剑均是红色的。

    “是姨妈刀啊。”大基老右手摩挲着剑鞘。

    “结庐在人境,却又隐在画中。梨子姬大人,你意欲何为。”

    上官小红翩跹旋转,蓬嗤!左手握着的姨妈刀劈中覆盖着草屋的光膜。光膜急遽扭动,向内深陷。姨妈刀的刃口切入光膜。

    放手。上官小红不再紧握姨妈刀。她的右臂举起,红剑吟颤,似驼铃,似玉珠落玉盘之声。“本兽来了。”上官小红的右臂裹在银光之中,掩去红色的剑芒。

    锵嗤,银辉狂飙,像是颤荡的雪沫冰屑,逆卷而去。而那柄红色的细剑贴着姨妈刀的刀身刺入,捅进光膜之中。

    啵,几若细不可闻,光膜正中心出现一丝裂纹,像是歪曲的刻痕。旋之,咔嚓咔嚓咔嚓!整片光膜迸爆,数不清的裂片纷射而出,天空像是下起了彩虹之雨。

    馨甜的香气泅散开来,有一只手握着红色的油纸伞,撑在上官小红的头上。是雨桐。雨桐撑着伞,站在上官小红左边。

    她们站在契约方石上,向下坠去。

    草屋就在下面。梨子姬的草屋。

    腾,腾,腾!一群基老凌空射出,纵向那座小巧而又略显简陋的草屋。“梨子姬大人的草屋!”

    “终于打开了吗!”

    “梨子姬大人,您在里面吗!”

    “不要挡我的路,我要第一个进入。”

    “我们以前明明聚在草屋下,静听梨子姬大人拨弄淑琴……”

    扑面而来的熟悉的气味充盈整片天空,基老们互不谦让,推推嚷嚷,争先恐后,挤在草屋檐下。

    大基老站在最前面。饶是最淡定的他也不能淡定。星眸中闪烁着难掩的喜悦之色。只是他嘴唇张了张,又阖上,不知说些什么。

    除去大基老,剩下的基老们也缄默不言。

    终究物是人非。

    草屋的门没有被推开,从里面推开,梨子姬也不会再出现。

    上官小红以前就建造过草窝,她瞅见梨子姬的草屋,也没多少感触。草窝草屋似乎没什么区别。

    小红念头转动,右手中的红色细剑化蛋而生,被她收于袖中。姨妈刀,她依旧握着姨妈刀。雨桐撑着伞,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下雨,所以基老们纷纷让开,躲着天空降下的雨水,反正只会浇灌在雨桐、上官小红头上。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也不想被浇成落汤姬。浑身清爽更愉悦些。

    雨桐瞥向前面的草屋,以目示意,“喂,基老们,你们谁去推开门。不知道在女士面前表现一番?”

    雨桐女王的声音打破百美图内的静谧,基老们也从回忆中惊醒。

    “你是谁!怎敢这样对吾辈讲话!”

    “吾辈可是基老,就问你怕不怕!”

    “基老生气起来,很吓人滴。不要对梨子姬大人不敬!”

    “大哥,你出手教训一下这个无礼的女人,她带来了雨水,好讨厌。”

    基老们怒视着雨桐女王,却又不敢出手。

    一颗很大的黑蛋浮在油纸伞上方,滴溜溜旋转,任凭雨水浇洗,蛋壳裂开一道道细纹,雨水融进壳缝,沁入甲腾鹰兽的驱壳。“吾是甲腾鹰兽啊!”甲腾鹰兽挪了挪身体,腹部朝上,迎接雨水的冲润。

    “你。”雨桐看向大基老。

    “我去开门。”大基老轻声道。

    他向前迈出。右臂徐徐伸直,咚,他的食指指尖点在木门上。

    咔啦,门开了……

    朴素娴静的草屋,浅翠色的玉桌,杏红色的圆墩。镜子,墙上悬挂着一面菱形的镜子,纤尘不染。映照着门外之人。

    女禽有兽、贫乃王、雨桐、基老们均被那面镜子所吸引,再不能移开视线。那面菱形之镜好似有无穷的魔力,摄吸人魂。大基老在镜中看到了梨子姬,传说中的腐坏的美少女朝着大基老嫣然而笑,百媚横生。

    基老们也在镜中看到了他们所想之物、所念之人。

    阿瑟王矗立不语,一双碧绿色的眸子像是冰冻的玉水,绿汪汪的。她亦在梨子姬的设下的菱面镜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冬雪消融,艳阳高挂。年幼的阿瑟·潘多拉贡站在湖边,凝视着湖中的坟冢……

    “啊,这是?”

    年幼的阿瑟王,长大的阿瑟王同时开口道。

    时间与空间重叠,声音与声音叠加,她们被坟冢边碎石中插着的那柄剑所吸引。年幼的阿瑟王蹋着湖水,向更深处走去,径直走向石中之剑,现实中的阿瑟王则伸出右手,想要拉住涉水而去的年幼阿瑟王。

    嗒,一颗小石子投进湖面,池面沸滚,像是涌动的雪水。湖,石中之剑,年幼的阿瑟王,皆消失不见。唯有真正的阿瑟王睁圆眸子,凝望消失的曾经的自己以及湖中坟冢,还有那石中之剑。

    大基老也醒来,基老们随后而醒,雨桐闭口不谈所见之物,阿瑟王怔怔不语。

    还有一人,尚未醒来。

    上官小红满脸骇然……

    因为她在镜中看到了一颗人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