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鞋,童鞋!”

    老斯基还在劝说上官小红和他合作。他是画界大神,大神懂不,有无尽的神光。她女禽有兽童鞋不要那么不识抬举,只有沉浸在大神之光下,童鞋才能茁壮成长。

    上官小红自动过滤掉老斯基的示好。小鲜肉级别的基老又能如何,魅力很大又怎样,女禽兽之心,惶惶不可测。

    “我妹,我帮你弄死老斯基啊。”上官荣不耐烦道。太特么的烦人,老斯基为何不退下,还在台下嘚瑟毛线。荣小哥扶正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的发型,迪奥炸天发型旁边的两颗球形之物无时无刻不彰显贵族气质,高大上的很。

    上官小红对她的欧巴说道:“兄长大人,不必理会老斯基。让他在下面呼嚎吧。本兽心平气和,难以被打动。再说,本兽和木吉吉同学确立了合作关系,不会中途换人,否则有损本兽的信誉。本兽也是辣么爽书坊的新晋写手,还是很看重个人信誉的。”

    听到上官小红这么说,荣小哥心里疑惑道:“我妹,你不是T-J了一本书了吗,我怎么不知你很看重个人信誉。可怜的老斯基,他一定是没有抓到我妹的兴趣。他真的研究过基霸天下这本书?”

    既然当事人都不搭理老斯基,上官荣也不再关注舞台下的小鲜肉级别的基老。基老何其多,唉。

    “童鞋,童鞋!”老斯基不死心啊。“哼,我老斯基那么帅,要脸有脸,要才有才。xiong大肌也够大。为何女禽有兽童鞋不正眼看我。她真的是瞎了眼睛。木吉吉同学,不过是小画手,同我相比,几如米粒之光,焉能比得上我的皓月之华。”老斯基很不淡定。

    木吉吉站在舞台的最前排,老斯基的眼睛又没瞎,自然能看到。越想越火大。“我火大啊!”老斯基气道。腾驰而去,老斯基直奔木吉吉同学。

    “有基老的气息!”木吉吉同学暗道。

    一回头,木吉吉看到了面有弃妇之怨的老斯基。握草,老斯基前辈被谁甩了。木吉吉祭出她的呜喵王,“呜喵王,去挠老斯基的脸!”木吉吉同学暗自吩咐道。

    “喵个米的。”呜喵王昂起猫头,啊呜一声,咬向老斯基那张帅气的鲜肉之脸。

    “畜生!”老斯基怒道。

    一只肥的不能再肥的黑喵,你也想挑战老斯基的帅脸。啪,穿音裂石之音响起,老斯基右手抓着一块方砚,漆黑如墨。

    老斯基掷出的方砚拍在呜喵王的猫头上,打得呜喵王心头冒火,邪气蹿升。它站立而起,用爪子撕开自己的身体,现出一团血肉包裹的块状物。噗嗤,那块状物迸炸,可见里面的蓝色小板凳。

    呜喵王朝着蓝色的小板凳撞去,将它撞飞。“年轻的基老哟,你成功地引起呜喵王的愤怒!”黑色的呜喵王忖道。

    “我好方啊!”

    倏然间,老斯基的脸变得很方很正!吓了呜喵王一大跳。“喵个米的,那只基老肿么回事,为何变得很方!”

    脸很方的老斯基曲着左手食指,扣向那块黑色的方砚。咚,方砚发出轻滢的叩击之声。旋即,墨汁迸舞,向外旋爆而出,像是泼洒的雨点。

    咻咻咻,咻咻咻!

    墨点洒向蓝色的小板凳上。蓝汪汪的凳面绽放着一株株黑色的梅花。“岂可修,怎能污了主人的蓝色小板凳。”呜喵王心念转动,黑色的尾巴劈甩出而,像是一根钢筋,嘭的一声,砸中蓝色的小板凳。

    蓝色的小板凳遽地颤动,离心甩出板凳面上的黑色墨点。

    而老斯基将身纵起,左脚踏在方砚之上。右手挽ju花指。朝着呜喵王指去。咻嗤,刺耳的破空之音陡地响起,一道黑色的电芒劈斩向呜喵王的耳朵。“黑喵,你的耳朵实在是太萌了,我要割下它收藏起来。”老斯基喜道。

    “汪看不下去了。”

    狗霸斯基蹿起,黑烟冲滚,浩浩荡荡地排开。

    脑袋上顶着一块砖头,狗霸斯基甩动狗头,嘭嗤!狗头还是比较强硬,撞开那道黑色的电芒。

    然而呜喵王并不领情。反正它不需要狗霸斯基的帮忙。虽说如此,黑色的大猫受到了狗霸斯基的启发,也将蓝色的小板凳顶在头上,作为头盔。

    “这种愉悦的撕比怎能少了我。我也好方啊!”灰机·鸟布斯拍动肉翅,振飞而去。倏地,灰机的狗头也变得四四方方。它向老斯基咆哮道:“年轻人,敢和我比谁的脸方吗。啊哈哈哈哈,我可是灰机!”

    “纳尼?”狗霸斯基盯着它的本体,又瞄着脸比较方的小鲜肉级别的基老。“原来如此,我悟了。”狗霸斯基摇动狗躯,黑烟荡开。霎时间,狗霸斯基的身体散去,只有一颗比较方的狗头。“民那,民那,你们看啊,我狗霸斯基也方了。”

    老斯基的目光在灰机·鸟布斯还有狗霸斯基身上逡巡。基老的内心是崩溃的。哎哟,老司机草哟。你们俩个狗狗实在是太坏了!心头一动,老斯基摄来一杆画笔,长有三尺,笔头尖尖。“恶犬们。老斯基为你们带路啊。”陡地喝道。

    足下一蹬,蓬嗤,一团浓墨向上漾开,老斯基以手中的画笔饱蘸墨汁,开始在空中作画。同时,他将斗气灌入画笔的笔头中。“画虎不成反类犬!”老斯基大笑道。

    嗷呜,嗷呜!一头黑色的凶虎暴跳而出,经由老斯基的润色,黑虎极其凶猛。狗霸斯基、灰机直接面对黑虎的撕比。

    可是两只犬也不慌张,反正它们的脸好方的说。

    年轻的基老王子双手反剪在身后,向空中瞄去。他之伪娘女仆随侍一旁。“主人,老斯基符合你的审美观?”女仆不由问道。

    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笑笑,也不答话。

    “主人啊,你忘了戈比·劳王了吗?”女仆忽地提醒基老王子道。

    “啊。”黑王子讶然。他还真的忘了戈比·劳王那条汉子,劳王带走了伊藤诚,黑王子让他带走的。

    算啦,戈比·劳王还有伊藤诚在我心中也没多少分量,才几天的时间我已经把他们忘了。黑王子更关注天空中的老斯基,毕竟小鲜肉,谁不爱呢。

    “主人,你看女禽有兽童鞋在做什么。”女仆再道。

    “小红同学在观战啊。”黑王子回道。他之亲妹正在和白麻雀撕比,想来也是胜券在握,基老王子并不担心。还是观察小鲜肉级别的基老更开心,更愉悦。“心情好好,本王想要洗澡。”黑王子自言自语道。

    空中。

    画界大神老斯基画出一只黑虎,咆哮着冲向狗霸斯基、灰机·鸟布斯。

    大神之光普照,映射地黑虎凶焰炽盛。长尾陡地劈向脑袋好方的狗霸斯基。崩!气流震颤,被那条黑色的尾巴劈开。

    狗霸斯基叫道:“黑虎,你又不是白色的,也敢在狗霸斯基面前嚣张!”

    狗头扭动,黑风阵阵。狗霸斯基顶出脑袋上放罩着的那块砖头。呼!青色的砖头砸向黑虎的长尾。

    两相碰撞,黑虎的尾巴折断了,不敌契约方石。

    灰机·鸟布斯一头撞来,嘭!震退黑虎。黑虎的身体向外泼洒出大片的墨汁,它本身是由墨汁、斗气凝聚而成。

    “雌的,是雌的!”

    灰机·鸟布斯蓦地喝道。

    “纳尼!”

    狗霸斯基惊道。

    “我的本体,拜托,你还在等什么,只有是不是雄的,你怎可能放过。”狗霸斯基鼓动它的本体不要放过画出来的黑虎。

    灰机·鸟布斯还是很矜持的。“不、不好吧,再说我还不成熟,不能制造后代。”

    “愚蠢!”狗霸斯基大声道。

    “由生疏到成熟,不知道摇晃了多少床。由粉到黑,不知道经历多少运动。我之主体,你现在还年轻,图样图森破。不多加练习,你永远体悟不了悲风大帝的伟大之处。来吧,本体,拿出你的狗生之勇气。搞定黑虎。”狗霸斯基言语激昂,声情并茂。

    灰机·鸟布斯暗暗点头,“然也。我不成熟又能怎样。我可是灰机,要传播悲风大帝光辉的鸟。有黑虎从远方来,不亦乐乎,灰机不亦君子乎。”

    狗尾巴甩动,灰机·鸟布斯奔向那头黑虎。

    老斯基微笑着看着灰机·鸟布斯靠近他画出来的黑虎。待灰机接近之时,老斯基的Ju花指向黑虎指去。咻嗤,一道电芒击中黑虎的背脊。

    而灰机已经扑到黑虎上方。

    “老斯基的路线,区区两只犬怎能体会得来。”只见老斯基的嘴角扯出邪魅的弧度,相当冷酷。

    蓬!

    画出来的黑虎爆掉了,墨汁迸舞,斗气荡溢。处在最中心的灰机首当其中,被那巨大的能量涟漪轰向高空,留下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我那愚蠢的主体哟。”狗霸斯基心道。我也许能取代你也说不定。未来谁又能预定呢。

    单脚站在方砚上的老斯基挥动着手中的三尺画笔,睨视狗霸斯基。恶犬除掉一只,还剩下一只狗头好方的。陡地提起画笔,笔头对准狗霸斯基。“喝。”老斯基冷酷道。

    咻咻咻,咻咻咻!数十点墨汁连珠射出,一点赛过一点,最大颗的墨汁宛若黑杏仁。

    狗霸斯基也学着老斯基的样子,它的狗头盛放在青色的砖头上。像是盘子里放了一颗四四方方的黑狗头。

    “奥义,狗不理·包子!”

    狗霸斯基狂狷道。

    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包子爆射而出,扫向那几十点墨汁。嗵嗵嗵!嗵嗵嗵!每一个或者几个包子撞碎一点墨汁,包子绰绰有余,墨汁已不复存在。

    老斯基手腕抖动,那杆画笔飚射而出,携卷着无尽墨气,直取狗霸斯基的狗头。

    “丹参勾!”

    锵!

    神华爆绽,灰机挥动“丹参勾”斩向老斯基射出的画笔。

    画笔被冲开了,脱离原本的轨迹。再不能伤害狗霸斯基。“哦,又回来了吗,灰机。”老斯基无奈道。

    老斯基也不喜欢单身狗啊。

    “老斯基之路,你们不会懂的。”

    小鲜肉级别的基老寂寞道。

    他伸手一抓,拘来那杆画笔。手持画笔,老斯基的气势一凛。

    再回到舞台。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撕比“汉子的雀儿”的领队白麻雀。白麻雀手中的锤子不再平滑,坑坑洼洼。可还算结实。

    阿瑟王的眼睛、剑尖汇成一线,指向白麻雀。倏地,阿瑟王人随剑动,金色的剑芒拉成一条长线,径向白麻雀的眉心射去。

    白麻雀举着锤子,护住面庞。同时,她左手捂着稍尖的耳朵,也不知在想什么。

    锵!

    阿瑟王的金剑贯穿了白麻雀的锤子,直刺“汉子的雀儿”的首领的面颊。

    而白麻雀左臂向外拉开,她的大拇指、食指捏着一根比麦芒还细的钢针,少女从她的左耳取出一根钢针。唰!那根钢针拉长,向上一撩,拨开贫乃王的金剑。

    白麻雀也不再需要那柄锤子。她左手攥着钢针,针长四尺有余,只是极细。

    嗡嗡,那根长针震颤着,针尖向外飘散出一簇簇碧芒。

    “贫乃联盟的吉祥物哟。”

    白麻雀笑了。

    “看啊。”

    白麻雀兴奋地舞动着左手中的钢针,比起右手,她的左手更灵活。“我要为你打针!”少女激动道。

    上官小红冷漠地盯着白麻雀,啊呀,那位姑娘也是xing情中人。只是她的针太细了,恐怕难以满足姑娘,尤其是阿瑟王。

    女禽有兽童鞋无意识地唤出她的那粒红蛋,右手一抖,红蛋飞出,围着上官小红飞了几圈,最后变成一支苦瓜。女禽有兽童鞋握定苦瓜,大声道:“愚蠢啊!白麻雀,你的针怎有可能比得上本兽的苦瓜!”

    “纳尼!”

    白麻雀回头望向上官小红,瞅着女禽有兽童鞋持着的苦瓜。

    她再看看自己左手中的钢针。

    似乎真的不在一个等级上。

    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不是吗。

    唰!

    白麻雀左手中的钢针跳动着,针尖从下向上挑向女禽有兽童鞋的苦瓜。

    上官小红目不斜视。苦瓜在手,岂惧少女的钢针。“来吧,少女。本兽让你体验苦瓜的妙处!”

    上官小红右脚踏出,嘣!地面巨震。女禽有兽童鞋释放出强烈的撕比战意。“本兽的苦瓜寂寞了啊。少女,你准备ok了吗?”

    言出身动,上官小红右臂抖动,苦瓜爆散出红蒙蒙的霞光,洒向白色短发少女。少女左足点地,向后一蹬,遽地向前射出,像是飙舞而出的白色龙卷风。

    上官小红左臂平直伸出,右手握着苦瓜,蓦地,她左右手互换,右手中的苦瓜传到左手。空出来的右手也没闲着,三指向上,两指并拢,做出奇怪的指诀。

    “出来吧,我的藏品。”上官小红吟道。

    呼噌!

    她的右手被银光覆裹,神华璀璨。

    一本奇书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出现了,被那团银光裹住。上官小红右手抓着奇书,向爆射而来的白麻雀挥去。

    轰隆!

    银光迸舞,书香爆溢,方圆三丈内一片银光素裹,唯有女禽有兽右手持着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而少女白麻雀左手攥着的钢针迸裂了,寸寸炸裂,顿成金属碎屑。

    然上官小红左手中的苦瓜不见了。

    并非不见,而是出现在少女白麻雀的口中!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