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妖带着他的三位姐姐成功撕比“皇家豆芽”组合。非但如此,小妖兄弟成功地引起两大基老的注意,从此走向妖生巅峰,再塑辉煌,颠临上官家的二代们。

    上官家的家主大人上官霸很满意他这个孙子的表现,各种赞美之词不溢于言表。上官猛、上官琳、上官荣、上官丫丫等人既开心又不开心。

    “上官妖的风头太盛!”上官猛不悦道。

    “猛弟,我们上台撕比他们吧!”上官荣亦道。

    作为他们的姐姐,官若水不动声色,好像随她的奥豆豆怎样闹事都和她无关。

    上官小红时不时的瞄上几眼舞台上的小妖欧巴。“吾欧巴当真绝色也。”女禽有兽童鞋也不禁赞道。

    Very腐坏的美少女木吉吉同学“嗯嗯”点头。“女禽兽啊,你的哥哥很妖。我喜欢!介绍他给我认识。我不会对他怎样的。”

    上官小红笑笑不语。

    年轻的基老王子以及小鲜肉级别的基老老斯基,也凑近上官小红。

    老斯基搓手道,“那个啥,童鞋。上官妖是你的欧巴。”

    上官小红奇怪地回望着老斯基。这厮怎回事。女禽有兽童鞋也没答话。可是高傲的老斯基同学竟然无有生气。他反而腆着笑脸,又道:“小红童鞋,小妖兄弟美哉。我想和他做朋友。你是写手界的新星,我是画界的大神,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前辈。前辈放下身段有求于你,你不要那么矜持嘛。大家随便聊聊。啊哈哈哈。小红童鞋,小妖兄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子,对了,他和什么类型的汉子玩耍。”

    年轻的基老王子亦道:“小红,吾妹就是你妹,你的欧巴就是我的欧巴!咱们关系亲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上官妖是个好汉子,我想结识他。”

    贫乃王阿瑟道:“兄长大人,你不是和我们对立吗,你加入了上官金、上官琳的‘萌娘’小分队。我们是敌人,请不要跟小红套近乎。知道不。”

    黑王子瞪了一眼他的妹妹,果然是亲妹妹,胳膊肘向外拐。“小红,我真个是想和妖小哥结实。你要为我引荐。”

    上官小红随身自带女汉子系统,早已知道老斯基、吉尔·潘多拉贡是基老。“擦,俩只基老和本兽套近乎。本兽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子吗,不,当然不是!”上官小红高冷地无视俩大基老。

    基you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到的。

    撕比不过别人的李小仙向上官小红走来,整个姑娘像是没事的人似的。丝毫看不出她在舞台上吐了大量的血。神采奕奕,满面玉光,李小仙挤开阿瑟王。“姑娘,你怎能抢走我的位置,风度呢,你的风度何在。”

    “”贫乃王。

    啊哦,风度是什么玩意?

    舞台上,有第二队组合跳了上去,他们在等待第三队组合前来撕比。上官妖还有他的三个姐姐开了好头,搞定李小仙、唐豆比、唐豆芽。想必接下来的舞斗将会更精彩,撕比的激烈程度也会增加。

    只见上官荣扶正他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的发型,然后道:“是时候了。”

    同为“基霸”小分队的上官丫丫问道:“侄子,你想做咩?”

    上官荣道:“基霸小分队的姑娘们,随我一起去撕比舞台上的新组合。我们要好好表现一番,不能让爷爷失望,同时也让‘小帅哥,来玩嘛’小分队知道我们的强势之处。”

    大袖挥动,上官荣小哥径向舞台走去。众人纷纷为小哥让路。因为小哥实在是太迪奥了。不但发型迪奥,手里还举着一杆旗,旗分正反面,正面绣着“基霸”二字,反面写着“我们很迪奥”四个字。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想了想,跟上。阿瑟王是“基霸”小分队的外援,也是高手。她要和上官荣小哥一起撕比舞台上的新组合。

    上官小红因为想避开俩只大基老,她掸了掸衣衫,洒然而去。和上官荣、贫乃王携手同行。

    舞台上的主持人淡淡地瞥了一眼新上台的三人,有她的弟弟也有她的妹妹,还有一只贫乃王。“小荣子,小红,你们……”

    上官荣道:“主持人,请不要叫得那么亲密,我们既然上台了就是参赛选手。你也是主持人,注意一下职业素养,不要将私人感情掺杂其中。”

    主持人姐姐心里也是太阳了灰机·鸟布斯。“这小子真是不识好歹,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姐姐。哼。”主持人面上如常,职业素养真的很好。

    “第三队组合是‘基霸’小分队。”主持人向台下的观众介绍道。

    “请问第二队组合,你们怎样称呼?”主持人话锋一转,面向第二队组合。

    这队组合中的妹子开口道:“我们的组合名字是‘汉子的雀儿’。喂喂,主持人,你那是什么眼神,你肯定相对了吧!绝比的想多了!我是姑娘,我没雀儿,可我的两位同伴有,虽然很像是短笛。”

    “队长,你闭嘴!不要质疑我们的雀儿!”

    “队长,不要讲废话。都说了‘汉子的雀儿’实在是太没品位了,要我起名字的话,一定要叫‘汉子的狼牙棒’。你看看别人,基霸小分队,光听名字就知道极其霸气。哪像我们,还雀儿呢……”

    “汉子的雀儿”的两位汉子成员纷纷吐槽队长起名字的品味,水准太低。拉低了大家的格调。

    那队长无视她的队员,再道:“我是队长白麻雀,他们分别是麻雀一号、麻雀二号。”

    “队长,你太随便了。我们也有名字的,为啥叫我一号而不是三号四号。”

    “队长,凭啥你叫白麻雀,因为你长了一头白毛?”

    “汉子的雀儿”组合还没开始撕比,已经开始内讧。麻雀一号、麻雀二号质疑队长的用心。

    然而队长白麻雀张口喷出一道白光,轰向麻雀一号的脑袋。嘭!白光散去,一柄锤子浮了出来,击晕了麻雀一号。

    麻雀二号抖了抖肩膀,肩甲裂开,一只蜈蚣钻了出来,蓝汪汪的,它的身体迅速膨胀,像是扁平的蓝色锯齿刀。麻雀二号抓住了蜈蚣的尾部,向着队长白麻雀扇去。

    呼噌,蓝色的瘴气汹涌扑出,兜向白麻雀。

    白麻雀信手一抓,招来那柄锤子。“王炸!”白麻雀喝道。

    妹子手中的锤子轰了下去,duang!气漩荡爆,蓝色的瘴气被涤清了。锤子去势不消,砸向麻雀二号的颅顶。

    上官小红、上官荣、贫乃王安静地看着“汉子的雀儿”的成员们自相撕比。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愉快的,亲者痛仇者快,颠古不破。

    主持人向上官霸老爷子那边望去,老爷子和狗霸斯基、灰机·鸟布斯玩耍呢,也么理会舞台上的内讧。年轻人嘛,气血旺盛,不服就干就撕比,在所难免。老爷子管不着。

    狗霸斯基虔诚地抱着狗头,“阿里嘎多,老头。”狗霸斯基心道。因为有你在这里,主人才不会惩罚我们。

    “汉子的雀儿,你们还想不想舞斗下去。”主持人忽然开口道。她的声音冷莹莹额,像是清泉漱石般悦耳。

    可是“汉子的雀儿”的组合不把主持人当腕,被锤子敲懵比了的麻雀一号醒了过来,他左手在头发中胡乱地抓了抓,捏出来一根比头发丝还细的金丝。“飞舞吧,金丝雀。”麻雀一号吼道。

    刷嗤!那根极细的金丝陡地展开,向前扭动而出,同时拉长。金芒耀目,灿若烈阳。“队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撕比吧!”

    麻雀一号抓着那根长有一丈两尺、玉箸粗的金丝,遽地劈向拥有白色短发的少女。嘶嘶嘶嘶,金丝向外爆散出艳赤色的辉芒,泼墨般泅散开来。

    麻雀二号挥舞着那只蓝汪汪的蜈蚣,斩向队长白麻雀的右颈。

    “干!”队长白麻雀冷喝道。小样的,你们敢反抗我。看我割了你们的麻雀。冷眼睥睨,白麻雀左手拈符,右手执锤。

    “王炸!”

    白麻雀再道。

    左手拈着的两张符甩了出去,姿势不要太帅气。

    唰唰!两张空白的符箓同时劈向麻雀二号,它们掠过了麻雀二号手中的蓝色蜈蚣,喀拉拉!两张符箓相互对撞,洒下碎琼玉屑般的晶莹粉末。铺盖向下方的麻雀二号。

    麻雀二号心头剧跳,向左边滚了出去。可他的衣服还是粘上了数十点晶粉,呼哧呼哧!麻雀二号的衣服生气银白色的火焰,瞬间将他笼罩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麻雀二号撕心裂肺地唳叫道,并在地上扑腾,那只蓝色的蜈蚣也被银白色的火焰吞了,扑哧,它长出两队透明的薄翅,想要飞走。然辄,新生的薄翅还未完全张开就被火焰吞噬了,烧成灰烬。

    麻雀一号抡舞着手中的那根金丝,噼啪一下,当空劈下,甩在被火焰吞食的麻雀二号身上。嘣嗤,嘣嗤!一人高的火苗爆裂开来。

    “给我爆!”

    麻雀一号手腕转动,那根金丝翻滚着刮开麻雀二号身上的纯白色的火焰,擦过他的面庞时,连带着勾起一大片烧焦了的脸肉。肉削骨见,白瘆瘆的向外冒热气。

    队长白麻雀扛着锤子,冷声道:“这下你们知道尊重我了吧。我脾气很不好,易怒,易冲动。你们不要自寻不快。”

    “队长威武。”麻雀一号向下瞄了一眼麻雀二号,可怜的汉子,他的不能说的部位烧焦了啊,大概不能用了。真遗憾,他的女朋友们我接收了。麻雀二号的心情大好,再次撩动那根金丝,嘭的一声,劈在麻雀二号的腹部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麻雀二号尖叫,他甚至抓烂了自己的喉咙。他的身体不但被烧焦了,还没分为两截。

    看着崩裂的切口流淌出一堆堆新鲜的脏器、肠子,麻雀二号登时昏死过去。

    麻雀一号左臂挥动,送出一团金色的烈焰,撒在麻雀二号的断体之上,火焰腾腾窜起,将麻雀二号殄灭其内。

    火焰灭处,只有一片骨渣。

    “汉子的雀儿”的队长白麻雀向主持人抱怨道:“主持人,我的队伍少了一个人。这不公平,对方的队伍有三人。”

    “不,对方有三人,而你的队伍只有你……”主持人幽默道。

    贫乃王的金色细剑切开了麻雀一号的脖颈,并且取走了他手中的那根金丝。金丝像是活过来了似的,飞入阿瑟王的金发中,再难找出。

    “那孩子不想待在他手中。”

    阿瑟王左手抓着麻雀二号的脑袋,向上提起,扯掉最后一点油皮,麻雀二号的脑袋和他的脖颈分开。

    “哎呀,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白麻雀笑道。“好难过。我的小伙伴们总是很没用。死了就死了吧。”

    话语方落,白麻雀的身体旋舞而出,同时挥出那杆大锤。轰砸向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

    主持人退出。

    因为撕比已经开始。

    上官荣问上官小红:“吾妹,我们真的什么也不用做?”

    上官小红道:“你想做什么,随意。和我无关。”

    上官荣道:“哦。”

    他盯着撕比中的白麻雀、贫乃王。贫乃王划动手中的金剑,锵嗤,剑光绽开,四处崩溢。与白麻雀的那杆大锤相撞。

    白发少女向贫乃王眨了眨眼睛,极是俏皮。

    当!她的锤子砸中阿瑟王的金剑。

    阿瑟王、白麻雀同时对掌,各自退后。“为什么要和撕比,你我本可做朋友的。”白麻雀说。

    呼,她对着手中的锤子喷了一口气。锤子表面的那层锈渍荡爆开来,被无形的力量刮下,离开锤子。

    阿瑟王以指抹剑,剑芒颤绽。蓦地,贫乃王直刺出一剑。

    人影幢幢,如龙腾云而去。

    白麻雀眼神微凛,左掌拍在锤头上,霎时,白茫茫的华光迸舞而出,大如华盖,迎向贫乃王。

    铛嗤

    贫乃王的剑直接穿过白茫茫的华光,将其绞碎。

    王的目标不变。

    锤柄蓦地延长,白麻雀将锤子搭在后颈上,两手压着锤柄。拧摆着旋出,轰向贫乃王刺来的那一剑。

    霜花爆绽,宛若片片冰晶旋开。只听锵的一声,阿瑟王的金剑抵在白麻雀的锤头上,两只少女僵在半空,互不让步。

    遽地,白麻雀再度旋舞身体,锵嗤,剑尖擦着锤头划开一串金光,阿瑟王抄掠而上。

    “黑王子殿下。你很在意妹妹呢。”

    小鲜肉级别的基老笑道。老斯基盯着基老王子。

    基老王子笑而不语。

    都是基老,有些话还是不要讲出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