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你握着两支很长的藤条似的长兵器,你当狗霸斯基怕你了吗。我无所畏惧,前路漫漫,虽有大妈挡路,我亦往矣。”

    狗霸斯基乘风而去……

    “我的分体这么给力,作为主体,我也不能落后。”

    灰机·鸟布斯拍着翅膀,抱着神兵“丹参勾”,星驰电掣般射了出去。

    俩条狗一前一后,气势惊人。

    药美人左右两手分别抓着一枝“药琉璃”,明眸微转,觑定那两只飞来的犬。“我本不想和你们多做纠缠,奈何你们像膏药似的黏着我不放。注意来。”药美人双臂挥舞。噌嗤、噌嗤!她将斗气注入“药琉璃”。

    唰啦,唰啦!

    两枝“药琉璃”迸出琉璃光彩,眩目而又迷蒙,并有多种药香弥散开来。

    狗霸斯基在空中咆哮不已,遽然间,它的身子涌出滚滚黑烟,除了狗头还在,其余的部位全都变成黑烟。契约方石悬在狗霸斯基的脑袋上方,轻轻旋摆,拖曳出青光。

    “奥义,狗不理·包子!”

    只听狗霸斯基汪汪叫道。

    飕飕飕,飕飕飕!

    几十只黑色的包子形状的黑色气漩飙舞而出,砸向药美人左手挥来的那枝“药琉璃”。

    Duang,Duang,Duang!

    黑色的包子砸中“药琉璃”,登时,黑烟冲滚,扩散开来,缠上“药琉璃”,掩住它的琉璃光彩。

    “药琉璃”疯狂地扭动着,像是在驱赶那些黏附上来的黑色烟气。

    “啊噢噢噢!”

    狗霸斯基仰天嚎叫。

    “去吧,包子们!”

    狗头甩动,更多的黑色包子荡舞而出,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天空中飞舞的都是包子,拳头大小。

    灰机·鸟布斯瞪开两道钛合金狗眼,淡定地围观药美人和它的分体狗霸斯基之间的撕比战况。“虽有甲兵,灰机也不惧也。”

    灰机俯视着下方撕比得相当激励人心的大妈、狗头。两道钛合金狗眼当空罩下,来回扫瞄,震慑全场。

    银冠的皇女也很难直视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它们的血统虽然不高贵,可恨疯狂。可怜我那不幸的斯巴达兽,已经化成灰灰。”贞得想着如何取得新的契约兽。

    剑仕妹子站在贞得身边,“主子,你在打狗霸斯基、灰机的主意?它们是上官小红的契约兽,她会同意?换个目标,如何?”

    “我的品味什么时候这么俗了,算啦。我的契约兽必须有血统证明书,向上三代必须是良民,不,是良兽!来历不明的兽,我不会捅他缔结契约。”

    贞得·罗兰收回她的目光,钛合金狗眼太闪耀了……

    银冠的皇女瞥向女禽有兽童鞋那边。童鞋正在和雨桐小声交谈,时不时地望向贞得还有她的剑仕。“看你妹啊!”贞得张口道。

    “好吧,我不介意做你姐姐。吾妹,你真的很迪奥吗?”上官小红接口道,旋即,她召回黑大蛋。杀马特贵族灰毛死死拉着大黑蛋,不让它回到上官小红这边。

    “灰毛。”

    上官小红不冷不热道。“你忘了曾经被qiu禁在牢笼中的痛苦了吗?”女禽有兽童鞋的目光射向杀马特贵族。

    忽地,灰毛杀马特的兄罩、裤叉、游泳圈勒紧,几乎嵌入灰毛的肉中。“啊,啊!”灰毛汉子T痛苦道。这种疼痛远胜他心脏中盘踞着的双头虫撕开他心肉的那种痛楚。

    咔咔咔!咔咔咔!杀马特灰毛的十指扣抓着大黑蛋的蛋壳,可他依旧控制着指甲中的死气,不让其挥散,侵蚀蛋壳。

    “不,请不要伤害我卡哇伊的奥豆豆。”

    灰毛汉子T断断续续道。

    最终还是放手。不能反抗上官小红。灰毛杀马特身上穿着的兄罩、裤叉、游泳圈是由两半灰色的蛋壳衍生而成,灰蛋听从上官小红的命令,只要她念识转动,即可控引灰色的蛋壳。

    杀马特灰毛汉子虽然从蛋中孵化而出,仍旧不能摆脱女禽有兽童鞋的控制。不过是从一个牢笼换到更大的樊笼中去了。

    上官小红左手拿捏着两根金手指,倏地紧捏,金色的光屑像是沙子般从她手上流淌下来。“甲腾鹰兽。”上官小红一字一字道。

    大黑蛋中的甲腾鹰兽极其磨蹭地远离杀马特灰毛,尽管它不喜欢灰毛汉子T,可灰毛把它当成是亲弟弟,奥豆豆,会保护它!而不像上官小红直接用剑刺它。

    “噢噢噢,我卡哇伊的奥豆豆,不要离开你的欧巴!我心里苦啊!”

    杀马特灰毛趴在地上,右臂向前伸出,左手捂着心口,模样很是痛苦,表情相当到位。上演着一场生离死别的苦情戏。

    银冠的皇女,剑仕妹子,还有撕比中的药美人、狗霸斯基、灰机,几乎同时向上官小红望去。

    “我难道成了后妈不成?”

    上官小红暗道。

    叮,剑鸣忽起,随后,那口红色的细剑化蛋而生。被上官小红收在袖中。雨桐先上官小红之前拘来大黑蛋。

    她五指上翻,有数道清流托着大黑蛋,徐徐升起。冲刷去蛋壳上的泥质。冰凉的水气透过蛋壳,挥洒在甲腾鹰兽干涸的鳞肉上。甲腾鹰兽全身的毛孔散开,神情愉悦。比之女禽有兽童鞋,甲腾鹰兽更喜欢雨桐。

    金可蜡!

    甲腾鹰兽全身喷出一层金色的蜡油,将自己覆盖。

    如今,它更像是一尊蜡像,金灿灿的甲腾鹰兽蜡像。陷入沉寂,甲腾鹰兽闭了感官,昏昏睡去,等待着被孵化。

    “哦。”

    上官小红道。

    “怎样,你嫉妒了。”

    雨桐笑问。

    “没。”

    上官小红说。

    沧井兽用脑袋蹭了蹭上官小红的手心。似乎在安慰她。

    贞得·罗兰带着她的剑仕妹子离开。也未向上官小红一行人道别。狗霸斯基迅速脱离撕比队伍,向上官小红跑来。“主人啊,我不行了。我撕比不过大妈。”狗霸斯基边跑边叫嚷。

    狗霸斯基留下灰机·鸟布斯单独撕比药美人。

    “握草!”

    灰机·鸟布斯冷喝道。

    “狗霸斯基,你太不够意思了。你真的是我的分体吗,我们不是一体的吗!为何要弃我而逃。”灰机朝着药美人劈出两记气浪,随后闪人,不,是闪狗。

    飕!

    灰机·鸟布斯的速度要比狗霸斯基快多了。

    真不愧是一体俩狗。

    药美人看着两只狗一只比一只跑得快,也没说什么。她收起两枝“药琉璃”,辉芒敛去,藤条似的“药琉璃”变作两根琉璃簪子,斜插在她的发髻上。衣袖轻振,药美人踏空而来,纵向上官小红。

    “阿姨,hello。”

    上官小红主动问好。表情平淡。

    “小红。”

    药美人踢开爬过来的杀马特灰毛。滚一边去,必要挡着我。药美人拉着上官小红的手。主要是想看甲腾鹰兽的金手指。不是有两根吗,可以收购一根金手指也说不定。

    上官小红摊开手,手心中放着甲腾鹰兽的金手指。药美人小心地拈着它们,仔细观察金手指上的纹理以及质地。“温度可以调整吗?”药美人忽道。

    “阿姨,你喜欢热的还是凉的?”上官小红随口答道。

    “这个,阿姨,不,姐姐喜欢既热情又冰冷的……”药美人羞涩道。

    听到药美人开口了,上官小红了然于心。甲腾鹰兽分割出两根手指作为契约之证,就像灰机·鸟布斯和上官小红缔结契约时留下了契约方石还有狗霸斯基。

    既冷又热。想玩两种滋味。so-easy。上官小红念头跳动,嘶嘶嘶!寒气丛生,药美人拿起来的两根金手指中的一根冻成冰条,另外一根则热气腾腾。

    “阿姨,这样你满意否?”

    上官小红也盯着两根不一样的金手指。

    药美人相当满意。不住点头。“姐姐我很满意!小红啊,将它们都卖给我啦,可以吗。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阿姨,你断自己的两根手指,我送将甲腾鹰兽的金手指和你交换。”

    上官小红也不急着收回两根金手指。暂时放在药美人那里也无妨。女禽有兽童鞋心知那位阿姨不会放弃自己的手指,她同样不会豪取甲腾鹰兽的金手指。

    药美人感受着火与冰带来的双重感触。她轻轻捏着那根冒着寒气的金手指,喀拉喀拉,冰屑纷纷碎裂,洒落在地。而发热的金手指仍旧火烧火燎。

    相撞如何。

    药美人将两根金手指相互撞击。叮的一声,金声玉振似的声音响起。

    随后两根金手指复归原状。带着淡淡的余温与残冷。

    “金手指再好用又如何。还是自家的手指姑娘更贤惠灵巧。你懂的。”

    药美人送回金手指,放在上官小红手心中。

    呼喇喇,金光一闪,两根金手指融入上官小红的手掌,消失不见。已然投入她的生命之海。江山美人图向上喷出一股冰泉,裹了金手指,拉回残图。

    “大妈总是无处不在啊。”

    狗霸斯基趁机开口汪汪叫道。它现在是狗头模样,契约方石在狗头下面,像个盘子似的,盛放着一只黑狗头。

    “盛京的大妈简直超神!”

    灰机·鸟布斯亦开口道。鸟布斯先生趴在黑大蛋的蛋壳上,逗引着杀马特灰毛汉子。

    “灰机,放开我弟。我弟正在冬眠。”

    灰毛杀马特担心道。生怕灰机·鸟布斯那只贱萌之犬污了甲腾鹰兽。

    咔哧咔哧咔哧!灰机·鸟布斯的狗嘴、狗爪子一起咬抓大黑蛋的蛋壳,挠的蛋壳一颤一颤的。惊得旁边站着的杀马特灰毛汉子一惊一乍。“放了我的奥豆豆!有什么冲我来啊,来吧,灰机,咬我!挠我!”

    雨桐秀眉上挑,睨了一眼灰机。灰机·鸟布斯很尴尬的停止了撕咬的动作,不再破坏大黑蛋。比起灰毛汉子T,灰机更像是甲腾鹰兽的欧巴。因为它在甲腾鹰兽之前已经和上官小红缔结契约。

    “愚蠢的奥豆豆哟,努力成长吧。”灰机的口水滴在蛋壳上。大黑蛋的蛋壳向我突出,弹开了灰机。

    “过来。”雨桐左手张开,扯住了灰机的狗脖子上的皮毛,将它拎着。

    “女王,抓我干啥。”灰机不知死活地问道。

    “还能干啥。小沧沧。”雨桐唤来沧井兽,将灰机的狗头塞进了沧井兽张开的大嘴中。

    “”灰机。

    “??”沧井兽。

    两只异兽都挺萌的,也很迷茫就是了。

    “阿姨,我出现在哪里你就出现在哪里,而且还先于我之前。不觉得很巧吗?”

    “哎呀,这是偶遇!”

    药美人淡定道。

    “是吗。”

    上官小红笑道。

    这样的偶遇不要也罢。

    “女禽兽,我要取你狗命!”

    阴恻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漆黑的光线射向契约方石上的狗霸斯基。嘭的一声巨响,狗霸斯基的狗头爆掉了,黑烟冲天而起,直插天穹。

    灰机·鸟布斯惊呆了,握草,说取主人的狗命就取主人的狗命,还真它麻的诚实。上官小红饲养的狗霸斯基的狗头被崩掉了。

    “啊哈哈哈哈哈,狗命我已取走。”

    是预言师啊!

    死了那么多一模一样的预言师,她还存在。

    被轰头的狗霸斯基再次重组身体,一颗庞大的狗头出现了,在空中盘旋着。嗷呜嗷呜乱叫。“麻麻的,谁啊,谁取我狗命!我要跟她撕比!”

    很快,狗霸斯基找打了目标。穿着黑袍戴着面纱的预言师。她站在树梢上,好像没有重量似的,几乎没压弯树梢。

    “狗霸斯基岂是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所能弄死的!”

    怒啸着,黑狗头俯冲而下,乌云翻滚,像是飞泻而下的瀑布。

    “我预言,你将木有唧唧!”

    预言师手指着冲下来的黑狗头,大声道。

    轰隆!

    狗霸斯基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狗头荡晃不已,化烟散开。木有办法了,狗霸斯基变成了一支好大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捣了下来,捣向预言师。

    够大,够长了吧!

    当空捣下,像是有一双巨大的手握着棒槌在捣药。气浪迸爆,黑烟冲滚。嘭的一声,预言师所站立的那棵树化为乌有。被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捣碎了。

    啪!

    上官小红的右臂向后挥去,手指戟张,扣住一个女人的面庞,她也是预言师。

    “你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红色的小剑透过上官小红的手掌射向预言师的面庞,噗噗噗,噗噗噗!稍纵即逝的空当儿,已将预言师的整张脸洞穿的千疮百孔,前后透风。

    向上抬起右臂,上官小红直接摘掉预言师的脑袋,像是在摘桃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