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血溅,十步不留行。药美人十指若青葱,平举着,指向狗霸斯基以及灰机·鸟布斯。两只活腻了的狗狗,今日当以它们的狗血祭奠她逝去的青春。“不,我的青春永驻,怎会逝去。”药美人冷然道。

    狗霸斯基朝灰机使了一眼色,先下手为强,后下手被屠。“此生若不撕比枉为狗。”狗霸斯基的身体消散,蓬!浓烟翻滚,遮蔽苍穹。像是数亩乌云,黑压压涵盖了下来。

    灰机·鸟布斯狗眼绽放出神采,钛合金狗眼雷霆似的射出,照向药美人。“大妈,不,是巨妈。我看你很不爽。我联手分体一道撕比你。”

    嗡!丹参勾旋舞而出,一圈圈单身狗的清香斩旋向药美人。彩光摇舞,好像是几十个呼啦圈套在一起。

    面对两只犬强势压境而来,药美人甚是不屑。狗狗而已,也想逆天。不屠了它们,它们还不狗尾巴翘到天上去。唰唰,一道琉璃光绽开,上下延展,长有一丈有余。

    “药琉璃。”

    只听药美人轻叱道。

    数十种草药混合的香味荡开,随着那道琉璃光线摇曳。

    蓬噗!

    滚滚压下来的黑云竟被那道刺目的“药琉璃”劈开了。“汪汪!”狗霸斯基嚎叫道。乌云咆哮,中间撕开一道竖着的棱形缺口,仿佛是开了眼。

    好吧,是狗眼。

    狗霸斯基用那只竖着的狗眼扫视下方的药美人。

    “汪!大妈,你成功地引起狗霸斯基的愤怒了。我要将来擒下。”

    轰轰轰!

    乌云滚荡,四下翻舞。唯有那只竖着的狗眼绽放着红蒙蒙的寒光。

    就在这时,灰机·鸟布斯杀来。神兵“丹参勾”释放的数十圈彩光蓦地罩住药美人,将她禁锢在中心部位。

    药美人明眸善睐,虚电交织。她右手抓着那枝“药琉璃”,向前劈甩而出。药香激舞,充盈天地间。咔咔咔,咔咔咔!禁锢着药美人的数十道彩光接连炸裂,挡不住“药琉璃”。

    灰机的两条后狗腿站在“丹参勾”上,驭使神兵,俯冲而下,丹参勾力劈向药美人的头颅。

    “寒木春华。”

    药美人冷冷道。

    唰!

    她迎着劈斩而下的“丹参勾”甩出手中的那枝“药琉璃”。轰隆隆,一株参天古木陡地出现,散发着清冷的气息,像是凋敝的枯树。啪的一声,“药琉璃”劈甩在枯树的树干上。倾时,枯木逢春,抽枝发芽,树冠若华盖。

    “啊!”

    灰机·鸟布斯驭使的神兵“丹参勾”被那株参天古木推开,碧叶摇晃,绿光漾溢,汇成清凉的春华。

    噗的一声,灰机·鸟布斯的狗头上竟然长出一片树叶。“汪个米米的!”灰机大惊道。“我帅气的脑袋上怎么长了一片树叶,这有损我的美貌!”

    “我的本体,不要慌张,也不要淡疼。我来助你。”狗霸斯基咆哮道,声音像是闷雷似的炸开。

    黑云摧城般轰下,雷霆万击!

    哗哗哗,哗哗哗!

    那株高有十丈的古木剧烈摇晃,树冠旋动,碧光漾荡,溺飙旋舞。同那压镇而下的乌云相互对撞。

    药美人眸子一寒,右臂挥动,手中的那枝“药琉璃”凌空劈去,啪的一下,击中乌云中的狗眼,将它劈爆。“汪的狗眼,汪的狗眼看不清大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狗霸斯基怒道。

    轰隆隆!乌云拧甩成一道凝实的黑绳,长有二十丈,水桶粗。“汪!大妈,看我的水桶腰!”狗霸斯基怒啸道。

    “我帅气的狗头被污了!”

    那边,灰机·鸟布斯还在纠结它的脑袋上长了一片树叶。

    嘭隆!声浪荡爆。狗霸斯基化成的黑绳和古木的树冠两两相撞,各自震退。黑云向后退出数十丈才得以聚形,再次生成一条黑狗。黑狗高有两丈三尺,左眼闭着,右眼圆瞪。它的两条前狗腿抱着一块青石的砖头,护着心窝。

    “下面的大妈,你为何用和谐的眼光仰望我的绝代风姿!”

    狗霸斯基狗嘴一张,吐出来的就不是象牙。

    女禽有兽童鞋也没闲着,她和四只预言师撕比。预言师的身影似真似幻,并不真切。新出现的四只比先前的要厉害。

    雨桐站在沧井兽的背脊上,没有出手相帮的打算。沧井兽扭舞着身体,很想冲出去咬食预言师。奈何,雨桐牢牢钳制住沧井兽,让它没有任何机会。

    “女禽兽,为何急着杀我。”

    最上面的预言师笑道。

    “女禽兽,我在这里,来呀,来追我。”

    又有一只预言师戏谑道。

    “女禽有兽童鞋,这是我的怨念啊,你承受的起吗?”

    第三只预言师双臂划动,登时,一团怨气被她推了出去,轰向上官小红。

    “怨妇。”

    上官小红道。

    轻轻挥动手中之剑。

    一道红线滑过,斩向那团怨气。蓬的一声,怨气荡炸,阴寒之气迅速扩散,向前滚涌,再次成形。

    嗤,嗤。

    上官小红弹出两根金手指,射向再次成团的怨气。呼喇,呼喇。甲腾鹰兽的两根金手指拉长,且透着凶戾的金属光泽。

    扑哧!扑哧!两根拉长的金手指贯穿那团怨气,使其再难成团。螺旋形状的气柱陡地炸开,将残余的怨气轰散。

    “甲腾鹰兽的金手指不是酱紫用的。”

    其中的一位预言师不悦道。这不是暴殄天物吗。金手指对姑娘来说太重要了,只要用法得当,完全可替代汉子的擀面杖。

    预言师口诵玄奥的咒诀,魔音响起,糅合了数十种念头。

    上官小红以指抵额,炼出一抹念识,抵消飞驰而来的魔音恶念。“禽兽之心即是德鲁伊之心。若为小草,当欣欣以向荣。”

    唰,唰!两根草飞了出去,由上官小红的念识超控,刷洗空中的魔音恶念。来回七次,将数十种恶念抹去。

    与此同时,上官小红放出的两根甲腾鹰兽金手指攻击一只预言师,金手指长有四尺,坚韧无比。不住地捅向预言师的黑袍。

    预言师毕集斗气,黑袍开始鼓荡,弹开甲腾鹰兽的金手指。

    “都说了甲腾鹰兽金手指不是你这样用的,女禽兽!”预言师盛怒不已。“我要收走金手指,也可向你演示它们的正确用法。只是不能详细描述,否则会污了很多人的眼睛。”预言师言之凿凿。

    和她一模一样的还有三个!

    四位预言师同时张口,一同诅咒上官小红。

    “女禽兽,你注定孤独一生。”

    “女禽兽,你今生找不到汉子。”

    “女禽兽,你的罩杯不会增加。”

    “女禽兽,你的魅力值永远低下!”

    各种诅咒响起,在空中飘荡,嘤嘤扰扰,挥之不去。起初,声音不怎么大,后来,诅咒之声愈发响亮,响彻天际,直达人心。

    黑蛋内的甲腾鹰兽颤抖着身子,握草。那些阴深深的预言师是怎回事,突然就诅咒上官小红。甲腾鹰兽还没想好如何表现,嘭的一下,黑大蛋被上官小红踢了出去。

    几乎在同时,两根甲腾鹰兽的金手指合并在一处。嗤啦!嗤啦!金光耀目,能闪瞎人眼。“杯,我的杯不会增加!”上官小红冷冷道。“几位欧巴桑,你们怎敢这般诅咒我!”女禽有兽童鞋右臂挥舞,划开一道红色的剑芒,削向最前面的那位预言师的面纱。

    “奥豆豆,我的奥豆豆!”

    灰毛汉子T纵身扑了过去,死气飚射,飕飕飕!凝成一支支灰色的羽箭,也刺向预言师。

    “欧巴来保护你。奥豆豆!”

    灰毛汉子T双臂摊张,唰啦,他的后背张开一双浅薄的翅膀,像是蝉翼,很薄。拍动翅膀,灰毛杀马特汉子流星赶月般驰射而去。

    贞得·罗兰抓着剑柄,头戴银冠,睥睨四周。她也不喜欢四只新出现的预言师。“大师,你就像是野草,处之不惊,除之不尽。”

    银冠的皇女扫了一眼她的剑仕。“喂,那边的小贱人,不要矫情,随我一起撕比大师。大师之心,极其复杂。”

    剑仕很没干劲地走了过来。“为啥要叫上我。我就不能做个安静的观众吗。”

    当的一声,甲腾鹰兽的金手指被预言师的大袍撞了出去。

    “吾的金手指哟。”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呼唤金手指。

    呼呼!合并在一起的金手指分开,向着大黑蛋射来。插中蛋壳,一边一个。“摇摆摇摆!我们一起摇摆!”蛋内的甲腾鹰兽喝道。

    于是,蛋壳插着两根金手指的大黑蛋飙舞而出,斩旋向一位预言师。

    “好蛋。”

    那我预言师掀起自己的袍子,袍子下竟然是骨骼。

    “去吧!”预言师从黑袍中钻了出去,黑袍当即罩向大黑蛋。

    嗤嗤嗤,一阵绞旋,蛋壳上插着的两根金手指绞碎了预言师的黑袍,碎屑飘洒散开。吱嘎吱嘎吱嘎!预言师的骨骼震颤着。她的脑袋、双臂还有肉,其余部位全是骨头架子,并未附着血肉。

    “金手指是这样用的。”

    上官小红的声音冷漠地响起。她抄纵而逝,掠过大黑蛋。只是左手中多了一根甲腾鹰兽的金手指,取自大黑蛋的蛋壳。

    唰!

    上官小红右手中的细剑挥向预言师的颈骨,同时,她左手抓着的金手指猛地掷出,抛向预言师的眉骨。

    一根红线像是蚕丝似的缠住了预言师的颈骨,将她勒住。预言师伸手去撕扯颈骨上缠着的红线之际,那根金手指捅了过来,嘣!预言师的面庞迸裂开来,面部之肉自行脱离面颊。而那根金手指却深深地捅进了预言师的眉骨,从颅骨后钻出。

    “大师,安息吧。”

    上官小红将身一旋,手中之剑抹过预言师的颈骨,咔嚓一声,将其劈断。预言师的头骨旋飞而出,带着甲腾鹰兽的金手指逃离。

    上官小红遥遥劈出一剑,呼哧,红芒拉成一线,陡折而出,倏地分为两道红线,自左向右,自右向左,分别劈向预言师的头颅。

    喀拉,那根金手指奔驰而出,留下面骨有裂痕的预言师的头颅。

    顷刻间,两根红线斩过,像是经过精密的计算,预言师的头颅被斩为三截。断骨处冒起滋滋红烟。预言师的这颗脑袋散发的恶念彻底消散。

    可还有三只同样的预言师。银冠的皇女虚划一剑,空气震荡,轰嘭,剑芒化作一片片竹叶,飚射而出。

    配合自己的主子,剑仕妹子从后面攻击预言师。这个预言师散开黑袍,袍子下的“尊荣”和死掉的预言师无二致。“为什么见到我就喜欢脱?”剑仕妹子侧着身子,堪堪避过预言师挥来的黑袍子。同时,她双手握剑。咻嗤!剑光滚荡,扫平方圆七尺内的魔音。

    前有贞得·罗兰挥来的竹叶形状的剑芒,后有虎视眈眈的剑仕妹子,被夹在中间的预言师也挺尴尬。

    “大师,往生吧。”

    说那是迟那时快,上官小红仗剑劈来,红色的细剑笔直斩下,咔噗!将预言师斩断为两半,向左向右迸开。

    腾!

    贞得·罗兰抢在上官小红之前向第三只预言师驰射而去。“女禽有兽童鞋已经斩了两只预言师,算上她先前斩掉的那只,共有三只预言师死在她剑下。贞得我不能落后呢。”念头方起,银冠的皇女左手虚挽,抓来三片纯白色的竹叶。“斩!”贞得喝道。

    咻!咻咻!三片竹叶飙窜射出,射向第三只预言师的双目、颈骨。这只预言师似乎被前面的预言师感染了,她也扔掉身上罩着的黑色袍子。

    “还起劲了是不?”

    贞得·罗兰电掠而出,她之前射出的三片竹叶割开预言师的黑袍。而她本人纵至预言师身前,将身一转,背对着预言师。同时,她两手握剑,雪竹剑反刺向后面的预言师。

    预言师尚未开口,她的颈骨被削断,面庞也被切分开来。

    第四只预言师帅气地甩掉身上的袍子,轻笑道:“来啊,你们敢来杀我吗,我可是预言……”

    “师”字还未说完,她的上下唇被削掉了。

    雨桐抓着一柄冰剑,剑身薄若纸张,寒气刺人心脾。预言师捂着喷血的嘴,还想在诅咒雨桐。

    “我是画中人。”

    雨桐左手向前虚拿,攫来预言师,同时她右手抓着的冰剑旋出,削向预言师的脑袋。

    咔嚓!冰剑削过预言师的脑袋,将她的小半个脑袋割掉了,旋飞而出。

    “奥豆豆!跟着你的欧巴一起撕比大妈!”

    灰毛汉子T站在大黑蛋上,大蛋拧摆,冲向药美人。狗霸斯基、灰机也在撕比药美人。

    “一起来吧。”

    药美人冷喝道。

    她发髻上插着的琉璃簪子旋出,化为第二枝“药琉璃”。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