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得杀死了一只预言师,上官小红削了第二只预言师的颅骨。然则,她们杀之不尽,微风过处,第三只预言师出现了。

    同样的装扮,同样的音调。

    新出现的预言师同样向上官小红张开双臂。“女禽兽,我在等你。”预言师盯着上官小红的脸。

    “等我作甚。”上官小红甩去细剑上的脑浆、血液。回头,瞥向预言师。

    “这嘛。”预言师笑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等你。”预言师随后道。

    “不知。”上官小红回道。“我又不做预言,对你也无兴趣。”

    “饲主大人。”灰毛汉子T跑了过来。“雨桐女王抢走了我卡哇伊的奥豆豆,你要帮我取回弟弟。”

    双膝跪在地上,灰毛汉子T紧张地望向上官小红。

    雨桐信手一挥,空中的那颗黑色大蛋坠落下来,轰砸向杀马特灰毛。嘭!灰毛被砸懵比了。不过他的表情很幸福就是了。双臂环抱着黑大蛋,灰毛汉子T用他的脸颊磨蹭蛋壳。“噢噢,皮肤真好,奥豆豆的皮肤真好。”

    蛋壳内的甲腾鹰兽怒道:“麻麻的,外面有只智障。”

    灰毛汉子T道:“我亲爱的弟弟,注意你的言辞。我是你的欧巴,你要对我表现出足够的尊敬,否则,我用口水淹了你。”

    语罢,灰毛汉子T的舌头倏地拉长,在空气中摇摆着。死气滋滋的向外窜溢。

    那边,药美人被灰毛汉子T的舌头惊呆了。“好长的舌头!汉子,不要浪费你的舌头,速速拜在我的门下,只有我才能灵活运用你的舌头呐。”

    药美人自然认识灰毛汉子T,严格说来,灰毛的孵化,药美人功不可没。提供场所,提供女徒,提供药丸,提供爱心。可是孵出来的汉子还是跑掉了,成了上官小红的灰骑士,青府的第六杀马特,盛京的拉风汉子。

    灰毛汉子T抱起黑大蛋,走向药美人。“这位大……”

    “妈”字没有讲出口。

    灰毛的直觉告诉自己,他如果叫药美人大妈,大妈分分钟弄死他。是以,灰毛汉子T改口了。“这位大姐!请您孵化我的弟弟,它还在蛋中。”

    “哦嚯嚯。”药美人右手摄拿,拘来灰毛汉子T抱着的黑大蛋。“哎呀哎呀,我真是和蛋有缘呐!”她将黑大蛋放在身边。

    “小红啊,这蛋送给我了。如何?”药美人敲了敲蛋壳。砰砰砰。声音清脆。

    蛋内的甲腾鹰兽直起身体,撞击蛋壳内壁。轰轰轰!黑大蛋弹跳而起,离地九尺。狗霸斯基摇着狗尾巴跑了过来,跳到黑大蛋之上。将它镇住,坠了下去。

    “大胆的大黑蛋,你怎敢对大妈级别的阿姨无礼。”狗霸斯基训斥巨大黑蛋中的甲腾鹰兽。

    大黑蛋幌了幌,极其不爽蛋壳上人立而起的狗霸斯基,它又是什么玩意,也敢教训我这英俊不凡的禽兽,甲腾鹰兽忖道。它受限与两半黑色的蛋壳,不能破而出之。唯有等待,而且甲腾鹰兽知道它不会等太久。“再长久的等待我吾亦经历过,吾的气质将会在时间的长河中沉淀,待吾破蛋而出之日,仙音普降,甘霖遍撒,吾将加冕为王!”甲腾鹰兽桀桀怪笑着,震得蛋壳咔咔作响。

    狗霸斯基挥动手中的砖头,砰,砰砰!砸击黑蛋的壳表。压制蛋内的甲腾鹰兽。“啊哈哈哈,我是狗霸斯基啊,我为自己带盐。”狗霸斯基左前狗腿忽地变成人臂,手里真的向外洒出一把盐。

    上官小红瞅着她饲养的两条狗,也是不想发表意见。

    药美人不开心了。“那条死狗!你竟然称呼我是大妈级别的阿姨!”药美人五指掀动,气流震荡,倏地,五道气带抄掠而出,劈撞向黑蛋壳上那只很嚣张的狗霸斯基。

    狗霸斯基狗眼一瞪。汪草!狗霸斯基猛地蹬了一下黑大蛋。轰!黑大蛋向下急坠。飕飕!两道气带擦着狗霸斯基的狗头旋了过去,斩断几撮狗毛,那狗毛由黑烟凝实,被斩断之后再次化烟而去,钻回狗霸斯基的体内。

    咻咻咻!还有三道气带射向狗霸斯基的狗嘴、狗眼、狗腿。“汪它米米的!”狗霸斯基抓起手中的砖头,横在眼前。

    当!有道气带击中青色的砖头,气劲迸爆。狗霸斯基向后退出十几尺。当当!两道气带变转方向,同时射向狗霸斯基举着的砖头。“汪草!好厉害的大妈级别的阿姨!”狗霸斯基再次跌退,青光摇曳,几乎被轰爆。

    灰机·鸟布斯见到它的分体遭到大妈的攻击,它自不会信步闲庭。“丹参勾!”灰机的狗嘴吐出一团神光,“丹参勾”噌的射出,华光扬舞,单身狗的清香纷呈而至,涵盖向药美人。

    药美人屈指弹抛,一面锦帕向上舞出,掩住她的琼鼻。这位医术大家虽然喜欢药香味,却不喜单身狗的芬芳,避之不及呢,怎会吸入。

    腾的一下,黑光吞爆,甲腾鹰兽顶撞蛋壳内壁,向南边逃去,远离药美人。

    “奥豆豆,你要去哪里!”

    灰毛汉子T诧异道。旋即,灰毛杀马特迈开步伐,追赶飞奔的黑大蛋。“站住,奥豆豆,你给我站住!欧巴不会害你!我们要相亲相爱!”灰毛杀马特喝道。

    “你麻痹!”甲腾鹰兽心道。愈发卖力地拱着蛋壳内侧,继续奔窜。也不要待在灰毛杀马特身边,和他在一起玩耍,我早晚会变成非主流禽兽。这太可怕了!甲腾鹰兽惊骇道。

    唰!

    有妹子撩起一剑,剑光清湛,抹平空中震颤的能量余波,同时拦下飞窜的黑大蛋。妹子蹑空而上,仗剑而来,凝眺黑大蛋。“蛋啊,定住!”妹子叱道。这妹子正是贞得·罗兰的剑仕。

    她擅长揣摩主子的心意,却又无动于衷,率xing而为,倒和贞得有几分相似。

    当是时,贞得·罗兰脚步轻盈,几个抄掠,来至上官小红身前。“女禽有兽大大,你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面前。”

    锵锒!

    上官小红屈指一弹,弹破一片银色的竹叶。竹叶崩碎,像是雪沫似的散去。

    “银毛,嗨。”

    上官小红热情的和贞得·罗兰勾搭。

    “女汉子系统。”

    同时,上官小红暗中调出女汉子系统。

    “寄体,现在吗,现在就要做吗?”女汉子系统问道。

    “不,还不到时候。”上官小红说。

    “那你叫我做什么,我在发呆!”女汉子系统发出刺耳的电子音。

    上官小红的念识骤起,狂风暴雨似的压镇住女汉子系统制造出来的毫无意义的音波。她们之间交谈,再无第三人可听到。

    “女汉子系统,你发什么呆。我叫你出来自然有事。”上官小红的念识像是薄雾般散开,全境压制女汉子系统。

    “寄体,你要和我撕比吗。”女汉子系统无表情道。

    “怎么撕啊,你变成妹子让我撕裂你的衣服?”上官小红回道。

    “魅力1.38,女汉子浓度0.32。”

    “魅力1.23,女汉子浓度0.56。”

    “魅力0.98,女汉子浓度1.1。”

    “魅力0.45,女汉子浓度1.8。”

    “寄体,有四个预言师靠近。”

    女汉子系统提醒上官小红。

    嗯?

    上官小红念识散去,眼神澄清。四个预言师要来撕比本兽吗。本兽的蛋寂寞了。上官小红身体一纵,凌空旋起,飘至黑大蛋后面。

    嗡,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笼罩住黑大蛋,蛋内的甲腾鹰兽蜷缩在蛋中。“贫乃娘,你想镇住吾甲腾鹰兽!可能吗。”

    砰砰砰!砰砰砰!

    大黑蛋的蛋壳向上突起一根根黑色的细柱,筷子粗,小拇指长短。

    “女禽兽。”

    “女禽有兽。”

    “女禽兽大大。”

    “女禽有兽童鞋。”

    四个方向传来同一种强调的声音,均出自预言师之口。她们行动一致,思想一致,杀了一个又蹦出来一个,再杀,再蹦出来,现在好了,一下子出来四只。

    “那啥,女禽兽。”黑大蛋对面的剑仕开口道。她也盯着上官小红。黑大蛋现在像是长满刺的黑球,模样挺怪异的。

    上官小红手中的红色细剑向下镇去,拍向黑大蛋表壳上长出的黑刺。啪,啪啪!啪啪啪!红色的光屑纷飞,小红将蛋壳上的黑刺拍进壳内,黑刺两头尖尖,陷入蛋壳内的黑刺的另外一端尽数刺向甲腾鹰兽。

    “你不是想反抗吗,我让你反抗。”上官小红踩着黑大蛋。

    崩崩崩,崩!

    甲腾鹰兽的身体长出金色的鳞片,震碎了黑色的尖刺。可并未完全震碎,有十几根尖利的黑刺捅进它鳞片的缝隙中,直入其里肉。血液溅出,喷向蛋壳内层,将其涂染成鲜红色的。

    上官小红抓着剑柄,陡地向下捅去。嗤啦一声,蛋壳裂开细缝,剑身直接没入其中,刺向甲腾鹰兽的背脊。

    甲腾鹰兽急遽缩小身子,形如圆球,金鳞层层铺开,厚有两寸。可是这柄红色的细剑像是烧红的铁棍,滋滋滋,溶蚀金色的细鳞,陷刺入甲腾鹰兽的里肉。

    “呜哇!!”

    甲腾鹰兽的身体膨胀,满身的金色细鳞迸炸开来,叮叮叮,叮叮叮!纷射向蛋壳内层,坑坑洼洼,内层坑坑洼洼,外壳则伸出密集的尖菱。

    上官小红转动细剑,绞动甲腾鹰兽的血肉,登时,血雾向外喷洒,隐隐散发着金光。“吾愿降,愿降!”甲腾鹰兽表忠道。

    “你知道如何做。”上官小红的声音透过她的剑直接传递给甲腾鹰兽。

    “吾知!”甲腾鹰兽嘶吼着。

    咔嘣一声脆响,甲腾鹰兽自断两根金色的手指,同时分出部分魂识附在那两根金色的手指上。

    锵嗤,上官小红拔出刺入甲腾鹰兽身体中的红色细剑,蛋壳裂分一口,两根金色的断指飞旋而出,落在上官小红手中,断指完整,散发着纯郁的香气。

    上官小红也分出一根细若发丝的神识,融进甲腾鹰兽的神魂之中。“如此,契约达成。”上官小红的声音在甲腾鹰兽脑海里炸裂。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甲腾鹰兽抱头痛嚎,它的断指很快长出,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于此,上官小红拥有了第二只契约兽。灰机是她的第一只契约兽,沧井兽还不是,它只是被小红、雨桐饲养而已。

    腾腾腾腾!

    四条阴深深的身影飘纵而至,分站四方。同时俯视上官小红。

    “女禽兽。”

    “女禽有兽。”

    “女禽兽大大。”

    “女禽有兽童鞋。”

    四位长得一模一样的预言师同时张口道。带给人无形的威压。

    “……你们究竟还有几个?”上官小红问道。一并斩了,也不用再烦恼。雨桐站立在沧井兽细长的颈项上,她掉转沧井兽,驰射向上官小红。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呼啸而来,浪花翻滚,向前排荡开来。

    雨桐右手挥动,将上官小红掌心里抓着的两根金色的手指摄拿过来,“甲腾鹰兽的金手指……”雨桐轻声道。

    这可真是好东西哇!

    药美人也觊觎那两根金手指。传说,甲腾鹰兽的金手指会带给姑娘难以描述的愉悦之感。

    “滚。”

    药美人起身,呵斥道。

    她甩掉灰机·鸟布斯,向前跨出数步,身影明灭不定。像是突然出现在雨桐身后。药美人的香囊中飞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质地晶莹,纤尘不染。咔!石头裂开,一条蜈蚣腾飞而出,香雾涌动,聚在蜈蚣身畔。

    雨桐掂量了一下甲腾鹰兽的两根金手指,旋即向后抛出。咻,咻。两道金光恍若长虹贯日,径直袭向那条蜈蚣。

    蜈蚣的身体暴涨,钳肢舞动,向前推出那团香雾。迎接两道飞射的金手指。

    蓬蓬激响,金雾荡炸,难以遏制金手指行进的去势。

    那条大蜈蚣直起乌光油亮的身子,两丈高,钳肢撩舞着。可恐可怖。

    咚!咚!

    两声裂金穿石之音炸开,大蜈蚣的上半边身体竟然裂炸开来,绿色的腥血喷溅,恶臭难闻。而那两根金手指熠熠散辉,插刺向药美人的双眼。

    药美人湘袖甩舞,挡在面前。扑扑两声,甲腾鹰兽的金手指没入湘袖中,刺不破。“我收……”

    药美人话还说完,上官小红剑指前方,嗤嗤!两根金手指倒飞而回,挟裹着纯正的气劲,宛如两道金虹。

    “药美人阿姨,你还是那么心急。”上官小红幽幽道。

    她随手抹去金手指上沾着的残留药香。

    “大妈,撕比吗!”

    灰机·鸟布斯拍动肉翅,悬在空中。狗腿抱着神兵“丹参勾”。狗霸斯基和灰机并肩而立,俩狗很是骄傲。

    “欧巴桑。相杀吧!”

    狗霸斯基扛着一块巨大的砖头,举止骁狂。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