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阿姨姐姐。”银冠的皇女叫住雨桐。

    女王也没回头,阿姨俩字刺痛了女王的心,雨桐心道:麻的,智障。

    一振衣袖,雨桐向外飘去。灰毛汉子T追了上去。他知雨桐和上官小红之间的关系匪浅。“女王此间事了,再无留恋。我灰毛也要离开。我那愚蠢的弟弟还在蛋中,被女王擒在手中。嗯,雨桐女王并无恶意,甲腾鹰兽不会受到伤害,反而多有裨益。”

    死气滚动,向前推开。灰毛汉子T飒然而行。腋毛舞动。“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好男人啊。”灰毛大笑道。“同样的,我也是一位好欧巴。”

    眼看着雨桐还有灰毛杀马特汉子离去,银冠的皇女心生不甘,她把剑一抖,削向灰毛杀马特的后颈。“留下吧,两位。”贞得冷冷道。

    “你们不能离开。”贞得的剑仕拦在门口,她一拍剑盒,锵的一声,瀚华如雨,遍撒四方。剑芒若密集的雨点,嗤嗤嗤,携着锐利的破空之音,罩向雨桐。

    “哦。”雨桐左臂挥动,负在身后。同时,她右手曲抓,一团水汽瞬间凝实。雨桐挥着右臂,掌心中的那团水汽在空中抹开成片的水晕,呼地荡开。

    嘡嘡嘡!嘡嘡嘡!

    贞得的剑仕释出的剑芒尽数射在雨桐身前的水晕之上,均被弹开,或炸碎,或碾细,或崩溃。倏地,雨桐攥紧右掌,掌中的水汽团蓬地炸裂,瞬间化作数百道锋利的气流,撒射向前方的剑仕。

    剑仕陡地旋转身体,斗气来回荡开,像是一圈圈烟花散开,同那迸射而来的锋利气流相互抵撞、销蚀。

    嗤!一道蓝色的剑芒撕裂空气,径向雨桐当头劈去。

    更细微的剑芒像是蛇信子不住吞吐,整道剑芒像是被数不清的钩刺环绕,倘若劈中人的身体,定会撕下来一大片肉块。

    哗啦,荡滚的银白色瀑流溺卷而上,直如飞奔的白色匹练。雨桐控引着那片银白色瀑流,以蛮力应承剑仕斩来的那道剑芒。

    蓬轰!声浪嘶啸,恐怖的能量风暴摧毁了整座静室,四壁不存,地面深陷。天降瓢泼大雨,轰砸着废墟,浑浊的水花迅速绽放、枯萎。

    然辄泾渭分明,雨桐身边汇聚的水流澄清见底,外圈的水流浑浊粘实,像是泥浆。

    剑仕悬立在空中,她脚下踩着装饰华丽的剑盒,一看就知造价不菲,非是寻常贵族所能拥有之物。

    雨桐后面,灰毛汉子T并不是贞得·罗兰的对手。贞得步步趋近,身前有一团竹叶飘舞着,灰毛汉子甩出去的死气皆被那团竹叶扯烂、消化。

    “女禽有兽大大为什么没来此地?”

    贞得·罗兰咄咄Bi人。眼神冷凝若小刀,刮削着灰毛杀马特贵族的神魂。

    灰毛汉子T心脏中的双头虫躁动不安,它的螯肢嵌入T的心头肉,扯得灰毛汉子T疼痛难忍。

    “我才是寄主。我为你提供营养,你怎敢这样对我。”灰毛汉子T发狠道。他体内有三道死气汇聚,凝成一团,快速地扑向他的心脏,泅散进去。咝咝咝,灰毛汉子T的心脏升起灰烟,像是被架在炭炉上的烤肉似的。

    灰毛汉子T以死气烧炙自己的心脏,压镇双头虫。

    双头虫急遽扭动,拉扯着灰毛汉子T的心肉,吞食他的血肉。

    “麻的,我再也不吃烧烤!”

    灰毛汉子T心道。

    他有些担心会烤熟自家的心脏,那可就笑不出来了。闻着还挺香的,烤肉的香味从里面钻出,自灰毛汉子T的鼻孔喷出。

    呼!灰毛汉子T猛地吸了一口气,登时,他腹内烟气蒸腾,火烧火燎,脏器也受到殃及。熏烤之。双头虫像是屈服了,不再扭动。它和寄体一损俱损,况且是它也很钟意T,强壮而又阴险,更重要的是他是变态。

    相安无事,灰毛汉子T和他心脏中的双头虫讲和了。

    一同面对撕比气息高涨的贞得·罗兰。

    “死亡如影随形,畏惧吧,少女!”灰毛汉子T狰狞道。他回望着银冠的皇女,双手划动,嗤啦,一团死气激荡开来,呼啸着冲了出去。

    浓郁的死气携卷着阴暗的恶念腐蚀着空气以及滂沱大雨。灰毛汉子T和银冠的皇女之间的空间像是被灰色的雨水侵染了。

    在那浓滚的雨水中混入一丝不起眼的念识,它随着雨水洒落在地,流向贞得·罗兰的脚下。

    “有大妈来了……”

    贞得嗅了嗅,随后呼出一口气,吹在身前的那团旋舞的竹叶上。蓬的一声,那数百片竹叶炸裂开来,形成雪烟,向前扑滚,涤荡从天而降的灰色雨水,将其蒸发。

    锵!

    贞得抓着雪竹剑,向下刺去。剑尖刺破一丝纯郁的念识,“被发现了。”药美人的声音消散。

    药香散开,有药童挑着花篮在前面开路。药美人随后而至。她卧在软榻之上,软榻破开雨水,晃悠悠前行。

    药美人左手端着红瓷茶盏,她右手的指甲挑起一丝茶水,弹了出去。呼噗,茶香弥漫,撞开前面的雨水,喷向剑仕。

    “姑娘,你和我有缘,拜在我的门下吧。”药美人开口道。

    “哈啊?”

    剑仕回身,劈出一剑。剑芒荡卷而出,切割开那阵茶香,将其抹消。

    药美人新收的两个药童挥动花篮子,洒出篮中的花瓣。登时,异香氤氲,盘绞在空中,化成各种珍禽异兽,纤毫毕现,难辨真假。

    贞得的剑仕向后纵去,将撕比之火引向雨桐。雨桐淡淡地盯着药美人。左手向前挥去,一粒黑蛋疾驰,隐隐有蛋鸣之音响起。

    “真让汪淡疼啊!”

    狗霸斯基的狗头顶着一块砖头,随着那粒飞出的黑蛋一同行动。

    “灰机在此,注定创造种族。”

    灰机·鸟布斯大叫着冲出,那对肉翅疾振,嗡嗡之声大作,像是成群的蝗虫飞过。

    “吾的狗眼拥有看穿世间真理的辉芒。”

    灰机·鸟布斯狗头晃动着。

    唰,唰!

    两道钛合金狗眼射出,打向药美人的药童。

    药童目光呆滞,她们并不像表象那般青涩,都是行将朽木的枯死之女,被药美人抓走,炼制成人匣。

    噗噗两声,灰机的钛合金狗眼刺进药童的xiong腹,并未消散,反而贯穿她们的身体,自她们身后窜出。

    散裂,两只药童的衣服散裂,她们的皮肤变得透明,像是晶莹的釉瓷。灰机的钛合金狗眼之所以看以穿过她们的身体,因为她们的腹内空无脏器、倡导肠道,灌满了透明的药液。与其说是她们是人,不如说是器皿容器。

    “汪?”

    灰机·鸟布斯收起它的钛合金狗眼。

    狗霸斯基则在空中跳来跳去,撕扯着药香凝化的珍禽异兽,将它们咬碎、撕裂,推向那颗巨大化的黑蛋。

    黑蛋慢腾腾地旋转,绞动气流,攫取周遭的药香,纳为己用。

    “少女,你不得好死。”

    突兀的,有个声音响起。

    是预言师。

    预言师出现在药美人左侧。以纱蒙面,不现真容。

    贞得·罗兰不悦地望向预言师,啊,大师还活着,我果然做不了预言师,不能验证她的死亡。银冠的皇女也不失望。丢下杀马特贵族,冲向药美人、预言师。

    既然活了,那就再杀你一次,活一次杀一次,看你能活到几时。杀气腾腾,贞得直取预言师的项上之头。“大师,你真让我为难。何不成全我的美名,我杀你取义,你成人之美。”

    药美人无动于衷,用手指搅拌着茶盏中的艳红之水。预言师向前跨出,腾挪间,雾岚蒸腾,掩遮她的身形。

    “大师,你又想跑路。要做那胆小之辈吗。大师,我只为你一句话,你有luan吗?”

    贞得掣开手中握着的雪竹剑,剑影幢幢,辐射开来,涤清裹挟着预言师的雾岚。只见预言师手指着贞得·罗兰,口中念念有词。“少女,你的左右xiong部将会变得不一样大小。”预言师淡定道。

    “”

    贞得·罗兰沉默了。银冠的皇女握了几根草。也是特日一番。多么讨厌的预言师!不超度她,简直对不起自己。念识急转,调集四方云气,贞得右臂扬起,雪竹剑荡开一圈圈的纯白涟漪,璨璨放光。

    “大师,放心,我给你几个蛋。即便你无有蛋。”

    阴云翻滚,气温急剧下降。冰雹当空砸下,噼啪噼啪,砸向下方的预言师。毫无疑问,冰雹的形状完全临摹自汉子之EGG。

    预言师眼睛开阖间,生出许多虚电。她细颈上挂着的项坠飞旋而出,二十九个圆珠爆舞而出。咻咻咻!咻咻咻!裂空之音骤然响起。

    每颗圆珠皆由纯洁的壮年汉子的眼球炼化而成,毫无杂念。

    灰机·鸟布斯以及狗霸斯基同时被苍穹下的二十九颗珠子吸引。尤其是灰机。灰机张开狗嘴,喷出一团神华,放出丹参勾。丹参勾散发的单身狗的清香漾荡开来,像是涟漪,层层迭爆,海啸般的轰鸣隆隆大作。

    雨桐素手翻扬,一道清光飙出,洞穿冰雹密布的空间,裹住一颗圆珠,倒飞而归。“这是?”雨桐觑定清光中裹着的圆珠。

    忽听灰机·鸟布斯嚎叫道:“这是二十九颗壮年汉子的眼珠子,他们心思纯洁,只想着摆脱单身狗的身份!奈何被人抓走,挖出眼珠,加以炼制,铸就这纯洁无暇的珠子,大家看啊,珠子中封印着无比和谐的怨念,想要在春天里发乎情的怨念!”

    所以预言师放出二十九颗珠子,神兵“丹参勾”才会与之共鸣,急于挣出。

    狗霸斯基、灰机很忙,它们忙着去抓剩下的二十八颗珠子。

    预言师瞥了一眼雨桐。“画中人,你想知道最终的结局吗?”她细眉上扬,二十八颗珠子分出十七颗,飕飕飕!电掠而出,托着长长的尾光,像是十七道光柱。

    剩下的珠子乱射而出,撞碎漫天洒下的蛋之形状的冰炮,刹那间,冰屑飙舞,寒气袭人。方圆十丈内白蒙蒙一片。

    贞得·罗兰翩跹掠出,像是一片薄纸,切开白蒙蒙的空间,斩向预言师。

    当当当!当当当!

    那些纯净的珠子迎着贞得·罗兰,连珠射出,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贞得挥掌劈向射来的珠子,掌风阴寒、枯寂,拂境而过。摧开两颗水晶葡萄大小的珠子,将其吹向高空。

    雨桐望着射向她的十七颗珠子,眼睛蒙了一层水雾,她整个人空前灵郁,像是水做的仙娥。右手虚抓,雨桐取出一柄水剑,灵动异常。

    哗!雨桐挥动手中之剑,整柄长剑化作澄碧水流,掠空电抹而出。咔嚓,咔嚓!那道澄碧的水流斩断两颗珠子,水光一震,将它们湮灭。

    嘭!

    当中有三颗珠子爆炸,空间有些扭曲,笔直的水流也弯曲了,却未消散。

    “女王,手下留情。不要毁了它们。”

    灰机·鸟布斯急道。

    “我还要用它们祭炼我的丹参勾!”

    灰机续道。

    “我之本体,我来帮你。”

    狗霸斯基的狗头向上撞去,脑袋上的那块砖头旋舞而上,化作一块四四方方的青石,石面如镜,罩了下来,拘住五颗珠子。

    “我的了。”

    灰机·鸟布斯挥动丹参勾,斩向那五颗不能动弹的珠子,咔咔咔咔咔!连爆之声响起,丹参勾斩断五颗珠子,珠子中的怨念则回流,流向丹参勾。

    “怎样都好了……”

    雨桐不耐烦道。

    正要离开时,沧井兽从天而降。长尾劈甩,轰在下面的两个透明的“药童”身上。

    砰砰两声,“药童”的身体裂炸开来,像是水泡被人挤爆了那般。她们腹内的药水却向空中流去,洒在黑色大蛋的蛋壳上,很快就被蛋壳吸收。

    上官小红也不担心蛋里面的甲腾鹰兽是否能承受的住。要是死了,再去抓雾腾蓝兽好了。

    “哦,饲主来了。”灰毛汉子T心道。

    女禽有兽童鞋驭使沧井兽赶来。

    雨桐的身影闪了闪,随即出现在上官小红右边。“你自己看着办。”

    “我知。”上官小红答道。

    她撑着伞,跃离沧井兽的脊背,掠向预言师。

    “大师,是您在呼唤我吗,本兽来了。”

    “果如传闻,贫乃联盟的盟主!”

    预言师张开双臂,迎接上官小红。

    贞得·罗兰左掌疾拍,按向预言师的后心。“大师,弄不死你,我心不安。”

    “少女,都讲了,你不得好死……”

    预言师消失在原地。

    锵!

    上官小红抽出伞柄中藏着的红色细剑,横削而出,红光滑过,割了预言师的上半片脑袋。

    “嗯?”

    贞得奇怪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