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雨桐冷静旁观。上官小红将她放出,也未限拘她的自由。“银冠的皇女。”雨桐轻声道。她悬在静室上方,烟水拢向她,聚之不散。

    预言师以屏风做牢笼,饲养两只白猿。它们活了一百多年,还没化去十二重楼中的横骨,并不能开口讲人话。其中的一只白猿衍化出种种幻象,它剑挑一颗头颅,用的还是贞得·罗兰的雪竹剑。

    贞得淡漠以待,只是盯着白猿手中的剑以及剑尖上的脑袋,好似剑仕的头颅和她无关。牺牲再多的人也难以触动她。

    绿烟氤氲,覆拢静室。却也遮住了更上层的旁观者。“预言师。”雨桐暗道。“你又能预言什么?”

    “你的到来。”冷不丁的,预言师的声音直接在雨桐耳边响起。

    “哦。”雨桐轻声道。“我的到来出乎你的意料?讶异吗?”雨桐轻启樱唇,传音于预言师。

    “命运何其残酷。”预言师道。“你又在等待什么,画中人。”预言师抬起头,目光穿过绿烟,射向雨桐。

    唰。雨桐轻舞水袖,掣开一片水光,阻去预言师的视线。对方的目光让她不舒服。

    “嗯?”预言师蹙眉道。

    她的两只契约兽中的一只死掉了,和她之间的契约烙印已然销蚀。

    “哟。”

    贞得的剑仕蹲在地上,她坐在契约白猿的身上,手里提着一物。那物双目放光,且眉心有三个小孔。再看剑仕的右手三指,白色的脑浆、红色的血液混合在一起。

    预言师冷哼一声,地面卷起一阵阴风,旋向剑仕。“不要恼羞成怒。是它先撕比我的。”剑仕向上纵去,地下的白猿的尸身被那阵阴风吞之绞碎。

    “为什么要追我呀。”剑仕不悦道。她向下投出手中抓着的白猿的脑袋。蓬的一声,那颗狰狞的猿兽之头撞爆下方的呼啸的阴风,而猿首也爆裂,数不清的骨渣荡射开来。

    两只契约兽失掉其中之一,预言师情绪毫无起伏。她看了看屏风,画屏内,桃之夭夭,烁烁其华。有石兽蜷缩在桃树下,不住哀鸣,凄声啼血。

    贞得·罗兰骈起两指,朝着屏风点去。她的指尖聚集着寒气,咝咝,寒烟窜舞。当的一声,贞得的手指点中屏风,寒气吞吐,铺满了整张画屏。

    画屏内的景物迅速变换,目之所及,千里冰封,北国之雪。桃李不言,石兽被大雪覆盖,不住啼哭,穿透了雪地、画屏,径向贞得·罗兰射去。

    “恼人啊。”贞得左耳向外渗血。她两指向外激起一寸长的寒气,凝成冰锥,哧哧哧,冰锥在画屏上切割。

    “呜……呜……”

    屏风内的石兽哀鸿之声更甚。画屏内的雪也不再是白色的,而是殷红。

    嗵,嗵。两声爆响,雪花迸溅,大雪掩埋下的石兽跳了出来。它四肢伏地,目有凄光,口中悲咽之声不绝。石兽觑定画屏外的贞得·罗兰。“嗥!”它咆哮连连。震得方圆数丈内的雪花迸射。

    殷红泣血的画屏开始扭曲,形成一圈圈螺旋纹脉,像是漩涡。“呜呜!”漩涡中心传出悲鸣之声,随之,石兽窜了出来,扑向贞得·罗兰。

    蓬!水浪迸爆,荡开绿色的烟雾。雨桐向下坠去。她左手向上摊开,手中悬着一粒黑蛋,黑蛋上还趴着一条杀马特汉子。黑蛋正是女汉子系统奖励给寄体上官小红的报酬,蛋壳上趴着的汉子是灰毛T。

    雨桐翻手将那粒很小的黑蛋砸了下去,那蛋在降下的过程中迅速膨胀,恢复原状,蛋壳上的汉子也是。

    “我擦,不是吧。这是什么情况。”灰毛汉子T还没能弄清楚眼前的状况,他已被丢下去。

    贞得·罗兰捂着左耳,向后面急急退去。

    嘭!黑蛋还有蛋壳上的杀马特汉子砸中了画屏中跳出来的石兽。

    石兽再也不啼哭。

    “麻的,世界清净了。”

    贞得的剑仕心道。

    “窝草,怎么扑街了。”

    被黑蛋砸晕了的石兽心道。它自然不甘心,拱起脊背,轰隆隆,尘土弥漫,石兽的身躯也在扩涨,身长超过两丈,四条腿都比贞得还要高。甩动,石兽甩动身体,想要将背上黏着的黑蛋弄出去。再甩!猛甩!用力甩!“我它麻的为什么甩出去那颗很大的黑蛋!”石兽震怒道。

    “你僭越了。画中人。”预言师冷声道。

    仅存的白猿站在预言师身后。

    “随心而动,率xing而为。你管得着吗。”

    雨桐也降落下来,她睨了一眼趴在蛋壳上的灰毛汉子T。“滚!”雨桐一脚踢开灰毛汉子T。兀那汉子,你挡了女王的落脚点。

    踢掉灰毛汉子T,雨桐自己降落在蛋壳上。她不想用脚踩地。还是蛋壳上比较干净。

    石兽再也不折腾,跳不动了。“上面的女人,你为何这般沉重。我的小蛮yao都直不起来啦。”被黑蛋压着的时候无比愤怒,忍不住吼道。

    言多必失,不,也许会死。切不要对女孩子,漂亮的女孩子说她体重严重超标,否则你会被发好人卡。

    石兽正面临着这种状况。雨桐什么也没说。双足向下轻顿,轰!轰!萤石铺就的地面塌陷,石兽的四蹄陷入碎石中,再也直不起脊梁。

    贞得·罗兰右手抓了抓,空无一物的右手忽然多了一物,正是她的雪竹剑。幻象消失,雪竹剑再次回到她的手中,不,一直都在,只是银冠的皇女视之不见。

    将身一旋,贞得·罗兰挥剑斩向石兽的颈项。

    雨桐冷冷的注视着贞得·罗兰,也未阻止她。

    石兽鲠直cu壮的脖子,承受贞得的剑斩。砰!碎石迸炸,石兽的脖子几乎被贞得斩断,只有外层还连着一线,并未完全断裂。

    “当我那么好斩掉。”石兽冷笑道。它被斩开的脖子随后愈合,泛着金属光泽。其坚逾铁。

    贞得捏了一下自己的左耳,还有些生疼。

    “够ying的。”

    贞得夸赞道。

    “我不会软。”

    石兽得意道。完全忘了它还在碎石中,抬不起头。黑蛋上站着的雨桐再次施压,喀拉拉,石兽弯折的脊梁几乎崩碎,四肢不稳,向前折曲。

    “不要!”

    预言师张口道。

    急于制止雨桐。灰毛汉子T回头望向预言师。“那边的神秘兮兮的女人,你想做咩,为什么要制止女王,女王的话你敢不听。看看我的下场就知道雨桐女王的可怕之处。劝你放下成见,跪倒在女王的阴影中,接受她的垂询。”

    “啰嗦的迪奥丝汉子。”预言师冷哼道。

    “”灰毛汉子T。

    雨桐女王,弄死她吧,预言师实在是太不识趣。灰毛汉子T别过头,看向雨桐。

    “啊!”

    “住手!”

    “哦。”

    静室中,个人的反应不同。灰毛汉子T是吃惊,预言师惶恐,贞得若有所思。至于贞得的剑仕,准备悄悄溜走。

    被黑色的大蛋放倒在地的石兽再也不能站起来,黑蛋向我喷出大量的黑丝,像是柳树抽芽似的,缠裹定石兽,捆了它的四蹄,封了它的短吻,勒紧它的肚腹。石兽挣扎无用,被黑色的大蛋喷出的丝线缠得死死的。轰嘭!碎石飞舞,被黑丝缠住的石兽像是一团黑球,它被拖向黑色的大蛋。

    Duang的一声,俩颗黑色的球形物撞在一处,火星迸射,烟尘滚滚。

    预言师还有她的契约兽惊呆了。喔特热法克。

    珍贵的石兽是这样玩的吗,正确的用法是这样的吗。敢不敢正常些,正经些。就在预言师、白猿目瞪口呆之际,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黑色大蛋的蛋壳从中间裂开,像是凶兽撑开上下颚,吞了被黑丝缠绕的石兽。

    吞食之后,蛋壳再次合拢。只是蛋壳更黑了。黑得发亮。像是抹了一层黑油。

    灰毛汉子T马上跑到雨桐面前,向着女王献上杀马特贵族的膝盖。“雨桐大人,接受灰毛的膝盖吧!”T激动道。“我那愚蠢的弟弟承蒙你照顾了。”

    T说的自然是黑色大蛋内的甲腾鹰兽。心灵空前寂寞的杀马特汉子T已将甲腾鹰兽当成是他的弟弟。虽然还未孵化,可总会蹦跶出来。待到兄弟团聚时,何愁大事不成,大业不能建。

    雨桐无视献上膝盖的杀马特汉子T。

    预言师是“看到了”雨桐的到来,却没预到她还带来一颗黑蛋,并吞吃了珍贵的石兽。较之她的猿兽,石兽更为珍稀。

    失了石兽的震慑,扭曲的画屏复了原状,桃木成林,清溪自流。预言师身后站着的白猿喜得直挠脸抓腮。未等预言师下命令,它已向屏风跳去,倏然间,它身化一缕白光,投入到屏风中去了。石兽不复存在,白猿成了画屏中的主宰,当然,它也失去了一只小伙伴,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它不搞基。

    白猿钻入画屏,静室内的绿烟尽数散去。雨桐水袖挥舞,散去水光。

    贞得·罗兰瞅着地上的那颗黑蛋,“哦,那蛋又大了。”贞得心道。她也见过黑色的大蛋,也知它是上官小红的所有物。“这位光着脚的姐姐是哪位呢?”贞得抓着雪竹剑,凝视雨桐。

    “既然叫我姐姐,我也不会瞒着你。请叫我女王大人!”雨桐说。

    然后贞得·罗兰不说话了。那边想要溜走的剑仕直言道:“哦,还有比我家公主还要中二的姑娘呐。世界也没那么大嘛。”

    预言师已经不耐烦。

    “请离开。此地不欢迎你们。”

    “大师,你忘了我为你预言过的话了吗。”

    贞得·罗兰笑道。

    你不得好死。

    也没再多讲话,贞得·罗兰的剑更快。雪竹剑卷起数不清的竹叶形状的剑芒,飙舞着射向预言师。

    “我的心总是那么软,见不得别人受气。”

    站在黑蛋蛋壳上的雨桐右手翻转,掌心中有一团蓝湛湛的水球。“去。”雨桐祭出掌心中的那团蓝色水球。

    轰嘭!

    水浪滔天而起,挡在预言师身前,涤荡开数千片竹叶形状的剑芒。噗噗噗,剑气刺入水中,激起一串串细若小手指的水流。

    “画中人,你为何救我?”

    预言师奇怪道。

    今天有太多事情超出她的预料。

    “我是好人啊。”

    雨桐说。

    “我自然就是坏人。”

    灰毛汉子T右臂舒展,呼哧,死气冲出他的手臂,汇成一条灰色的气带,轰向预言师的膝盖。

    滋滋滋,死气迅速蔓延,空气中弥荡着死亡与腐坏的气息。预言师胸膺一窒,视线灰蒙蒙,天地失色。

    嗤啦!预言师面上的轻纱爆绽裂开。她面颊无肉,可见骨,说话漏风。嘎,嘎。预言师咂咂嘴。她的骨头是黑色的,白色的牙齿异常刺眼。

    “好人如何,坏人如何。”预言师右脚顿地,砰砰砰,地面向上隆起,铸成一堵墙,挡住了灰毛汉子T挥来的那道死气气带。

    腾。人影幢幢,贞得·罗兰挥剑斩断那面墙,直接轰杀向预言师。“大师,你不死怎能成全我的预言。大师慈悲为怀,所以请你下地狱。”

    银冠皇女手中持着的剑忽地裂分为数节,像是竹节。

    预言师双手交织,打出一抹黑色的斗气,轰!恍若巨浪滔天,那抹斗气扑卷着扫向数段竹节。

    “预言不足信。”灰毛汉子T抖动他游泳圈上的象鼻,“路在脚下。”灰毛汉子昂然喝道。

    “死来。”

    他像是飞坠的星石,从天而降,砸向下方的预言师。

    雨桐一步纵出,掠至屏风之前。她右手伸出,摩挲着画屏。遽地,她拇指下压,整片画屏向内深陷,画屏中的白猿尖叫着跳起,撞向雨桐的大拇指。

    噗嗤!雨桐的拇指刺入画屏中,按向白猿的脑袋。像是有一座巍巍高山压了下来,黑影在地上急速扩散。白猿感到一阵窒息。

    轰!

    雨桐的大拇指按了下去,将白猿的脑袋按在一方石板上,整个轰爆了它的头颅,石板也炸裂了。同时,雨桐左手张开,摄来地上立着的那颗黑色的大蛋。黑蛋靠近雨桐的过程中逐渐变小,最后只有豆粒大小。

    捏着黑色的迷你蛋,雨桐将它塞进破裂的画屏中。

    迷你黑蛋方甫进入画屏,桃林迅速枯萎,一株株直立,像是被烧焦了一般。大量的草木灵气汇聚成流,涌向那粒黑蛋。黑蛋的体积膨胀,半亩方圆。

    咔嚓!画屏炸裂,像是一块平整的水晶石迸炸开来。

    “收。”

    雨桐以两指拿捏住黑蛋,将它收于掌心内。

    “雨桐女王,怎样了嘛,你将我的卡哇伊的弟弟怎样了嘛。我这个做欧巴的汉子好焦急。”

    灰毛汉子T一边撕比预言师,一边关注着雨桐。

    “大师,结束了。”

    贞得·罗兰的右手向前刺去,噗!她的右手劈入预言师的xiong膛。雪竹剑怒射而来,数段竹节纷纷刺入预言师的身体。有一段竹节击中预言师的生命之海,将其撕裂。

    “我也是预言师呢。”

    贞得·罗兰取出她的右手,仆仆连响,预言师的体内穿出数段竹节,合二为一,凝成一柄雪竹剑。贞得取剑在手。枭去预言师的项上之头。

    “看,预言师大人,你今日不得好死。”

    银冠的皇女伤心道。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