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

    上官小红整暇以待。

    “那个,小红啊,真的要这样做吗!”高城沙耶有些畏缩,她倚着门,随时可破门而出,逃之夭夭。这是为什么呢,大乃眼镜娘也在自问。她得不到任何结论。

    “学妹,你的灵魂污了。”毒岛冴子冷冰冰道。学姐的左眼解除了封印,也没阖上。

    透过毒岛冴子的眼膜,高城沙耶可看到她眼球中的血茧,形如蚕茧,通体红郁,妍丽而又不详。嗵,高城沙耶的心脏猛地收缩,被那只血茧盯住了。茧内的双头虫凝望着高城沙耶的右手食指。好绿的一根手指啊!

    在上官青的指引下,高城沙耶渐渐的可控制她的碧玉化的食指。比如说,长。学妹心念甫动,她的右手食指真的伸长了,约有三尺长,无有指关节,整支手指浑如一体。

    “学妹,不要反抗。接受小红的净化疗程。”毒岛冴子目视学妹的手指戳向她的左眼,并不动弹,毒岛学姐站在原地。而高城沙耶的手指也停了下来,未刺进毒岛冴子的血茧内。

    冲刷,毒岛冴子可感受到眼膜下的无数血丝在蠕动着,高城沙耶若对血茧不利,成千上万根血丝将会冲出,吞了学妹的那支绿色的食指。

    上官小红正襟危坐。

    就等着学妹自己送上来。

    女禽有兽童鞋也没那方面的意思,可她执拗不过毒岛冴子。毒岛学姐坚持让上官小红净化学妹的灵魂。

    “啊哦!”

    高城沙耶的声音陡地抬高。

    “学姐,你是不是心理不平衡啦!你的身体整天被小红净化,而我则在旁边观赏你们的净化过程。一次两次,也没什么。可久而久之,学姐你心里不平衡,心想着为咩高城沙耶那个漂亮的乃子又大的妞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承受净化过程中的痛苦。额,毒岛学姐,你真的痛苦吗,我觉得吧,你挺享受小红的净化之旅。”

    高城沙耶认真分析。挺正经的。分析着分析着,学妹忽想道:“等等!我为什么不体验一下上官小红的净化疗程。毒岛冴子从不反抗,好像乐在其中,她本人是不会承认啦。”这样一想,学妹反抗的心思淡了。

    她也不急着推开门就逃掉。啃着左手大拇指指甲,高城沙耶望向一本正经的女禽有兽童鞋。“哦,女禽兽真是淡定呐。”毒岛冴子心道。

    “……为何收起了反抗的念头?”毒岛冴子不苟言笑道。

    其实,院子中还有两只狗瞪着门,毒岛冴子吩咐灰机还有狗霸斯基,不要放过房间里逃出来的学妹。

    狗霸斯基趴在地上。“好无聊啊,本体。”

    灰机·鸟布斯亦道:“是啊,高城沙耶没逃出来,我们在这里等着咬她,不是没蛋用吗。”

    狗霸斯基道:“本体,你是不是替代我接受雨桐女王的传唤。我只是你的分体,承受不起女王的充满爱的折磨。”

    灰机·鸟布斯道:“放弃吧,狗霸斯基。我不过回到主人的生命之海,江山美人图困不住我。我还要向我的偶像悲风大帝学习哩。我是要创造种族的鸟啊!”

    狗霸斯基道:“本体,我们可是狗狗啊,不是鸟。”

    灰机·鸟布斯道:“你个黑不拉几的蠢淡。枉你是我的分体。我灰机真可能只是狗狗,我是鸟,我还要展翅高飞,抟扶摇直上九千里。”

    狗霸斯基的耳朵支了起来,轻声道:“本体,听,房间里传来高城沙耶发出的奇怪声音!主人似乎在惩罚高城沙耶。前些时间,主人好像在惩罚毒岛冴子来着。为何今日要变换惩罚对象?”

    灰机·鸟布斯淡定道:“狗霸斯基,我问你。”

    狗霸斯基道:“你问。”

    灰机·鸟布斯道:“如果主人每天喂你同样的狗粮……”

    狗霸斯基道:“哈哈哈,我不吃狗粮!”

    灰机·鸟布斯道:“抹搭,你吖闭嘴,听我讲完!”

    狗霸斯基道:“是。”

    灰机·鸟布斯道:“主人每天喂你同样的狗粮,假设你吃狗粮!在这个前提下,你会腻歪吗?”

    狗霸斯基脑袋上顶着的砖头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哦,原来如此,汪明白了!你是想告诉我主人已经厌倦了毒岛冴子,她对高城沙耶产生了兴趣!这是移情别恋!”

    灰机·鸟布斯摇晃着狗头,“不,这叫转换口味。”

    狗霸斯基用狗腿抓着地上的契约方石,“变换口味麽。雨桐女王是不是也要变换一下口味,汪可不想被她整来整去,毫无自由!”

    灰机·鸟布斯道:“狗霸斯基,主人房间里传出奇怪的声音。我担心你年轻,会污染了心灵。你还是跟我离开吧!”

    狗霸斯基道:“本体,你想带我去哪里?”

    灰机·鸟布斯的钛合金狗眼唰地睁开,它用慈祥的眼神瞄着狗霸斯基。“我的分体哟,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狗霸斯基道:“是深山老林吗,你要到深山老林里去嚎叫?”

    灰机·鸟布斯道:“非也,你跟我去就是了。我会害你吗,你我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还分什么彼此。同气连枝,一荣俱荣!”

    狗霸斯基道:“NO,汪还是不跟你去了。我要看家,我要顾院。”

    锵!

    一道红色的剑芒贯出,照耀着整座院子。映照得灰机、狗霸斯基几乎成了红彤彤的狗狗。“我的分体,你看,主人也在催我们速速离去,不要耽误她行事。”

    狗霸斯基抱着契约方石,跟上了灰机·鸟布斯,两只狗飞快地跃过院墙,在夜空下飞舞。

    精舍中,灰毛汉子T在孵蛋。是的,黄毛汉子、白毛汉子、紫毛汉子等杀马特贵族没有看错,他们的伙伴灰毛在孵蛋。T自告奋勇,揽下了孵蛋的任务。黑蛋中有一只甲腾鹰兽。它是灰毛的奥豆豆。“奥豆豆哟,欧巴在蛋外等着你。”灰毛喜道。

    因为黑蛋很大,真的很大!灰毛汉子T的四肢舒展开来,覆盖在蛋壳上,呃,遮不过来。而且T收敛身体散发的死气,生怕死气会腐蚀蛋壳。“甲腾鹰兽,我会给予你最温暖的爱与耐心。你我兄弟休戚相关,我们都是从蛋中蹦跶出来的好汉!”

    绿毛汉子提醒灰毛道:“那个,灰毛啊,莫要忘了灰机也是从蛋里面跳出来的。按照你刚才的说法,灰机是你欧巴!”

    白毛汉子点头道:“不错,灰机是你哥啊,灰毛!你看,你们的名字里都带着一个‘灰’字,亲人啊!”

    紫毛双马尾汉子道:“灰机是一条好狗,忠于西一欧,又和家主大人的关系很好。灰毛,做灰机的弟弟,你并不吃亏。为什么要抗拒。”

    黄毛汉子道:“改天吧,灰毛,我们为你和灰机整一桌酒席,你们就相认好了。”

    渔网汉子黑毛道:“小伙伴们,在你们闲聊的过程中灰机带着狗霸斯基飞走了。”

    四肢覆盖在黑色蛋壳上的灰毛汉子T道:“管它们呢,晚上不睡觉还能去哪里!主人都不担心,你们担心个蛋白!”

    白毛汉子道:“是啊,无须担心。灰毛,你还是认灰机做你的欧巴。好处很多哦。”

    紫毛汉子道:“兄弟们也会跟着你吃香喝辣。”

    灰毛汉子T不悦道:“你们跟我一起睡狗窝吗,还是跟我一起去找寻漂亮的小mu狗。”

    黄毛汉子道:“兄弟们不是为了你好吗。灰毛,你不要不识好人心。主人将很黑的大蛋交给你,你要万般谨慎,黑蛋倘若碎了,你如何向主人交差。主人会放过你吗,甲腾鹰兽,额,你弟弟,它比你更珍贵。”

    绿毛汉子道:“主人已经拥有沧井兽,现在又有了甲腾鹰兽,只差雾腾蓝兽。我们也要留意任何关于雾腾蓝兽的蛛丝马迹。”

    渔网汉子黑毛笑道:“嗯嗯,投其所好。大小姐会嘉奖你们。”

    趴在蛋壳上的灰毛汉子T问道:“毒岛冴子、高城沙耶,她们和主人的关系为什么那么好?老爷没有意见吗?还有啊,主人写的那什么书基霸天下真的木有问题?”

    白毛汉子道:“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你管那么多作甚。灰毛,你还是满满陪你弟弟。我要去睡觉。”

    语罢,白毛汉子离开,走向他自己的房间。

    黄毛汉子、绿毛汉子、紫毛汉子相继离开。可渔网汉子黑毛没有离开的意思。杵在原地,瞅着横梁,存息定神。像是在和灰毛比耐力似的。

    “黑毛,何不离开?黄毛汉子他们都去睡觉了。你还待在这里作甚?”

    “灰毛,为何要驱赶我。”

    渔网汉子黑毛笑道。

    该离开的人自会离开,留也留不住。不该留的人,使尽千般手段,也留她不住。“你说是吗,枣尼妹。”黑毛汉子左臂舞动,斗气凝成气带,劈掼向梁顶。

    蓬!

    气浪滚爆,一颗红枣显出身来。那枣向下跌落,触地的瞬间变成了姑娘。

    “我想做梁上美少女也不行吗!”枣尼妹抱怨道。

    她被上官青收服,不,枣尼妹她是赠品,姨妈刀的赠品,可有可无。上官青可接受可拒绝。

    “是主人让你监视我的?”灰毛汉子T问道。

    “不,是老爷。”枣尼妹答道。

    “有区别?”灰毛汉子T问道。

    “有。”渔网汉子黑毛道。“而且区别大了。大小姐是大小姐,老爷是老爷。灰毛,你要知轻重。老爷是青府的主人,下任上官家的家主大人。”

    “是吗。”灰毛汉子盯着枣尼妹。他旋又对黑毛汉子道:“老爷还有两位优秀的欧巴。再者,现任家主大人气血旺盛,老爷有的等了。”

    黑毛汉子道:“你忠于的人是谁?”

    灰毛汉子指着自己的心,“这里。”

    在黑毛汉子锋利若刀刃的目光的扫视下,枣尼妹道:“余生,我只忠于老爷。誓不二心。这样的表态,黑毛,你可满意?”

    “哼。”渔网汉子黑毛抓着他的鱼叉离开。

    “你为何还不走?”灰毛汉子T问道。

    “老爷让我看着你。”枣尼妹道。

    腾!

    她再次跳到梁上,形体隐去,身为一枣,置放在横梁上,气息不可闻。

    “喂,上面的,你呆在我房间,我压力好大的。”灰毛汉子T无力道。“真是孤独呢。”灰毛暗道。他的眼睛随即盯着黑蛋。似要穿过蛋壳,怜视壳中的甲腾鹰兽。还好,我还有弟弟。灰毛汉子笑了。

    人生不过是一场滑稽的闹剧。戏中人,戏外人……

    “师父,你要带我去何方?”银冠的皇女跟着她的师父露西亚。

    露西亚走在前面。

    “露西亚大人,已经很晚了。”

    贞得·罗兰的剑仕说。

    “我知。”

    露西亚淡淡道。

    剑仕也未继续问下去。她隐隐觉得露西亚有些怫悦,还是不进一步触怒她比较好。剑仕虽然懒散,可不蠢。

    “师父,鱼锅学园的方向不是这边。”贞得说。

    “我知。”露西亚回道。

    她之步伐平稳,没有停下的迹象。

    “师傅,你该不会把我卖了吧。”贞得·罗兰开玩笑曰。

    “怎会呢。”露西亚笑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公的还是母的?”银冠的皇女好奇道。

    “算是公的吧……”露西亚想了想,慎重地回答道。

    “”贞得。

    喂,师父,你为啥不讲清楚,什么是算是“公”的,难道木有唧唧?

    贞得向前纵去,拦住了露西亚。

    “我知你很好奇。”露西亚说。

    “既然您是那么的了解我,比我的父皇母后还要熟悉真正的我。为何还要对我有所隐瞒,我们不是亲似母女吗。”

    “我可没有你那么大的女儿。”

    “师父,难道鱼锅学园的园长那里不行……”

    “”露西亚。

    已经离题万里!贞得,你的脑袋里敢不敢装些正常的正经的玩意!露西亚盯着她的学生,天赋秉异的学生,冠绝帝国。花兰西王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她这样特别的女孩子。

    有些人从出生起就注定不同。

    “贞得。”

    “师父,你为何那么正经!”

    “严肃些。”

    “我一直很严肃。”

    “我要带你去见一位预言师。”

    “命运之说,何其荒谬。人应把握当下,猎取未来。”

    “你不是说你相信命运吗?”

    “比起命运我更相信自己。因为我是贞得·罗兰。”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