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提蛋而去,大基老迎风悬立。年轻的基老王子抓着死的不能再死的坂本雕次郎,他也靠近甲腾鹰兽。

    基老王子道:“我已经斩杀坂本雕次郎,他之契约兽,本王收下了。”

    狗霸斯基头顶着砖头,腾!奔涌而来,黑烟弥漫。“兀那王子,且住。甲腾鹰兽和我家大小姐有缘。你且看它头顶向上冒起百丈高的红光,我家大小姐名字中也有‘红’字。这说明什么,说明甲腾鹰兽为我家大小姐而生。它生是我家大小姐的兽,死也也是我家大小姐脚下的累累白骨。”

    灰机·鸟布斯收起它之钛合金狗眼,张口一吸,吞了神兵“丹参勾”。“狗霸斯基所言甚是。甲腾鹰兽和我家主人有缘。”

    灰机窜到上官小红面前,跳起。它咬着沧井兽,将它拖出去。“我不会轻易狗带的。”沧井兽模仿着灰机的声音。

    “”灰机·鸟布斯。

    崩!

    水汽滚爆,继而沧井兽的身体恢复原状,灰机·鸟布斯再不能衔着它。

    “叫我女王大人!”

    沧井兽模仿雨桐的声音。

    上官小红生命之海内的雨桐也很无语。“呃,小沧沧是不是太活跃了?”赤足女子心道。

    灰机·鸟布斯跳到沧井兽的细颈上,人立而起。它指着甲腾鹰兽道:“那边拥有金手指金巨腿的小怪兽,匍匐在我的主人的脚下!”

    沧井兽亦叫嚣道:“换几种姿势,我让你更加的愉悦。”

    这次模仿的貌似是上官小红的声音。

    上官小红斜睨了一眼沧井兽,后者乖乖闭嘴。可它心里却道:“我不会轻易狗带的。”

    甲腾鹰兽被几只散发着流氓气息的中年汉子、年轻汉子、女汉子、腹黑女、异兽围住,已是大感不安。“法克!法克鱿快快出来。”甲腾鹰兽呼唤封印在刀中的法克鱿。

    噌嗡!

    黑王子背后的那柄鎏金弯刀晃颤不安,刀内封印着的法克鱿因为坂本雕次郎的死去,它也获得了自由,可是它现在身受重伤,还被封在刀内,更可怕的是刀被基老王子背着。“法克!我不搞基呀。”发克鱿心道。

    “我忘了这一茬。”

    年轻的基老王子丢下手中提着的坂本雕次郎。雕次郎也曾风光无限,如今还没进坟头。贫乃王阿瑟的侍女梅琳轻挪而出,翩然旋舞,她抓住了刺进坂本雕次郎心脏中的那柄金色细剑,噗的一下,抽了出来。

    至于身死的坂本雕次郎,梅琳看也不看,弃之不顾。唰!梅琳抖了抖手中之剑,甩去剑上沾染的血液。

    大基老清谷的儿子看着坂本雕次郎坠下,摔成一堆烂肉。“他和我组队来着,好歹也是我的队员。”清守命人清理地上的那堆烂肉。

    铮!铮!铮!

    有人拨挑琵琶,怒腾腾而来。他虽然半遮面,却掩饰不住一身狂霸之气。

    “少年不知jing珍贵,强lu灰飞烟灭。”

    上官霸吟道。

    上官家的老爷子,也是现任家主。上官小红她爷爷来了。

    大基老清谷轩眉轻挑,旋即舒展。他道:“上官老爷子。您也来了。”

    上官霸道:“不不,那边的中年汉子,你认错人了,老夫不是上官霸,老夫只是路过的打酱油的老头,你们继续,无视老夫就行。”

    大基老清谷:“”

    打酱油的老头!

    大基老握了很多根草。

    上官琳、上官金、上官荣等人也抬头,仰望天空中的打酱油的霸道老头。“爷爷来此作甚。”上官琳心道。

    “哦哦,是我爷爷。”上官金拔身而上,手臂挥舞,登时,斗气旋荡,衬托得他这条汉子卓尔不凡,尤其是他腹上的皮卡丘图案,更添风采。

    “这位路过打酱油的老爷子。”上官金停在他爷爷身边。

    “这位年轻的英俊的微胖的汉子。你叫老夫何事?”半遮面的上官霸一本正经道。

    “我也出来买醋的。您和我是同道中人呐。”上官金笑道。

    “这胖墩汉子真会说话。”上官霸道。

    于是一只老年汉子,一只年轻汉子,共同围观甲腾鹰兽以及大基老清谷。

    大基老忽觉打酱油的老头盯着他的紫色蛇狐斧,“嗯?上官老爷子莫不是相中了我的蛇狐斧!”念头方动,大基老以最快的速度收起他的紫色蛇狐斧,斧头化去,两蛇一狐欢呼着冲进大基老的袖中。就地一滚,抱团而立,成了一团紫球。

    收好紫色蛇狐斧,大基老心情方定。胸膺中堵着的那口气终于疏散了。

    “那位样貌上乘的年轻姑娘。”打酱油的老爷子忽道。

    “”上官小红回头,盯着她爷爷。

    闹哪样!

    “这位小姑娘,不要怕。老夫只是出来打酱油的。”上官霸拨动他心爱的琵琶,铮铮铮!杀伐之音陡地斩向拥有黄金巨腿的甲腾鹰兽。

    每一道音弧皆斩中甲腾鹰兽的黄金巨腿,当,当,当!甲腾鹰兽的黄金巨腿也禁不住上官霸的轰击,它之金巨腿坑坑洼洼,像是被冰雹轰砸过。

    蹬!蹬!

    甲腾鹰兽向后急退。

    可又不敢远离,毕竟周围都是老流氓啦。一个不小心,它的金手指、金巨腿都会留在此地。

    “算了,小红有个打酱油的爷爷,我还是去勾与搭法克鱿。”年轻的基老王子取来那柄弯刀,细细扫量。“喂,里面的法克鱿,快快出来。本王命令你出来。”

    “法克!”

    刀内的法克鱿低声道。

    刀光微绽,法克鱿钻了出来。它之触腕掀动,劈头盖脸似的砸向年轻的基老王子。基老王子目光闪动,动也不动,凝望着法克鱿。

    虚张声势的法克鱿反而不敢有所异动,讪讪收回它的触腕。它相信它的触腕如果劈下去,基老王子会吃了它!

    “法克鱿,你可愿成为本王的契约兽?”年轻的基老王子问道。

    不愿!法克鱿心道。口上却讲:“我愿。”

    “好的,法克鱿,本王不会亏待你。”年轻的基老王子笑道。

    “啊,对了,******,本王忘了询问你之xing别。”黑王子又道。

    “公的。”法克鱿道。

    “哦。”黑王子道。

    他的右掌拂过刀面,掩去凶光。而法克鱿则钻了回去,等契待黑王子的契约仪式。

    收了法克鱿,且得了一口好刀,基老王子心情大好。他望向上官小红以及甲腾鹰兽。“女禽有兽大大,你已经拥有沧井兽,还要再将甲腾鹰兽收服吗。”黑王子暗道。

    甲腾鹰兽敛去巨腿上的金光,不敢在打酱油的老头面前显摆。

    上官小红高高掷起手中的那颗黑蛋。呼!那颗黑蛋向着甲腾鹰兽飞去。“好黑!”甲腾鹰兽叫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