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机还有它的分体狗霸斯基强势围观甲腾鹰兽,将它困住。沧井兽也没闲着,它变了强调,模仿李小仙的声音,细声细语道:“呀,咩,碟。”

    上官小红惊道:“小沧沧竟然有这种才能!声音真好听啊!”

    李小仙道:“闺蜜,为何我感受到了森寒的恶意!”

    沧井兽继续模仿李小仙的声音,“呀,咩,碟。”

    李小仙不再犹豫,腹黑姑娘取出她的爱剑,向着沧井兽斩去。“小沧沧,你吖闭嘴!若是再模仿我,我肯定宰了你。”

    不明真相的沧井兽乖乖闭嘴,困惑地回望李小仙,不知她为何这般火大。

    李小仙悬立在沧井兽上方,她道:“小沧沧,你会模仿人的声音?”

    沧井兽瞅了瞅李小仙手上的剑,点点头。

    李小仙道:“很好,你模仿一下上官小红的声音,还叫你刚才叫的那三个字。”

    沧井兽歪着头,偷偷瞄着上官小红。

    上官小红念头转动,忽道:“何不听听小沧沧是如何模仿我的?”是以,上官小红道:“小沧沧。不要太污。”

    得到主人的授意,沧井兽愉悦地模仿上官小红的声音,道:“那里,那里不行的,换个地方……”

    然后沧井兽又换声音了,这次模仿的是毒岛冴子的声音,“小红,真的要这样做吗,我的身体与灵魂已经很纯净了,不需要再净化。”

    再次切换,沧井兽又切换到上官小红的声音:“冴子,你在一本正经地讲什么,本兽对你的净化疗程不会中断,来吧,冴子,放松身心,本兽让你更加的愉悦!”

    李小仙还想听下去,上官小红斩出一剑,封了沧井兽蠢萌蠢萌的模仿秀。“啊哈?”沧井兽模仿李小仙的声音,盯着它的主人。

    李小仙收起长剑,拍拍沧井兽的脑袋。“小沧沧,你真是天才啊!待我收拾掉毒岛冴子,再将你带回家,我们单独聊。你继续模仿你主人,我再教你一些河虾词语,你不懂也没关系。”

    “呀呀,咩咩,喋喋?”沧井兽用脑袋蹭着李小仙的手心。

    “小沧沧,回来。”上官小红冷酷道。

    “好哒,主人。我感觉自己萌萌哒。”沧井兽开心道,这次模仿的是灰机·鸟布斯的强调。

    “”上官小红。

    真是不得了啊,沧井兽这家伙还有这种优势?

    身形骤缩,沧井兽再次缩为水蛇,缠住上官小红的手腕,首尾相接,像是手镯。

    李小仙像一阵风扑了过来,围住她的闺蜜。“小红,快将沧井兽交付于我。在我的指导下,小沧沧会成为无比纯洁的姑娘。”

    上官小红打断了李小仙的妄想。“闺蜜。不要试图带坏我的沧井兽。怎可能交给你!”

    李小仙道:“小红,你和青府的侍女之间有什么秘密?”

    上官小红道:“和你无关。你不要对毒岛冴子、高城沙耶出手。否则我们友尽。”

    李小仙道:“哦。”

    上官小红道:“拿开你的手!不要若无其事地放进我的衣服中。”

    李小仙道:“闺蜜。我手寒。”

    上官小红道:“我帮你斩了吧。”

    李小仙收起她的手,搂着上官小红,“小红,你为何对我那么冷淡?”

    上官小红道:“有吗?”

    李小仙道:“有啊有啊!”

    上官小红道:“那一定是你的错觉。”

    李小仙道:“是吗。”

    上空。

    灰机·鸟布斯还有狗霸斯基撕比甲腾鹰兽。甲腾鹰兽的半个身体黄金化。灰机嚎叫道:“我凑!抓了抓了,抓走甲腾鹰兽,看看金闪闪的它,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狗霸斯基脑袋顶着一块砖头形状的契约方石,亦道:“不错。吾之本体哟,你讲得好有道理,我们一起擒下它。它若不从,融化它。”

    甲腾鹰兽怪笑道:“桀桀,我被囚禁了一万年!谁敢撕比吾,吾要弄死它。”

    语罢,甲腾鹰兽背脊高高隆起,咯啦、咯啦,它的肌肉、骨头相互摩搽,一段黄金色的脊椎被它反手抽了出来。又是一阵骨头堆砌碰撞的声音,它之身体恢复原状,只是手里多了一截脊椎骨,长有九尺。

    甲腾鹰兽抓着九尺长的脊椎骨,先发制兽,攻向头顶着砖头的狗霸斯基。“黑狗,吾来撕比你啦。”

    “抹搭!”狗霸斯基的俩条后肢瞬间黑烟化,浓烟滚荡,向前劈撞。

    “黑狗!”

    甲腾鹰兽抡起手中的黄金脊椎骨,咻嗤,九尺长的脊椎骨再次拉长,一节节向前延展,长及数丈,像是带刺的长逼an,陡地劈向狗霸斯基。

    嘭!黑烟荡爆,甲腾鹰兽劈出的黄金脊椎骨扫爆了狗霸斯基释放出去的两道浓烟。

    “甲腾鹰兽。”

    狗霸斯基摇晃着狗头,身消头也消,顿成一团墨云,方圆不过三尺,只是颜色极深,望之让人意动神摇,不由自主的被其吸引,想要跳入其中。

    唰,唰!

    甲腾鹰兽舞动手中的黄金脊椎骨,扫向下方的那团墨云。就在这时,悬在墨云上方的砖头凌空飞起,迅速扩大,平摊开来,成了一方青石,长三丈,宽两丈,厚七尺有余。

    当!爆音陡地炸起,那支黄金脊椎骨劈中青石,引得周遭气浪吞爆,青光摇曳。

    “甲腾鹰兽,忘了你灰机大爷了吗。”

    灰机·鸟布斯的狗眼放出两道射线,刺向甲腾鹰兽。

    “钛合金狗眼吗,你够狠的啊。”

    甲腾鹰兽的眸子中升起一层金雾,掸去灰机的钛合金狗眼带来的伤害。

    “小红,你又相中了甲腾鹰兽?”李小仙忽地问道。

    “贪婪之心,人皆有之。”上官小红道。

    “我也有贪婪之心。”李小仙道。

    “你若想要甲腾鹰兽,可以去取。”上官小红道。“看,它就在那里。”

    “闺蜜,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甲腾鹰兽。”李小仙道。“你在刻意疏远我,我想知道原因。”

    “小仙,何必无中生有。”上官小红道。

    “你真这么看待我的?”李小仙问。

    “是啊。”上官小红道。

    “哦。”李小仙应道。

    两人不再言语。

    坂本雕次郎毕集生命之海的斗气,贯入他右手紧握的鎏金弯刀。锵,刀刃震颤,流霞飙舞。

    年轻的基老王子抱剑而立,凝视着坂本雕次郎身无寸缕的汉子的身体。“雕次郎同学,你是如何祛毛的,汉子的巨腿好干净,本王子竟然找不到一根毛。”

    坂本雕次郎:“”

    抹搭,你在看哪里啊。

    只见雕次郎同学单手捂住左眼,独目注定基老王子。右手持着弯刀,释放着森然的杀意。噗!坂本雕次郎的左眼炸裂,糊了他一手。坂本雕次郎左手攥紧,抓着那爆碎的眼球、碎肉。

    “甲腾鹰兽!”

    坂本雕次郎阴深深的开口道。

    呼噌!甲腾鹰兽的身体向外爆散出一团血雾,残红万点。“吼呜!”甲腾鹰兽嘶吼道。震开罩着它的那团血雾。“坂本雕次郎,你终于开窍了吗,套在吾身上的枷锁,解开了啊。桀桀,吾心情很好,满足一下将死之人的愿望。”

    轰!

    甲腾鹰兽的俩腿伸长,长有一丈三尺,水桶粗。

    “世人只知吾甲腾鹰兽的手指很神奇。”

    甲腾鹰兽寂寞道。

    “擦,这只散发着强烈装比气味的甲腾鹰兽想做咩?”

    灰机·鸟布斯问狗霸斯基。

    “我的本体哟,你都不知,我怎可能知道。”

    狗霸斯基抱怨道。

    但听甲腾鹰兽道:

    “诸君,吾甲腾鹰兽最强的不是金手指啊!”

    轰嘭!轰嘭!

    甲腾鹰兽的俩条巨腿爆绽出汹涌澎湃的光浪,横扫方圆,蛮横无比。灰机·鸟布斯以及狗霸斯基暂时退后。狗眼旁观甲腾鹰兽。

    待那光浪散去,金霞万道,向上抛卷。甲腾鹰兽的俩条巨腿金光灿灿,分明是两根金柱子!

    “诸君,甲腾鹰兽的最强处是金巨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甲腾鹰兽吼道。

    “啊,好巨的巨腿!还是金的!”

    灰机·鸟布斯拍动那双肉翅,飕地窜了出去,奔向甲腾鹰兽的金巨腿。“甲腾鹰兽,允许我膜拜一下你的巨腿啊!”

    “真是壮观的金巨腿啊。”

    狗霸斯基身化黑烟,喷涌而出,旋向那根金柱子似的巨腿。围着左边的巨腿旋舞数圈。

    “桀桀啊哈哈哈哈!”

    甲腾鹰兽无比得意。

    “狗狗们,膜拜吾吧!吾是甲腾鹰兽啊!”

    “必须的,甲腾鹰兽。你灰机大爷要给你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灰机·鸟布斯忽然在甲腾鹰兽右边的金巨腿下停了下来,然后三条狗腿立着,一条腿贴着甲腾鹰兽的金巨腿。

    哗,哗哗哗!

    灰机·鸟布斯真的在甲腾鹰兽的金巨腿上留下了它的废液。

    甲腾鹰兽整个兽懵比掉了。骇然地向下望去。

    狗霸斯基也停了下来。暗道:“灰机·鸟布斯真不愧是我的本体,就是有个性。它之做法好热血好狗血,不过我喜欢。”

    嗵!甲腾鹰兽的左巨腿荡震,震开了狗霸斯基。

    几在同时,甲腾鹰兽双目幽红,它已被愤愆烧红了眼睛。“灰机·鸟布斯,吾要弄死你啊,弄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弄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蓬的一声,甲腾鹰兽的右巨腿爆开一团热浪,轰开了还在放水的鸟布斯先生。

    “喝!”

    甲腾鹰兽右金腿抬起,狠狠地劈向灰机·鸟布斯。

    “少年,愤怒了吗,怨恨吗,来吧,灰机不会轻易狗带!”

    鸟布斯先生抱着神兵“丹参勾”,抡扫向甲腾鹰兽的金巨腿。嘭!丹参勾绽放着耀目的神华,扫中了那条金巨腿。金屑迸舞,能量风暴四下荡开。

    “我有砖头啊!”

    狗霸斯基举起那块青石,轰的一下,砸向甲腾鹰兽。

    “狗狗们,你们的末日到了!吾甲腾鹰兽要用金巨腿踩死你们,你们简直就是两团狗翔!”

    甲腾鹰兽后背隆起一道骨刺,生满锯齿。梆!狗霸斯基砸过去的青石击中甲腾鹰兽后背隆起的骨刺,将其碾碎。

    “嗯?”

    甲腾鹰兽忽地向基老王子、坂本雕次郎撕比的方向望去。

    “哦,雕次郎死掉了吗。”

    甲腾鹰兽道。

    黑王子左手提着坂本雕次郎的后颈,右手空无一物,因为他的剑刺进了坂本雕次郎的心脏,并将他的生命之海击毁。

    “雕次郎同学,你也只有这种程度。谁来测量本王子的深度呢。”黑王子自言自语道。

    “看来吉尔王子殿下赢了,成了第三位赢家。”

    “坂本雕次郎终不是吉尔王子的对手。”

    “不幸的汉子,就算红果果了也不能逃脱被宰的命运吗。悲剧啊。”

    “基老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坂本雕次郎死了,甲腾鹰兽终于自由了吗,它本不是雕次郎童鞋的兽。清谷大人,我愿为您取来甲腾鹰兽!”

    腾!

    一只瘦削的基老凌空而去,他长袖挥舞,释出一条光带,缠向甲腾鹰兽的金巨腿。

    甲腾鹰兽正在伤感,毕竟坂本雕次郎死掉了。

    啪!

    瘦削基老舞出去的光带缠住甲腾鹰兽左边的金巨腿。基老向下拉扯甲腾鹰兽的金巨腿。“那啥,为何本基拉扯不动。”那基老心道。

    “哼!”

    甲腾鹰兽身形骤移,金光绚芒,叠爆开来。“汉子,你怎敢对吾的金巨腿无礼!”甲腾鹰兽猛地踢出它的金巨腿。嘭!肉糜碎骨迸发,那条基老已被甲腾鹰兽踢爆。

    呼!

    清谷一振袖袍,飘然渡去。径向甲腾鹰兽而来。大基老挥动右臂,紫气蓬舞,罩向昂然而立的甲腾鹰兽。

    “嗯?危险!”

    甲腾鹰兽惊道。

    它之金手指向上一挑,咻嗤,一道金色的气箭电掣而出,射向当空罩下的紫色斗气。

    大基老清谷右掌上掀,掌心旋出一柄小斧头,紫电窜舞,覆住斧柄、斧刃。

    铮!浮光摇曳,狐鸣悲戚,蛇信吞吐,紫色蛇狐斧迅速膨扩,大基老清谷信步闲庭,右手执定斧柄。眉宇间尽是睥睨之色。“甲腾鹰兽。”大基老喝道。

    “哦。”甲腾鹰兽和大基老对望。

    “甲腾鹰兽,可愿再次回到清某人身边。”清谷微笑道。大基老的笑容中携裹着无尽的杀机,透过他手中的紫色蛇狐斧传向甲腾鹰兽。

    “吾不识你。何谈归于你之门下。”

    甲腾鹰兽道。

    当!

    紫色蛇狐斧发出一声凄厉的长鸣,直刺人之神魂。甲腾鹰兽双耳生出厚茧,护住它之双耳。奈何,狐鸣悲切,声声戾。

    “啊……”

    甲腾鹰兽双耳渗血,目呲近裂。

    “雨桐。”

    上官小红传音于她体内生命之海中隐着的赤足女子。

    “要你的蛋吗?”

    那声音冷冰冰道。

    江山美人图微微鼓荡,飘出一道烟岚,卷住嵌在生命之海某处的那颗黑蛋,将其拔起,向高空抛去。

    哗!

    烟岚弥散,而上官小红手中多了一颗挺大的黑蛋。

    “闺蜜,你拿出来一颗很黑的蛋,你这是要做啥捏。”李小仙问道。

    “蛋嘛,自然是用来……”

    上官小红托着黑蛋向天空纵去。

    “清叔叔。”

    上官小红道。

    “哦,是小红。”

    大基老道。

    “小红,为何你举着一颗好大好黑的蛋。”大基老郁闷道。

    “清叔叔,这蛋可不是普通的卵。”上官小红道。

    “是吗。”清谷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