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巧不成书,不勾搭不成奸。

    小伙伴就要在一起愉快地玩耍。是以,上官琳、上官金拉拢了银冠的皇女以及红颜阁的阁主司空燕。

    上官小红道:“你们喜欢就好。”

    司空燕道:“嗯,我们喜欢。”

    贞得道:“你的沧井兽吃了我的斯巴达兽。”

    银冠的皇女身边站着的女孩道:“主子,我也有份哦。我也吃了斯巴达兽的肉。”

    贞得道:“你闭嘴。我记xing很好。知道你做过什么。”

    侍女道:“主子,你将我卖给了红颜阁。”

    贞得道:“那种小事你就不要记挂在心。”

    侍女道:“贞得大人,我的记性也很好。”

    贞得道:“你要叛出我门?”

    侍女道:“不,你再把我卖给红颜阁的其她阁主,这是我我一生的请求。”

    贞得:“”

    上官荣走进。荣小哥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打招呼。

    上官琳道:“我可以对你的发型做出评价吗?”

    上官荣道:“不可。”

    上官金道:“荣哥欧巴,你的发型酷毙了。有时间我也让小红帮我弄一个和你一样的发型。”

    上官荣道:“我已听到。你们的队伍组合叫做‘萌娘’分队。”

    上官琳道:“你好,‘基霸’小分队的队长。”

    上官荣道:“小红是队长。”

    上官小红道:“是我是我,我是队长。”

    大神级写手鲁尼妹已是汉子身,不再是妹子身。从他的外表看不出任何端倪,可大神有了唧唧,一切就不一样了。鲁尼妹大神挥动右臂,甩下一条气带,缠住上官小红,将她带到天上。“女禽有兽童鞋,洒家带你一起装比一起飞。”大神吼道。

    上官小红也没同意,也不表示反对。

    “大神,你现在是爷们了。”

    “女禽有兽童鞋,洒家是爷们,何如?”

    “大神,我不想上天。”

    “别人都争着抢着上天,童鞋你为何不上天?”

    “本兽心情哀伤。”

    “无妨,洒家带你去寻找乐子。”

    话语落,鲁尼妹大神的日天靴蹬开,斗气激迸,熠熠生辉。“跟着洒家去追赶黑王子还有坂本雕次郎,见证他们最后的撕比结局。”

    “本兽可以下去吗,不想和您同行。您的大神之光让本兽不舒服。”

    “哈哈哈!”鲁尼妹大神放声大笑,声浪滚爆。“童鞋,来吧!”不由分说,大神拉着女禽有兽童鞋的手腕,向着远处纵去。

    唐豆比蹲在大力金刚猿肩上。“我也想沾些大神之光,带我一起去呗。”

    也不管鲁大神是否同意,大力金刚猿跟了上去。

    唐三章翩若蛟龙,悬立而起,如那贯日长虹,紧追不舍。“豆比欧巴,你怎么又忘了皇弟。”唐三章无奈道。

    坂本雕次郎爆掉了自己的旗袍,汉子现在身无长物,红果果。引得下方的众多基老纷纷围观,对其指点擀面杖。

    年轻的基老王子随手挥出一剑,气贯碧霄,金芒迸爆。

    那红果着身体的雕次郎同学右手抓着刀柄,凝神存思,倏地,他之双眸迸射出两道电光,长有三尺。“在下的契约兽又岂只是法克鱿。”

    嗵!雕次郎同学的生命之海荡爆,斗气旋舞,霓霞万千,端的绚丽。内有一物,浮沉不定,餐食雕次郎同学的斗气。“甲腾鹰兽,你在等什么,还不出来。”坂本雕次郎喝道。

    “桀桀。”那兽蜷缩着身体,只有拳头大小。

    听到坂本雕次郎的掬唤,甲腾鹰兽也不甚在意。让它在意的是沧井兽!甲腾鹰兽感知到沧井兽就在外面。

    “桀桀!”

    甲腾鹰兽舒展四肢。在坂本雕次郎的生命之海上空跳跃窜动。

    “甲腾鹰兽!”

    雕次郎分出念识,悬在生命之海上方。

    “命令我吗。”

    甲腾鹰兽冷冷道。

    “我若玩了,你也跟着我共赴尸骸之地。”

    “那倒未必。”

    “甲腾鹰兽!”

    坂本雕次郎的那缕念识凝聚成团,化为一颗竖目,目开眸现,寒芒迸射,觑定甲腾鹰兽。

    甲腾鹰兽举起右臂,爪有五指,状若人手。陡地,甲腾鹰兽的五指交替亮了起来,像是镀染了一层金光。

    “纳尼!”

    坂本雕次郎惊道。

    “是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

    雕次郎同学再次惊呼道。

    “雕次郎,你还不算是我的主人。吾和你之间的契约一捅即破。你真的以为我是你的契约兽?就像那个傻兮兮的发棵鱿。”

    甲腾鹰兽的手指随即暗淡下来,恢复常态。

    “雕次郎,吾心情很好,应你之召,且出去耍一圈。”

    甲腾鹰兽张口道,满嘴的利齿,密密麻麻,甚是可怖。

    “还不出来。甲腾鹰兽!”

    坂本雕次郎的念识将要散去。

    “不要命令吾!”

    甲腾鹰兽腾地跃起,右手一捞,箍住坂本雕次郎的那缕念识。“啊!”甲腾鹰兽张口吞了雕次郎同学的念识。

    “你怎敢……”

    坂本雕次郎震怒道。

    “吾有何不敢的。”

    甲腾鹰兽破开坂本雕次郎的生命之海上空,快如利箭,旋出雕次郎同学体外。

    方甫出来,甲腾鹰兽四肢匍匐在空中,颈项抬高,冲天咆哮。“桀桀,吾出来了,吾自由了!”

    “嗯哼?”

    上方,年轻的基老王子御空而立,望着甲腾鹰兽。“这,这是?”

    “甲腾鹰兽!”

    上官小红道。

    “呀呀,咩咩,喋喋!”

    盘踞在上官小红手腕上的沧井兽扑了出去,身形激涨,现了原形。甲腾鹰兽是和沧井兽雾腾蓝兽齐名的异兽。

    王不见王,沧井兽既然见到了甲腾鹰兽,自然要撕比一番,分出高下,定生死!

    “桀桀!是沧井兽啊,弱小的沧井兽。”

    匍匐着的甲腾鹰兽站了起来。眸有凶光,睥睨环扫,凝视着沧井兽。

    当是时,沧井兽细颈向前堆积,立耸而起,细鳞闪烁,湛湛放光。陡地,沧井兽摇晃身体,嗤嗤嗤!那些立起的细鳞像是钢针似的纷射向甲腾鹰兽。

    叮!甲腾鹰兽左手食指、中指相互撞击。“沧井兽,吾的黄金手指怒了!”

    伸长且变得硬坚,像是两根金色的细柱。甲腾鹰兽挥动两根金色的手指抡扫那些射向它的密集细鳞。叮叮叮叮!金石互击之声大作,金光摇舞,冲荡开沧井兽的鳞粉。

    顷刻间,甲腾鹰兽身前再无飘舞的鳞粉,唯有沧井兽怒视着它。

    “哦。”

    下方观战的大基老清谷轻声道。

    “坂本雕次郎,你真是让人喜欢的汉子。带给清某一次又一次的惊喜。清某见到小红侄女的沧井兽,还心想着有生之年是否能见到甲腾鹰兽或者雾腾蓝兽,今日竟然圆了清某的一桩心愿,快哉。”

    大基老清谷袖袍微震,内裹着两蛇一狐,紫妆玉琢,煞是可爱。紫色蛇狐斧,大基老的神兵。遽地,两蛇一狐就地一滚,紫气喷涌,化斧而生,甚是小巧华丽,不过巴掌大小。清谷的右手向内一缩,收于袖中。大基老将紫色蛇狐斧纳于掌心。

    “清某将姨妈刀作为礼物赠予上官青,已是忍痛割爱。今次得见甲腾鹰兽,清某的收藏雅好再次被唤起。”大基老忖道。

    “清谷大人,是否需要小人带回那只甲腾鹰兽。献于府上,以示小人的忠诚之心。”

    “清谷大人,关于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的妙处,盛京多有谬传,您何不亲自验证。吾亦愿捕获甲腾鹰兽,交于您之手。”

    “清谷大人,坂本雕次郎虽然貌美,然吾观他眉有凶痣,目有煞气,非是可交心之辈。清谷大人,甲腾鹰兽是异兽,有能者居之,还有谁比您更适合作它的主人!”

    “擒下甲腾鹰兽!”

    “活抓甲腾鹰兽!”

    “它是清谷大人的!”

    “对对,甲腾鹰兽出自清府,被那无耻之僚坂本雕次郎盗走,清谷大人,您有爱才之心,坂本雕次郎却是腐木,不可雕琢。难以成器。”

    基老们附和着,跃跃欲试。大基老清谷如果有任何明示或者暗示,他们将代为出手。可是大基老让他们琢磨不透,清谷无任何表示,气度轩昂,魅力十足。

    有同清守交好的善揣人意的基老,以目询问清守,问他是否知他爹在想咩。

    清守暗道:“父亲大人动心了,甲腾鹰兽真的有那么神奇,除了手指能变成金huang色,我也看不出它的神异之处。我又要如何做呢。”清守抬头,望向空中撕比在一起的甲腾鹰兽、沧井兽。“小红也很钟意甲腾鹰兽,似有将它收服之意。”清守心道。

    是以,清守也无任何表示,如他爹那般不做表示。

    “甲腾鹰兽!在下将你放出是为了让你撕比吉尔王子,而非是别的异兽。你要搞清重点,切勿本末倒置!”

    坂本雕次郎发现他不能控制甲腾鹰兽,靠那不牢固的契约关系?不可行。和它套近乎?没可能的,甲腾鹰兽狂傲难驯。

    “雕次郎,本王又来测量你之深度。”

    年轻的基老王子跃然跳下,挥剑斩向坂本雕次郎。

    “干!”

    坂本雕次郎挥刀,和基老王子撕比。

    指望不上甲腾鹰兽了,发克鱿又被他封印,受了重创的发克鱿若被解封,必死无疑。

    锵!

    刀剑碰撞在一起,迸出刺目的火光。

    黑王子、雕次郎同学目对着目,那是激情碰撞,三国杀,汉子杀。

    锵嗤!

    两条汉子的刀与剑错分开。

    “坂本雕次郎。”

    “黑王子殿下!”

    “喝!”

    “再下可是有内涵的汉子。”

    “放心,本王子就喜欢有内涵的汉子,肤浅的我不要。”

    两条汉子又在空中厮杀了数十回合。而基老王子怀内揣着的“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也安静下来了,画卷内的百只基老止杀,只因甲腾鹰兽的到来。“吉尔王子殿下,将甲腾鹰兽带入百美图。”画卷内的高瘦基老开口道。

    “吾辈需要甲腾鹰兽!”

    “快快将它带进来。”

    “是甲腾鹰兽啊!”

    “嗯啊,是甲腾鹰兽,错不了。我识得它的气味。”

    “这个平淡无奇的地方竟然还有甲腾鹰兽。”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沧井兽不也存在吗。”

    百美图内的百只基老们沸腾了,放出两百道灼灼视线,凝眺着外面的甲腾鹰兽。

    “桀桀!”甲腾鹰兽喜道。“感到了!吾感受到了!”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更加的耀眼。五根手指全都黄金化。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像看傻比似的看着甲腾鹰兽。不知道对方想做咩。

    只听甲腾鹰兽大声道:“吾感受到了有汉子用不上流的眼神注视着吾。吾心情顿好。”

    “”沧井兽。

    难道甲腾鹰兽是一只基老之兽?

    大力金刚猿挥舞着大黑铁棒砸向甲腾鹰兽,是唐豆比命令它撕比甲腾鹰兽的。

    铛!

    甲腾鹰兽掣开右臂,抡向大力金刚猿的黑铁棒。将其弹开。

    “哪来的野猴子,一边去。”

    “我是大力金刚猿!”

    “猴子,你知道马勺猴吗?”

    “??”

    “马勺猴会酿制一种美味的酒。”

    “”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抡起长尾,蓬!水光荡舞,潋滟不可方物。

    “沧井兽,看吾的金手指!”

    甲腾鹰兽扑跃而起,几个兔起鹘落,扑至沧井兽身前。

    锵!

    上官小红掣开手中之剑,斩向甲腾鹰兽的金手指。金芒迸射,旋摇不定。“哦。”上官小红道。她站在沧井兽前方,目光锁定甲腾鹰兽。

    “沙耶酱的右手食指碧玉化,不知道和甲腾鹰兽的金手指相比,哪个更胜一筹。”上官小红忽想道。高城沙耶已经离开此地,无从比较。

    “贫乃娘。”甲腾鹰兽桀桀怪笑道。“吾观你xiong之渺小,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奇哉!”

    “灰机,狗霸斯基。”上官小红开口道。

    “主人啊,你的忠犬来了。”

    灰机·鸟布斯的钛合金狗眼觑定甲腾鹰兽,同时,它的前肢抱着“丹参勾”。

    轰!单身狗的清香浩浩荡荡地冲向那只手指黄金化的甲腾鹰兽。“嗯?”甲腾鹰兽向前虚划一掌,唰!五道金弧斩向轰涌而来的气浪。

    “吾之狗腿踏平吾的主人荆棘之路。”

    狗霸斯基头顶着一块青石,怒匆匆而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