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次郎同学手执弯刀,冷然而立。“在下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本王也是!”

    年轻的基老王子恍惚道。“雕次郎同学,本王今天就要测量你的汉子深度!你亦会知道本王子的长度。呵呵。”

    坂本雕次郎双手握刀,渐渐平复的生命之海再次沸腾,斗气扬舞,冲出体外,旋绕在雕次郎周身。倏然,雕次郎握着的弯刀爆绽出绚丽的芒辉,呼噌,刀芒急窜,长有三丈。“吉尔王子,在下的刀来了。”

    黑王子左手捏着剑穗,陡地放开。他将身一旋,斩出一剑。嗤啦,金光旋舞,恍如迤逦而行的长蛇。

    轰嘭!气浪奔爆。雕次郎同学斩来的那一记光刀被基老王子轰爆了。基老王子蹑空而上,纵然长啸,“雕次郎,本王子真的想知道你有多迪奥!”

    身化流萤,基老王子仗剑直取坂本雕次郎。

    “王子上钩了。”

    坂本雕次郎暗道。

    噗!噗!指尖雕次郎背后长出两道黑色的羽翼,斜向上展开。与此同时,雕次郎同学爆掉了他身上的破破烂烂的旗袍,可是少年并未红果果,他的重点之部位被斗气遮掩着。

    “纳尼!”

    年轻的基老王子停了下来。

    不止是黑王子停了下来,下方的基老们也目瞪口呆。喔特热法克!

    “雕次郎同学,快快散去你的擀面杖附近的斗气,让吾辈一观你的小伙伴!”立有基老嚎叫道。

    “雕次郎同学,你真的迪奥爆了!”

    “竟然真的红果果了!”

    “说不穿衣服就不穿。坂本雕次郎真乃吾辈的楷模。”

    “雕次郎同学身后长了两翼翅膀,帅气多了!”

    “可我还是想看他穿旗袍的样子!”

    下方的基老们众口难调。

    黑王子也被坂本雕次郎突然而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幸福来得太突然,完全没准备。但见黑王子的基老之眼开阖间有虚电迸窜。王子以眼神观测坂本雕次郎的深度。

    “这才是在下的完美形态。”

    坂本雕次郎冷冷道。

    他全身笼罩在黑色的邪氛中。唰,他之左翅展扬,投下无尽的黑影。雕次郎同学再道:“黑王子,你亦生于黑暗,当知黑暗中yun育着光明与希望。”

    黑王子道:“雕次郎,本王子就是你的希望,为你带来光明。来本王这边,感受本王温暖的身心。”

    话语甫落,黑王子向坂本雕次郎伸出左手。

    下方,汉子伊藤诚目有讽意。“光明与黑暗焉可同行,黑暗终将吞噬光明,世界将陷入永恒的哀伤与虚妄之中。”伊藤诚左手食指指甲被他自己拔掉了,现在的指甲不过是代替品,却很危险。

    戈比·劳王站在伊藤诚身边。劳王道:“汉子伊藤诚,你在想什么。”

    伊藤诚道:“我在想你是不是活得太久了……”

    言讫,伊藤诚划动他的左手,旋向戈比·劳王的脖颈。

    叮的一声,有人以剑弹开伊藤诚的左手食指。“少年,你想作甚。”那汉子冷漠道。总有人喜欢作死,你亦然。

    伊藤诚笑笑,收回他的手指,只是指甲上多了一道剑痕,破开甲壳,嵌入其肉。血液喷溅,自那道剑痕中喷出。伊藤诚以大拇指压住食指指甲上的剑痕。

    “我什么也没做。”伊藤诚道。总有人喜欢多事,死的也快。你又何必多事。

    “我不喜欢他的手指。”大基老清谷的儿子开口道。

    “这样啊。”那名汉子剑仕觑定伊藤诚。他的头发甩了出去,缠住伊藤诚的左手手腕。

    “你们想做什么!”伊藤诚骇惧道。

    锵!一道剑芒闪过,其细若发丝,拂过伊藤诚的食指、中指、无名指。断其三指。

    清府的侍卫捏住了伊藤诚的喉头,不让他发声。适才,斩断伊藤诚三根手指的剑仕用他的剑串起来地上的三截断指。

    清守取了下来。攥在手中。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烦我。”

    清守盯着伊藤诚。

    “你让我生厌。”

    清守将伊藤诚的三根断指放进他的领口。“好好揣着它们。要善待它们。”

    “清守少爷,这人是吉尔王子带来的玩物。”戈比·劳王道。

    “嗯?劳王啊,你为何不早说。若是因为他伤害了我和吉尔王子之间的友谊,我百口莫辩。来人,快快将这位小哥带下去,好生医治。”

    “清守少爷,小生愿意带走伊藤诚,他将获得最好的医治。相信在小生的精心呵护下,伊藤诚将会身心俱安。”戈比·劳王道。

    “如是最好。他若有什么缺胳膊少腿的迹象,我可不依你。我和吉尔王子友好和睦,不能因他使我们的友情小船说翻就翻。”

    “小生明白。”

    戈比·劳王掩住伊藤诚的嘴,带着他离开。

    他们经过司空燕身边时,司空燕道:“劳王。你还是那么多情。”

    戈比·劳王道:“燕阁主,小生惶恐。”

    司空燕道:“我又没责怪你。你这人好生没道理。”

    戈比·劳王道:“燕阁主。小生差点死在木吉吉手中。”

    司空燕道:“劳王,你怎么能这么大意。木吉吉拥有传说中的画手梨子姬的大作‘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在一百只基老的围攻下,你能活下来已是奇迹。小女要恭喜你。白姑娘,你说我送劳王什么礼物好呢?”

    白衣女子道:“送他一百只小白脸,怎样?”

    红衣女子道:“何不送他一百只jing壮的汉子。”

    戈比·劳王:“”

    司空燕道:“哎呀,白姑娘,红蛇,你们吓到劳王啦。你们看劳王的手在发抖。话说,劳王拖着的汉子好生眼熟,他是谁呢?”

    白衣女子道:“阁主要留下他?”

    红衣女子道:“杀了?”

    司空燕道:“你们又在吓人。劳王,带着你的甜心离开吧。”

    戈比·劳王道:“如是,小生就此告别。谢过燕阁主的宽宥。”

    司空燕道:“毕竟我心xiong都很大,和小红不同。”

    戈比·劳王不作回应,搀扶着伊藤诚迅速离开。劳王也不担心黑王子寻他的麻烦,出事有清守担着,他担不下还有他爹。

    抟摇而上,上官小红立在两位帝国之花中间。银冠的皇女、贫乃王适时住手。贫乃王道:“盟主,我们是一伙的吗。”

    上官小红道:“是啊。”

    贫乃王道:“那盟主你在等什么。拔出你的剑,刺向敌人的心脏。”

    贞得·罗兰道:“阿瑟王,你身上的戾气真重。唐腊国一行,你变化挺大的。告诉我是什么让你的心灵不再纯洁。”

    上官小红道:“贞得,还要你的斯巴达兽吗?”

    灰机还有狗霸斯基拉扯着奄奄一息的斯巴达兽,奔了过来,将它仍在上官小红脚下。

    上官小红踢了踢斯巴达兽。“哦,还没死。”

    斯巴达兽抬起脑袋,望向银冠的皇女。

    贞得握着手中之剑,她向上官小红靠来。锵!银冠的皇女提起雪竹剑,剑尖轻颤,霜寒之气渗出,裹住了斯巴达兽的身体。须臾,将斯巴达兽冰封,成了一团冰雪。

    左手向下一探,贞得抓起地上冰冻的斯巴达兽。“可怜的小东西。它一定吓坏了。”贞得说。她向上抛起斯巴达兽。唰!银冠的皇女挥动雪竹剑,削去冻住的斯巴达兽的头颅。“你葬在异国他乡真是不幸。人生为何这般残酷。”贞得弹剑,自问道。

    沧井兽倏地摆尾,卷来斯巴达兽的尸体,张口就要吞了。上官小红不加制止,且担心生食是不是不卫生。她的念头方甫转动,契约方石喷出黑色火焰,炙烤斯巴达兽。沧井兽围着火团,极是兴奋。

    贞得·罗兰道:“你要不要付费。我的斯巴达兽被你喂养的沧井兽吃了。”

    上官小红右手抓剑,轻飘飘斩向黑色火焰中的斯巴达兽。削去一片肉,红光舞荡,卷携着那片烧熟的肉送到贞得的嘴边。

    上官小红道:“你要不要尝尝。我家的沧井兽也不是那么小气。它不吃独食。”

    贞得挥手,甩开那片肉,投给沧井兽。“算了。我是高贵的皇女,怎会和尚未开化的野兽一般见识。”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对着一只女孩急吼道。

    是贞得的侍女,她用剑切了一块肉,真的放在口中尝了尝。“皇女大人,我很早就想弄死你的斯巴达兽,谁让它那么嚣张。啧啧,它的肉真难吃,我嚼不烂。”侍女吐出口中的碎肉。

    沧井兽也不管生熟,挥动尾巴,扑灭黑火,将嘴张开,吞了斯巴达兽。囫囵咽下。

    梅琳优雅地站在贫乃王右边。“阿瑟王,我没能击退贞得大人的侍女,是我无能,请你原谅我犯下的低级错误。”

    贞得道:“你非无能,而是选错了效忠的主子。梅琳,记住,我期待着你的到来。”

    梅琳道:“承您厚爱,无以回报。”

    贞得道:“何不以身相许。”

    阿瑟王道:“你敢要我吗,贞得。”

    贞得道:“不敢。”

    有一条汉子走来。他的身上饰着皮卡丘图案。这条汉子正是上官小红她哥。

    上官金道:“我敢啊。阿瑟王。”

    贞得道:“又见面了,上官金。”

    上官小红道:“你们认识?”

    上官金道:“唉,我和银冠的皇女成因一位美人大打出手。不打不相识啊。”

    贞得道:“金小哥,我们还要再撕比?”

    上官金道:“非也。贞得,你要加入我和我姐的队伍吗?”他拉着上官琳。

    上官琳道:“要不要考虑一下,阿瑟王是小红一伙的。你和阿瑟王同为帝国之花……”

    贞得道:“算上我。”

    上官金道:“我妹小红的队伍唤作‘基霸’小分队。我和琳姐组成的队伍叫什么好呢?烦啊,还没想好名字。”

    上官小红道:“我哥,你真闲。”

    上官金道:“我妹,你哥很伤心。因为小红你竟然选择和上官荣组队而不是我。”

    上官琳道:“小子,你不要告诉你姐,我是你的备用之人。”冷着一张脸,注定上官金。

    上官金道:“琳姐,你知道的,我是妹控啊。此生愿做吾妹的骑士,敢于靠近吾妹的汉子,虽远必诛。”

    上官小红道:“啊,是吗。”

    上官金道:“怎么这样,我妹,你不应该感激涕零?”

    上官小红道:“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又被风吹干了。”

    上官金道:“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上官琳道:“小金子,你想好我们的队伍叫啥了吗?”

    贞得道:“既然我也加入了,可愿让我命名?”

    上官琳道:“自然。”

    贞得道:“既然小红的队伍叫做‘基霸’小分队,我们的队伍就叫‘萌娘’分队。”

    上官琳道:“可是……”

    上官金道:“我姐,没什么可是的。我也是萌萌哒的姑娘啊!”

    上官琳:“”

    上官小红:“”

    贫乃王道:“呵呵。”

    上官金道:“阿瑟酱,你不觉得我很萌?”

    梅琳道:“请您不要靠近我家阿瑟王。若不听人话,我的剑会斩向您。”

    上官金抖了抖上身,那幅皮卡丘纹身也随之抖动。“上吧,皮卡丘!”几个字格外耀眼。“梅琳,阿瑟王不要你了,你可以来找我。我养你。”

    梅琳道:“抱歉,我更喜欢自食其力。”

    上官金道:“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冷酷的女孩子。”

    梅琳道:“哦。”

    贞得道:“我还能邀请一人加入到萌娘分队吗?”

    上官琳道:“嗯?”

    上官小红道:“你不要告诉我她是司空燕。”

    贞得拊掌道:“女禽有兽大大真聪明。燕阁主,这里这里!”银冠的皇女向红颜阁的阁主打招呼。

    司空燕带着两位婢女,嫣然而来。

    上官小红道:“贞得!”

    贞得道:“啥?”

    上官小红道:“燕阁主,你应该很忙吧。”

    司空燕道:“不会呀,我是闲人一个。闲的无所事事,身上都长蘑姑啦。”

    上官小红道:“燕阁主,速速离开。”

    司空燕道:“我耳朵很灵哦。小女愿加入萌娘分队,琳姐、小金子、贞得,可愿接纳小女?小女姿色平常,也只能做你们身边的绿叶,衬得你们光艳可人。咳哼。”司空燕抖了抖她的左右大乃。果然可震慑银冠的皇女以及上官琳。

    上官琳在贞得耳边小声道:“我不喜欢这个女孩子。”

    贞得同样小声道:“我们之间的友谊的巨轮说开就开。”

    司空燕道:“听到了哦。你们同意小女加入萌娘分队。是吧,小金子。”

    上官金道:“果然很大!必须同意!”

    李小仙空手而来,她已经双头豹还给森工豹。

    她道:“燕阁主好,琳姐好,乃贫娘好,银毛好,小金子好。最后,闺蜜,你好吗。”

    贞得道:“喂,银毛是叫我吧!”

    阿瑟王道:“乃贫娘是说的我吗!”

    李小仙道:“哎哎?你们误会我了。我什么都没讲。”

    司空燕道:“你要加入萌娘分队还是基霸分队?”

    李小仙道:“我和我的闺蜜打死也不分开。你说是吗,闺蜜。”

    上官小红道:“你喜欢就好。小仙。”

    李小仙道:“真见外。来,闺蜜,让我抓一下你的贫乃。”

    上官小红道:“滚……”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