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基老王子要撕比坂本雕次郎,也没谁拦着他。汉子就该去做汉子该做的事,绽放汉子的青春以及释放爷们的jing华。

    上官荣小哥瞥到了他的妹妹上官小红。小哥脚底生风,向着上官小红驰去。“吾妹,我有话要和你讲。”

    “欧巴,何事。”上官小红掉转沧井兽,不让它飞离。小红本打算离开的。她吩咐狗霸斯基暗中所行之事已经完成,她也要按照自己的计划来。

    “吾妹。第三场撕比大战好复杂。是否可以结束?我的意思是说今天的撕比招亲大赛到此结束。明日继续撕比。”

    “就按欧巴你讲的做。你说结束就结束。本兽毫无意见。”

    上官小红微笑着,并不反对。

    嗯?为何吾妹一反常态,她有何阴谋?上官荣凝视着他妹的脸蛋,期盼着能看出任何端倪。可女禽有兽童鞋一脸高深莫测,荣小哥则是一头雾水。

    “欧巴,你还是待在撕比台上。等待着第三场撕比大战的赢家。”

    “吾妹,你要离开?”

    “然。”

    “可你是主持人。”

    “不是还有一位主持人吗,看。”上官小红指着鲁尼妹,“大神在那里。你提醒她别玩了主持撕比招亲大赛。”

    “”

    上官荣难以置信地盯着他妹。喂,小红,你太不负责了吧!是你提出的撕比招亲大赛,第一天的战况还未结束,你就要开溜?我们不是基霸小分队吗。由你、我、丫丫三人组成的小分队。我们是一个团队,你还是核心成员,咋能说走就走!上官荣扯住了女禽有兽童鞋的左手,不放她离开。

    “吾妹,基霸小分队离不开你。”上官荣一字一字道。他顺便向下瞄了瞄,哇草,小姑在做咩啊!小姑哪里去了。上官荣没能找到上官丫丫的踪迹。他和小红只顾参加撕比大战,倒忘了丫丫的存在。

    “欧巴,你先放手。你看,丫丫不见了。让我去找她。我们的爷爷相当宠溺丫丫,她若受伤了或者不见了,爷爷还会放过你吗?”

    “爷爷会放过你?”

    “会的。因为我是他孙女。”

    “可我也是他孙子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老爷子重女轻男。”

    “”

    上官荣犹豫着,他知道他妹在说谎,即便放她离开,她也不会去寻找丫丫。

    “吾妹,你的侍女哪里去了,那个独眼大乃女以及眼镜娘。”

    “腿长在她们身上,我又不能面面俱到,随她们去。”

    “吾妹,你很急?”

    “是呀,我急着离开。欧巴,你再不放手,我让沧井兽咬你。”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大口一张,喷出一团水汽,悬在荣小哥上方。

    “闺蜜,你去做啥,为什么不带上我。我可是你的贴心小棉袄。”

    李小仙骑着双头豹赶了过来。小仙也缠着女禽有兽童鞋。

    “嗯?”

    上官小红瞥到一人。

    算了,不用离开了。那人已来。红颜阁的阁主司空燕。司空燕身边站着两只貌美的侍女,左边的一身红衣,右边的一身白衣。红衣之人也是上官小红的老熟人,红蛇。白衣之女,上官小红也和她有过数面之缘。

    “红蛇”向上官小红招手。司空燕脸上挂着浅淡的微笑。白衣侍女撑着纸伞,漠然而立。

    狗霸斯基远远地朝着上官小红邀功道:“主人,你交代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

    “吾妹,为何司空燕在此?喂喂,为何那个撑着伞的白衣女人拿着钱袋去报名了!她要做什么,她要报名吗,难道她要报名,她真的要报名吗,不可啊!不能让她报名!啊啊啊,她真的报名了!天了噜!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上官荣双手护着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的发型,小哥的心情简直崩溃。

    “欧巴,你认识那个白衣女人?”上官小红狐疑道。

    “认识啊!我当然认识她!和她不能再熟了!她也是觊觎我dan的颜色的女人之一。可我是有贞操有原则的汉子,怎会从了她!吾妹,你要帮帮我,暗箱,你懂吧,拿下白衣女,将她淘汰,用卑鄙的方式淘汰掉她!”上官荣紧张道。

    “兄长,不要紧张。”上官小红安慰她的荣欧巴。“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保证遂你之心意。不管你相中了姑娘或是汉子,我都会让她或者他带你离开。你们将共度良好的夜晚。”

    “不不,吾妹,你还是没理解我。我不要见那个白衣女,你知道她的绰号吗!”上官荣紧张道,他迪奥炸天的发型旁的两颗金色的球形物也在动摇。

    “绰号吗?那种小事我怎会在意。”上官小红笑道。

    “红颜阁的人都叫她白姑娘。”上官荣道。

    “这不是很普通吗,兄长何以惊慌若此?”上官小红同样向下方的“红蛇”、司空燕挥手。

    司空燕微笑着点点头。随后和大基老清谷聊天。清谷道:“燕阁主何以面带悦色。”

    司空燕倩然笑道:“清谷大人,小女不得不来,因为小女受到了某人的要挟。”

    大基老清谷道:“燕阁主,你该不会告诉我那人是小红?”

    司空燕微微点头道:“除了小红还有谁敢要挟我。”

    大基老清谷道:“燕阁主也要报名参赛?”

    司空燕道:“小女配不上上官荣少爷。”

    清谷道:“燕阁主的侍女很感兴趣的样子。”

    司空燕道:“孽缘啊。白姑娘,你过来。清谷大人,这是我的侍女白姑娘,就是她对上官荣少爷感兴趣。”

    清谷道:“佳人与麒麟儿,清某人也愿见到这样的组合。”

    司空燕道:“清守少爷也报名参赛?”

    清守道:“是!”

    清谷道:“犬子爱玩。”

    司空燕道:“虎父无犬子。”

    清谷道:“燕阁主。小红来了。”

    上官小红道:“清叔叔,燕阁主。”

    司空燕道:“小红,你唤我来何事?你饲养的那只黑狗很有个性。和灰机一样可爱。”

    上官小红道:“燕阁主好淡定。”

    司空燕道:“因为我很闲嘛。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为了心仪之人,我总要做些什么引起她的关注。”

    上官小红指着自己问道:“燕阁主,接下来你该不会告诉我,小红啊小女喜欢你。”

    司空燕拊掌道:“哎呀,小红,你已经知道我的心意了麽。”

    上官小红道:“鬼知道啊!”

    司空燕道:“小红好冷酷。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上官小红道:“我问你,坂本雕次郎是你招来的?”

    司空燕道:“什么坂本雕次郎,我不认识此人。”

    上官小红道:“是吗。”

    司空燕道:“小红,你不要太疑神疑鬼。我真的喜欢你哦。”

    上官小红道:“清叔叔,你为何走开了?!”

    清守道:“父亲,是啊,您为什么走开!”

    大基老清谷道:“年轻人嘛,总要说不完的话,我站在这里,你们放不开。不打扰你们年轻人。”

    司空燕道:“清谷大人,在小女看来您还是年轻人。”

    大基老清谷道:“燕阁主真是妙人。”

    司空燕道:“是呀是呀。可是小红把我当成是坏女孩。”

    上官小红道:“燕阁主!”

    司空燕道:“哦。”

    上官小红道:“我再问一次,雕次郎同学是你招来的吗?”

    司空燕道:“……瓦觉基少年是我招来的。我只是将上官家举办撕比招亲大赛的消息无意中透lu给了兰香学园的园长。”

    上官小红道:“哦。”

    司空燕道:“戈比·劳王也是我引来的。”

    上官小红道:“嗯。”

    司空燕道:“那个,森工豹也是我的朋友。”

    上官小红道:“还有呢?”

    司空燕道:“我也想知道你的哥哥上官荣的蛋的颜色。”

    上官小红道:“所以?”

    司空燕道:“你看,白姑娘在我的授意下报名参赛。”

    上官小红道:“还有?”

    司空燕道:“我在想,为什么撕比招亲大赛的奖励品不是小红你自己。如果是你,我会竭尽全力弄死和我撕比的参赛选手,最后光明正大地掳走你。”

    上官小红道:“啊。”

    李小仙走来,拍了拍司空燕的左肩。红蛇、白姑娘围了上来。司空燕以目示意她们退下。李府的大小姐吃醋了呢。司空燕心道。

    李小仙道:“燕阁主。你把我掳走吧。”

    言毕,李小仙亲昵地搂着司空燕。

    司空燕道:“怎敢。小仙你可是李大人的掌上明珠。给小女一百个胆子,小女也不敢动你。”

    上官小红道:“我呢,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掳走我。”

    李小仙道:“是啊,你为何要掳走我的闺蜜。燕阁主,你这是在拉仇恨。我心眼很小,很爱记仇。人若欺我,我三倍奉还之。”

    司空燕道:“小仙,你按疼我啦。小女很娇弱的。”

    李小仙道:“小仙也很脆弱,弱不禁风,走路都会被风刮走。”

    司空燕道:“李大小姐,你在威胁我吗?”

    李小仙道:“哎哎?你在说我吗?我什么都不知道。人家很清纯的,哪有什么坏心眼,也无一肚子坏水。”

    司空燕道:“李大小姐,你的闺蜜不见了哦,就在我们勾心斗角的空当儿,小红溜走了。”

    李小仙道:“闺蜜,等等我!”

    小仙将她的手从司空燕肩膀上移开,去追上官小红。双头豹想要偷偷地跑掉,还没跑多远又被李小仙牵走了。森工豹表示她很无语。司空燕则向森工豹抓抓手。

    除了小红外还有第二位主持人。大神级写手鲁尼妹和银冠的皇女撕比的难舍难分,更让贞得·罗兰火大的是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

    贫乃王横插一脚,非要参合贞得和鲁尼妹之间的撕比。

    “日,日,日!”

    大神级写手鲁尼妹连喊出三声“日”。

    陡见鲁尼妹全身的斗气向上激舞,流光溢彩,交织成三轮耀眼的圆环。咻,咻,咻!三轮圆环凌空劈下,斩向银冠的皇女。

    贞得·罗兰脚踏星步,凝神定思。剑诀骤起,“千叶银竹,散!”倏地,贞得挥动的雪竹剑绽开清泠的剑华,凝化成千百片银色的竹叶,飙舞奔窜,射向那三圈圆环。

    嘭嘭连炸,声浪沸滚。鲁尼妹大神释出的“三日圆轮”被贞得破掉了。

    “嗯?”

    鲁尼妹望着那些飞射向她的竹叶。

    “朝天阙,日天神拳!”

    鲁尼妹对着那些漫舞迸射的竹叶轰出一拳。其时,斗气掀舞,漾荡开来,涤荡开那数百片竹叶。

    贫乃王身形骤移,倏地窜来。掌运斗气,贫乃王按向贞得·罗兰的右xiong。“哈哈哈,我要毁了你的大乃!”阿瑟王笑容灿烂。

    “握日!”

    贞得·罗兰偏转身体,对着阿瑟王那边反撩一剑,嗤啦,雪芒迸舞,冲向阿瑟王。

    阿瑟王的佩剑借给她的欧巴黑王子了,所以她空手撕比银冠的皇女。

    “谁也不能阻挡我撕比大乃女!”

    阿瑟王冷冷道。她直接拍散了贞得撩来的那道雪芒。

    “小表砸!我要正面撕比你!”

    “母猪阿瑟!你成功地惹怒我啦!”

    “小表砸!”

    “母猪!”

    两位被人称为帝国之花的皇女们见面,分外眼红。

    鲁尼妹左手负在身后,右掌纳集四方气流,“哼,银冠的皇女,你背对着洒家,当洒家是死人吗。”

    “洒家,洒家要变身啦!洒家要用汉子的身体撕比你们!”

    还有一边。

    年轻的基老王子追上了坂本雕次郎同学。

    雕次郎同学陡地转过身来,正对着基老王子。“黑王子,在下不惧怕基老。”雕次郎同学大笑道。

    “哦。”黑王子笑了。你不怕一般的基老,可本王是基老之王,基老王子呐!

    掣开手中之剑,基老王子强行撕比雕次郎同学。

    坂本雕次郎因为看到黑王子收起了“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他才放心撕比黑王子。“吉尔王子,在下也是有两把刀的汉子。”

    雕次郎右手中的弯刀一分为二,一刀旋起,另外一刀握在手中。

    “相爱相杀吧!”

    “撕比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