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仙问道:“瓦觉基少年变了,你怎么看,小红。”

    上官小红回道:“瓦觉基被基老附体了。黑王子殿下真是邪恶啊。”

    李小仙道:“和黑王子有甚关系?”

    上官小红道:“他想证实‘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的妙处。”

    李小仙道:“所以他放出了百美图中的一只基老,占据了少年瓦觉基的身体?”

    上官小红道:“然。”

    李小仙道:“那对瓦觉基有什么不妥?”

    上官小红道:“只有基老能理解基老的世界,我怎知。”

    李小仙道:“黑王子为什么要对付坂本雕次郎?”

    上官小红道:“因为雕次郎同学实在是太迪奥了,黑王子殿下也看不下去。”

    李小仙道:“真的是这样吗?”

    上官小红道:“自然不是。”

    李小仙道:“额。”

    上官小红道:“你想知道原因,而我又不知道。我随便给你找了个一个理由,你又不满意。闺蜜,你真让我为难。”

    李小仙道:“你是如何伤害到雕次郎同学的?”

    上官小红道:“他的米米比我的大啊。”

    李小仙道:“我的米米也比你的大啊!”

    上官小红道:“所以你是我的闺蜜。”

    李小仙道:“你们上官家的撕比大战,你真的在意?”

    上官小红道:“谁又知道呢。”

    李小仙道:“你在隐瞒什么?”

    上官小红道:“我也是有秘密的人。”

    李小仙道:“哦。”

    上官小红道:“看,闺蜜。被基老附体的瓦觉基少年更猛了。雕次郎同学被他完全压制,撕比战局呈一边倒的趋势。”

    李小仙道:“真是可怜,雕次郎同学。”

    上官小红道:“谁说不是呢。”

    李小仙、上官小红共同观望撕比中的瓦觉基少年、坂本雕次郎。

    诚如上官小红所想的,瓦觉基却是被一只基老附体了,那只基老出自“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黑王子确实了得,驾驭百美图得心应手。他已和百美图中的百只基老达成默契。百只基老也供他所驱,为其鞍马劳顿。

    瓦觉基少年右臂抬起,手中的锅铲散发着绿莹莹的流光,好似为锅铲覆上了一层玉屑。“少年,再问你一次,你可愿搞基?”侵占瓦觉基少年的那只基老问道。

    “你,你是谁!”瓦觉基惊问道。

    他们的灵魂得以短暂的融合,远超越了身体的交流。是更高层次上的交融。

    “少年,回答我的问题,你愿搞基否?”基老问道。

    “我若拒绝呢!”瓦觉基少年严肃道。

    “哈,好问题。你若拒绝,我强占你的身体,并且用他去搞基,顺便抹消你的一切。”基老答曰。

    “”瓦觉基少年沉默了。多么糟糕的下场,多么可怕的基老。

    于是。

    “我愿意。”瓦觉基少年答道。

    并非心甘情愿。

    为情所困,形势所迫。

    “少年,你我一起撕比那只坂本雕次郎。记住,如果没有我,你已经死人。你的生命属于我,你的身体同样属于我。”那只基老认真道。

    “……够了,先解决掉坂本雕次郎再说吧。”瓦觉基少年制止了继续说下去的基老。

    “呵呵。”基老笑了。“还好是我占据了你的身体,换了百美图中的其他人,他们早已抹去你的灵魂,入驻为主,夺你之驱壳,再证基老之道。”

    “”瓦觉基少年。

    吗的,基老太可怕啦!

    对面的那只坂本雕次郎,再呕鲜血。染红了他的手心。“怎会这样,在下不甘心。在下还要向世人展示我的美貌,在下不能再次死翘翘。”

    坂本雕次郎默运斗气,压制体内沸腾的生命之海。轰隆隆,海面喧沸,水柱冲天旋起,击撞高空铺下的斗气。雕次郎同学的生命之海再度沸腾,忽地升起一圈金色的圆环,颤颤巍巍旋起,飞旋三匝,渐渐稳住下方的海面。那圈金色的圆环是雕次郎同学的念识体。

    嗤的一声,金色圆环散开,再次重组,化为一眼,竖目而视。扫遍雕次郎同学的生命之海。“瓦觉基竟能伤害我至此,实出我的意外。”

    那颗竖目蓦地俯冲而下,投入海面,巡视海下。须臾,竖目钻了出来,却瞎了。

    蓬!

    那颗金色的竖目爆掉了。

    “这是?!”

    坂本雕次郎捂着他的左眼,眼角冒血。

    这时。

    瓦觉基少年道:“那边的雕次郎,你吃惊了吗。我已在你的生命之海丢下一颗小玩意。”

    坂本雕次郎怒道:“你怎敢这样对我!”

    瓦觉基少年道:“我为什么不敢?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兰香学园的高材生岂是你这种旗袍汉子所能臆想的。适才,你问我是不是瓦觉基,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既是瓦觉基又不是瓦觉基。你将死在我的基老之威下。喝!”

    瓦觉基少年运转斗气,整颗基老爆绽出绚烂的神华,碧光漾漾,排山倒海般轰向坂本雕次郎同学。

    雕次郎同学紧阖左目,右手抓着弯刀。“还未到孤注一掷的时机。”坂本雕次郎心道。“随在下起舞吧。”雕次郎同学长喝道。

    舞动弯刀,雕次郎同学于烈阳下拽开舞步。“在下坂本雕次郎,敢问瓦觉基少年可愿应我之邀?”

    唰!唰!唰!

    坂本雕次郎舞动鎏金弯刀,斩开那罩向他的碧光。

    “瓦觉基,你听好了,only油,only油”

    “??”

    被基老附体的瓦觉基少年一脸懵比,握草,那只旗袍汉子在讲啥。

    “only油”

    坂本雕次郎的气势变了,他整只汉子像是从油锅里爬出来似的,油亮油亮的。“就是only油啊!”雕次郎同学再次喝道。

    “够了!”

    瓦觉基少年忽觉不妙。他暗中投进坂本雕次郎生命之海中的种子竟然死掉了,还未能生根发芽。“哼,雕次郎同学果然有些棘手。”附体瓦觉基少年的基老暗道。

    “哦,基老,你意外了。”瓦觉基嘲笑道。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少年。”那基老不悦道。

    “我是没什么好得意的。”瓦觉基道。

    “闺蜜,雕次郎同学又在发什么疯?”李小仙好奇道。

    “only油啊。”上官小红道。

    “喂,闺蜜,你在耍我吗。”李小仙道。

    “算了,你待会就回明白了。”上官小红道。

    “哎哎,是这样吗?”李小仙道。

    “是呀。”上官小红道。“因为,你看”上官小红剑指坂本雕次郎。

    雕次郎同学的身体像是覆盖了一层金色的油脂,闪亮亮的放光。刺得瓦觉基少年有些睁不开眼。

    那边,灰机·鸟布斯还有狗霸斯基同时道:“啊哈,那只雕次郎好耀眼。”

    灰机、狗霸斯基一起撕比银冠的皇女的斯巴达兽。斯巴达兽左右支绌,斗不过两只犬。

    “钛合金狗眼!”

    灰机·鸟布斯睁开它的狗眼,瞬间,两道利芒射向斯巴达兽。

    “斯巴达!”

    斯巴达兽摇晃着尾巴,遮挡住它的兽眼。

    “狗霸斯基!”

    “我知。”

    只见狗霸斯基从后面扑了上去,咬住了斯巴达兽的脊背。“啊呜,啊呜,啊呜!”狗霸斯基疯狂地撕咬着斯巴达兽。

    “斯巴达!”

    斯巴达兽痛苦道。

    “你们放了我的斯巴达兽!”

    银冠的皇女叱道。

    贞得·罗兰虚晃一剑,避开大神级写手鲁尼妹,同时,她挥剑斩向狗霸斯基。“可恶的恶犬!不要弄污我的斯巴达兽。”

    “主人哟,让我助你。”

    一只妹子飞了过来,她是贞得·罗兰的剑仕,被她的主人卖到了红颜阁。还好,她不记仇。

    “啊,你怎回来了,你在红颜阁学习的技术多吗?”

    “嗯,很多,床上的,床下的,厨房的,小树林里的,水池里的……各种各样的技术都入手了。”

    “嗯。你先帮我杀了那两只恶犬。”

    “无问题。”

    剑仕道。

    “有问题啊。”

    贫乃王阿瑟无表情道。

    阿瑟王空手而来。目视着银冠的皇女。梅琳也来了,对上了贞得·罗兰的剑仕。

    “撕比吧。”

    “正如我意。”

    梅琳还有贞得的剑仕撕比在一块,也不去管狗霸斯基还有灰机·鸟布斯。

    “”贞得。

    “”阿瑟王。

    另外一边。

    黑王子、唐三章、上官荣撕比法克鱿。

    “法克……”

    法克鱿极其虚弱。

    它实在是撕比不过三只卑鄙的人类汉子。“法克!”法克鱿怒道。它的触腕被三只卑鄙的人类汉子扯断数条。

    “我喜欢吃烤鱿鱼。”基老王子道。

    “我不是很喜欢。可我愿意放火啊。”唐三章道。

    “两位,你们看我的发型乱了吗?”上官荣问道。

    “无有。小哥。你迪奥炸天的发型还很坚强。”年轻的基老王子道。

    “那啥,荣小哥,我能问个问题吗?”唐三章问道。

    “你还是别问了。”上官荣断然拒绝道。

    “法克!”

    法克鱿鼓起勇气,再次冲向三只谈笑风生的人类汉子。“法克!法克!法克!”

    法克鱿仅存的完好的触腕抡起,扫向最近的基老王子。黑王子右手按剑,蓦地跳出,舞动手中之剑。“法克鱿,来年,你的坟头将有三丈草。”

    唰!

    黑王子斩开一道金光湛湛的剑芒,劈向了故作镇定的法克鱿。

    轰蓬!

    一只手按了下来,拍碎了那道剑芒。是坂本雕次郎同学!雕次郎封印了他的契约兽,而后凌空而立。

    被基老附体的瓦觉基少年已经被雕次郎同学解决了。

    黑王子大觉意外。“哦。”他目光一动。咻,一道华光飞来,闪入“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基老归位。

    “我失败了。”那只基老传音于黑王子。

    “无妨。让本王来对付雕次郎同学。”黑王子笑道。“荣小哥,三章皇子,你们可否让开,让我撕比坂本雕次郎同学。”

    “无问题。”上官荣道。

    “我最爱看别人撕比了。”唐三章道。

    “就是你吗,暗算我之人。”坂本雕次郎平静道。他挥手甩出一团油光,砸向年轻的基老王子。

    “你有意见?”

    黑王子舞动手中之剑,唰!斩开那团油光。

    “雕次郎的深度,你测量不到的。”坂本雕次郎淡然道。

    “是吗。”年轻的基老王子徐徐展开“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立时,有一百只基老同时盯住了坂本雕次郎!

    “握草!”

    坂本雕次郎怒道。

    多么卑鄙的汉子呐。雕次郎同学闪人。

    “快看,全身油亮的汉子!”

    “我就知道你们会钟意他的。”

    “不要瞎比比,你不是没搞定他吗,废物不要乱讲话。”

    “哈啊!你吖想撕比吗。”

    “你们都住嘴啊,没看到那只油亮的汉子逃掉了吗?”

    “老大,出手。”

    “大哥,快快挥剑斩了那旗袍汉子。”

    再不济也要将他拖入百美图。”

    “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内的基老们议论纷纷,指摘着图外的坂本雕次郎,然而,雕次郎同学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唐三章、上官荣也远离年轻的基老王子。他们可不想被拖到百美图中去,戈比·劳王的下场历历在目,还未远去。后人当以警之。

    黑王子挥手,立有一抹金华旋舞而出,打入百美图。“是基油!”、“基老王子真大方。”、“兄弟们,去搞定坂本雕次郎!”、“无有问题!”

    唰唰唰!

    一百九十八道基老的视线锁定了奔窜的坂本雕次郎。

    另有一只基老不合群,茕茕独立。他负剑而来,九十九只基老辟易,为他让出一条路来。

    “哼!九十九只渣渣。”

    高瘦的基老冷蔑道。

    “”

    九十九只基老沉默了。

    随后。

    “我忍你很久了!”

    “吗的!我要撕比你!”

    “你拽什么拽啊,大家都是百美图内的基老,地位同等,为何你总是高高在上,看不起吾辈。”

    “兄弟们,抄家伙,揍他!”

    “就该修理他!”

    “修理他!”

    九十九只基老一齐围攻高瘦的基老。

    霎时,百美图内一片狼藉,基老们相互撕逼。

    “喂!”

    百美图外的黑王子也是无语。可他不能制止百只基老撕逼。“一群渣渣,最好还是要本王出手。”黑王子无可奈何地收了百美图。

    “坂本雕次郎,站住!本王来了。让我来测量你的汉子的深度。本王得心应手呐。”

    腾!

    黑王子仗剑而去,身化流光,如金蛇舞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