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克!法克!”

    出自桃花潭的异兽法克鱿猛地攻击皇子唐三章。三章皇子衣衫鼓舞,斗气横纵,傲然而立。“法克鱿,我很钟意你。和你的主人坂本雕次郎解除契约,成为我的契约兽吧!”

    腾!

    唐三章陡地射出,斗气如龙,攀摇着甩向法克鱿。

    “法克!”

    只见法克鱿卷起两条触腕凶悍地劈向唐三章,它自不会成为三章皇子的契约兽。因为它们脾xing不相符。唯有坂本雕次郎深得法克鱿之心。

    “哼,不臣服于我,我只能打到你流眼泪!”

    唐三章右臂扬起,而后向下劈出,轰!斗气滔滔纵出,如冲开堤坝的洪流,声势浩荡。

    “法克!”

    法克鱿的两条触腕绷直,上面的吸盘向外鼓起,噗噗噗,吸盘射出片片桃花瓣,斩旋向唐三章挥来的那道斗气。

    嗤啦!嗤啦!嗤啦!

    那些瓣桃花将那道斗气分节斩断,裂断为数百截。

    “法克鱿!”

    “法克!”

    唐三章、法克鱿互相瞪着。

    忽地,年轻的基老王子还有上官荣冲了过来,两位高手一边撕比一边互喷。“吉尔王子,你的擀面杖木有我的强壮啊!”上官荣严肃道。

    “小哥,你不检查怎么知道的。来来来,我们找到幽静之处,你好好检查。”黑王子正色道。

    “吉尔王子,你的xiong大肌居然比你妹妹阿瑟王的xiong部还要大!你真的喜欢你妹妹吗,为何不照顾她的感受,失格啊失格,你这个欧巴很失格。”上官荣不死心,继续喷黑王子。

    “怎会。阿瑟很喜欢我的。我也喜欢吾妹。我的乃大肌比她的大,她也不担心,只会欣慰。”黑王子瞎扯淡道。

    “你个二比哥哥啊!哪有妹妹会因为自己欧巴的xiong部比自己的大而感到高兴!”上官荣喝道。

    “小哥,是不是因为你的xiong部比小红的大,她很不爽,所以每天都欺负你!”黑王子道。

    “纳尼!”上官荣像是大悟了一般,“难怪,难怪。”发型迪奥炸天的小哥笑了。“吾妹因为我的乃大肌比她的大才憎恨我。”

    “法克鱿!”

    “法克!”

    异兽法克鱿还有唐三章不开心了。因为黑王子、上官荣抢了他们的风头和场地,世界那么大,为啥要待在一起撕比,哪凉快哪边去!

    “法克!”

    法克鱿的三条触腕陡地劈向上官荣。同时,唐三章挥舞着斗气凝成的气带,劈砍向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

    “嗯?”

    “这是为何?”

    黑王子、上官荣异口同声道。

    可他们也没闲下来。黑王子挥剑去斩那条气带,而上官荣随手祭出手中的三颗黑球,嗡,乌光滚荡,漾散开来,三颗黑球的体积迅速膨胀,迎向法克鱿的三条触腕。

    混战!

    黑王子、上官荣、唐三章、法克鱿开始混战。场面很是失控。大家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不服就干啊。

    “上上上!”

    “揍它揍它!揍它啊!”

    “法克,法克!法法法法法克!”

    “愉悦,愉悦啊,心情超愉悦的!”

    “接受我的黑dan的制裁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官荣、黑王子、法克鱿、唐三章放情撕比,相互揍来揍去。“你奏凯啊!”唐三章忽地喝道。因为上官荣以泰山压顶的气势压了下来,直接轰向唐三章。

    “接受吾蛋的制裁吧!三章皇子!”

    上官荣迪奥炸天发型旁边的两颗涂金的圆球撞向唐三章。

    三章皇子惊得说不上话来。只好握了一根草。

    法克鱿卷起九条触腕,呼噌!呼噌!呼噌,齐齐扫向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

    黑王子旋身而起,立时,金光荡舞,溺卷漾开。砰砰砰,法克鱿的触腕被那些金光弹开,不能接近黑王子的基老之躯。

    “法克!”

    法克鱿张口喷出一大团水汽,罩向不远处的黑王子。年轻的基老王子心念一动,右臂挥舞,锵嗤一声,一道剑芒劈出,斩向那团水汽。嘭的一声巨响,水汽炸裂,而其中裹着的桃花瓣铺散开来,兜罩住了黑王子以及护住他基老之躯的金光。

    “我名灰机·鸟布斯,我带来单身狗的清香。”

    腾!

    一条贱萌贱萌的犬抱着神兵丹参勾冲了过来,它电掣云涌,来势疾猛。呼哧!一道七丈长的气芒荡开,斫砍向拦路的贞得·罗兰。

    灰机·鸟布斯被来自奇鲁大地兰香学园的瓦觉基少年困在绿色的幽闭空间中,它殚精竭虑,终得破了那空间,腾啸而出。

    是以,鸟布斯先生急着去撕比瓦觉基少年。谁也不能拦路,谁拦撕比谁。

    银冠的皇女也不想拦住灰机·鸟布斯,可她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大神级写手鲁尼妹极其强悍,她的日天靴蹬出三道刺目的电芒,劈向了贞得·罗兰。贞得躲避的过程中拦住了灰机的去路。

    “银冠的皇女啊,接受我的单身狗的诅咒吧!”

    灰机·鸟布斯狗眼怒瞪,掣开它的神兵丹参勾,划开一道明光湛湛的气旋,斩向贞得·罗兰。

    “我也是B了哈士奇!”

    贞得·罗兰怒道。

    银冠的皇女挥动雪竹剑,反斩向那道充满单身狗香味的气旋。

    蓬嗤!

    单身狗的香气爆散开来,那道气旋也消散了。贞得·罗兰睨扫了一眼灰机。“小狗狗,你吖欠揍吗!”

    “汪个米的。”灰机离开打开它的钛合金狗眼。“让我闪瞎你啊,银冠的皇女。”

    唰,唰。

    两道极其犀利的射线刺向贞得·罗兰。

    银冠的皇女横剑眼前,挡去那两道射线。“我也是无语了。斯巴达兽,过来,吃了这只灰机!”

    “斯巴达!”

    一声啸吼,斯巴达兽咆哮着奔了过来。直接开撕鸟布斯先生。

    “汪汪,就凭你也想撕比你灰机大爷。难矣。”

    灰机·鸟布斯扬起狗头,朝着斯巴达兽望去,唰唰!两大射线径向斯巴达兽刺去。

    “斯巴达!”

    斯巴达兽咆哮连连,上身抬起,两条强壮的前肢向下挥去,呼的一下,凭空生烟,白烟滚滚,撩烧碧穹。随着斯巴达兽的咆哮,浓烟荡卷而起,扑向灰机·鸟布斯。

    “狗霸斯基为何还不出现?”灰机郁闷道。它的分体会释放黑烟,倒是可以撕比斯巴达兽。就在灰机郁闷之际,只听一声犬吠,“吾名狗霸斯基,吾来了!”黑烟冲滚,直达天际。一只由黑烟凝成的黑狗拖着契约方石,快速飞来。

    “哦哦哦,是狗霸斯基。快快帮我弄死斯巴达兽。”灰机·鸟布斯喜道。

    “我的本体哟,让我们尽情地撕比斯巴达兽吧。”狗霸斯基喝道。

    呼喇喇,黑烟遍生,遮掩星月,掩盖了天空中的白烟。顷刻间,形势逆转,狗霸斯基占了上风。它还在鼓荡更多的黑烟,“斯巴达兽,来吧,我会让你的肚子膨胀,你懂的。”

    “斯巴达?”

    斯巴达兽显然不懂……

    上官小红向狗霸斯基投来一眼,“哦,狗霸斯基完成它的任务了。”上官小红暗道。

    “你饲养的两条狗好污啊!”

    坂本雕次郎开口道。

    雕次郎同学挥动着两柄弯刀,金光耀目。少年的旗袍再次破损,可还是能遮住他珍贵的躯体。下方,很多基老都希望上官小红再将坂本雕次郎的旗袍砍得一条条的,暴lu的面积越大越好。

    “小沧沧。”

    上官小红道。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腾挪而出,蜿蜒的身体陡折扫出,劈向坂本雕次郎。

    “法克鱿,我的法克鱿何在!”

    坂本雕次郎呼唤他的契约兽,然而无什蛋用,雕次郎同学的契约兽被三只汉子围攻。不知为何黑王子、唐三章、上官荣结伴撕比法克鱿。兴许是因为那只异兽太嚣张。

    无暇他顾,短时间内法克鱿是赶不过来了。

    少年瓦觉基倒是赶了过来。

    “坂本雕次郎!”

    瓦觉基冷笑道。

    “哦,是瓦觉基同学。”

    坂本雕次郎躲过沧井兽的厮杀,同时,分心望向瓦觉基少年。

    “不是讲了吗,你的xiong大肌不够大,不要在我面前讲话。”坂本雕次郎不悦道。“喝。”雕次郎同学长喝一声,左臂高高举起,“风云一刀!”只听雕次郎吼啸道。

    喀拉!

    十数丈长的刀芒遽地劈开,凌空斩向少年瓦觉基。

    “你怎能忽视本兽的存在。”

    上官小红脚步轻点,跃离沧井兽,将剑掣开,削向坂本雕次郎的右肩。

    锵铛!

    坂本雕次郎右臂挥动,鎏金弯刀挡住上官小红削来的那剑。

    咣当!空间剧颤,原来坂本雕次郎斩向瓦觉基少年的那道刀芒被一口大铁锅挡住了。是鹤蟹兽,鹤蟹兽以锅形现身,为它的主人卸去雕次郎同学的刀气。

    “哎,我没能抓住鹤蟹兽。”

    骑着双头豹的李小仙有些不悦。

    鹤蟹兽比她想象的还要难缠,并且极其残忍,出手毫不留情。

    瓦觉基左手举着铁锅,右手执着大锅铲,奋然而起,直向坂本雕次郎杀去。“雕次郎,看你有多迪奥啊!我要劈了你!”

    呼噌,一道翠绿的光弧电掣而出,旋向坂本雕次郎的后背。因为雕次郎同学背对着瓦觉基少年,少年怎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趁你病弄死你是常识。

    “真是不知死活的汉子。”

    坂本雕次郎摇头道。

    他的力气要比上官小红的大,所以撞开了厮杀过来的女禽有兽童鞋。

    只是一瞬,却也够了。坂本雕次郎双刀合一,铿锵!刀芒闪烁,金光耀舞,直插天穹。艳日下,刀光摇曳攀延,成了那天幕下的唯一色彩。

    “嗯?!”

    瓦觉基少年全身的汗毛均竖了起来。危险!瓦觉基少年骇然道。没有任何犹豫,瓦觉基以最快的速度远离坂本雕次郎。

    “哼,你跑的了吗。”

    坂本雕次郎冷冷道,他的薄唇溢出幽寒的斗气,凝聚不散。

    “金光三斩!”

    坂本雕次郎冷酷道。

    唰,唰,唰!

    他连斩三刀。

    三道淡的有些模糊的光刀遽地劈向飞奔的瓦觉基少年。

    隔着二十几丈的距离,瓦觉基还是可感受到来自背后的透骨寒意,如蛆附骨,驱之不得。瓦觉基运转斗气,竟不能化开那些涌扑黏来的寒意。

    嗡!

    瓦觉基头脑轰隆一声,像是炸开了,意识变得朦胧起来。毫无知觉中,有一道声音敲击着他的神魂。“少年,你渴望力量吗?少年,你想搞基吗。”

    瓦觉基:“”

    砰砰!

    有股宏大的异力牵扯着瓦觉基的四肢百骸,让他回身,挥动手中的锅铲,斩爆了坂本雕次郎劈来的三道光刀。气浪轰爆,震得空间摇摇晃晃,少年瓦觉基颠簸起伏,随着爆炸的能量风暴飘摇不定。

    “意外吗?”

    上官小红的声音幽幽传来,自坂本雕次郎身后响起。

    坂本雕次郎显然很意外,他的“金光三斩”竟没能劈死瓦觉基。实在是大出他之意料。合并的双刀乍分,铛!雕次郎同学迎挡上官小红的红色细剑。

    “雕次郎同学,是什么让你讶异了。”

    上官小红再道。

    “瓦觉基少年比你想象的还要难测。”

    “女禽有兽童鞋,你想说什么。”

    “雕次郎同学,你的心乱了。”

    “乱了?在下的心乱了?”

    坂本雕次郎笑道。像是听到了一件极其有趣的事,又好像和他无关似的。

    “因为,你看……”

    上官小红的身体蓦地旋移,转到坂本雕次郎前面。她的左手食指伸出,指尖上全是血,雕次郎的血。

    滴,滴,滴。

    坂本雕次郎的后颈向外渗血。

    “女禽有兽,你对在下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坂本雕次郎的花颜失色。

    “本兽做事需要向你汇报吗?雕次郎同学。”

    呼!

    沧井兽拱起上官小红的双足,驮着她向上飞起,就在她们跃离原地之际,一道碧璨璨的气芒轰啸而来,抛射向坂本雕次郎。

    嘭!

    坂本雕次郎被撞飞了。他已经尽力,可拿到碧绿的气芒还是击中他的驱壳。轰蓬!坂本雕次郎的生命之海荡晃翻滚,乱石穿空而去,海面若沸。“呃噗!”雕次郎同学口喷一大口腥血。竟是受创了。

    “哦,雕次郎同学。”

    一条绿油油的汉子悠然而来,他脚踩着铁锅,右手执着锅铲。

    “瓦觉基!不,你不是瓦觉基!”

    “又有什么关系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