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汉子坂本雕次郎和女禽有兽童鞋互看对方不爽。

    雕次郎同学察觉到上官小红的平坦地区实在是太过贫瘠,几无起伏。“噢,天啊。”坂本雕次郎忍不住呼嚎。“主持人,你的xiong部究竟是怎回事。从你出生时起就没生长过吗?”

    骑着双头豹的李小仙悄悄地绕到上官小红右侧,伸手抓了抓女禽有兽可怜的贫瘠部位。“闺蜜啊,那个旗袍汉子讲的好有道理,你的xiong部真的没有丝毫进步。我的手不会欺骗我。”

    上官小红冷冷道:“小仙,你是不是也该让我回抓一下你的。”

    李小仙道:“此时容易,只是现在不合时宜。此间事了,我们私下互抓。你懂的。”

    上官小红道:“噢。”

    雕次郎同学道:“你们聊够了没!不要无视在下。在下远道而来,必扬我在之盛名。”

    法克鱿道:“法克!”

    坂本雕次郎:“”

    魂淡啊!你个魂淡,法克鱿,你吖敢不敢不要在我高谈阔论之时不可思议地张口闭口尽是法克。雕次郎同学不满地睨着来自桃花潭的异兽法克鱿。

    鹤蟹兽趁机抓向法克鱿的柔软的腹部。它的爪子锋利若钢构,淬着四灵四的危险光芒。呼哧!法克鱿的腹部荡开一团水汽,水光波荡,撩开鹤蟹兽的双爪。

    鹤蟹兽纵身跃起,双翅拍动,咻咻咻咻!数十片羽翎甩射而下,射向法克鱿。

    法克鱿的小眼眯起,两条柔韧的触腕陡地向上横扫,触腕前端的吸盘喷出大量的墨汁,逸散开来,状如黑梅。鹤蟹兽射来的几十片羽翎被这些扩散的墨汁包裹住,再难抵进,墨液很快攀附上鹤蟹兽的羽翎,滋滋滋,黑烟升起,羽翎被墨汁腐蚀掉了。

    鹤蟹兽昂起细颈,十对螯肢齐动,尤以最前端的那双螯肢引人侧目。咔嚓,咔嚓,鹤蟹兽最前方的那对爪螯剪动着,没人怀疑它们剪合力。

    “法克!”

    法克鱿的触腕齐齐舞动,喷出大量的墨液,涂染了半边天空。

    鹤蟹兽蓦地隐身了,脖子以下的部位都不见了!

    “法克?”

    法克鱿尖叫道。

    肿么啦,为何鹤蟹兽脖子以下的部位不见了?法克鱿未能搞清楚。可是你脖子以上的部位还在啊!法克鱿还是有迹可循,仍旧可以攻击鹤蟹兽。

    适才,被上官小红、沧井兽掀飞的瓦觉基少年再次杀回。少年怀揣着梦想,怎能半途而废。人若没有梦想,会被人诅咒吃咸鱼没水喝。瓦觉基少年的xiong膺被怒火填满,他高高扬起右手中的大锅铲。

    呼!瓦觉基少年的右臂涌出醇厚的斗气,覆盖住那柄大锅铲,为其镀上一层圣洁的霓芒。瓦觉基少年吼道:“天地作洪炉,众生皆菜肴,我以锅铲烹饪之。”

    “少年,你好大的口气咩。”

    灰机·鸟布斯停在瓦觉基少年的上方。鸟布斯先生扫量着下方的少年。“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让你讲出这般无道理的话。我名灰机·鸟布斯,我从不轻易狗带。你竟要烹饪我,来来来,少年,来抓我,放掉我的狗血,挖掉我的狗眼,将我细细煎炒,做成一道好菜。”

    鸟布斯先生当即开启它的钛合金狗眼。唰唰!两道明湛湛的光线射向瓦觉基少年。

    “嗯?!”

    瓦觉基少年闭上眼睛,不敢与之对望。

    “我的钛合金狗眼极其犀利。”

    灰机·鸟布斯道。

    纵是那兰香学园的瓦觉基少年亦不敢与我争锋。鸟布斯先生嘚瑟了一番,狗头频晃,自它之狗眼射出的两道射线有松有弛,或实或暗。

    瓦觉基少年以手遮掩,实在是不愿被钛合金狗眼照耀。

    忽听灰机·鸟布斯狂笑道:“出来吧,我的神兵!”

    呼嘭!

    鸟布斯先生的狗嘴里喷出一团光华,内种浮着一口神兵“丹参勾”。丹参勾闪烁其华,蓦地涨大,甚合鸟布斯心意。

    “收。”

    灰机·鸟布斯收起它之钛合金狗眼。用它的两条前狗腿抱定“丹参勾”,陡地对着不远处的瓦觉基少年挥去,哗啦,单身狗的清香荡卷开来,滔天不绝,直扑向兰香学园的瓦觉基少年。

    “嗯?!”

    瓦觉基少年满头秀发舞动,他颌下的三尺长髯迎风自舞。“啊,好可怕的气息!”瓦觉基少年右手攥紧大锅铲,朝着那涌来的单身狗的清香猛地挥扫。登时,斗气狂暴,汇成汪洋,向前奔涌而去。

    轰蓬!

    瓦觉基少年横扫出去的斗气同灰机·鸟布斯释出的单身狗的清香碰撞在一处,两相绞缠,嗤嗤嗤,电弧荡喷,气流滚动,方圆三丈内竟成绝境。

    御风而立,灰机·鸟布斯抱着神兵“单身狗”,狗嘴里吐出一只象牙形状的光刀,唰的一下,逆斩而出,劈向瓦觉基少年。

    少年脚踩玄步,身形骤起,右臂连同大锅铲一齐挥动,荡!颤音响起,少年凭着锅铲轰爆了鸟布斯先生斩来的光刀。

    “荣耀归于奇鲁大地的兰香学园!”

    瓦觉基少年愤吼道。

    瞬间,少年须发眉眼皆碧,他周身涌起碧澄澄的光焰。

    下方,青府的绿毛汉子赞道:“哦,上方的瓦觉基少年的脸绿了!我想为他戴上一顶绿色的帽子!”

    念头通达,绿毛汉子手指旋动,呼噌!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旋了出去,飞向瓦觉基少年。目送着绿色的帽子锵然而去,青府的绿毛汉子眼神变得无比忧郁。“瓦觉基少年,莫负了我的心意。”

    “嗯?”瓦觉基少年倏地一惊,他的脑袋上卡了一顶好绿的帽子,是绿毛汉子赠与他的。绿毛汉子在下面向瓦觉基少年挥手。“哈喽,少年。喜欢吗,我送你的礼物。”

    瓦觉基少年不苟言笑。主动无视下面的绿毛汉子。“他的树叶短裙实在是拉轰,竟将我比下去了。我不和他玩耍。”瓦觉基双目转寒,怒发冲顶,蓬的一声,一股宏大的斗气撞碎了那顶绿色的帽子。

    “啊,好遗憾!”下方的绿毛汉子直呼道。

    灰机·鸟布斯飞来了。

    “少年,看我的丹参勾!”

    鸟布斯先生挥动神兵丹参勾,横劈向瓦觉基少年。

    “哈!”

    瓦觉基少年狼步而行,气息浑厚。“我之锅铲哟,向那条狗展示你的无上风采。”瓦觉基叱道。

    当是时,少年的锅铲绽放着让人心碎胆寒的绿光,和少年的绿脸绿发绿眉绿髯一般。轰嗡!湛绿色的光潮涟漪似的荡舞开来,四境颤动,天幕似乎被染绿了。

    灰机·鸟布斯置身于绿色的空间中,“汪?”灰机不敢托大,狗眼闭上又睁开,唰唰,钛合金狗眼开启,照耀前方,为它指路。

    “少年,你成功地引起灰机的注意了。”

    灰机·鸟布斯谨慎而行。钛合金狗眼环扫四方,以求出路。

    绿色的空间外,瓦觉基少年怅然而立,若有所失。“不对呀,这和我来此的目的无关。我不是来撕比一条狗的,我是来扬名天下,挑战诸多俊杰!”

    瓦觉基少年转身,望向撕比中的上官小红、坂本雕次郎。

    “哦!”

    少年的眼睛又绿了。上官小红、坂本雕次郎战斗的异常激烈。“这才是我期待的撕比呀。”瓦觉基少年当即舍了还困在绿色空间中的灰机·鸟布斯,向上官小红、坂本雕次郎冲去。

    银光的皇女贞得·罗兰和大神级写好鲁尼妹撕比得如火如荼,别人难以加入到她们中去,反而有可能被误伤。少年瓦觉基自发的避开贞得、鲁尼妹。

    鹤蟹兽、法克鱿分开了。唐腊国的皇子唐三章相中了法克鱿,想要占据它。法克鱿自然不愿。“法克!法克!”法克鱿口喷水箭,射向皇子唐三章。

    鹤蟹兽则被骑着双头豹的李小仙拦下了。李小仙道:“此兽与我有缘,当入李府。”

    恰巧瓦觉基少年经过李小仙这边。鹤蟹兽本是瓦觉基少年的契约兽。听闻李小仙那么一说,少年顿生不悦之情。“李府的小仙姑娘,你要不要这么夸张。你已经抢走了森工豹女士的双头豹,还想掳走我的鹤蟹兽?想都不用想,吾拒绝!”

    李小仙也不发声,掣开神兵,径向鹤蟹兽杀去。若是感化不了它,那就火化了它吧!

    “算了,随她去。鹤蟹兽同我心意相通。恁凭李小仙多大手段,也奈何不了鹤蟹兽。”兰香学园的瓦觉基少年脚底抹风,向上官小红、坂本雕次郎进发。

    半途,一道棍影砸将下来。好大一只猿猴挡路。大力金刚猿右手执定大黑铁棒,挡住瓦觉基少年的去路。“少年且停下。同我的小伙伴唐豆比撕比一番。”大力金刚猿冷冷道。

    唐豆比站在大力金刚猿的肩膀上,扫视着匆匆赶路的瓦觉基少年。“如大力金刚猿所说,留下吧,少年。”

    “豆比皇子,你现在引不起吾的兴趣,我只想和上官小红、坂本雕次郎撕比!”

    瓦觉基少年回道,他颌下三尺长髯碧光荡舞,映衬得少年绿脸熠熠生辉。

    “让你留下你就留下。我乃豆比是也!”

    唐豆比不悦道。他是皇子,只能他拒绝别人,由不得他人拒绝他的撕比之邀。“小伙伴。”唐豆比吩咐道。

    “知道了。”大力金刚猿挑起大黑铁棒,轰!砸向少年瓦觉基。

    “任xing的皇子。”瓦觉基少年喝道。

    脚步不乱,瓦觉基左掌上扬,掌印祭起,“觉纪掌!”倏然间,碧光摇舞,绿色的掌印旋出,自下向上拍向大力金刚猿的黑铁棒紫。

    轰隆!

    气芒荡爆,绿色的掌印、黑色的棒紫共颤,瓦觉基少年、大力金刚猿各自退后七步。

    如是,瓦觉基少年被唐豆比截住,一齐撕比。

    年轻的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他盯着上官荣还有他那迪奥炸天的发型。“小哥,你挺无聊的,和我相爱相杀吧。”

    上官荣手里攥着三颗黑球。咯吱咯吱,三颗黑球相互碾撞。“应了你的撕比之邀。”上官荣拔身而起。

    连珠抛出,上官荣甩出手中的三颗黑球。

    它们向基老王子射去。

    嗡!嗡!嗡!

    三颗黑球膨胀开来,球体巨大,直径超过年轻的基老王子的身高。

    “真是有干劲的小哥。”

    黑王子抽出他的金色细剑,唰!唰!唰!连着挥出三剑。分别斩向三颗巨大的黑球。

    剑既出,再无回头之意。

    黑王子的视线跃过无尽的长空,投向缥缈无际的虚妄之间。

    锵铛!铛铛!

    三道金色的剑芒劈在三颗黑色的大球上,让其脱离原本的轨迹,几乎是擦着黑王子的衣袂、袍角、鬓发冲出。黑王子漠然以对,不以为意。

    上官荣抖了抖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的迪奥炸天发型,“吉尔王子,你在等什么!”荣小哥喝道。

    他念头忽起,那三颗巨大的黑球蓦地倒退而来,再次撞向年轻的基老王子。

    “嗯?”

    基老王子讶道。

    他左臂向后挥去,五指箕张,嘭的一声!按在一颗黑球的球面,将它拦下。力道之大,足以拍散一头活牛,却没拍碎黑球。另外两颗黑球绕过基老王子,飞回上官荣之手。

    上官荣再一扬手,蓬!那颗被基老王子拦下的黑球弹跳而起,也回归了。

    当啷啷,三颗黑球变小,弹撞,出现在上官荣的手中。

    如此,上官荣对上了基老王子。

    要说撕比的最惨烈的自然是上官小红、坂本雕次郎。

    雕次郎同学的旗袍破破烂烂,却难掩汉子的花容,坂本雕次郎依旧高雅。他之蝙蝠扇裂开了,对抗不过上官小红的那柄红色细剑。

    锵!

    上官小红再抖那口红剑,红色的光屑纷舞,摇曳而出。

    “女禽有兽,你就这些能耐吗,xiong部够贫瘠,魅力足够低下,和我站在一起,也被我的玉容花颜遮掩,你只能站在我的阴影中。”

    坂本雕次郎右手攥紧蝙蝠扇,蓬的一声,他的蝙蝠扇爆掉了。

    “雕次郎,速速亮出你的小伙伴,我一剑斩下!”

    上官小红向上撩起一剑,嗤啦,剑芒奔爆,涌向坂本雕次郎。

    “我也是有几手的汉子呐。”

    坂本雕次郎喝道。

    “注意来!女禽有兽童鞋。”

    坂本雕次郎取下他的眼镜,祭起。嗡!金光滚漾,两口鎏金弯刀现出。坂本雕次郎左右两手分别抓住那鎏金弯刀,朝着那道向他斩来的红色剑芒劈去。

    锵蓬!

    红霞碎舞,那道红色的剑芒消散了。

    而坂本雕次郎抓双刀,战意陡生。他摩搽着两柄弯刀,嗤,嗤,嗤!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