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觉基少年和唐豆比的撕比大战引得众多汉子的关注,其中有一位汉子格外引惹注目。他身着黑色旗袍,还是高分叉的那种。这枚汉子心道:“我已经够迪奥的了,想不到还有汉子比我更迪奥。在下不服,自当和他们一战。”

    黑旗袍汉子的自言自语引起很多基老的注意力。“窝草,多么漂亮的汉子!”一位基老惊叹道。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盯着那枚汉子。

    “在下坂本雕次郎。敢问兄台有何贵干?”旗袍汉子问道。

    “坂本雕次郎?未曾听说过的汉子。”基老心道。

    “小哥,你的品味好高雅,吾辈心心向往之。可愿加入吾辈。”又有基老邀请坂本雕次郎加入到基老大军。

    “在下喜欢独拉独往,不与人同流。”坂本雕次郎向上推了推他的眼镜,漂亮的中分油头发型更为耀眼。“天气好热。”旗袍汉子取出蝙蝠扇,轻轻摇动,立有清风拂过他的面颊,吹动他一根根乌黑的鬓发。

    “美呆了!”

    “多么棒的汉子!”

    “举止高雅。行为端庄,可谓吾辈的道友。”

    “同志,你真的不愿加入到吾辈中来?”

    很多只基老围了上去,向坂本雕次郎介绍他们的优秀传承以及诸多好处。然而,那旗袍汉子不为所动。他自顾自地扇动蝙蝠扇,镜片折射出两道寒芒,一干基老望之心中忐忑不安。

    大基老清谷忽道:“你想上撕比台,撕比唐豆比、黑王子?”

    坂本雕次郎答道:“然。”

    大基老清谷再道:“我愿助你。”

    坂本雕次郎道:“在下囊中羞涩,承您恩情了。”旗袍汉子也没推却大基老清谷的雅量。非是施舍,而是欣赏。

    大基老清谷的儿子清守已得其父的暗示,他向下人吩咐道:“去为这枚好汉交报名费,你且向主办方说明,旗袍好汉是清守的队友。”

    “少爷,小的知道了。”下人退去,向报名处进发。

    坂本雕次郎自然听到了清守在说什么,他也无反对意见。清守的战斗力虽然渣,可他有个好父亲,那就够了。只要爹够硬,那就可以拼!

    清谷含笑而立,清守也笑了。“那边的旗袍汉子似乎很强。我还担心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撕比台上的厮杀。有了旗袍汉子的助阵,我战无不胜倒是没多大可能,至少不会输得太难看。”清守望向上官小红。“小红愈发的有魅力了!”清守念叨着他要在上官小红面前好好表现。

    坂本雕次郎站在清谷左边,清守站在清谷右边。基老们也未觉得有甚不妥。“清谷大人相中了英俊的坂本雕次郎。”有基老心道。

    “新的玩物吗。”也有基老狡黠暗忖道。

    “清谷大人,您更看好谁,黑王子殿下还是豆比皇子?”坂本雕次郎问道。

    “雕次郎,你相中两位皇子中的哪一位?”清谷反问。

    “在下私以为黑王子更胜一筹。百美图也被他囊于袖中。真是杰出不凡的皇子呐。在下不禁想和他撕比一番。”坂本雕次郎目有精光,透过眼镜片射向撕比台。

    撕比台上的强者格外淡疼。

    唐三章、黑王子指点江山,并未撕比。瓦觉基少年、豆比皇子反倒是战斗得如火如荼。但听瓦觉基吼道:“豆比皇子,我的锅铲来啦!”

    唰!

    瓦觉基挥动大锅铲拍向唐豆比。

    “我有黑铁棒,可长可不细。”

    变长吧!

    豆比的黑铁棒紫!

    乌光一闪,那条碗口粗的铁棒又延长了三丈,仿佛是冬眠后出洞寻找食物的黑蛇。

    铛!

    瓦觉基少年举着黑铁锅,迎挡住了豆比皇子捅来的那一棒紫。

    “喝!”

    瓦觉基少年仰着脖子吼啸,顿时,天际轰鸣,愁云荡卷,天地共同回应瓦觉基的吼啸。轰隆隆,蓝色的惊雷劈下,照亮了撕比台,也同样照亮了撕比中的少年与基老。

    “桃花潭深,千尺有鱼,其名‘法克鱿’。”

    动了!

    撕比台下的坂本雕次郎动了,他身形暴起,宛若鹰鹘,去势猛迅。

    “嗯?是桃花?”

    天降桃花?

    上官小红抬头,凝视是漫天洒落的殷红桃花。花雨连绵,飞洒飘舞。在场的观众以及两位赢家还有黑王子、唐三章也被那些桃花吸引。

    药美人拈指一弹,咻的一声,一道粉色气箭电掣而出,轰爆一片花瓣。“哼,法克鱿要来了吗!听闻桃花潭底潜着法克鱿一族,生xing胆小,久居潭底,不与人缔结契约。那只穿着旗袍的汉子竟然和一只法克鱿订下了契约!”

    “法克!”

    陡闻一声惊世之吼,一条樱红色的超大鱿鱼飞驰而来,它掀起百丈高的气浪,那些缤纷抛撒的桃花迸炸开来,为法克鱿让道。

    “法克!法克!法克!”

    法克鱿吼叫了三声。

    “吾之小伙伴哟!”

    坂本雕次郎左手伸向法克鱿,旗袍汉子的右手握着蝙蝠扇。

    “法克!”

    法克鱿显然不怎么买坂本雕次郎的账。冲着它的主人“法克”。

    “呀呀,咩咩,喋喋!”

    上官小红收服的异兽沧井兽腾啸而起,身形爆增,瞬间恢复原身,沧井兽被法克鱿激怒了。

    “嗯?!”

    旗袍汉子坂本雕次郎差点被沧井兽的尾巴砸中。亏得他身姿夭矫,堪堪避过。

    “法克!”

    “呀呀,咩咩,喋喋!”

    “斯巴达!”

    贞得·罗兰的契约兽也冲了上去。斯巴达兽摇晃着身体,凶芒迸射,“斯巴达!”、“斯巴达!”斯巴达兽分别冲着沧井兽、法克鱿暴吼连连。

    三兽当空而立,割据一方。霎时间,碧穹黯淡下来,笼上了一层灰暗的色彩。

    上官小红此刻的心情很灰暗,和天空的颜色一般。女禽有兽童鞋握了很多根草。“太阳啊!一个两个的,都是在拆我的台!本兽不发威,你们真当本兽是弱ji?”身形一纵,上官小红向沧井兽驰去。

    “闺蜜,等等我。”

    李小仙骑着双头豹,随后而至。

    观望台上的森工豹心情顿时不好了。“额,那不是我的契约兽吗!为什么被李小仙骑着,还回来,那是我的双头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双头豹无可奈何地回头瞄了一眼它的主人森工豹。

    ******同悲,天地共泣。

    大神级写手鲁尼妹,双瞳剪水,右手摊开,斗气激舞,凝成一柄长剑。“好激烈啊。洒家也想撕比。”

    言罢,大神的日天神靴绽放着无尽的神话,简直可以闪瞎众人的眼睛。伴着一声沉吟,大神鲁尼妹腾空而起,仗剑而去,书写属于她的神话!

    “哦哦,快看,撕比招亲大赛的两位主持人先后飞向天空!”台下有观众兴奋道。

    “这番良辰美景,可谓百年难见。支持人也要一起撕比?”

    “是法克鱿!法克鱿啊!旗袍汉子竟能和法克鱿订下契约,他也非常人!不知道出自哪个大家族。”

    “青年俊杰何其多,唐腊国当兴!”

    “刺激刺激!谁能撕比到最后,成为那最大的赢家!”

    “不好说。怪了,为啥大家都不在意最后的奖励品上官荣?”

    “哎,谁让荣小哥的存在感那么低,他若再不刷存在感,谁还记得他才是舞台的主角。”

    不知道是谁在惋惜。

    “我要不要上去!”

    大基老的儿子清守蠢蠢yu动,他想要在上官小红面前表现,意图赢得女禽有兽童鞋的关注。清守被上官小红休了之后,又觉得小红挺不错的……

    “主持人!”

    坂本雕次郎遥指着上官小红。他站在法克鱿宽平的背上,雕次郎当风凌立,气息绵厚,深藏不露。蝙蝠扇陡地扇动,樱色的气刀斜斩而出,劈向上官小红。

    “我有一剑,深藏蛋中。一剑光照九州寒,日月通鉴女汉子心。”

    上官小红轻吟道。

    唰!

    一粒红蛋悬起,停驻在上官小红身前,红光吞吐,流光溢彩。上官小红屈指轻弹那粒红蛋,铮!剑鸣长吟,环彻青冥。

    锵铛!

    那粒射出去的红蛋化剑而生,泠然劈下,斩爆了坂本雕次郎释出的气刀。

    “旗袍少年,你的腿毛刮的好干净。”

    上官小红笑道。

    “主持人,为何要阻止我!”

    坂本雕次郎喝道。态度倨傲,他猛地蹬了一下法克鱿。“法克!”吃痛的法克鱿荡舞着扁平的身体,搅动周遭的气流,冲荡开向它聚拢而来的黑王子、唐三章。

    年轻的基老王子起手道:“坂本同学,你真迪奥!本王也想和你撕比。”

    唐三章亦道:“汉子,你的法克鱿留下吧!你可以离开。”

    坂本雕次郎沉默不语。轻摇手中的蝙蝠扇,他的油头铮亮放光。

    本在撕比的唐豆芽、瓦觉基少年也向这边赶来。突然闯入的旗袍汉子坂本雕次郎打乱了第三场撕比大赛的节奏。瓦觉基盛怒不已。“麻蛋!那个穿着高开叉之旗袍的汉子,你是哪位,为何要打扰奇鲁大地上的兰香学园的天才!”

    坂本雕次郎冷冷道:“吾不与乃大肌没有我的大的汉子讲话。你退下吧,来自兰香学园的瓦觉基少年。等级长发及腰,乃大肌第二次发育,再来寻我。我们再战七百回合。”

    瓦觉基少年:“”

    吗的!见鬼了。瓦觉基颌下的三尺长髯旋舞,少年的卧蚕眉拧起,状貌狰狞。“坂本雕次郎,瓦觉基今日就让你知道兰香学园的底蕴!你会后悔出现在我的面前。”

    一声冷喝,瓦觉基冲了出去。少年左手举着的铁锅祭出,“上吧,鹤蟹兽,随我一起撕比坂本雕次郎!”

    “嗷!”

    铁锅再次化成鹤蟹兽,和它的主人一道飞驰。

    “哼!xiong部小的汉子就不要讲话!”

    坂本雕次郎驱驰他脚下的法克鱿迎向瓦觉基少年以及鹤蟹兽。

    仆仆连声,大力金刚猿肋下伸出两道黑色的翅膀,“豆比,我来了!”大力金刚猿腾空而起,它踩着五色祥云,冲向唐豆比。

    “我的小伙伴哟,来得好!”唐豆比喜道。

    撕比战况愈发扑朔迷离。契约兽还有它们的主人战意昂扬,睥睨撕比台。

    银冠的皇女贞得·罗兰不得不上台,她不想她的斯巴达兽受伤。开匣取剑,贞得握住雪竹剑,当风玉立,衣衫鼓舞。斯巴达兽伴在她右侧。“斯巴达!”

    “北冥有犬,其名灰机。灰机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鸟布斯。”

    灰机·鸟布斯拍动一双肉翅,扑扑而来。停在上官小红前方。“主人啊,带我一起装比一起飞。”鸟布斯先生道。

    “你随意就好。”上官小红道。

    “我知。”鸟布斯先生道。

    鲁尼妹站在上官小红身边,大神把玩着手中的长剑,弹剑作歌。“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都是撕比人。”

    银冠的皇女蹙眉道:“大神,为何以剑指我?”

    鲁尼妹大神道:“洒家看你不顺眼就要撕比你,你有意见吗?”

    银冠的皇女道:“无。”

    贞得挥动雪竹剑,竹叶一般的剑芒爆散开来,噗噗噗!纷射向鲁尼妹。

    “洒家就喜欢你这样爽快而又阴险的大乃姑娘!”

    鲁尼妹将身一旋,掣开长剑,拧斩靠近她的竹叶形状的剑芒。当是时,竹叶碎炸,裂为齑粉,当空抛撒。鲁尼妹左掌运起斗气,朝着银冠的皇女拍去。嗤啦,一道长虹似的掌劲袭向贞得·罗兰。

    贞得横剑斩出,雪芒滚涌,化竹叶旋舞,扯开鲁尼妹拍来的那道掌劲,将其湮灭,星芒点点,渐归于寂灭。

    “瓦觉基,你让开。”

    上官小红叱道。

    右臂徐徐抬起,上官小红提剑指着法克鱿上站着的坂本雕次郎。“少年,谁让你那么迪奥!本兽要打消汝之气焰。”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甩动长尾,腾地窜出,如流星赶月,拖曳着长长的玉光。

    唰!唰!唰!

    上官小红朝着瓦觉基少年斩出三剑。三道剑芒冲滚而去,分上中下,斫砍向瓦觉基的后颈、腰部、小腿。

    “嗯?怪也,为何主持人上官小红要撕比我!不是撕比坂本雕次郎吗?”瓦觉基少年困惑道。他反应极快,转过身来,抡动锅铲,当当当!拍散斩向他的三道剑芒。

    鹤蟹兽和法克鱿厮杀在一处,难分难舍,互相撕比的很愉悦。

    轰!

    沧井兽冲了过来,荡起九丈高的水浪,撞掀开了瓦觉基少年。“你!”瓦觉基少年迅速调整好身形,已被沧井兽甩在身后。

    “坂本雕次郎,本兽与你一会。”

    上官小红抓剑而来。

    “哼。”

    坂本雕次郎不屑地哼了一声!

    “上官小红,你的xiong部竟然没有我的大,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开口说话!”

    坂本雕次郎轻蔑地瞄扫着上官小红。

    “哦。”

    上官小红道。

    “如是,我削了你的xiong大肌……”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