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觉基同学身上闪烁着的明艳光芒如那夜空下最亮的星星,皎皎其华。汉子背负着奇鲁大地上的兰香学园赋予他的使命。不成功则成仁。

    锅铲锅铲!

    瓦觉基少年虽然留着三尺长的长髯,可他还是少年!人们都说他老成,大概因为他面相比较老迈。“两位皇子!瓦觉基的深度岂是你能所能目测的!”少年吼道。

    那边,年轻的基老王子正色道:“不错!好汉你的深度我可以测量!本王可是吉尔·潘多拉贡,我为自己带盐。”黑王子解开锦囊,抓了一把盐,撒将出去。

    百千点盐粒像是密集的雨点,扑涌向唐三章。黑王子要助瓦觉基少年。不让那少年狗带。“你可千万别死在唐豆比、唐三章手上。本王还要测量你的深度呐!”黑王子雄浑吼道。

    瓦觉基邪魅一笑,狂狷的气质油然而生。前有唐豆比,后有唐三章,那又如何。但见少年缓缓浮起,脚下升起一团枣红色的斗气,映照得少年面如重枣,轩眉英武。鹤蟹兽就地一滚,化作一口大锅。

    “锅来!”瓦觉基少年喝道。

    轰嗡!

    那口黑色的大锅到飞向瓦觉基少年。

    少年左臂伸出,五指戟张,扣在锅内侧。他以锅做盾牌,右手执锅铲。“豆比皇子!”瓦觉基少年啸道。呼!声浪滚爆。少年怒发戟张。

    “嗯?瓦觉基的气势变了……”唐豆比暗道。

    “且吃我的棒紫!”

    唐豆比抱着那杆很黑的棒紫,汹汹而来,捣向瓦觉基少年。

    后方,唐三章只得转身应付黑王子撒来的那把盐。他挥动右拳,砸出一道拳浪,冲开一片盐粒,然则它们退而后反,再次扑来。

    “怪哉。”唐三章心道。运转斗气,唐三章像羊角风似的旋舞而出,他周身裹覆着淡淡精光,那些盐粒近身不得。哧哧哧!唐三章将那些盐粒研磨的更加细碎,他的右毛腿再一蹬,腿风浩荡,冲散了那些盐沫。吴盐胜雪,飘飘然落下。

    再观前方,唐豆比的棒紫捣在瓦觉基少年的大铁锅上。砰!铁锅震荡,激开炽热的铁屑,倒射而去,罩向唐豆比。

    豆比张口一撮,吸来四周涌动的气流,聚在他身前,凝成一堵风墙。噗噗噗,那些烫热的铁屑激撞在风墙上,做那无用功。

    当!

    瓦觉基少年用右手握着的锅铲拍打左手举着的铁锅。

    “豆比皇子,轮到我了!”

    扯开大步,瓦觉基少年蛮横地冲出,仿若一只公牛。咣的一声!瓦觉基左手举着的铁锅撞在那堵风墙上。

    轰隆!风墙荡爆,化作数千道风刃旋斩开来,瓦觉基少年以铁锅挡住脑袋,同时他舞动右手中的大锅铲,轰爆那些近身的风刃。

    哐啷啷!唐豆比也和那些欺身而来的风刃作斗争,他双手舞动黑铁棒紫,密布透雨,绞碎靠近他的风刃。

    唐三章双手负在身后,气息一沉,暗道:“豆比欧巴,我能测量你的深度吗。”

    “唐三章。”

    年轻的基老王子自唐三章身后驰射而来。他横劈出一剑,金浪滚涌,涤荡向唐三章。

    “我之双拳要上打天,下打地,中间撕比空气。”

    唐三章遽地旋身,拳头紧握,斗气聚在他拳面上。呼喇,唐三章的拳头大了很多倍。“黑王子殿下,当我好欺负?”

    还没报那一把盐之仇呢。唐三章挥拳砸向金色的剑浪,呼蓬!拳劲浩荡而出,遮蔽星月,宛若千军万马奔腾而过。

    蓬!

    剑光迸爆,唐三章轰出的那拳砸碎了基老王子斩来的那一剑。

    下方。

    唐麻花、谈豆芽相视而笑,唐麻花道:“三章皇弟也很能干嘛。”

    唐豆芽道:“是啊。较之豆比,三章皇弟也不遑多让。难得他们兄弟情深,喜欢腻在一起。”

    唐麻花道:“你嫉妒了?”

    唐豆芽道:“不会。”

    唐麻花道:“是吗。”

    唐豆芽道:“信不信由你。我管不着。”

    天上。

    瓦觉基少年忽地跳到了大铁锅中,少年双足蹬锅,轰!大铁锅向前驶出,搅动无尽风云。少年行,引颈高歌。“噫吁兮,兰香有汉,其名瓦觉基。危乎高哉,瓦觉基撕比豆比吖。”

    唐豆比双手抱着黑铁棒,向下砸来。直取瓦觉基少年的项上之颅。

    瓦觉基目一凛,心一静,右臂抬起,那柄大锅铲拍向黑王子砸下来的黑铁棒。

    铛!

    黑铁棒未能轰爆瓦觉基少年的脑袋,被他的锅铲撑挡住了。

    “豆比皇子。”

    遽见瓦觉基少年左手向上抬起,两指并拢,咻嗤!一道寒光迸射而出,径向唐豆比的左xiong射去。

    “纳尼!”

    唐豆比呼道。

    “瓦觉基,你真敢袭击我的乃大肌的尖端!”

    唐豆比心情激愤,两边的乃大肌迸开一簇簇斗气,弹撞向那道射上来的寒光。铛嗤一声,寒光裂炸开来,未能伤害到豆比皇子乃大肌上的尖端。

    “豆比皇子反应迅捷,好身手。”

    瓦觉基笑道。他右臂猛挥,锵嗤!少年的锅铲荡开了唐豆比的黑铁棒。

    “起!”

    瓦觉基吩咐他足下的大铁锅。铁锅本由他的契约兽鹤蟹幻化而成,与他心意相通,他们亲密无间,两小无猜。

    腾!

    大铁锅向上冲起,携卷澎湃的气浪,势若汪洋。

    唐豆比被那气浪掀开,向高空抛去。

    另外一边,唐三章、基老王子且战且退,渐渐来到撕比战场的边缘。两人像是持有某种协议似的,并未尽全力。战到最后,竟然两相停手,并肩而立,共同观战。

    “三章,你很奸诈。”黑王子笑曰。基老王子收起了他的佩剑。他之伪娘女仆递来一杯水。基老王子一饮而尽。

    “吉尔王子,你真有品味。”唐三章赞道。

    “我知。”黑王子说。

    基老王子喝的水很普通,然则他的杯子很高大上,是高脚酒杯,但是这个高脚杯子就将王子的品味提升了好大一截。也难怪唐三章殷羡不已。

    观望台上,现有的两名赢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森工豹想和木吉吉同学交好,可是木吉吉拒绝了森工豹的示好。一般来说,美女看美女时总会觉得对方是傻比或者放大对方的身体缺陷。木吉吉、森工豹就是这种情况。

    森工豹心道:“木吉吉这只腐坏的美少女,她以后铁定找不到男朋友!活该终身和黄瓜为伍。”

    木吉吉同学则暗道:“森工豹那只老女人为何偷偷打量我,我拒绝了她窥视‘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的企图,她怀恨在心,用不纯洁的眼神扫量我,气量和她的xiong部一样小。”

    当然,森工豹的xiong不小。木吉吉却觉得小。

    “哼!”

    “哼哼!”

    木吉吉、森工豹转过头去,不去理会对方。

    上官丫丫在桌案上滚来滚去。“好无聊哇,我为什么要打滚?”

    灰机·鸟布斯在桌子底下打滚,“丫丫大人,下来和我一起打滚呀。”

    上官丫丫道:“好的。”

    滚了下去。

    森工豹、木吉吉同时心道:“还真用滚的啊!”

    上官小红拉起丫丫。“注意形象,小姑。”女汉子道。

    “哦。小红啊。”上官丫丫缠着她的侄女。

    “灰机,你也起来,别再打滚。”

    “好的,主人。”

    灰机·鸟布斯摇着狗尾巴爬到上官小红脚下。

    “主人,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狗霸斯基汪汪叫道。

    “附耳过来。”

    上官小红命令道。

    狗霸斯基连同契约方石一起飞来,静听上官小红的吩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上官小红在狗霸斯基耳边低声道。

    “汪知道了。”

    狗霸斯基的狗头轻轻摇晃,化为黑烟,投入到契约方石中。

    鸟布斯先生也没跟上去。“主人,为何让狗霸斯基去做那事……”灰机问道。

    “你对我的选择有意见?灰机。”上官小红问道。

    “不敢。”灰机答道。“只是不解。”它又道。

    “灰机,去看看我的闺蜜在做什么。她牵走了森工豹姑娘的契约兽,可不要让她弄死人家的双头豹。”

    “我知。”

    灰机·鸟布斯循着李小仙留下的气味,离开。

    上官小红一低头,发现她的欧巴上官荣拉着她的衣袖。“欧巴,作何?”上官小红笑着问道。

    “吾妹啊。”上官荣花容惨淡,点点泪光几乎迷蒙了他的汉子之眼。

    “欧巴,你这是?!”上官小红惊道。“为何要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吾妹!”上官荣指着毒岛冴子。

    上官小红也向毒岛冴子望去。学姐左眼中的血茧吃了女王蜂后,已陷入沉睡。可毒岛学姐似乎有些不同了。不久前,学姐抓了一把催泪花粉,洒向了上官荣小哥,小哥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泪流满面。

    因为毒岛冴子是青府的侍女,上官荣也没怎么防备她。

    “嗨。”

    青府的另外一只侍女高城沙耶向上官小红这边挥动着右臂。学妹也没奈何,她撕比不过毒岛冴子。只能放任她搞破坏。青府的四大老牌杀马特贵族,黄毛汉子、白毛汉子、紫毛汉子、绿毛汉子也中招了,同上官荣一样泪流不禁。全都中了毒岛冴子的催泪花粉。

    而且学姐还在继续撒粉。“心情愉悦,愉悦啊!”

    只见毒岛冴子学姐端着一盆催泪花粉,喷洒向观战台上坐着的两位赢家,木吉吉同学,森工豹姑娘。

    “喂!”

    “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木吉吉、森工豹同时喝道。

    “额,冴子从哪里端来的一盆催泪花粉?”

    上官小红满脸黑线。

    “是我是我!”

    有人自告奋勇。药美人!

    “药美人阿姨!”

    “小红,是我啊,我免费送给你家的侍女一盆催泪花粉。我真的没安好心哦。”药美人直言道。

    “”

    上官小红不知道如何回敬。对方都说她没好心咯。

    “呜喵王!”

    木吉吉拉开呜喵王的大嘴,“吃了这些催泪花粉!”木吉吉命令道。

    “喵?!”呜喵王震惊了。喵你妹啊!能吃吗!开毛玩笑啊!可是黑喵的嘴巴被木吉吉拉扯开了。

    呼!呜喵王眼中噙着眼泪,朝着那些弥漫的催泪花粉啜了一口气,立时,漫天的花粉汇聚成一道花的涓流,流向呜喵王口内,被它吞噬。

    “撒花,撒花,撒花。”

    毒岛冴子丢了铜盆,摄来一只花篮,篮子里盛满了颜色艳丽的花瓣。

    “是我是我!”

    药美人又开口了。

    “小红啊,是我给了你家侍女一篮子鲜花,顺便一说,花瓣具有奇特的功效!”

    “”

    上官小红不想知道花瓣的奇特功效是什么,总之没好事就对了。

    “冴子戴着三层口罩啊!”

    上官小红叹道。

    防范措施做得真好。

    也只能这样说。

    高城沙耶同样戴着口罩,不愿吸入花香。

    锵的一声!森工豹祭起她的断罪剑,剑光璨烂,照耀方圆。叮!高城沙耶的右手食指弹撞向森工豹的断罪剑。“不能斩!”

    “嗯?”

    森工豹讶异地盯着高城沙耶,因为她刚才的弹撞,森工豹的断罪剑敛去神华,“当真不能斩?”森工豹低声道。

    呼!森工豹振袖一挥,扬起猎猎劲风,吹散了飘向她的花瓣。

    右手一抓,森工豹摄来她的断罪剑,负剑身后,她道:“这位姑娘,能否让我一观你的碧绿食指。”

    高城沙耶拉着毒岛冴子向后退去。“抱歉,我的食指不会然你研究的。”

    “撒花,撒花,撒花。”

    毒岛冴子机械式地撒花,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上官小红以剑抵着药美人的后颈,“阿姨,你对我家的冴子做了什么?”

    药美人道:“我什么也没做啊,只是提供她花篮铜盆。我为助兴而来。”

    观望台上的森工豹道:“她吃了女王蜂?”

    高城沙耶点头道:“嗯嗯,吃了!”

    森工豹:“难怪!”

    上官小红问道:“难怪什么?”

    森工豹道:“专家被你用剑顶着,你何不问她。我就不在药美人前辈面前献丑。”

    药美人道:“如是,你可以拿走剑了麽。”

    上官小红道:“你是来向我索取灰毛汉子的?尽管拿去。”

    药美人道:“非也。”

    灰毛汉子T也听到了上官小红、药美人之间的谈话,他心道:“我难道这么不受欢迎?”有些受伤。

    渔网汉子黑毛道:“灰毛,你又要被西一欧踢给别人。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灰毛汉子T道:“何必嘲弄。我有一颗坚强的心脏。”

    里面盘踞着一条虫。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