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基老王子因为刚刚入手“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他之心情顿好。来自兰香学园的高材生瓦觉基同学又生得仪表堂堂,黑王子怎能不喜。

    锵!

    剑芒掀舞,金色的光屑迸炸。黑王子握着金色的细剑,斜指着瓦觉基同学。“同学,我敬你是条好汉。相杀吧!”

    天际倏地一暗,让人窒息的邪氛瞬间笼罩大地。腾!人影幢幢,瓦觉基同学动了,其速迅疾。他的契约兽鹤蟹也随他而动。鹤蟹兽双翅展开,向前鼓荡,呼喇喇,凄风哀鸣,遍野哀鸿。鹤蟹兽凌空而舞,姿态极狂。

    黑王子尖声亢道:“人生苦短,基友难觅。吾辈不得其门而入,恼啊!”

    唰!

    剑光陡生,旋摇直上十九丈。气象顿开,云蒸雾泽,金光耀耀。

    年轻的基老王子仗剑斩断旋绕在空中的凄风,天朗气清,光明再现,撕比台亮了起来。衣衫鼓舞,玉容俊雅,黑王子剑诀再起,“绽放吧,基老之花!”

    伴着基老王子的长喝,咔啦!苍穹之巅劈下数道金色的闪电,粗若水桶,长及十丈。瓦觉基还有他的契约兽鹤蟹顿觉呼吸如堵,腹内脏器盘绞。

    “劲敌!”瓦觉基赞道。他翻手上扬,祭出一物。那物嫣然放光,流光涌动,当空铺开,罩定下方的瓦觉基、鹤蟹。

    轰!轰!轰!

    三道金色的闪电几乎在同一时间劈中了瓦觉基上方铺陈的流光。

    “喝!”

    瓦觉基运斗气于掌心,向上拍去,轰在上方的流光璧内侧。轰嘭!流光璧向上抛弹,撞碎那三道闪电。当是时,金色的电弧迸爆,四下纷窜,形如蚯蚓,扭曲摆尾。

    上官小红挥剑向上斩去,扫开扑向她的金色电弧。

    “兰香学园的瓦觉基?”上官小红暗道。“唐腊国的帝都盛京,只有一所学园,名为鱼锅。名动天下,世人以之为最高等级的学府。至于那兰香学园,也有其盛名,谓之曰新贵。”

    “大神,你怎么看。”上官小红问道。

    “洒家很矜持,不随便发表意见。”鲁尼妹大神笑道。

    “骗鬼啊。”上官小红亦笑道。“本兽真的看不出你哪里矜持。适才,黑王子要撕比你妹,你二话不说就要上去弄死他。”

    “洒家那是真情流淌。”鲁尼妹辩解道。

    “随便啦,怎样都好。”上官小红道。

    唐豆比、唐豆芽、唐三章、唐麻花来了。皇室之人。唐麻花道:“好热闹。”

    唐三章眺望空中撕比的瓦觉基、基老王子。“哦哦,天上有撕比的年轻汉子。真好,我也想和他们愉快地玩耍。”

    唐豆比双目微眯,精光四射。“大力金刚猿,我们也去同他们撕比,如何?”

    大力金刚猿拄着那根黑铁棒紫。傲然道:“有何不可。”

    就像黑王子、瓦觉基吸引了唐豆比、唐三章,鹤蟹兽也引起大力金刚猿的关注。目有凶戾之气,大力金刚猿全身骨骼挤动,它的身高硬生生拔高三丈。

    “我是豆比请来的猴子!”

    大力金刚猿咆哮道。

    “小伙伴,把你的棒紫借给我。”

    唐豆比兴奋道。

    “拿去,豆比!”

    大力金刚猿将黑铁棒变细,掷向唐豆比。叭的一声,唐豆比抓紧黑铁棒。他跳到大力金刚猿的右手掌心上。

    “去吧!豆比!”

    大力金刚猿的身体旋转,陡地,它抛出了右手中的唐豆比。

    “豆比之力,五段!”

    唐豆比长啸道。

    腾!

    唐豆比若恍若脱弦之箭,携卷破空之音,驰射向黑王子、瓦觉基。

    “喂,那边的明显违规了吧!”鲁尼妹对上官小红说道。

    “你看,他的皇姐帮他交报名费啦。”上官小红指着报名处,回道。唐豆芽站在报名处,放下两倍的报名费。“三章皇弟,皇姐顺便帮你也把报名费交上去。”

    “皇姐,我喜欢你。”唐三章开心道。

    “大力金刚猿!”唐三章忽道。

    “三章,准备好了?”大力金刚猿问曰。

    “然。”唐三章点头道。

    大力金刚猿抓起唐三章,聚气,猛地投出。“去吧,唐三章,追赶你的皇兄唐豆比的脚步!”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唐三章气息绵绵不绝,喝声久久不衰。像是一颗发射出去的火球,唐三章追上了唐豆比的身影。“欧巴,我来了!”

    “噢噢噢噢,是三章皇弟!随我一起撕比黑王子还有那个九尺九高的瓦觉基同学!”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够了,三章皇弟,别再叫了。”

    “欧,拉……”

    “”

    “”

    两位皇室之汉子来至黑王子、瓦觉基、鹤蟹兽身前。

    “诸位,我要加入你们的撕比大战。”

    唐豆比挥动着手中的黑铁棒紫。棍影纷呈,轰叠爆开。鹤蟹兽扇动双翼,立时,四翎四的气息涌了过去,裹住了唐三章。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唐三章爆喝道。他四肢撑开,轰爆了那股罩住他的气息。

    “”

    “”

    “”

    黑王子、瓦觉基、鹤蟹兽同时望向唐三章。

    “呔,看我作甚!欧拉欧拉欧拉!”唐三章怒吼道。

    “那个,我不认识他。”唐豆比当即道,和唐三章撇开关系。

    “算了。”瓦觉基捋顺颌下的三尺长髯。他右手持着一物,长有四尺两寸一分,形如锅铲……

    其实就是锅铲!不过它可不是普通的锅铲,经由兰香学园的高级讲师祭炼过,其坚逾铁,几不可毁坏。锅铲在手,瓦觉基同学豪气三千丈,心有多高他就飞多高。

    锵!

    黑王子挥动金色的细剑,剑花舞荡,喷薄而出,涌向唐豆比。

    唐豆比掣开手中的黑铁棒,对着那片金色的剑花砸去,咣砰!碎光轰爆,迷人眼。

    “鹤蟹!”瓦觉基命令道。

    鹤蟹兽心领神会,它只需瓦觉基的一个眼神就知主人的意图。

    咻咻咻咻!

    鹤蟹兽左翼扑动,向唐三章射出数百片羽翎。寒星点点,极其浓密,夹杂着让人心寒胆破的穿空之音,纵是唐三章也不禁认真起来。

    唐三章双臂划动,斗气激迸,织成一张网,似虚似实,霓光蓬舞。

    当!当!当!当!

    和谐兽的四百多片羽翎悉数射在唐三章织出来的那张网上,霓光迸荡,羽翎折断,散裂开来。

    唐三章再迈一步,右膝高抬,蓬的一声撞向那张网。即将爆掉的网向后飞去,兜向鹤蟹兽。

    鹤蟹兽不屑一顾,双翼频展,唰啦,唰啦,气浪鼔涌,冲向那张倒飞而来的网。

    “你们怎能忘了我的存在。”

    唐豆比单手挥动黑铁棒,气势汹汹地砸向瓦觉基的右肩。

    “撕比吧!”

    瓦觉基右肩向上撞去,立时飞出一团斗气,轰向唐豆比。“我乃豆比是也!”唐豆比抡扫手中的棒紫,奋砸向那团斗气。duang的一声,成团的斗气爆裂开来。

    唐豆比借势旋转,斩旋向瓦觉基。玄光吞吐,莹莹绕绕,像是旷古凶兽,扑食气血旺盛的猎物。而瓦觉基正是那鲜美的猎物!

    “哼!”

    瓦觉基左手拈出一叠灰色的符纸,抛撒出去。

    灰色的火焰熊熊燃起,其温可怖,将周遭的空间都强行扭曲了。

    “我之不能说的毛也会被烤焦的!”

    唐豆比凌空窜起,向着高出射去。远离下方燃烧的灰色火焰。

    “只有弱者才会脱逃!”

    瓦觉基喝道。

    他挥舞着手中的大锅铲,铲起数团火焰,咻!咻!咻!向着唐豆比挥去。你跑我就追,问你怕不怕,哥是瓦觉基!

    唐豆比陡地掉转身体,抡起黑铁棒紫,向下砸去。嘭嘭连声,将那七团灰色的火焰砸爆。烟尘枭荡,尘烬飞舞。豆比释出他独有的逗比气息,向下扑去。

    “嗯?这种让人想开怀大笑的氛围是怎回事?”

    瓦觉基凛然道。退!

    汉子瓦觉基倒退,鹤蟹兽飞来,右翼摊开,接住瓦觉基。“我们还是去撕比黑王子。”瓦觉基对他的契约兽吩咐道。

    鹤蟹兽凌空飞渡,疾驰向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

    年轻的基老王子叹道:“本想看着瓦觉基同学和唐豆比、唐三章撕比,待到他们三方俱败,我再骤起发力,一并解决掉他们,独折桂枝,成为第三位晋级撕比大赛的种子选手。”

    无暇多想,基老王子右臂挥动,剑尖扯开一道金色的弧迹,斩向瓦觉基足下的鹤蟹兽。

    瓦觉基奋力一劈,大锅铲荡开灰蒙蒙的烟气,内有电芒奔窜。哧哧哧!那道金色的弧迹撞入灰色的烟气中,再难出来。

    “黑王子,吾来了。”

    瓦觉基驾驭鹤蟹兽,眼神睥睨间,虚电交迸。

    “还有我!欧拉欧拉欧拉!”

    唐三章悍然冲出,双拳在前,拳头上包裹着炽热的斗气,其大如斗。

    急急急!

    神秘的汉子瓦觉基还有皇室成员唐三章共同撕比年轻的基老王子!

    脚步腾挪,黑王子的身影骤然双分,向前飞出,向后射出。竟有两个黑王子,模样一般为二。只是后面的那位“黑王子”手中空无一物,他以拳对拳,迎向唐三章。前面的才是真正的黑王子,他持剑挥斩,剑芒鼓舞,炫目已极。

    轰嘭!

    后面的“黑王子”单拳对上唐三章的双拳,也未落于下风。前面的黑王子同瓦觉基同学剑、锅铲互劈,须臾间,互劈数十记,各自退后。

    前后两位黑王子倏地重合在一处,须发皆张,年轻的基老王子旋身斩向身后的唐三章。剑光轰舞,杀机顿生。

    “危险!”

    唐三章挥砸出两拳,随即拔高身体,斜里窜出。

    锵当!

    乌光迸射,一条很黑的棒紫和基老王子的金剑叠撞在一起。是唐豆比。豆比道:“吉尔王子,你我同为皇子,谁更优秀呢?”

    “剑下见真章。”黑王子笑道。

    轻拨手中的金剑,瞬离那条黑色的棒紫。年轻的基老王子衣袂飘舞,眸子澄碧,像极了阿瑟王的那双漂亮澄净的眼睛。

    她与他的血管里流淌着相同的血液。血缘牵绊,兄与妹,兄于妹。

    反手再撩起一剑,黑王子格挡开瓦觉基汉子的大锅铲。“同学,我们不该相杀。何不相亲相爱。”

    “不可能!”瓦觉基汉子断然道。“我要向世人证明瓦觉基无坚不摧,通过上官家举办的撕比招亲大会,我将声名远播,耀我兰香学园,共筑不世威名!”

    “志向远大。”黑王子赞道。

    腾!

    搅局的唐豆比再次攻来,他换目标了,今次的攻击对象是瓦觉基。

    “粗!”

    唐豆比大声吼道。

    但见他双手握着的黑铁棒紫直径扩张,捅刺向站在鹤蟹兽背脊上的瓦觉基汉子。

    “你怎能用那么污的棒紫刺我!”

    瓦觉基开口道。

    他摧开足下的鹤蟹兽,“避开皇子的黑铁棒!”

    “欧拉欧拉欧拉!”

    唐三章当头砸下,斗大的拳头闪烁着炙热的光焰,蔚为壮观。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唐豆比、唐三章身上也流着不屈的血液。唐麻花、唐豆芽、大力金刚猿注视着他们,等待他们创造辉煌。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