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之腐坏,行动之敏捷,也没谁了。木吉吉同学对年轻的基老王子青睐有加。她很钟意黑王子。

    “我本打算和清谷大人做交易的。那位大人物隐藏得很深,可我这双腐女的眸子还是可看穿他的本质,他是大基老!他定会对百美图感兴趣,若能勾起他的兴趣,距离我的目标将更进一步。”木吉吉本打算让清谷做她的麻豆,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大。

    黑王子来了,木吉吉也随之变换策略。比起有魅力的中年基老,年轻的基老王子更容易拿下。

    更深层的原因,“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未选中木吉吉做主人,她只是暂时守护着百美图。讲人话,百只基老待在自己身边,木吉吉压力海大!将“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作为贵重的交易品脱手,又能达成腐坏的美少女的夙愿。两全其美之事,木吉吉乐于为之。

    达成初步意见。黑王子愿意接纳百美图,可是要他改变基老的属性,“这个实在是让人头疼。”黑王子考虑道。“嗯,本王为了‘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也豁出去啦。区区伪娘属性怎能难道我?本王的珍贵之躯自然可以开辟出伪娘的萌点。”念及如此,黑王子心下释然。

    “姑娘。”黑王子伸出手。

    “我的王子。”木吉吉同样伸出手。

    腐坏的美少女和年轻的基老王子握手。成了,交易完成。

    木吉吉相信黑王子的信用。她念头方动,六角紫帕旋起,喷出神华,那卷百美图沉浮不定,隐隐约约释放着深不可测的基老的怨念。

    黑王子哼道:“百美图,你敢抗拒本王子!”

    话语甫落,年轻的基老王子骈起两指,指尖旋起金色的漩涡,携裹醇厚的基油。蓦地,金色的漩涡射向“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啵!华光漾溢,像是湖心被人投了一颗石子,荡开圈圈圆弧。百美图被金光罩住,内种分出黑王子的基油,润蕴画卷。

    “啊!这种美妙的基油!”

    “何等芳醇的基老的香馨!”

    “三百年了,此间竟有吾辈难以婉拒的年轻的有活力的基老!”

    “诸君,你们怎么看!”

    “我们当弃了木吉吉,暂时归于黑王子!”

    “吾赞同。好久没品尝这般甘美的基油。吾心寂寥,终得宽慰。”

    百美图内的百只基老共飨生食,分食黑王子释出的善意。为首的那只高瘦基老亦颔首道:“吾,允了。”

    “善哉。”

    “收起吾辈的怨念。”

    “投入黑王子的胸襟。”

    “共享盛世!”

    “吾道不孤。”

    百美图内的基老愉悦道。他们齐齐发力,向画卷施压,解开围绕画卷的执念、怨火。气浪荡滚,蓦地,“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敛了凶焰,旋舞着驰向黑王子。

    右袖挥舞,黑王子收了“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霎时,风云泣啸,上接青冥,下临九幽,天地间升起一股浩荡的气机,覆拢年轻的基老王子。

    距离黑王子最近的木吉吉同学不禁动容,“这种让腐坏的美少女颤栗的喜悦感是什么?!太美妙了!”木吉吉双目澄净,凝视着基老王子。想要看穿他的灵魂。

    观望台上的森工豹亦长身而起,双手拍在石案上,杏目圆瞪。“啊哦,这是怎回事?那只很装比的王子的气势变啦!”森工豹盯着黑王子的右袖,袖中收纳着百美图。“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何等高深奥妙的画卷。我还有机会参详否?”

    台下的大基老清谷微笑道:“吉尔小友和百美图有缘。我为他感到高兴。”大基老就是大基老,xiong襟阔然,非是寻常基老之辈。

    清守完全搞不懂他的父亲还有台上的基老王子为什么这般兴奋。“我有必要更深层地研究父亲的嗜好。”清守暗暗道。投其所好,获己所需。

    银光的皇女目不转睛,注定台上的年轻基老王子。“百美图?”她本无意ran指,现在却不同了。

    贫乃王阿瑟神情无有变化,她的侍女梅琳也不知道王在想什么。“阿瑟王,你是开心还是惊惧更多呢……”

    人心若海,不入海底,不知我心。

    上官小红没甚表示,鲁尼妹大神不乐意了。“那边的黑王子,不要再盯着洒家的亲妹妹看个不停!小心洒家用大神的万丈光芒烤死你!”

    “噢,是本王子唐突佳人了。”

    年轻的基老王子笑道。他锋芒微敛。袖中悬起一抹金芒,覆盖在“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表面,掩去百只基老散发的气机。“这是属于基老的胜利。”黑王子暗道。“我会创造奇迹。传基道友。”

    “不要忘了你我的约定,我亲爱的黑王子殿下。”木吉吉同学轻声道。

    一振衣袍,木吉吉向观望台飘去。

    “本王子需要和我的女仆探讨何为伪娘之道……”

    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似乎对木吉吉同学的提议感兴趣。

    “那边的两位。”黑王子转身望向上官小红、鲁尼妹大神。“对手呢,本王的对手何在。没有汉子上台撕比本王子吗。算了,本王不战而屈人之兵,也算是一桩美谈。”

    话语落,吉尔·潘多拉贡就要向观望台走去,成为第三位获胜的选手。

    这时,有一条汉子腾地窜起,跳到撕比台上。这汉子面阔耳方,眉如卧蚕,颌下三尺长髯。端的相貌堂堂,器宇轩昂。

    黑王子当即止步,他瞅着来人是条好汉,喜道:“这位兄台贵姓?芳龄几何?婚嫁否?你家几口人呐?”

    好汉:“”

    黑王子续道:“兄台,本王子观你身强体壮,高有九尺九。敢问兄台左边站着的异兽有何来历?”

    那汉子道:“此兽唤作‘鹤蟹’。蟹身鹤颈,生有双翼,上可翱翔九天,下可深潜江海,最是奇妙。”

    黑王子道:“我曾听闻‘鹤蟹’兽,缘锵一面,今日得见,果是不凡。兄台,你贵庚?可有家室?”

    那汉子道:“奇鲁大地,人杰地灵,有兰香学园声名大噪。在下毕业于兰香学园。”

    黑王子道:“哦,原来是兰香学园的高材生!”

    那汉子道:“撕比吧,黑王子。”

    黑王子道:“兄台,切勿冲动,本王还不知你之姓名。”

    那汉子道:“瓦觉基。”

    黑王子道:“好个威风凛凛的名字!”

    瓦觉基道:“赞谬了。”

    黑王子道:“瓦觉基,你为何要撕比本王,给本王一个理由。”

    来自兰香学园的瓦觉基道猛地跺脚,登时,撕比台晃荡不休,尘土播扬。“需要理由吗,撕比需要理由吗?”瓦觉基朗朗道。声若洪钟,极具穿透力。震得黑王子耳膜生疼。

    黑王子掩遮双耳,口中哀吟,似喜似悲。“瓦觉基,你成功地引起本王子的注意,很好很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